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309823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三年(下)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三年(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直到竹中半兵卫将所有事项汇报完毕,站了起来走出天守阁书房,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才抱着小萝莉,返回位于顶层的寝室。

    “华梅姐姐,菲罗修士今天早上带来了杨叔的信,听他说杨叔今年不打算来安土过新年,要明年夏天才过来。”

    两大一小走进寝室后,王天邪笑着看向正跟光秀大萝莉一起,在寝室中看书的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

    随着织田家统一整个乱世,再也没有倭寇前往海对面大明国作乱。

    父仇得报的冰山大猫御姐对此表示十分欣喜,也终于在织田信子的劝说下,卸下了李家舰队提督的位置。

    早已步入四甲的她,将提督的帽子扔给杨叔和白木行久后便留在了安土城。当然了,小萝莉信千代也因此又多了一位娘亲。

    李华梅先是接过王天邪递过来的信笺,随后对信千代拍了拍自己身旁的被褥。

    看到李华梅的动作,小萝莉连忙兴奋地从王天邪身上爬下来,扑向了李华梅的身旁,小脑袋枕在李华梅的诱人大腿上。

    自从李华梅住进了安土城天守阁,小萝莉最喜欢的就是缠着李华梅听故事。尤其是关于大海彼岸什么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英国、荷兰之类地方的故事。

    王天邪对此倒并不反对。

    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他深知道欧洲国家的科技树大革命,对这个世界未来的影响到底有多深远。

    因此,不仅仅小信千代经常会听到关于大海彼岸那些南蛮国家的故事,就连即将成为公卿第一人的二条正太。也同样对南蛮各国并不陌生。

    当然了,不光是李华梅会给小萝莉、小正太讲述南蛮的风土人情。

    诸如葡萄牙传教士菲罗,以及路易.品特、罗伯.飞雷拉、罗伦斯.贝特等葡萄牙商贾也经常会在安土城客串一把导师,传授小萝莉、小正太欧洲最近正流行的一些知识。

    除了信千代、二条信房对南蛮的了解越来越深,织田家更在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的带领下。开始与南蛮各国展开更多的商业活动、学术交流。

    王天邪可不希望自己的后代和上一世的那群人一样,在闭关锁国若干年之后,被崛起的欧洲列强们碾来碾去。

    而且,他可是有着私心的。

    大海西边大明国未来到底如何发展,他不可能做出太多干涉。

    所以,他只能在自己能干涉的范围内做些准备。最起码在未来大明国承受海洋之灾的时候,自己的后代们或多或少能帮上些忙。

    他相信,在他循循善诱的教诲下,小萝莉信千代一定会将他的这份私心,好好地传宗接代下去。

    织田信子对王天邪如此热衷于让小萝莉、小正太学习南蛮的知识。表示十分不解。

    好在织田信子不解归不解,但只要自己的宝贝女儿没有因此而荒废了她所安排的功课,她倒也不会反对王天邪的做法就是了。

    “嘛,今晚我跟信千代睡,你好好陪陪华梅姐姐和乌鹭子。”织田信子在寝室中坐了会,便抱着小信千代走出寝室,留下如是的一句话。

    别看李华梅平时一副冰山大猫御姐的模样,但听了织田信子这句话。饶是她早已跟王天邪将“汶莱七十二神功诀”尝试了数十招,依然有些冰山融化、满脸通红的迹象。

    毕竟这可将是她第一次和王天邪其他水晶(后)宫成员一起,跟王天邪来一个三人行的刺激夜晚。

    当然了。鉴于河蟹小萝莉最近正在安土城以“监督”之名,美滋滋地舔着棒棒糖逛来逛去,王天邪对这种令人脸红耳热的事情,自然是收敛了不少。

    最起码,诸如那些左右开弓揉馒头、啃馒头,在黑森林中寻幽探秘、品尝甘露。兼职指挥家来一出三人大合唱之类的,他是不会向别人透露个中滋味的。

    直到第二天侍女们前来收拾寝室。光秀大萝莉和李华梅依然满脸通红地睡在被褥中,彼此嘴角流淌着乳白色液体。满脸都是满足的神情,明显仍在做着某个色眯眯的美(春)梦。

    至于寝室中则狼藉一片,地上满是撕成了一条条的和服残骸,榻榻米上印着一片、一片的水迹,彰显着昨晚三人的疯狂、激烈。

    “咦?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陪她们多睡会?”织田信子抱着仍在熟睡的信千代,来到正在瞭望台喝着蜜酒看风景的王天邪身旁。

    “嗯,还有两个时辰,第一批前往汶莱的商队就会回来了。”王天邪递给织田信子一块南洋汶莱宫廷式糕点,笑了笑说。

    织田信子接过糕点,在王天邪的身旁坐了下来。

    “嗯,我就不去港口了,你带着信千代过去就好了。山科言继卿今天抵达安土,我去城下町外迎接他。”织田信子听了王天邪的话后,点了点头说。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将今天要做的公务全部安排好了。

    当然,竹中半兵卫身为两人的首(私)席(人)家(秘)老(书),自然在刚才两人聊起正经事时适时地坐在了两人身后。

    早在今年春天的时候,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就在李家舰队的协助下,派遣了一支拿着王天邪亲笔信笺的船队前往汶莱经商。

    王天邪骑着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抵达港口的时候,正好遇到九鬼嘉隆在跟几个人大声争执。

    “呦,嘉隆,怎么了?”

    王天邪一边将小萝莉信千代从她自己的第三代南蛮名马马背上抱下来,一边跟九鬼嘉隆打招呼。

    “啊!天邪殿下!”九鬼嘉隆看到王天邪,连忙一边大声回答,一边屁颠颠地跑到王天邪面前行礼问好。

    “天邪殿下,这群葡萄牙传教士说我们的铁甲舰队比不上他们葡萄牙的一级战舰。”九鬼嘉隆十分愤恨地对王天邪说。

    “哦?”王天邪听了九鬼嘉隆的话后,好奇地看向跟在九鬼嘉隆身后走过来的几名葡萄牙传教士。

    “九鬼先生,这位大人是?”其中一名领头的修士一边看向王天邪,一边问身旁的九鬼嘉隆,满脸都是嚣张、无礼的神情。

    “放肆!休得无礼!这位就是我织田家家主大殿的夫婿,织田王天邪殿下!在他身旁的就是我织田家未来家主!”九鬼嘉隆听了这名修士的话后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什么?这位大人就是菲罗口中那位织田亲王殿下?大人的名字就算在敝祖国也是十分有名。”

    这名修士听了九鬼嘉隆的话后显然大吃一惊,至于站在这名修士身后的小伙伴们,也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哦,菲罗啊?不知道这位修士怎么称呼?”王天邪有些好笑地看向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这名修士。

    “在下是从葡萄牙远渡至此的欧尔卡其诺,亲王殿下,在下刚才实在是无礼了,亲王大人有大量,万万莫怪。”欧尔卡其诺修士先是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随后对王天邪行礼道歉。

    呃……你刚才哆嗦了吧?绝对是的吧?

    王天邪看着正浑身颤抖着向他行礼的欧尔卡其诺修士,哭笑不得地撇了撇嘴。

    这倒也不能怪王天邪。

    实在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织田家恶鬼”的凶名,不仅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分量十足,就连在葡萄牙、西班牙、英国、法国等地,同样十分响亮。

    嘛,每一年被冰山大猫御姐扔进海里的贵公子多了去了!

    再加上同样来自于葡萄牙的传教士菲罗,曾在写给远在祖国葡萄牙的朋友的信中,直白地用“织田家那位美丽家主,和那位‘翔绯虎’华梅.玛莉亚.李小姐一样,令人感到一股有心而生的英姿威严与恐惧!”来形容织田信子的暴力美学。

    因此,能够将折(暴)服(虐)欧洲各国贵公子的玛莉亚.华梅.李小姐纳为夫人的王天邪,名(凶)声(名)在欧洲各国上位者中,丝毫不亚于织田信子和李华梅。

    “欧尔卡其诺修士,刚才听在下的家臣提及,贵国的一级战舰十分威武,不知可否让在下登舰见识一番?”王天邪笑着看向欧尔卡其诺问。

    “呃……这个……既然是亲王殿下,在下这就派人说服舰长。”

    欧尔卡其诺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先是耷拉着脸满是为难的唉声叹气,但随即便信誓坦坦地保证起来。

    他的举动令跟在他身后的众修士大为不解。要知道,让一个外人登上自己的战舰,那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

    回到葡萄牙之后要是被人捅出来,那可是要被处以绞刑或送上断头台的!

    欧尔卡其诺的心中其实也十分无奈。

    别看王天邪刚才满脸都是笑容,看上去十分和善,但欧尔卡其诺却在自己想要拒绝的一瞬间,感到一股从头发间蔓延到脚趾头的冰冷,令自己的后背瞬间发麻。

    “菲罗的话果然没错!这位亲王殿下好可怕!简直就像地狱中的恶魔一样!”欧尔卡其诺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脑袋嗡嗡嗡直响,心中不由自主地惨呼起来。(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