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301254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五章 井底之蛙与便当

第八百三十五章 井底之蛙与便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此时的肝付兼亮十分头疼。

    时间回到三个时辰之前……

    海面上突如其来的炮轰刚开始时,肝付兼亮出于打探消息的目的,派自己的儿子跑到高城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怎料半个时辰之后,儿子还没回来他代替“领导”驻守的这座佐土原城,就突如其来地迎来数门大筒的轰击。

    佐土原城可不是什么沿海城邑,竟然会受到如此猛烈炮轰,是他元服出仕之后这数十年中从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不,已经不能用“遇到”来形容,应该说是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借用王天邪上一世的说法……这根本就不科学。

    可惜的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佐土原城附近完全没有敌踪,但无数铅丸却铺天盖地地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巨响,轰向向佐土原城的天守群、本丸庭院、二之丸的房舍。

    唯一称得上幸运的是,铅丸并不是十分密集,再加上大天守建立在一座小山丘上,真正砸中位于最核心大天守的铅丸并不多。

    否则,作为织田家水军总大将的九鬼嘉隆,恐怕该哈哈大笑地抱走最大的战勋了。

    “父亲大人!不好了!高城被毁了!”

    直到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的炮轰终于结束了,肝付兼亮的儿子才满脸慌乱地骑着马冲进本丸,滚下马对着自家老爹大喊起来。

    “八嘎!敌人是谁?”肝付兼亮听了之后大吃一惊,揪着自己儿子的衣领就大喊起来,无数唾沫糊了自家儿子一脸。

    “水军!是南蛮那些商人的水军!”肝付兼亮的儿子顾不上自己满脸都是唾沫,对着自家老爸叫了起来。

    “纳尼?南蛮商人的水军?不可能吧?你没看错?”听了儿子的话,肝付兼亮第一反应就是愣住了,第二反应就是不相信。

    作为岛津家重臣。那些什么西班牙战舰、葡萄牙战舰之类的南蛮战舰他当然见过。

    如果真如自家儿子所说,是南蛮人战舰用大筒打自己,以南蛮人那些如此大型的战舰,还真有这个能力隔那么远打自己。

    问题是,这没道理啊!

    南蛮人向来都是抱着“捞钱”的目的大老远跑过来,据说一来一回要在船上渡过几个月的时间。

    更别提岛津家和南蛮人之间。向来有着物资的交易,关系上也并不是很差,他们没有理由来打自己才对。

    “你确定?是南蛮人的舰队?不是大友家?”肝付兼亮皱着眉毛,气急败坏地问。

    “呃……只有南蛮人才有那么大的船吧!”肝付兼亮的儿子看着自家老爹满脸怀疑,心里面十分不解。

    在他十四年的认知中,只有南蛮的那些商人,才会有如此巨大的战舰。

    其实倒也不能怪肝付兼亮的儿子会有这种想法,九州岛毕竟不同于本岛的关西、关中地区。

    尤其岛津家的死对头并不是在西国的毛利家,而是北九州岛的大友家。因此。对于织田家的织田水军,这只十四岁正太表示自己不了解很正常。

    “八嘎!你就没有看看那些水军的船上,有没有南蛮人旗帜?”肝付兼亮对自己儿子这句十分不负责的话,感到十分无语。

    “旗帜?好像是这样?旗帜並不像平时来的那些南蛮人,不过,父亲大人不是说南蛮人也分很多种的吗?”肝付兼亮的儿子想了想后,一边在地上画来画去,一边嘀咕。

    只不过。这只十四岁正太不知道,他才画到一半。站在他身后的父亲大人就已经浑身上下直发抖,甚至有一种冲上去对着他左右开弓,狠狠地来上几个耳光的趋势。

    “五轮木瓜纹……你这个八嘎!八嘎!八嘎!这是织田家家纹!八嘎!织田家什么时候有南蛮人的船了?”肝付兼亮看着自家儿子还蹲在那里画着,气得破口大骂起来。

    没错,十四岁正太用树枝在地上画出来的图案,的的确确是织田家的家纹——五轮木瓜纹。

    肝付兼亮看到织田家的五轮木瓜纹。顿时感到整个人不淡定了。

    自己这儿子是一只海对面大明国所谓的“井底之蛙”,不代表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一只“青蛙”。

    织田家在背后支持大友家这件事,在岛津家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织田家。竟然会真的亲自出手就是了。

    “织田家……出阵了……八嘎!你!赶紧前往佐敷城禀告家久主公!”肝付兼亮满脑子各种凌乱地将自己的儿子用力推向马匹,嘴里大声吩咐起来。

    “记住,一定要禀告主公!就说织田家出阵了,你的父亲我一定会死守这座城,等待主公的来援!”肝付兼亮仿佛赶苍蝇似的,不断挥舞双手,对自己的儿子焦急地大喊大叫。

    肝付兼亮将自己的儿子赶走之后,连忙命令手下的足轻队开始进行防御的工事。

    其实他自己十分清楚,织田家如果真的亲自出阵的话,对于岛津家来说绝对会是一场灭顶的灾难。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剩下来,织田家的军阵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此时距离刚才的炮轰,已经过去了接近半个时辰,肝付兼亮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指挥佐土原城中仅剩下的两千守备足轻,拼死赶活地搭构各种防御工事。

    一个时辰过去了,就在肝付兼亮刚把城下町所有町民赶进了佐土原城左右两侧的深山之际,阵阵马蹄声就远远地传了过来。

    “前面就是佐土原城!全军!一起射击!”

    肝付兼亮的耳中听到的最后一句人话,就是这一句了。

    因为,紧接着,充斥在他耳中的,就是好一阵“啪啪啪啪……”的铁炮轰鸣声,至于充斥在他脑海中的,则是来自于浑身上下一种无法形容的麻木与迟钝感。

    嘛,王天邪既然选择了使用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作为军阵的配置,打响头炮的自然是织田家震惊关东、关中、关西的新式铁炮。

    而作为身上衣着最为华丽的肝付兼亮,自然成为了一众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的首要攻击目标。

    至于麻过了之后……也就没有之后了。

    从肝付兼亮身上那副战铠可以明显看出,两千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的攻击,至少有近五十颗是对着他的身子去的。

    更别提王天邪右手那柄,由美杜莎公主阿浓和天鬼一脉火爆四公主蝶姬合力幻化的“鬼火.蝴蝶丸”短铁炮。

    这柄短铁炮射出的,可是燃烧着惨绿色火焰的带翅膀小骷髅头……

    普通人类肉眼根本看不到的小骷髅头,瞬间飞扑到肝付兼亮的面前。

    “咔嚓!”

    小骷髅上、下颚早已张开到极限的大嘴,直接“咔嚓!”一声咬在了肝付兼亮的脖子上。

    乱了!

    作为城主代理的肝付兼亮这一死,逃过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第一轮齐射的佐土原城守备足轻瞬间乱了!

    活下来的一千多守备足轻,眼看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再次端起手中黑黝黝的铁炮,随着马蹄践踏大地的声音越来越逼近,吓得顿时四散奔逃!

    “全军!一起射击!随后变阵!”

    王天邪骑在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的马背上,一边挥舞由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和长公主莹姬幻化出的“妖刀.鬼切丸”大太刀,一边大声喊叫。

    看着王天邪的背影,原本还因对方那些天(无)马(操)行(守)空的发(剽)明(窃)而憋了一口恶气的立花訚千代,瞬间感到两边脸颊有些发热。

    “自己的夫君大人一定要比自己强”这个想法,是这个战国乱世中的强势公主们普遍的想法。

    身高虽然仅有一米二,身形看上去妥妥一只萝莉的十八岁小御姐,七岁就继任为立花家家主的立花訚千代自然也不例外。

    有一个冒着雷雨挥舞大太刀砍树练刀遭雷劈的老爹,立花訚千代的暴力值丝毫不亚于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

    随着第二轮齐射结束,王天邪带领的两千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顿时变阵。

    原本身形略为瘦小,坐在自己搭档身前负责射击的鬼军成员,丝毫没有受战马奔腾的影响,双脚踩在马背上向旁边跳了过去。

    这是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训练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标准动作。

    每一名负责射击的鬼军成员,完美地跳到了身旁空着的战马马背上,将手中铁炮插进战马马鞍旁边的长条形皮革中,随机抽出另一侧的大太刀。

    两千织田鬼军骑马铁炮队顿时变成四千织田鬼军骑马队,如狼似虎地向四散奔逃的守备足轻扑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变阵,策骑紧跟在“鬼鹿墨”屁股后面的合法萝莉,差点就惊讶地喊叫了起来。

    虽然早就听王天邪说了骑马队与骑马铁炮队之间如何变阵,但亲眼看到远比听回来的震撼得多。

    “訚千代,记得一会要紧跟在我后面!全军!突击!”王天邪突然先是对立花訚千代喊了一声,随即便大声发布命令。(未完待续。。)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