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42075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一五五八年新年庆典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一五五八年新年庆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在丹羽长秀大声回答后,再次看了众人一眼,直到众人表示没有其它问题后,才大喊一声散会。

    众人纷纷躬身站了起来,开始继续进行手中的工作。

    丹羽长秀按照王天邪的建议进行兵舍的翻新;猴子羽柴秀吉继续对着山川地势图思考起极少可能出现的敌袭;家中的首席家老林通胜继续进行庆典会场的布置。

    王天邪自然是带着和吃货三公主彩姬合力幻化成“妖刀.鬼闪丸”大太刀的天玲大萝莉,骑着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急匆匆地离开岐阜城。

    他的目的地是位于尾张国清洲城东南面大约三百里左右的觉王山。

    觉王山是世世代代效忠于织田家的猿飞忍者里的居住地,从岐阜城出发的话大约要走接近两个星期。

    不过,为了赶在月底之前回到岐阜城,王天邪倒是没打算就这样骑马过去。

    他准备骑着马前往距离岐阜城最近的小牧山城,然后将“鬼鹿墨”存放在小牧山城自己一个人独自跑向了觉王山。

    其实,真要掐着表计算的话,他的速度自然是没有“鬼鹿墨”那么快,不过,他所行走的路线却比“鬼鹿墨”近了很多。

    嘛,直线距离再怎么也比曲线要短嘛。

    王天邪离开了小牧山城后,笔直地向着觉王山的方向迈开步伐、撒腿就跑。

    遇到参天古树的时候,他就用力一跳跳上树枝,借助树枝的弹性笔直向前方跳跃前进。

    遇到河川时就更容易了。他直接大手一挥,手中“妖刀.鬼闪丸”大太刀一刀砍断巨大的树干,架在河川上做成了独木桥。

    遇到岩石群的话……自然就是在一块块巨大的岩石间跳来跳去,向着觉王山的方向跑去。

    这样笔直前进。自然不用像正常的路线,骑着马涉过长良川中游平坦位置,离开美浓国国境进入尾张国国境,再从北向南一路赶过去,绕个大圈子抵达觉王山。

    结果,原本应该两个星期的路程才能赶到觉王山。硬是被他缩短到了一个星期就赶到了。

    王天邪和猿飞忍者里的现任代目(首领)猿飞土筑讨论了将近两个时辰,才终于敲定了如何布置针对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的监视。

    足利义昭正在修筑的新二条御馆,是位于海中央的淡路岛上,而不是以往那种陆地上的御所。

    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可没有王天邪上一世那些诸如太空轨道卫星之类的高空探查手段,针对这座海上御所进行监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起码如何将忍者收集到的情报传递出来,就成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讨论话题。

    两人敲定了一系列相关的措施之后,王天邪才离开猿飞忍者里,前往自己的居城天邪鬼城。

    眼看就要新年了,他打算将留守在天邪鬼城的冥蝶小萝莉冥智子接到岐阜城一起过年。

    所有小伙伴们都在岐阜城兴高采烈地玩,留下冥蝶小萝莉孤零零在天邪鬼城过新年。这可是天大的罪孽。

    当他带着冥蝶小萝莉一起回到岐阜城时,正好是十二月中旬,岐阜城城下町已经挂满了红灯笼,为庆典做着准备。

    各处侍大将级以上的武士也陆陆续续来到了岐阜城,入住进刚翻新的兵舍中。当然了,住进兵舍的自然都是侍大将级别的武士。部将级以上的武士待遇自然好多了。

    毕竟这是一个等级十分分明的战果乱世。

    “只能看不能吃的爸爸!冥智子也来了,我们快去山里面烧烤,大肆庆祝哇!”八只八歧大蛇小萝莉看到冥蝶小萝莉后,立刻挥舞着小拳头提议。

    “不烧烤!咱要先看天邪鬼哥哥的小娃娃!”冥蝶小萝莉听了小伙伴的提议后,抢在王天邪开口前就兴高采烈地大喊。

    冥蝶小萝莉由于一直在天邪鬼城,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小信千代。来到岐阜城后自然对即将五个月大的小信千代感到十分大的兴趣。

    “呦西!嫦子、近雪、天美、下子、美子、十香、佳子、瑶希,我先带冥智子去看小信千代,然后我们就去烧烤!”王天邪听了冥蝶小萝莉的话后,笑嘻嘻地对一众小萝莉们大喊,引来一众小萝莉们兴奋的嬉笑声。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准备多时的一五五八年新年庆典终于要开始了。

    “天邪殿下!”

    “天邪殿下!”

    “天邪殿下!”

    此起彼落的问候声自从王天邪踏进会场就不断在他身边响起。

    “天邪,一会可一定要好好喝上一杯呀!”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的叔父织田信房,握着两个酒杯来到他的面前,十分豪爽地地哈哈大笑。

    “叔父大人放心,一会儿咱们一定不醉不归!”王天邪同样笑得十分开心。

    这是织田信房第一次。在新年庆典上不用再为织田信子的装束问题而感到头疼,因此,对方脸上的笑容绝对是由衷而发。

    尤其是织田信子在王天邪众多后宫成员中,率先诞下了婴孩,小信千代顺理成章地成为织田家下一任家主继承人,这更是令织田信房感到老怀欣慰。

    在他们这一辈的老人中,最看重的就是血脉的继承。

    织田信子当年提出王天邪后宫中无论是谁率先生下孩子,那个孩子就是织田家下一任家主继承人这个提议,可是令他们这群织田家的老骨头十分头痛。

    好在现在织田信子已经诞下了小公主,令他们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当然了,如果不是小公主,是一名小王子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天邪哥哥!天邪哥哥!将来长大以后咱也要像哥哥大人那样,在战场上为织田家杀敌人!”一只十岁小正太看到王天邪和织田信房聊天,跑到王天邪身旁笑嘻嘻地大喊。

    “源五郎长大了呢!果然好志气!”王天邪和织田信房笑呵呵地看着小正太,前者更摸了摸小正太的头。

    这个被王天邪喊做“源五郎”的小正太是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最小的弟弟。他的母亲就是当年“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最宠爱的妾侍岩室夫人。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的弟弟、妹妹们都已经长成了可爱大萝莉或大正太,最小的源五郎也快要十岁了。

    “家主大殿到!”

    作为织田信子新任近卫旗本头的森兰丸,在织田信子抵达会场之际,大声喊叫起来。

    森兰丸是前任近卫旗本头森三左卫门的小儿子。

    当年森三左卫门被本愿寺的下间赖照讨死,连驻守的坂本城都被烧成废墟后,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便将森三左卫门的三个儿子收为近卫旗本。

    其中,森兰丸的武艺、胆识算是三兄弟中最受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赏识的,因此,特意让他继承了父亲的职位。

    随着森兰丸的大喊,作为家主的织田信子穿着自己最喜爱的淡蓝色和服走进了会场。

    所有坐在自己的位置和左邻右舍的同僚闲谈着的高、中级武士,纷纷停下了最里面的话题,躬身向织田信子行礼,会场中顿时变得静了下来。

    织田信子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就已经见惯不怪,挺胸收腹仰天四十五度地慢悠悠走进专门供部将级以上等高级武士进行庆典的大殿。

    由于这次前来参与庆典的人实在太多,因此,会场不得不分成两个部分。

    只有部将级以上武士才有资格进入大殿中,至于侍大将级别的中级武士只能坐在大殿外参与庆典了。

    为了彰显身份的不同,大殿中每人都有一副马扎,而在大殿外的侍大将们,则只能够坐在藤条编织而成的蒲团上。

    在织田信子走进大殿的那一刻,大殿中所有人“唰”地一声站了起来,横跨一步站在了自己的马扎旁边。

    随后,众人动作整齐地以“正坐”的姿势坐在了自己那副马扎旁边的木质地板上,下半身不动,上半身向前躬身,双手置于额头伏在地上。

    “见过家主大殿!”

    王天邪也不例外,和众人一起跪伏在地上,异口同声地大声向织田信子行礼。

    虽然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是在热田神宫进行过交杯仪式,名正言顺的夫君大人,按理讲是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跪在地上行礼的。

    但在这种比较严肃的场合中,王天邪向来不会用自己是织田信子的夫君这个身份来行使自己不用行礼的特权。

    在他眼中,对着自己的老婆跪一跪完全就没什么大问题,老婆本来就是要哄的,在一些公开场合放低一下自己的架子没什么不好的。

    也就是他这个有着上一世记忆的家伙,才会在这个战国乱世中有如此的想法。但不可否认,也正是他这种想法,令他更容易得到这个战国乱世中公主们的好感。

    只有抱着小信千代的乳娘,由于怀中的小信千代实在太小,因此只需要坐在自己的马扎上躬身行礼,并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跪坐在地上。

    “大家都起来吧!今天是新年庆典,不用那么严肃!”织田信子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后,拍了拍手中代表身份的白木有扇子,大声对大家喊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