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84253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杂贺众的反击

第六百四十九章 杂贺众的反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此时的石山本愿寺正殿大殿内,正坐着本愿寺显如,,炮轰了织田水军一个时辰却无功而回的杂贺孙市,以及一众前来助阵的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头目。

    杂贺孙市的脸上究极郁闷,玩了十多年铁炮,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浑身上下通体包满了铁皮的对手。

    海面上三百多步的距离,对于杂贺众所使用的杂贺铁炮来说,按照以前的经验绝对是最佳射程之内。

    尤其他刚才可是居高临下,从石山上向着海面的三十三艘庞然大物射击。虽然有五艘的确受到了一定程度损伤,但另外那二十八艘……

    在一阵乒乒乓乓的乱象中闪烁无数的火花是什么节奏?光看见火花乱闪却没有一丝一毫损伤,连层皮都貌似没有被蹭花这是什么节奏?

    杂贺孙市表示自己玩铁炮玩了这么多年,无论是最早期的葡萄牙铁炮,还是九州岛的九州铁炮,,甚至是杂贺铁炮、根来铁炮、肉噢棒子铁炮……呃,这最后一个不算,大家当做没看到就好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玩了这么多年炮,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就是了。

    “大殿!不好了!大事不妙呀!”

    正当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不出来怎样安慰或开解杂贺孙市之际,一名僧兵突然冲进了大殿。

    “大殿!三津寺和四天王寺已经落入织田军手中,木津砦正被织田军猛烈攻打!”这名僧兵根本没有给本愿寺显如问话的机会,就已经满脸焦急地禀告起来。

    “纳尼?八嘎!”

    本愿寺显如听了之后,顾不上斥责这名僧兵的无礼,嘴里冲口就是一句国骂冒了出来。

    整间大殿中响起了嗡嗡嗡嗡地低声窃窃私语,。在座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脸上变了色。

    位于石山本愿寺南面的四天王寺,的确在短短两个时辰之中就被王天邪攻占了下来。与此同时,织田信子也已经将位于本愿寺东面的三津寺顺利攥在了手里。

    一东、一南的两座古寺与石山本愿寺正好是一个三角形,当本愿寺北面、西北面的大阪湾被织田家封锁后,这两座古寺就是石山本愿寺出入的必经之路。

    只要能够抢占这两座古寺。就可以将其作为据点截断本愿寺对外一切通信、补给。

    这一点,无论是本愿寺显如、杂贺孙市等石山本愿寺势力,还是王天邪、织田信子率领的织田家势力,都十分清楚。

    也正是因为此,无论是王天邪还是织田信子,都没有像往常那样将攻占的寺院一把火烧清光。

    对,两人不仅没有毁坏各自攻占的古寺,更各自开始指挥手下的军阵,对古寺进行防御工事的修缮。

    “大殿!织田家肯定是趁着我们将注意力放在对付海面那些战舰的时候……”根来众的头目津田监物对本愿寺显如说。

    “八嘎!我会不知道么?那个该死的织田家!那个该死的佛敌!”本愿寺显如明显有些乱了心神。嘴里面开始大声咆哮起来。

    在座众人互相你看看我、我望望你,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无论是杂贺众,还是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虽然大家都是打着一向宗的名号,但他们却更加将自己视为地方豪族。

    虽然有着一向宗的背景,但他们各自却为了生存而不断接受其他大名的雇佣。

    因此,这次前来本愿寺虽然表面上挺多人的,但实际上无论是杂贺孙市。还是津田监物,甚至汤川众、奥纪伊众的代目(首领)。都没有将自己最主力的军阵拉扯过来。

    这要是真的与织田家短兵交接,他们的荣华富贵恐怕就要真的终结于此了。

    “不!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大殿!我杂贺众今晚愿意向四天王寺发动奇袭!”

    正当众人不断交头接耳地低声商讨对策之际,杂贺孙市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握拳地向本愿寺显如大喊。

    本愿寺显如本来就已经心乱如麻了,听到杂贺孙市的话后,顿时双眼发出一抹求生的生机。仿佛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救生圈般。

    尤其是在大殿中没有其他人愿意表态的情况下,杂贺孙市的大喊,传进本愿寺显如的耳中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此时已经是接近酉时时分,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下午四点多五点。杂贺孙市准备在三个时辰之后的子时正,也就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向织田家发动夜袭。

    其实。杂贺孙市也知道凭着自己的两千杂贺众铁炮队,要想对四天王寺发动奇袭,绝对是难如登天。

    此时的石山本愿寺正殿大殿内,正坐着本愿寺显如,,炮轰了织田水军一个时辰却无功而回的杂贺孙市,以及一众前来助阵的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头目。

    杂贺孙市的脸上究极郁闷,玩了十多年铁炮,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浑身上下通体包满了铁皮的对手。

    海面上三百多步的距离,对于杂贺众所使用的杂贺铁炮来说,按照以前的经验绝对是最佳射程之内。

    尤其他刚才可是居高临下,从石山上向着海面的三十三艘庞然大物射击。虽然有五艘的确受到了一定程度损伤,但另外那二十八艘……

    在一阵乒乒乓乓的乱象中闪烁无数的火花是什么节奏?光看见火花乱闪却没有一丝一毫损伤,连层皮都貌似没有被蹭花这是什么节奏?

    杂贺孙市表示自己玩铁炮玩了这么多年,无论是最早期的葡萄牙铁炮,还是九州岛的九州铁炮,,甚至是杂贺铁炮、根来铁炮、肉噢棒子铁炮……呃,这最后一个不算,大家当做没看到就好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玩了这么多年炮,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就是了。

    “大殿!不好了!大事不妙呀!”

    正当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不出来怎样安慰或开解杂贺孙市之际,一名僧兵突然冲进了大殿。

    “大殿!三津寺和四天王寺已经落入织田军手中,木津砦正被织田军猛烈攻打!”这名僧兵根本没有给本愿寺显如问话的机会,就已经满脸焦急地禀告起来。

    “纳尼?八嘎!”

    本愿寺显如听了之后,顾不上斥责这名僧兵的无礼,嘴里冲口就是一句国骂冒了出来。

    整间大殿中响起了嗡嗡嗡嗡地低声窃窃私语,,在座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脸上变了色。

    位于石山本愿寺南面的四天王寺,的确在短短两个时辰之中就被王天邪攻占了下来。与此同时,织田信子也已经将位于本愿寺东面的三津寺顺利攥在了手里。

    一东、一南的两座古寺与石山本愿寺正好是一个三角形,当本愿寺北面、西北面的大阪湾被织田家封锁后,这两座古寺就是石山本愿寺出入的必经之路。

    只要能够抢占这两座古寺,就可以将其作为据点截断本愿寺对外一切通信、补给。

    这一点,无论是本愿寺显如、杂贺孙市等石山本愿寺势力,还是王天邪、织田信子率领的织田家势力,都十分清楚。

    也正是因为此,无论是王天邪还是织田信子,都没有像往常那样将攻占的寺院一把火烧清光。

    对,两人不仅没有毁坏各自攻占的古寺,更各自开始指挥手下的军阵,对古寺进行防御工事的修缮。

    “大殿!织田家肯定是趁着我们将注意力放在对付海面那些战舰的时候……”根来众的头目津田监物对本愿寺显如说。

    “八嘎!我会不知道么?那个该死的织田家!那个该死的佛敌!”本愿寺显如明显有些乱了心神,嘴里面开始大声咆哮起来。

    在座众人互相你看看我、我望望你,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无论是杂贺众,还是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虽然大家都是打着一向宗的名号,但他们却更加将自己视为地方豪族。

    虽然有着一向宗的背景,但他们各自却为了生存而不断接受其他大名的雇佣。

    因此,这次前来本愿寺虽然表面上挺多人的,但实际上无论是杂贺孙市,还是津田监物,甚至汤川众、奥纪伊众的代目(首领),都没有将自己最主力的军阵拉扯过来。

    这要是真的与织田家短兵交接,他们的荣华富贵恐怕就要真的终结于此了。

    “不!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大殿!我杂贺众今晚愿意向四天王寺发动奇袭!”

    正当众人不断交头接耳地低声商讨对策之际,杂贺孙市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握拳地向本愿寺显如大喊。

    本愿寺显如本来就已经心乱如麻了,听到杂贺孙市的话后,顿时双眼发出一抹求生的生机,仿佛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救生圈般。

    尤其是在大殿中没有其他人愿意表态的情况下,杂贺孙市的大喊,传进本愿寺显如的耳中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此时已经是接近酉时时分,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下午四点多五点。杂贺孙市准备在三个时辰之后的子时正,也就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向织田家发动夜袭。

    其实,杂贺孙市也知道凭着自己的两千杂贺众铁炮队,要想对四天王寺发动奇袭,绝对是难如登天。(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