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66551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武田别动队的陷落

第六百三十七章 武田别动队的陷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雾,不仅令高坂昌信这位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的好“基”友看不到四周景物,更令他的感官都变得迟钝了起来。

    “虎千代姐姐,千代子只能做这么多了,接下来就只能靠姐姐自己了。”小萝莉千代子终于不再喷放滚滚的雾气,四条小腿一蹬,跳到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的肩膀上,咬着自己的尾巴在上杉姐姐耳边嘀咕。

    “千代子辛苦了,好好休息下。”上杉姐姐亲昵地摸了摸千代子的头,随即走出本阵主营帐。

    此时的营帐外,一众上杉家家老、重臣,以及北信浓国豪族,同样因为突如其来的浓雾而陷入惊慌之中。

    直到这一刻,上杉姐姐在王天邪、织田信子、天鬼一脉长公主莹姬、二公主翠姬的指点下,进行了一年多兵农分离制的休整后所带来的成效,终于体现出来了。

    身为小队长的足轻头,作为中队长的侍大将,以及作为大队长的部将,好好地控制住了军阵的情绪,令一万四千属于上杉家的军阵即便慌张却并没有产生混乱。

    相对来讲,前来支援的村上义清、小笠原长时等北信浓国豪族的军阵就不怎么样了。虽然没有彻底丧失战斗力,但却明显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

    “直江景纲、柿崎景家、斋藤朝信,你们每人带领三千军阵,一轮齐射后出阵,目标山下的高坂昌信!”上杉姐姐看着眼前的军阵叹了口气,向同样憋了一个多星期,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砍人的上杉家骨灰级战争疯子吩咐。

    “御意!”

    被上杉姐姐点了名的直江景纲、柿崎景家、斋藤朝信连忙召集手下的弓箭队,准备向正徘徊在半山腰的高坂昌信、小山田信茂发动攻势。

    “村上义清、小笠原长时,你们两个给我好好整顿各自的军阵!岂可修!这场大雾明明是毘沙门天在庇佑我上杉家,你们手下的足轻队却自己先乱了阵脚!”上杉姐姐吩咐完自己的家臣后,气愤地向前来响应号召的北信浓国豪族开骂。

    经过上杉姐姐这么一通训斥,再加上看到上山家军阵已经整装待发。直江景纲、柿崎景家、斋藤朝信三人更召集完毕合共九千弓箭队,北信浓国众豪族的军阵倒真的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嗖嗖嗖……”

    与此同时,在直江景纲、柿崎景家、斋藤朝信的大声呼喊下,漫天箭雨顿时从山顶向下倾泻。被一片白雾所笼罩的妻女山中霎时间响起武田军的惨呼声。

    一轮齐射后,直江景纲、柿崎景家、斋藤朝信带领着合共九千足轻队,向着半山腰的武田军扑去。

    高坂昌信坐在自己的马背上,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大太刀,嘴里不断大声吼叫,借以掩饰自己心中的惊恐。

    从四方八面传来的浓烈的血腥味终于令他恢复了神智。虽然眼前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但耳中传来小山田信茂的惨呼声,却告诉他1此刻的情势绝对不妙。

    “噗嗤……”

    终于,他感到自己的大太刀,砍进了**之中。虽然他看不到自己砍倒的是谁。但对方嘴里明显的越后腔,却瞬间令他感到一丝不妙。

    中计了!是那条龙女的别动队?或者……是那条龙女的本阵?高坂昌信脑子里面一片凌乱,但他手上的大太刀却舞得更加用力了。

    这一刻的他可不敢大声喊叫自己的名字,而是一边卖力挥舞着手中的大太刀,一边向印象中的茶臼山方向跑去。

    在他看来。自己现在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一个个人影,想必上杉军的处境也同样差不多。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和上杉军决斗,而是赶紧向自己的“好基友”示警。

    求生的意志令他瞬间肾上腺素暴增,竟然连续砍倒六、七名越后国的敌军。

    如果他的同僚马场信春在场的话,或许他们几个武田家家臣还真能春哥上身,甚至得到陈大摄影师庇佑。顺利转危为安、逢凶化吉。

    可惜的是,马场信春此刻仍然和自己的四名同僚,围着西条山转来转去,压根就顾不上妻女山的别动队。

    当高坂昌信终于眼前一亮,冲出滚滚浓雾之际,入眼的一幕令他立刻瞪大了眼睛。双眼布满了红丝,心里更是“咯噔”一声狠狠地砸了一块大石头。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面面代表了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身份的“毘”字旗,以及高坐在南蛮名马“放生月毛”马背上,手握名刀“小豆长光”的上杉姐姐。

    “高坂昌信!你的别动队完了!来人。谁给我把他的首级讨取回来!”上杉姐姐看了眼围在自己身旁的上杉家家老后大声喊道。

    “御意!高坂昌信,在下甘粕景持特来讨取你的首级!”和柿崎景家、直江景纲、宇佐美定满同为上杉四天王的甘粕景持大喊一声就向着高坂昌信冲了过去。

    两人胯下的战马瞬间交错而过,甘粕景持的大太刀狠狠地借着马势砍向高坂昌信。

    “当!”

    高坂昌信能够身为甲斐国武田四天王之一,并不光是靠着和甲斐国大猫兴高采烈地捡肥皂,他的武力值还是有一定水准的。

    因此,他手中的大太刀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甘粕景持的砍劈。

    可惜的是,对方毕竟是借助战马的冲力,这一刀可是劈得势大力沉。

    高坂昌信只觉得虎口一阵疼痛,紧接着双腿就不由自主脱离了马背,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见到自己的对手落马,甘粕景持调转马头双腿用力一夹,向着高坂昌信扑了过去。

    他手中大太刀更是高举过顶,用力挥舞出一个圆弧,狠狠地对着刚爬起来的高坂昌信劈了下去。

    高坂昌信倒也算是临危不乱了,竟然身子一蹲,手中的大太刀划过甘粕景持胯下战马的马腿。

    甘粕景持胯下的战马刹那间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就向地面摔去,将甘粕景持给甩下马背。

    幸运的是,高坂昌信砍马腿的时候,正是甘粕景持把脚一抬,准备作势向高坂昌信踹过去的时候。

    否则的话,高坂昌信这一刀不仅会砍下甘粕景持胯下战马的马腿,更会连他的一条腿也给卸下来!

    更加幸运的是,甘粕景持是被自己的战马远远地甩了出去,而不是被压在马腹之下。因此,甘粕景持就地一滚就站了起来,堪堪避过高坂昌信追着砍上来的一刀。

    失去了马匹的优势,两人顿时你来我往地互相对砍了起来。

    只不过,他们两个乒乒乓乓地互砍,却令上衫姐姐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千代子,有没有可能将雾气吹向那座山?”上杉姐姐指了指远处武田晴信本阵的茶臼山方向。

    “虎千代姐姐,不行的哦,除非昕子来了,不然的话,光凭我一个的妖力做不到的哦。”小萝莉千代子用一副十分慵懒的嗓音回答。

    刚才为了制造出笼罩整座妻女山的浓雾,小萝莉千代子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当!”

    高坂昌信能够身为甲斐国武田四天王之一,并不光是靠着和甲斐国大猫兴高采烈地捡肥皂,他的武力值还是有一定水准的。

    因此,他手中的大太刀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甘粕景持的砍劈。

    可惜的是,对方毕竟是借助战马的冲力,这一刀可是劈得势大力沉。

    高坂昌信只觉得虎口一阵疼痛,紧接着双腿就不由自主脱离了马背,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见到自己的对手落马,甘粕景持调转马头双腿用力一夹,向着高坂昌信扑了过去。

    他手中大太刀更是高举过顶,用力挥舞出一个圆弧,狠狠地对着刚爬起来的高坂昌信劈了下去。

    高坂昌信倒也算是临危不乱了,竟然身子一蹲,手中的大太刀划过甘粕景持胯下战马的马腿。

    甘粕景持胯下的战马刹那间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就向地面摔去,将甘粕景持给甩下马背。

    幸运的是,高坂昌信砍马腿的时候,正是甘粕景持把脚一抬,准备作势向高坂昌信踹过去的时候。

    否则的话,高坂昌信这一刀不仅会砍下甘粕景持胯下战马的马腿,更会连他的一条腿也给卸下来!

    更加幸运的是,甘粕景持是被自己的战马远远地甩了出去,而不是被压在马腹之下。因此,甘粕景持就地一滚就站了起来,堪堪避过高坂昌信追着砍上来的一刀。

    失去了马匹的优势,两人顿时你来我往地互相对砍了起来。

    只不过,他们两个乒乒乓乓地互砍,却令上衫姐姐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千代子,有没有可能将雾气吹向那座山?”上杉姐姐指了指远处武田晴信本阵的茶臼山方向。

    “虎千代姐姐,不行的哦,除非昕子来了,不然的话,光凭我一个的妖力做不到的哦。”小萝莉千代子用一副十分慵懒的嗓音回答。

    刚才为了制造出笼罩整座妻女山的浓雾,小萝莉千代子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