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77061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四十五章 面子上的事情……大家都懂的

第六百四十五章 面子上的事情……大家都懂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由于这次出阵石山本愿寺将会联合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的李家舰队,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并不准备像往常那样急急忙忙出阵。

    正式出阵的日期经过王天邪、织田信子、李华梅商议后被定在了九月四日,也就是整两个星期之后。

    十分巧合的是,织田家军事总动员军议在八月二十一日召开,而同一天,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同样在淡路的御馆中,和安艺国毛利家家主毛利辉元、石山本愿寺现任法主本愿寺显如、足利义昭的家臣细川藤孝,以及身为“川内众”的毛利水军头目儿玉就英、村上水军头目村上武吉,以及能岛水军和来岛水军的头目商讨对抗织田家的策略。

    有趣的是,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召开军事总动员之际,足利义昭同样在密谋着。

    否则的话,最喜欢玩奇袭的织田信子,一定会趁本愿寺显如不在自家老巢这个大好机会,向石山本愿寺发动奇袭。

    至于王天邪的话,绝对会派遣忍者之类的,或者忍者之类的,以及忍者之类的,趁本愿寺显如返回自家老巢的时候跑去暗杀对方。

    从这一点上明显可以看出,两人的性子一正一反。

    当然了,王天邪不得不吐槽的是,如果是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的话,绝对会等到本愿寺显如回到自家老巢后,才派使者跑去向对方下战书,摆出一副自己义理值究极高大上的姿态。

    本愿寺显如的日子过得其实并不是很好,当他从淡路偷偷地回到自己的老巢石山本愿寺后,看着眼前的寺院,心里突然有股哇凉哇凉的感觉。

    本愿寺依山傍水,四周有潺潺的泉水流泻而下,还有一道坚固的城墙在寺外守护。

    一百多年前第八世本愿寺法主本愿寺莲如之所以建造这座石山本愿寺御坊,主要目的是希望在动荡不安的乱世之时,能为信徒们提供一个足以庇护生命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此。这座石山本愿寺不仅内部风景优雅,十分亲近大自然,外部的设计更无不以坚固为主要,务必使它成为一座无法攻破的佛门法城。

    “赖廉。我们现在还有多少火器?”本愿寺显如终于扭头看向自己身旁的家臣,以轻柔的声音开口问。

    “殿下,约有铁炮三千柄,大筒八门,除三好党外,还有根来、杂贺、汤川、奥纪伊众等合计约有两万七、八千人。”站在本愿寺显如身旁的下间赖廉连忙回答。

    他倒是不愧与下间赖照、下间仲孝并称为本愿寺家“下间三坊官”的家老,对家中现况掌握得一丝不漏。

    对于织田家,下间赖廉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感与耻辱感。

    他永远忘记不了自己在长岛本愿寺分部,在织田家的炮轰之下毫无还击之力,甚至连一丝反抗都阻止不了的耻辱。

    如果不是他看势头不妙。连忙趁乱叼着一根粗芦苇猫进了木曾川的河道水底,否则的话一定会和长岛本愿寺分部所有僧兵、佛徒那样,被织田家的大筒、铁炮轰死。

    下间赖廉永远忘不了自己脸上一片死灰状坐在木曾川西岸河川上,看着已经成为废墟的长岛本愿寺分部那一刻的心情。

    本愿寺显如听了下间赖廉的话后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大殿。

    没多久。本愿寺中就传出了战争总动员的钟声。

    当本愿寺显如的嫡长子本愿寺教如带着一众本愿寺坊官、僧兵头走进大殿之际,入眼的是本愿寺显如和下间赖廉十分严肃地坐在大殿的尽头。

    本愿寺教如是知道自家老爸受那位将军邀请,跑到淡路的御馆和对方商讨讨伐织田家的事情。因此,他看到自家老爸摆出一副如此慎重样子,心里面顿时热乎了。

    在他身后诸如下间仲孝等十多位本愿寺坊官,以及杂贺孙市等纪伊杂货众头目心里怎么想他不想去理会,但他自己却十分清楚他的内心中对织田家可是恨之入骨。

    不。严格来讲是对王天邪这个“佛敌”兼人生的“银”家恨之入骨。

    嘛,在这个战国乱世中,众所周知和尚可以结婚,也可以和尼姑啪啪啪,更可以进行各种这样哔——、那样哔——的无节操行为。

    而十六世纪中的比睿山御坊中,就充斥着大量这样的尼姑。

    这些尼姑大多是些贫困人家的女娃。家里实在养不活了而从小送进比睿山这个昔日的“佛门圣地”之中。

    而本愿寺教如这个石山本愿寺一向宗未来继承人毕竟是个刚元服没多久,仍然是一只血气方刚的高龄正太。

    因此,每当他实在憋不住欲-望的时候,就会跑到比睿山以布教的名义,好好发泄一番。这一来二去之后。自然而然就吃髓知味、广布姻缘,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比睿山的常客。

    结果,王天邪一把火将比睿山这个“佛门圣地”给烧了,把里面的僧兵、和尚、尼姑全部烧的烧、斩的斩,来了个一网打尽、一个不漏。

    当本愿寺教如听到那些平时将他伺候得念头通达、心旷神怡的尼姑们,全部被王天邪做成烧烤这个消息后,心里别提有多疼了。

    “诸位,位于尾张与伊势之间的长岛本愿寺被毁,织田家彻底入主越前,甲斐那只老虎武田晴信先后败于织田、德川联军和越后那条龙女的手中……织田家那只鬼的下一个目标必定是我石山本愿寺无疑,看来我一向宗已面临生死关头。”直到众人分别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后,本愿寺显如才终于用十分凝重的语气开口说。

    他的话不仅没有在在座所有人中引起太大的骚乱,众人看上去反而十分淡定。

    毕竟对于织田家那位有着“佛敌”称号的王天邪或有可能近日攻打石山这件事,在座所有人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而且,和本愿寺显如内心的想法一样,他们同样认为以本愿寺近三万僧兵的实力,借助石山特殊地理环境,要想将织田家击破虽然困难些,但要想防御织田家攻势却绝对妥妥地卓卓有余。

    “上个星期,本法主受那位将军的邀请,前往淡路商讨针对织田家的策略。值得庆幸的是,安艺毛利辉元已答应在兵粮方面,助我一向宗一臂之力。”本愿寺显如对在座所有人的反应表示十分满意,开口继续说。

    “问题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未必有必胜的把握。”本愿寺显如略有些担忧地看着在座所有人。

    他的语气如此凝重,导致在座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板正襟危坐起来。

    “那个王天邪绝对会倾巢而出向我们直奔而来,很可能采取封锁策略用大军将石山团团围住並切断对外交通,这么一来就万事皆休了。”本愿寺显如继续说着。

    当然了,他内心的想法绝对不是这个就是了。

    看着在座一众家臣从原本略微慵散的态度变得认真严肃,他的嘴角同样翘了起来。

    “父亲大人,即便这样我们也要强硬反击,如果就这样屈服的话,实在有愧长岛那些惨死的徒众们啊!”本愿寺教如突然插嘴说。

    “而且,这是一件非比寻常的大事,应该以不寻常的手段来对应才是上上之策。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打赢织田家才行。”本愿寺教如继续开口说。

    当然了,他是不会站起来说什么为比睿山那群貌美如花的尼姑们报仇之类的话,即便他知道在座大部分人都和一样,曾经在比睿山中好好地享受过、舒服过。

    本愿寺显如听了自己这个嫡长子的话后,两眼不由自主冒出一抹精光。

    “教如,既然你这么说,你觉得如何才称得上是不寻常的手段?”本愿寺显如看着自己的儿子,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父亲大人,我们和越后国那条龙女结盟吧!只要天皇陛下、将军殿下、我本愿寺、毛利家,甚至是那个武田晴信一起联合出面的话,以那条龙女的古怪义理,一定会同意。”本愿寺教如突然双手一拍,嘴里面说出一番令在座所有人顿时目瞪口呆,紧接着窃窃私语起来的话。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联合安艺国那位毛利殿下,东、西、北三路并进向安土城发动奇袭!”本愿寺教如越说越兴奋,更双手握拳,两眼放光地说。

    当然了,如果他知道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早就已经和织田家结盟;上杉家与武田家前不久才进行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更有着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带领的织田家参与其中的话,恐怕他就不会这么得意了。

    “大殿,教如说得有道理,武田晴信既然已连续两次失败,越后国正好乘势而起,有了上杉家的协助,织田家那只鬼根本不足为惧。”下间赖廉听了本愿寺教如的话后,立刻点了点头附和起来。

    “而且,虽然我们曾宣布那条龙女为加贺一向宗和能登一向宗的佛敌,但只要能使上杉家加入我们的行列,这点面子上的事情……大家都懂的。”下间赖廉一边继续说着,一边耸了耸肩膀。

    在做都是些老油条、老狐狸了,听了他说的话后,纷纷笑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