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867329.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壶毒酒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壶毒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最令杂贺孙市感到气愤的是,估计、貌似、恐怕、或许他刚才那一个多时辰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伤到哪怕一名织田鬼军的成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得不说他的第六感还是十分准确的。

    杂贺孙市仗着自己的杂贺众从小就接受忍者训练,他自己更是一名伊贺忍派的上忍的缘故,发明出利用忍术攀爬到高处,从四面八方连同高空一齐射击的铁炮战阵。

    这种战阵被他称之为“全方位射击”战阵。

    王天邪有了之前在小谷城中城曲轮对抗浅井长政、浅井久政这一老一小两只狐狸从本城曲轮居高临下向下射击的经验,对于怎样防御杂贺孙市名扬天下的“全方位射击”战阵,自然早就已经胸有成竹。

    当然了,在不同的环境、地貌,自然不能一成不变地将在小谷城中城曲轮中使用的那种“爱斯基摩人冰屋”式的沙袋屋搬到四天王寺来使用。

    因此,他特意为四天王寺设计出类似一个“囧”字的带顶战壕,专门用来防御从正门大玄关冲进来的,由杂贺玄九郎所率领的杂贺众铁炮队。

    至于高空的杂贺众,当然就交给了布置在那座九层宝塔中的九百铁炮队了。

    杂贺孙市仗着自己的杂贺众居高临下,王天邪就反其道而行,利用宝塔的高度反狙击杂贺七八郎的高空铁炮队。

    早在“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的时代晚期,也就是一五四四年尾张国孤儿院成立没多久,织田鬼军就已经开始进行铁炮的训练。

    那时候的织田鬼军还是一个个未元服的八、九岁小正太,每天除了接受如何成为一名武士的训练外,最常接触的就是铁跑了。

    虽然那时候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手中的铁炮数量远没有现在那么多,但不妨碍这群小正太分批进行训练。

    而且。王天邪为了训练他们的眼力,每天都会吩咐他们跪在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然后以手抓石子向天空撒去,逐渐加多、加快。让这群小正太瞬间回头迅速看清有多少颗。

    这家伙有时更会拿出上一世那种只有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诸如“瞪着燃烧的灯芯”的方法。将这群小正太由普通人的每六、七秒眨一次眼,训练到一分钟眨一次到两次眼。

    到了后期。更会让一名精英上忍手握着烛台不断移动,使灯芯随着他的动作飘忽不定,训练这群小正太的动态视觉。

    虽然这样的训练对于这群小正太的眼睛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的事情。甚至很有可能令他们在长大之后眼睛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但这群孤儿出身的小正太自己内心十分清楚,自己能够有今天三餐温饱的日子,每天不用露宿街头,有完整而没有补丁的衣服穿,已经是梦境般的生活。尤其他们更有机会成为一名有身份、地位的武士,这是他们从未想过的事情。

    王天邪从未隐瞒过自己收留他们的目的,更不断用“现在的训练艰苦。是为了令未来的战场生涯更容易生存下来”作为鼓励。

    也正因为此,即便杂贺七八郎命令那群攀爬到古树上的杂贺铁炮队只射击了二十息,但仅仅是这二十息,已经彻底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杂贺孙市现在十分尴尬与矛盾。他现在手中残余的杂贺众只剩下七百多人。

    他知道凭他现在这七百多人,今晚无功而返恐怕是必然的了。但是,要就这样放弃的话,却令他感到十分不爽。

    他可是一心一意想要洗刷下午面对织田水军时的耻辱。

    当然了,如果他知道王天邪命令九鬼嘉隆组建的织田水军铁甲舰队专门就是为了攻打石山本愿寺的话,恐怕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包括织田信子在内,没有人会想到王天邪从五年前就已经在算计石山本愿寺。

    甚至连送了一艘西班牙二级战舰的雪姬小萝莉,都万万没有想到王天邪组建水军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这个。

    只有王天邪自己才知道,上一世的石山本愿寺可是令织田家头痛了超过十年之久。这一世既然已经和织田家绑在一起,那么未雨绸缪绝对是妥妥的。

    最终,杂贺孙市还是灰溜溜地撤退回本愿寺了。

    根来众的代目津田监物以及汤川众、奥纪伊众的代目并没有嘲笑他,至于本愿寺显如……对方现在正是依仗杂贺孙市的时候,安慰、哄劝都来不及呢,嘲笑是什么?能吃吗?

    虽然没有受到同行的嘲笑,更被本愿寺显如各种安慰,但杂贺孙市仍然有些闷闷不乐。

    回到自己的寝室后,他抓起小木桌上的酒壶,也不往杯子里面倒,直接仰天四十五度咕嘟咕嘟地往嘴里面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面气闷的缘故,他只觉得这杯酒简直是比往常更加浓烈、带感,整个喉咙被酒液淌过后,竟然产生一阵阵火辣感,仿佛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愉快似的。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随着喉咙越来越烧疼,杂贺孙市突然感到自己的肚子一片滚烫,一股火热到疼痛的炙热感从自己的胃部一路向嘴巴冲过去。

    紧接着一股烧心的疼痛油然而生,酸的、咸的两种液体沿着食道就往外窜。

    杂贺孙市双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喉咙,仿佛这样可以减低自己心中的难受。但是,正向着嘴巴方向前进的两种液体却强烈反抗,势要从他的嘴巴里钻出来。

    “噗!”

    终于,杂贺孙市再也忍耐不住了,嘴一张,一口淡红色的鲜血,伴随着一股酸臭、咸腥的味道直喷一米之外。

    随着这一口鲜血喷出,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巴瞬间被腥臭味所包裹,由浅转深变成了鲜红色、褐红色的雪雁不断沿着食道从嘴巴、鼻子、双眼、双耳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杂贺孙市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两只手更加用力地掐着自己的喉咙,开始在地上满地打滚,最终失去了全身的力量倦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出阵之后,他的寝室就被一名猿飞忍者里的精英上忍再次潜入了。

    这名精英上忍先将王天邪写给杂贺孙市的那封信,从对方的枕头底下取回来並塞进自己胸口的暗袋,然后就将一纸包粉末洒进了酒壶中。

    这包粉末是小美女忍者果心精心调制的,专门为了猿飞忍者里的忍者暗杀时所用。

    果心可是精英上忍中的精英上忍,无论是对人体的结构还是对各种药物,都可说是大宗师级的。

    她所调配出来的毒药,保证让你想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

    话说回来,如果当初王天邪没有和果心有过灵魂世界中的交集,导致果心渐渐钟情于他的话,他这些年光是应付果心的投毒恐怕就有他好一阵子忙活。

    杂贺孙市死了的消息,顿时令本愿寺显如大吃一惊之余,也令津田监物等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的代目心里面骤然一紧。

    虽然王天邪并没有打算杀鸡儆猴,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做法,竟然达到了异曲同工的效果。

    看着杂贺孙市七窍流血的惨状,津田监物等根来众、汤川众、奥纪伊众代目纷纷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脸上出现一抹决意。

    杂贺孙市被暗杀之后,杂贺众顿时变得群龙无首,杂贺七八郎被七百余人推举成新的代目,并成为了新一代的杂贺孙市。

    这也算是杂贺众的一个传统,和服部忍者里的服部半藏、风魔忍者里的风魔小太郎等伊贺忍者流派相似,代目都被冠以同一个名字,并由继任者继续将这个名字传承下去。

    不过,在被王天邪的铁炮轰杀了近一千三百人后,留在本愿寺中的杂贺众只剩下七百多人。因此,杂贺七八郎这个新任的杂贺孙市,实力沦为有前来协助本愿寺的势力中最低的团队。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分别在四天王寺、三津寺驻守了一星期,直到确认没有本愿寺的反击之后,才将驻守的任务交给了前来支援的丹羽长秀和佐久间信盛。

    两人带着合共五千多织田鬼军回到了石山本愿寺的包围网。至于荒木村重和原田直政两人也已经将木津砦攻打了下来。

    这下子,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设想中将石山本愿寺彻底孤立的战略,终于算是完成了。两人接下来的目标,就将是针对石山本愿寺的本愿寺显如了。

    本愿寺显如的日子很不好过,自从杂贺孙市被暗杀之后,他就成天提心吊胆,天天把儿子本愿寺教如,以及下间赖廉等本愿寺坊主、坊官召集在一起。

    在他看来,对付织田家忍者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大堆人集体行动。虽然这个办法十分被动,但是不得不说他这个方法倒的确是对付忍者最好的策略。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回到织田军本阵,以及四天王寺、三津寺、木津砦纷纷陷落的消息,他自然已经收到了。

    但令他感到纳闷的是,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并没有对他发动攻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