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79138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发飙了的猴子

第六百四十七章 发飙了的猴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都十分清楚,只要将石山本愿寺的根本势力解决,那么越前国的骚乱自然就会解决。

    不过,在这段期间里,越前国的骚乱也不能够放任不理,这也是织田信子让森兰丸把猴子羽柴秀吉叫来的原因。

    毕竟早在今年的新年庆典上,织田信子就将越前国作为猴子羽柴秀吉的封地赏给了他。因此,对于越前国的一向一揆暴乱,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一致决定交给他去处理。

    “猴子,你的领地怎么样了?”织田信子看着一副嬉皮笑脸样子来到自己面前的猴子羽柴秀吉。

    “大殿,越前国现在一切正常,町民们丰衣足食!”羽柴秀吉的脸上仍是一副笑容,但心里面却咯噔一声。

    对于越前国正在爆发一向一揆暴乱,他这个越前国国主自然十分清楚。他不仅清楚,更暗中派遣家臣蜂须贺小六带领三千足轻队前往镇压。

    自织田信子继任为家主后,织田家就完全没有发生过一向一揆的暴乱。即便猴子平时自认自己是天下第一人,天下间没有人比他更精明、能干,也对这一点感到衷心佩服。

    可偏偏自己的领地出问题了,因此,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宁愿自己私底下暗中解决,而并没有上报织田信子。

    尤其是他作为家中排第四的家老,常年跟随织田本家居住在主城,当然十分清楚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现在所有心思都放在石山本愿寺身上。

    自己的领地在这个即将出阵的节骨眼突然被本愿寺的下间仲孝煽动,爆发出一向一揆骚乱,这绝对是一项重罪。

    “呵呵……丰衣足食么?猴子呀……刚才景镜派使者来禀告,你的领地被下间仲孝煽动出一向一揆了。”王天邪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仍然在嬉皮笑脸的猴子,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笑着说。

    “啊?一向一揆?越前国?大殿……猴子平时可是很善待町民的啊!”

    羽柴秀吉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大吃一惊。

    当他看到王天邪嘴角翘了起来的那一霎那,心里面突然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地一下接一下揪抓住又松开、揪抓住又松开。

    他曾经体会过王天邪用眼神就将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副惨状,这下子再也不敢保持那一贯的嬉皮笑脸,大声喊叫起来。

    “善待町民这一点我相信你能做得到。不过,下间仲孝此刻正在你的领地,,你不会不知道吧?”织田信子突然开口说。

    “下间仲孝?那个本愿寺三坊官之一的下间仲孝?大殿。我懂了!这一定是本愿寺的奸计,借以令猴子的领地出现暴乱,来缓解我织田家出阵石山本愿寺的危机……对,一定是……”羽柴秀吉在这一刻急于表现自己,连忙开动自己的脑筋,搅动自己的脑浆,说出自己的猜测。

    “这些事情我现在不想听,猴子,三天后我织田家就要出阵石山本愿寺。你说吧,你打算怎么做。”织田信子打断了羽柴秀吉的话。语气十分严肃地问。

    “大殿,这件事情您就交给猴子好了!猴子会由海、陆两道一起攻入敦贺郡,一口气攻下所有村落、城砦及寺院。仿效天邪殿下长岛之战的大屠杀,借以在最短时间平息一向宗那群教众的反抗。”羽柴秀吉看了一眼坐在织田信子身旁的王天邪,突然眼睛一红。嘴里凶狠狠地说。

    他自己也清楚,下间仲孝在越前国号召皈依一向宗的町民发动暴乱,目的是暂缓织田家攻打石山本愿寺。

    这个设想是好的,不过,从他所接到那些关于自己领地的情报来看,下间仲孝貌似有些玩脱,甚至完全控制不住那些被他煽动起来的暴民了。

    可以说。织田信子的猜测很正确,朝仓景镜早在两天前就已经被暴动中的教众给斩杀在地,整个敦贺郡已经完全落入一向宗暴民手中。

    从织田信子的语气中,羽柴秀吉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是打算叫自己去收拾烂摊子。

    对于这一点,他是举双手、双脚同意。

    他对于自己的领地还是十分清楚的。毕竟他是梦想得到天下的人,如果连一个越前国都治理不好,那就妄自菲薄谈什么治理整个天下了。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已经夺取了虎杖城并作为根据地的下间仲孝讨死。

    然后,他就会将久末昭严寺、宇坂本向寺等地的一向宗徒。以及位於木芽岭的石田西光寺、和田本觉寺一举攻破。

    之后,他的在野武士会向正在钵伏制造骚乱的杉浦法橘、阿波贸三郎兄弟及专宗寺的门徒发动奇袭。

    最后,他的目标则是今庄城、火打城由藤岛超照寺、荒川与行寺的教众。

    至于河野新城、杉津口这些重要地点也不能放过,势要利用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战,令整个越前国的一向宗据点变成一片血海。

    凡是一向宗教徒都可能被煸助,所以,参与此次暴乱的门徒,以及他们的家族、寺内的妇孺一律格杀勿论!

    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这只猴子发起狠起来,並不比织田家的恶鬼差。

    猴子在织田信子的挥手下走出会客室,紧接着就带着自己的在野武士向越前国出发了。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并不知道,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今天命令猴子处理越前国一向一揆骚乱,最终导致越前国七百余名僧侣,其家族三千一百多人、信徒一万两千两百余人,全部被猴子斩死在大刀之下。

    当然,这是后话,眼下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关心的终还是三天后的出阵石山本愿寺。

    “兰丸,你去把荒木村重、原田直政叫来。”在羽柴秀吉离开后,织田信子再次对森兰丸吩咐。

    很快,森兰丸就带着荒木村重、原田直政二人,来到了织田信子和王天邪面前。

    “村重、直政,你们两个立刻带领几个头脑精明些的武士,快马加鞭赶往大坂,严密监视石山本愿寺。”织田信子向荒木村重、原田直政二人吩咐。

    “御意!”

    二人听了织田信子的命令后,连忙大声回答。

    “村重、直政,你们不用带太多人,但必须要精,本阵毕竟兵员众多,要想抵达石山最快也要一星期之后。”王天邪同样吩咐。

    “是!”

    荒木村重、原田直政连忙再次答应。

    “果心,有件事要拜托你。”直到两人走了之后,王天邪才对着空气大喊。

    虽然此刻的书房看上去只有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在场,但王天邪很清楚自己那位喜欢偷窥的枕边人绝对会在自己的头顶呆着。

    果然,他的话刚说完,一片片樱花花瓣就随风飘舞,向着铺了榻榻米的木质地板自由落体。

    紧接着,小美女忍者果心的身影,在一溜溜樱花花瓣组成的旋风伴随下,华丽丽地从天而降。

    “果心,拜托你去一趟猿飞忍者里,替我转告土筑,让那边的忍者加强针对足利义昭那只大狐狸的监视,那只大狐狸又要不安分了呀!”三人都算是老夫老妻了,王天邪也不客气,直接开口吩咐。

    自从足利义昭打算迁居到淡路的时候起,王天蝎就已经让猿飞土筑安排了数名精英上忍,潜伏进了淡路的御馆。

    不过,既然足利义昭、毛利辉元、本愿寺显如等人能够在淡路的御馆内进行秘密会议,说明这几名精英上忍不给力呀。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猴子羽柴秀吉已经开始在越前国展来了一场腥风血雨。

    他的出阵正好合了本愿寺显如的意思,在本愿寺显如看来,只要织田家因为越前国的混乱导致手忙脚乱、焦头烂额的话,那就一定没有精力再去估计自己的老巢。

    唯一令他感到不愉快的是,他终于体会到当初服部右京亮偷袭尾张国的时候,心里面的那股究极郁闷感。

    要想在织田家进行一向一揆实在是太困难了。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近江国、越前国、摄津国应该要联合起来一起发动一向一揆才对。

    但当真正实际操作起来,他才发现近江国、摄津国因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被织田家所统治,尤其是至少经历了两次秋收。

    结果,这两国的町民们完全尝到了织田家税收制度严谨所带来的好处,以及新式农作物所带来的温饱。

    这下子,本愿寺显如的计谋顿时出现了瑕疵。

    因为越前国刚刚被织田家所接手,再加上由猴子羽柴秀吉独立经营,才终于被下间仲孝有机可乘,真正爆发了一向一揆的暴动。

    而摄津国、近江国这两国的町民们,却完全没有哪怕一个人理睬他。

    毕竟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参与一向一揆的都是些低下阶层的农民,而且是一日两餐不得温饱的町民们。

    唯有这种被社会压迫了很久的人,才会真正被煽动,进而“挺身而出”地反抗当权的国主、家主。这也是其他国境对本愿寺惧怕的原因,毕竟大家都早已经习惯了征收重税,临时招募兵员的农兵制,町民们的日子可是苦不堪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