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3199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师父以你为豪!

第五百六十四章 师父以你为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并没有立刻出阵,而是命令织田家孤儿军进行最终的整备,一个时辰之后的巳时,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早上九点,才正式出阵。

    前田庆次和竹中半兵卫听了王天邪的话后,顿时脸色骤然大变。

    如果按照王天邪所说,这次出阵的目标是信浓国、甲斐国、骏河国以及远江国的话,那可是直接插进了甲斐国那只大猫的背后,在捅对方的某朵小花呀!

    整备的工作并不需要部将级以上的武士负责,交由侍大将去管理就可以了。至于部将级以上武士,则全部聚集到了主营帐,听取王天邪对这一次出阵的详细安排。

    竹中半兵卫作为王天邪的首席军师,在回到本阵主营帐参与闭门会议之前,脑子里就已经开始飞快地推演起这次出阵的策略。

    只不过,他的小脑袋里越是仔细推敲,脸色就变得越难看。

    最终当他满脑子都陷入了凌乱之际,终于黑着脸看向王天邪,嘴里面嘀咕着:“呃……师父……你是说这次的目标是信浓国、甲斐国、骏河国以及远江国?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呀!”

    王天邪看了一眼在座所有武士,见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便笑了笑问自己的徒弟兼首席军师:“半兵卫,说说看你的想法。”

    竹中半兵卫听了王天邪的吩咐后也不矫情,站了起来走到主营帐中高挂着的美浓国、三河国、信浓国、甲斐国、骏河国、远江国山川地势图前。

    随后,这个和自己孪生姐姐雪姬小萝莉有着一模一样漂亮脸蛋的极品伪娘,指着山川地势图开始说起自己的看法:“师父,出阵最重要就是粮草,按照您刚才所说目标,我们的补给线将会深入远江国。到时粮草运输绝对是极为吃力……不,应该说是根本不可能呀。”

    “您看,信浓国西南部还好说,我军可以从东美浓国岩村城调集粮草,首先攻打饭田城。然后沿着天龙川向北攻打大岛城,随后继续向北至高远城。”竹中半兵卫的手指沿着山川地势图每一个城池移动,开始解释自己心中认为不妥的地方。

    “师父既然要攻打甲斐国,那么高远城之后我们就应该向富士川上游方向移动,沿富士川向南攻打新府城……”竹中半兵卫看了看山川地势图,然后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呵呵,想不到雪子已经成长起来了呢。你说的不错,继续说下去。”王天邪看着这个当年被自己用计拐回来的便宜徒弟,嘴里面不由自主地感叹起来。

    只不过。他明明是说着赞叹的话。但竹中半兵卫听起来却满头黑线。

    竹中半兵卫其实也知道。“雪子”这个称呼自从元服以后,王天邪就很少这样喊他了。只有当王天邪真的对自己很满意时,才会用回小时候这个亲昵叫法。

    奈何的是,这个叫法令他实在是不敢恭维。

    “师父。我叫做半兵卫!”竹中半兵卫满脸黑线,仿佛深闺怨妇一般看着自己的便宜师父。当初自己怎么就懵了眼,自己把自己卖了还兴高采烈呢!

    “嗯,是的,雪子,继续说下去,刚才说得很不错。”王天邪笑了笑,拍了拍竹中半兵卫的肩膀,随后将双手放在对方的脸上又搓又揉。

    对于自己这个无良师父。竹中半兵卫实在无语,只好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地图上。

    “接下来,我们继续向南,下一站就会是那只甲斐国大猫的主城踯躅崎馆。说真的,师父。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这可是那只大猫的根呀!”竹中半兵卫指着山川地势图上踯躅崎馆的位置,气急败坏地说。

    在座所有人包括王天邪自己,都一眨不眨地盯着竹中半兵卫手指头正指着的位置,那里有一座城以及五个字——“踯躅が崎館”。

    在中文中,这个地方叫做踯躅崎馆,但在日文中,这个地方的全名则是“踯躅が崎館”。

    在这座踯躅崎馆中居住着一个万恶的大魔头,正等待着勇者去讨……好吧,这座踯躅崎馆其实就是甲斐国大猫的老巢。

    不过,说他是一个大魔头倒也不算是污蔑他就是了。

    这只名叫武田晴信的“甲斐国大猫”的兴趣有三样:一、打仗;二、背后搞点见不得人的小九九;三、泡妞,尤其是萝莉啦,或者萝莉啦,以及萝莉啦之类的。

    除此之外,这只大猫流放自己的父亲;杀自己亲儿子;娶三十多个萝莉作老婆;为了得到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岁兼早已结婚的外甥女油布姬而出兵占领诹访;在祢津村古御馆开设甲斐信浓巫女道道场,培养近三百名随时为自己献身的巫女(歩き巫女)兼女忍者!

    种种的兴趣、爱好,让这只大猫变成一个鬼-蓄-腹-黑-巫-女-人-妻-萝-莉-控!

    最最最让王天邪不能忍受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个超级基佬,公然、公开地和手下武田四名臣之一的高阪昌信……搞……基……!

    当然了,不可否认这家伙的武力值、谋略值、统帅值也的确不低就是了。

    “师父呀!要攻打踯躅崎馆,凭我们区区八千骑马铁炮队根本不可能呀!这还仅仅是在甲斐国,至于接下来的……接下来还有骏河国的浦原城、江尻城、骏府馆、田中城,还有远江国的小山城、诹访原城、二俣城……这对我们来说,完全无力(不可能)的呀!”竹中半兵卫用力抓挠着自己的头发,表示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师父到底想怎样。

    在座所有孤儿军部将,以及前田庆次都不由自主皱起了眉毛。

    本来他们还没想这么多,但是经过竹中半兵卫指着山川地势图,一处接一处的分析,众人的脸色都黑了下来。

    难怪天邪殿下刚才会摆出一副那种的样子,难道说他根本就没想……正当所有人都满脸黑线的时候,竹中半兵卫的话继续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师父呀!诚然我织田家军阵要是攻打踯躅崎馆的话,三河国那个‘弟弟’眼下难关就会得以解救。但是,这样一来我织田家注定要从这个战国乱世中退场!在场所有人都是我孤儿军一份子,这句话我不得不说!织田家可不能没有你呀!”竹中半兵卫的话说得十分悲壮,看得出来王天邪这个便宜师父,在他心里面的地位还是究极高的。

    “嘶……”在座所有人直到这时终于恍然大悟,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天邪。

    “咣啷!”

    无数具马扎因为自己的主人突然站立而翻倒在地上,彰显自己主人心中的那股震惊。

    王天邪如此出阵的话,甲斐国那只大猫绝对会拼了老命撤退,返回踯躅崎馆。

    这样一来,他的上洛之行自然就会迫于无奈而失败。

    但同样的,正如王天邪刚才在主营帐外所说,这样一来,所有人都无法保证能活着回到美浓国。

    不!这已经不是无法保证了,应该说是绝对不可能有命回到美浓国。

    “殿下!这次出阵!请务必让在下担任主帅!在下等一定不会辜负殿下的栽培,一定会将武田晴信的踯躅崎馆拿下来!织田家不能没有你!”

    一众孤儿军部将无一不紧瞪着王天邪,嘴里面吼着的虽然不是同一句话,但意思却相差无几。

    这群部将全是当年暴力超龄伪萝莉一不小心玩脱了,召回来的那四百多平均年龄不到十岁,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叫花子之一。

    昔日的小叫花子,现在已经全部成为了昂扬的男子汉,成为了孤儿军中的部将级武士。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因此,他们听完了竹中半兵卫的分析后,不仅没有因为这是一次必死的合战而产生惧意,反而挺起了胸,目光坚定地看着王天邪。

    “天邪,这群小家伙们……好傻……好可爱!”美杜莎公主在王天邪腰间“鬼火.蝴蝶丸”短铁炮的枪柄勾玉中,不由自主地滴起眼泪。

    王天邪心里面也充满了暖意,这些都是自己的“好弟弟”呀。王天邪笑了,笑得十分灿烂。嗯,如果刨去他眼角正流淌着的眼泪的话。

    “呵呵……好了,你们都在做什么?全部给我坐下!都坐下!”王天邪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走到最接近他的一个孤儿军部将级武士面前,将他的马扎扶起来,然后把这名部将级武士按回自己的座位中。

    他挨着个的将每一张马扎扶好,将每一个孤儿军部将级武士按回自己的座位,然后走到前田庆次的前面。

    “庆次!乖!你也坐下!就像当年咱们第一次见面那样!”王天邪笑着将前田庆次也按回座位。

    直到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来到仍站在那里有些茫然的竹中半兵卫面前。

    “雪子!好!很好!你真的长大了!师父以你为豪!现在,师父要再教你最后一件事。出阵,并不是只有一种方法!我向你保证,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合力,我一定会带着大家回到我们的家园的!”王天邪摸了摸竹中半兵卫的头,语气中带着一股自豪与欣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