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49025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猴子的灾难日

第六百二十六章 猴子的灾难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要想用三百骑马队阻挡迎面而来的六千织田军骑马队,其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レ♠レ但海对面大明国那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句谚语倒还真是有些道理。

    富田长繁和东郷青莲华两人嘴里面一边大声喊叫着,一边带领着三百骑马队向竹中半兵卫的骑马队发动了拼死的冲锋。

    这三百人都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挥舞着手中的长强冲进竹中半兵卫的织田家第二梯队骑马队。

    朝仓义景这只病狐狸并没有再回头看向富田长繁和东郷青莲华,夹紧马腹弯腰低头冲向已经近在咫尺的敦贺城。

    敦贺城的城主是朝仓家一门众的朝仓景行,看到朝仓义景向敦贺城奔逃过来,连忙大声命令手下足轻队打开三之丸大玄关的铁门。

    当朝仓义景的骑马队最后一匹战马逃进位于敦贺表的这座敦贺城后,王天邪的军阵也已经汇合竹中半兵卫的军阵,将敦贺城团团围住了。

    “大殿,在敦贺城迎击那只鬼对我方极为不利,您还是退回父祖代代相传的一乘谷吧!”朝仓景行在朝仓义景这只义景病狐狸冲进来之后,连忙对对方提议。

    他的话,令朝仓义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虽然那只鬼已经将这座城团团围住了,但如果是少数人从城中密道出去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突围的。至于我,会在这里尽量拖住那只鬼,为大殿您争取时间。”朝仓景行继续劝说着,眼中全是拼死的决心。

    正在这时,两名侍女分别捧着一个木盘子,一前一后来到两人的面前。

    “这是在下命人熬煮的稀饭、烤鱼、味噌汤,大殿吃完之后就立刻离开吧。马匹也已经为大殿准备好了,在下唯有来生再继续做我朝仓家一份子了。”朝仓景行躬身行礼后退出了大殿。

    朝仓义景看着眼前的稀饭、烤鱼、味噌汤,,耳朵中传来朝仓景行大声喊叫着“全军!笼城防守!”的命令,眼角情不自禁地流下一行老泪。

    此时已经是七月十九日的酉时了,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傍晚五点钟。

    王天邪不得不在团团包围住敦贺城后,命令全军原地戒备休整。

    自从七月十八日的早上辰时开始攻打大岳城,王天邪的军阵直到现在,仅仅休息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再加上长时间的骑马奔袭,竹中半兵卫的六千第二梯队骑马队已经变得有些疲累不堪。

    这也是为什么竹中半兵卫的六千骑马队,竟然会被富田长繁和东郷青莲华两人的三百越前国骑马队挡住了足足一刻时,是朝仓义景得以顺利逃进了敦贺城。

    或许是老天爷并不希望朝仓义景就这样死在这里的缘故,王天邪并不知道敦贺城中的密道竟然会在他的包围网之外。

    七月二十日丑时正,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凌晨一点,朝仓义景偷偷摸摸地带领着三百名骑马队,步行走出密道。

    三百骑马队的马蹄声还是会有一定动静的,如果在海对面大明国,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有各种各样诸如“马蹄上包裹布料”之类减轻战马奔腾时的声势的计谋,但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却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

    或许王天邪某天会从上一时的记忆中想出来,但在眼下这个战国乱世中,压根就没有人做得到。

    因此,为了能够隐秘自己的行踪,朝仓义景这只病狐狸唯有牵着马匹步行了足足两个时辰,直到卯时正,才终于敢骑上马匹向着一乘谷城方向逃去。

    此时距离王天邪的军阵足足二里地之远,因此,三百人骑马队就这样顺利地再次启程,向着越前国主城一乘谷城的方向逃去。

    “师父,已经辰时了。”

    竹中半兵卫的声音,从王天邪本阵主营帐外传进他的耳朵,令他从睡梦中睁开了双眼。睡在他身旁的黄泉沙耶香和光秀大萝莉,依然在睡梦之中,一左一右依-偎在他的两侧。美杜莎公主则和阿市小萝莉、天玲大萝莉睡在一起。

    “雅子!早!”王天邪从被褥中站了起来,走到披挂着武士服的衣架前,一边跟飘到他身旁的雅子打招呼,一边将武士服披在了身上。

    雅子绕着王天邪转了一圈,用自己的尾焰将王天邪的头发绑好后,缩成了比拳头略小一点的小骷髅头钻进了他的怀里面,和腼腆六公主紫姬的蓝色勾玉成为一对项链。

    敦贺城中的足轻队只有两千人不到,此时在朝仓景行的命令下,躲在箭撸的后面,正准备在王天邪的军阵攻打过来之际向他进行反击。

    至于王天邪这边,四千织田鬼军骑马队加竹中半兵卫的六千第二梯队骑马队,总兵力达到了一万人,可说是朝仓景行军阵的五倍。

    只不过,虽然在人数上有着究极的优势,但是王天邪却不得不慎重对待眼前这座城池。骑马队最擅长的是机动力,面对拥有城池进行防守的朝仓景行却并没有什么优势。

    万幸的是,王天邪对此倒是早就已经有所准备。

    他将四千匹战马留在了织田军本阵,四千骑马队改成两千足轻对与两千铁炮队,摆出“八”字形的长蛇阵,面向敦贺城。

    “八”字的一撇一捺都由一千铁炮队与一千足轻队分四组组成。

    足轻队的任务是保护铁炮队,防止朝仓景行出城冲锋。虽然这种可能性十分低,但王天邪不得不小心那万分之一的失误。

    至于竹中半兵卫的六千骑马队,则布置在了铁炮队的后方,位置在“八”字的zhong yang,正好可以通过正zhong yang的缺口,在两侧铁炮队的掩护下,向敦贺城发动冲锋。

    时间来到了七月二十日的巳时,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早上九点。

    如果王天邪知道自己的首要目标——朝仓义景,这只义景病狐狸已经在凌晨偷偷地从密道逃跑了的话,他绝对会二话不说留下竹中半兵卫继续攻城,自己则绕过敦贺城继续追击朝仓义景。

    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

    所以,他依然按照原定计划命令足轻队敲响了攻城的战鼓。

    “咚咚咚咚……”

    密集的鼓声远远地传了出去。

    每一个听到鼓声的织田鬼军成员、织田家第二梯队成员,脸上纷纷露出兴奋的神情。

    六千名织田家第二梯队成员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有亲属曾跟随王天邪参与去年的金崎城撤退战。

    也正是那一役,他们的生命彻底被显露了“反骨”的北近江国浅井家,连同朝仓军一起被派了便当。因此,在这一年中他们可是拼了命想要报仇雪恨。

    当然了,这是一个战国乱世。在这样的乱世中,别提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之类的没经过大脑的废话。

    敌对势力口中的屠夫,在自己人眼中就是英雄。这才是这个战国乱世中的至理。

    王天邪同样不例外。

    别看他在义景病狐狸嘴中一口一个“织田家的恶鬼”,但他在织田家中的声望、人气,绝对是除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之外,没人可以比拟得了的。

    至于这震耳的鼓声传入了以朝仓景行为首的敦贺城中,却产生了和织田家那气势汹汹的气氛截然不一样。

    这是必然的结果,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城中只有两千足轻队,而城外则有一万敌方军阵。要说他们没有或只有一点点压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咚咚咚咚”的鼓声彷如在告诉他们,催命的死神已经来临了一般。

    恐惧感就着鼓声在他们的脑海里蔓延,迫使他们的心跳也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鼓声越来越快,甚至令他们感到胸口烦闷、疼痛,手和脚都已经开始有些乏力。

    现在唯一可以支撑着他们的,就是那股要让自家家主朝仓义景顺利撤退到一乘谷城的决心,那股抱着必死的觉悟。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足轻队都有着如此高大上的觉悟。

    但是,在不是“生就是死、没有任何退路”的气氛之下,当自己身边所有人都已经准备鱼死网破之时,即便是再懦弱的人也不有自主地攥紧了手中的武器。

    王天邪高坐在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的马背上,高高地举起了右手,手中的“妖刀.鬼闪丸”大太刀遥指天际。

    “咚!”

    震耳的鼓声瞬间在用尽吃奶的力量敲下最后一声响后,整齐划一地停了下来。

    整个战场顿时陷入了彷如暴风雨即将来临之前,那股宁静中却又充满了肃杀沉重感所产生的一片寂静。

    原本已经开始习惯了脑海中密集鼓声的敦贺城守军,登时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揪紧了一般,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感,瞬间扩散到全身。

    紧接着,王天邪将高举在半空的“妖刀.鬼闪丸”大太刀“唰”地一挥,指向远处的敦贺城,嘴里面则大声喊叫:“铁炮队!目标敦贺城大玄关、窗洞!全军四段she击!”

    “啪啪啪啪……”

    仅仅寂静了三次呼吸的敦贺城,瞬间响起了铁炮的震耳轰鸣声。(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