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35135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爱斯基摩人的冰屋

第六百一十三章 爱斯基摩人的冰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小野木土佐被王天邪、前田庆次、竹中半兵卫合力射杀,令正和河尻秀隆、稻叶一铁你来我往地砍来砍去的浅井七郎、三田村左卫门大吃一惊。

    河尻秀隆、稻叶一铁两人趁机一刀划过对方的脖颈,将对方的首级斩落了下来。

    躲过一劫的市桥长利,连忙扭头看向围墙上的王天邪,后者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满的神色,只是指了指京极曲轮链接中城曲轮的台阶。

    市桥长利连忙躬了躬身行礼,带着手下足轻队向中城曲轮方向跑去。

    当京极曲轮中的浅井家足轻队全部变成一具具尸体之后,小谷城中腹以下的范围已经彻底落入了织田家的掌控。

    中城曲轮的守备此时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早在王天邪开始发动攻击之后,中城曲轮的守备就尝试支援位于下层的京极曲轮、山王丸曲轮。

    只不过,他们的努力都被前田庆次、竹中半兵卫的铁炮队硬生生轰了回去,导致无能为力。

    当织田军军阵攻入中城曲轮后,王天邪将射击目标放在更上一层的本城曲轮与中城曲轮之间各处台阶,为已经攻入中城曲轮的河尻秀隆、稻叶一铁、市桥长利三人作掩护。

    也只有拥有近四百五十米射程新型铁炮的织田家,才可以在这座高高的围墙上向小谷城中射击,普通铁炮根本做不到如此长距离火力支援。

    不过,新型铁炮所能做到的极限也只有阻止本城曲轮的守备足轻,通过各处台阶前往支援中城曲轮。在往上就不行了。

    河尻秀隆、稻叶一铁、市桥长利三人彻底控制住中城曲轮后,王天邪带领着竹中半兵卫以及两千四百铁炮队沿着麻绳滑下了围墙,前往中城曲轮与三人汇合。

    早在第一声铁炮响起时,浅井久政、浅井长政就已经来到了本丸天守阁的顶层,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城下的战局,看着王天邪一层接一层地突破山下那一圈圈的曲轮。

    “报!织田军已攻占中城曲轮,正向本城曲轮发动猛攻。鹤若大夫大人命在下请求支援。”一名传令足轻跑到浅井久政、浅井长政的面前,跪在地上向二人禀告。

    “完了……已经彻底完了……”站在浅井久政、浅井长政背后不远处的安养寺左卫门听到传令足轻的话后,不由自主地低声念叨起来。

    “哈哈哈!我是不会输的!我的生命由我浅井久政自己做主!那只鬼别想染指我的命运!”浅井久政听完传令足轻的话后,突然疯狂地大声喊叫起来。

    “安养寺!跟我来!陪我喝杯热茶!”浅井久政不再看自己的儿子一眼,转身揪着已经跪坐在地上直哆嗦的安养寺左卫门衣领。拉扯着对方随自己走进一间大殿。

    浅井长政这只长政小狐狸听了父亲的话后,已经知道对方想要做些什么。

    奈何的是,事已至此,他也无法再去阻止些什么。

    他心里面十分清楚,自己的姐夫王天邪来到自己面前已经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本城曲轮的攻势由于无法得到织田鬼军铁炮队的火力协助,导致陷入了僵局。

    河尻秀隆、稻叶一铁、市桥长利、竹中半兵卫连续多次对台阶发动强攻。但都被本城曲轮的守军依仗居高临下的优势,赶回了中城曲轮。

    最终,王天邪在傍晚时分命令全军停止攻击。全军进入守备状态。

    看到织田军停止攻势,守备在本城曲轮的浅井家家老鹤若大夫终于松了口气,命令军阵分批休整。

    “半兵卫,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度过这个夜晚?”王天邪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极品伪娘徒弟。

    “师父。我觉得浅井军一定会趁着夜色,借助本城曲轮的高度从我们的头顶向我们射击羽箭……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退回……山王丸曲轮……”竹中半兵卫想了想后开口回答。

    他的话令在座所有部将级以上武士纷纷点头认同。

    虽然就这样放弃已经到手的中城曲轮,但总好过在睡梦中被敌军用弓箭射死。

    王天邪听了之后笑了,摸了摸竹中半兵卫的头。

    如果是其他人如此摸这只极品伪娘的头,一定会被他二话不说,抽出腰间大太刀一阵猛砍猛劈,将对方砍死在刀下。

    不过。王天邪身为对方的师父,某只极品伪娘倒是不好发作,只好气鼓鼓地噘起了嘴。

    “庆次该到了。”王天邪摸完了竹中半兵卫的头后,开口说了句令在场所有人感到莫名其妙的话。

    果然,很快前田庆次的身影就出现在中城曲轮。

    只不过,每一个看到前田庆次军阵的织田家武士,纷纷被对方的造型惊呆了。

    令众人感到如此诧异的造型,是前田庆次的一千六百织田鬼军铁炮队,每人背着自己的铁炮,左右两个肩膀分别扛着一大包沙袋,吃力地走上中城曲轮的平台。

    “庆次,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竹中半兵卫和前田庆次同样身为王天邪的家臣,连忙跑过去问。

    “半兵卫!你要死了!我怎么可能会吃药?怎么可能我会吃药?我会吃药怎么可能?我从早上到现在只吃了一个小苹果!”前田庆次气急败坏地大喊。

    “噗……”正走过来的王天邪听了前田庆次的话后,顿时一个托马斯回旋后空翻兼吐血十公里。

    “咳咳……庆次……咳……你来得正好……咳咳……”王天邪一边咳嗽、一边对前田庆次说。

    “半兵卫,四千鬼军全体戒备,本城曲轮只要有一个人伸脑袋出来,就给我射!”王天邪揉了揉刚吐完血有些发麻的胸口,对竹中半兵卫吩咐。

    竹中半兵卫听了王天邪的吩咐,顾不上吐槽前田庆次这个儿时玩伴兼同僚,连忙跑去指挥手下四千织田鬼军进行最高戒备。

    此时的浅井久政正在自己的寝室中,喝着安养寺左卫门为他泡沏的热茶。至于浅井长政则坐在天守阁的顶层大殿中,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蹬蹬蹬蹬……”

    阵阵脚步声传进他的耳朵,令他皱起了眉毛。现在有人过来的话,恐怕是来向他禀告织田家的动向。

    “殿下,经过一整天笼城防守,我方只剩下不足一千足轻队,共歼灭织田家三千余人。只不过……殿下,您快去看看吧,织田家正在中城曲轮做些很奇怪的事情……”

    家中除安养寺左卫门外仅剩下的最后一位家老,负责驻守在本城曲轮的鹤若大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大殿躬身对浅井长政说。

    “奇怪的事……么?那位姐夫大人所做的事情,会是我们能够看得透的么?”浅井长政听了之后,嘴里面不由自主地轻声嘀咕。

    不过,虽然他嘴里这么说,但他依然站了起来,仿佛失去了灵魂般跟随在鹤若大夫身后走出大殿,向天守阁四层瞭望台走去。

    “啊?这……这是……”

    当他来到瞭望台向下俯视时,顿时被中城曲轮的织田军惊呆了。

    他能十分清楚地看到,十几名织田军足轻队成员,在王天邪的指手画脚下,将一袋袋沙袋堆成一个个半圆形的,仿佛倒扣着的乌龟壳的奇怪东西。

    王天邪并不知道自己的便宜小舅子,正在小谷城天守阁瞭望台看着自己。

    他现在正十分忙碌地在连接本城曲轮的六处台阶附近,玩着堆沙袋的游戏……呃,不对,是在认真地进行着防御工事的修建。

    一个个沙包在他的指点下,被足轻队堆成了类似上一世爱斯基摩人所居住的那种“冰屋”。

    只不过,这些另类的“冰屋”面向台阶的方向密布着八个小孔,而不像真正的“冰屋”那般完全密封。

    每一座“冰屋”……不,应该说是“沙袋屋”都将会布置八名织田鬼军铁炮队成员,这些小孔就是用来给他们发射铁炮。

    每一处台阶都被王天邪留下了四百织田鬼军铁炮队,也就是五十座“沙包屋”,从高空看下去整个中城曲轮仿佛密布了三百个乌龟壳。

    “殿下,在下尝试从本城曲轮向下射击,但都被织田家铁炮队所阻扰,现已命令军阵暂停攻击进行修整。”鹤若大夫指着本城曲轮的军阵继续禀告。

    浅井长政完全猜不出王天邪在做什么,唯有默默地俯视着中城曲轮,看着织田家铁炮队躲进这些乌龟壳,再看着王天邪带领其余足轻队,退出中城曲轮回到位于二层的山王丸曲轮。

    “鹤若大夫,你借助夜色从向中城曲轮发动攻势。嗯,用火箭逼他们出来……”浅井长政看着王天邪已经退却,想了想后开口吩咐。

    “嗖嗖嗖……”

    燃点了火焰的羽箭,纷纷射向中城曲轮的一座座“沙袋屋”。

    令浅井长政有些傻眼的是,他预想中的大火火焰并没有燃烧起来。

    每一支插在“沙袋屋”上的羽箭,都十分听话的熄灭了。甚至就连插在了地面上的羽箭,也同样熄灭了,连一株小草都没有烧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