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9140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甲斐国奇袭战开幕

第五百七十七章 甲斐国奇袭战开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锅谷右介操纵的金刚巨猿已经死了,连带着锅谷右介也已经被“鬼火.蝴蝶乱舞”这个秘奥义,变成了一具干尸。

    只不过,经过这一役后,王天邪原本预定今晚奇袭甲斐国踯躅崎馆的策略,也已经胎死腹中,注定无法实行了。

    由于锅谷右介施展了结界的缘故,织田家的本阵倒是没有遭到破坏。

    并不是说锅谷右介心怀慈悲,没有伤害身为普通人的织田家鬼军,而是出于某种协议,他根本就不能对普通人出手。

    只不过,虽然锅谷右介并没有伤及织田家鬼军成员,但作为主将的王天邪却不得不将奇袭的计划,押后到明天晚上才能够进行。

    这是无可奈何的。

    毕竟光秀大萝莉依然陷入昏迷状态中,连带着腹黑二公主同样在她的灵魂世界中陷入了沉睡。好在她们俩只是鬼气消耗过大,再加上承受无数次金刚巨猿的掌击、脚踹导致有些脱力,倒是没有生命危险。

    美杜莎公主和火爆四公主同样需要休息,她们俩的精神力量现在依然陷入亢奋的状态,导致受她们俩所操纵的小骷髅头蝴蝶们,依然在天空中书写着各种“坑王天邪”的字样。

    至于天玲大萝莉和吃货三公主彩姬,好吧,她们俩从昨天开始就已经在沉睡了,估计还有两天的时间才会醒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王天邪在与金刚巨猿之间的这场战斗中,完全无法施展诸如“妖刀.鬼闪.爆吐骷噬葬”这种威力更加强大的秘奥义。

    王天邪在安排了接下来织田家鬼军休整的计划后,才带着龙族小御姐走进主营帐休息。

    龙族小御姐垒姬准备在织田家本阵主营帐中赖到天亮为止,才动身返回美浓国岐阜城。用她的话来说。深夜不睡觉对于一名淑女的皮肤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王天邪很想吐槽对方明明是鬼、妖一族中的龙族一脉,怎么会有皮肤需要保养这个说法。

    不过,他才不会傻乎乎地把这句话说出来,到时候可就不是龙族小御姐一个抓狂了,就连天鬼一脉众公主们。恐怕也会对他拳打脚踢泄愤。

    光秀大萝莉和腹黑二公主翠姬两人……两只鬼姬公主,是在第二天的下午时分,也就是三月二十二日的下午才终于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唯有天玲大萝莉和吃货三公主彩姬,两只鬼姬公主依然在“妖刀.鬼闪丸”大太刀的刀柄黄色勾玉中沉睡着。

    当时间来到了三月二十二日的深夜子时,也就是上一世的深夜十一点之际,一条条早已造好的木筏被织田家鬼军布置在了河道上。一匹匹战马也已经随着牠的主人踩在了木筏上。

    “全军!目标甲斐国新府城!出阵!”

    王天邪抽出腰间的“妖刀.鬼闪丸”大太刀,挥舞了两圈后,指向富士川的下游。

    “嗨嗨嗬!”

    八千名织田家鬼军成员,纷纷嘴里面大声喊叫起来,气势显得十分激昂。

    上千艘木筏瞬间沿着富士川上游分支的釜無川顺水而下,直奔中游的新府城。

    新府城位于甲斐盆地的西部。是一座平山城。这座平山城的地基十分不稳,因为它是一座被修筑在来自于“八岳”岩屑流所积聚,被釜無川和塩川常年侵蚀而形成的七里岩台高地上。

    在它的西侧和北面是陡峭的悬崖峭壁,东面则是塩川的川流河道。

    巨大的石垣、本曲輪、二曲輪、東三曲輪、西三曲輪、帯曲輪构成曲曲弯弯的石梯,导致这座平山城绝对易守难攻。

    而且,在甲斐国大猫的父亲武田信虎的时代中,新府城作为连接信浓国的险要地段。更修筑了无数“丸馬”、“三日月堀”、“枡形虎口”之类的防御设施。

    虽然并不算是武装到了牙齿上,但对于清一色骑马铁炮队的王天邪来说,却无疑是一处难度比较大的目标……嗯,理论上是如此的。

    只不过,王天邪这次出阵,可说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这座城的城主,是“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的弟弟武田信繁,而武田信繁在甲斐国这只大猫上洛的时候,则作为甲斐国这只大猫的首席军师,随同上洛大军一同出阵。

    这就导致了新府城完全没有城主在坐镇。只有几名部将级以上武士,临时接管了守备的任务。

    “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敢这样做,是因为位于信浓国的高远城,有着自己的四儿子武田胜赖作为高原城的城主,为他牵制住信浓国与甲斐国的入口。

    而且。整个南信浓也已经归降于自己,这就导致心心膨胀的“甲斐国大猫”十分放心地将自己的老巢踯躅崎馆,以及位于踯躅崎馆北部的新府城,变成了两座没有主将镇守的城池。

    这可真是让王天邪捡到大便宜了。

    当织田家鬼军仅仅用了两个时辰在新府城附近河道登陆之时,新府城中正是夜深人静之际。

    王天邪带领着四千骑马铁炮队,沿着新府城开始绕起了圈子。

    “啪啪啪……”

    “啪啪啪……”

    ……

    无数铁炮轰击的声音,划破了宁静的夜空,惊醒了新府城中睡着大觉的几名部将级武士。

    “敌袭!敌袭!”

    几名武士连忙在身上披了件武士服,抓起各自的大太刀就冲出寝室。

    此时的新府城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王天邪压根就不打算攻上城去,只是吩咐织田家鬼军利用手中铁炮四百米的射击距离,持续不断地向着新府城中开火。

    “全军!所有火光处都是首要目标!射击!骑马铁炮分队三段射击!”王天邪一边操纵者胯下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在大军前方奔驰着,一边对身后的骑马铁炮队成员大喊。

    当时间来到了三月二十二日的深夜子时,也就是上一世的深夜十一点之际,一条条早已造好的木筏被织田家鬼军布置在了河道上,一匹匹战马也已经随着牠的主人踩在了木筏上。

    “全军!目标甲斐国新府城!出阵!”

    王天邪抽出腰间的“妖刀.鬼闪丸”大太刀,挥舞了两圈后,指向富士川的下游。

    “嗨嗨嗬!”

    八千名织田家鬼军成员,纷纷嘴里面大声喊叫起来,气势显得十分激昂。

    上千艘木筏瞬间沿着富士川上游分支的釜無川顺水而下,直奔中游的新府城。

    新府城位于甲斐盆地的西部,是一座平山城。这座平山城的地基十分不稳,因为它是一座被修筑在来自于“八岳”岩屑流所积聚,被釜無川和塩川常年侵蚀而形成的七里岩台高地上。

    在它的西侧和北面是陡峭的悬崖峭壁,东面则是塩川的川流河道。

    巨大的石垣、本曲輪、二曲輪、東三曲輪、西三曲輪、帯曲輪构成曲曲弯弯的石梯,导致这座平山城绝对易守难攻。

    而且,在甲斐国大猫的父亲武田信虎的时代中,新府城作为连接信浓国的险要地段,更修筑了无数“丸馬”、“三日月堀”、“枡形虎口”之类的防御设施。

    虽然并不算是武装到了牙齿上,但对于清一色骑马铁炮队的王天邪来说,却无疑是一处难度比较大的目标……嗯,理论上是如此的。

    只不过,王天邪这次出阵,可说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这座城的城主,是“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的弟弟武田信繁,而武田信繁在甲斐国这只大猫上洛的时候,则作为甲斐国这只大猫的首席军师,随同上洛大军一同出阵。

    这就导致了新府城完全没有城主在坐镇,只有几名部将级以上武士,临时接管了守备的任务。

    “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敢这样做,是因为位于信浓国的高远城,有着自己的四儿子武田胜赖作为高原城的城主,为他牵制住信浓国与甲斐国的入口。

    而且,整个南信浓也已经归降于自己,这就导致心心膨胀的“甲斐国大猫”十分放心地将自己的老巢踯躅崎馆,以及位于踯躅崎馆北部的新府城,变成了两座没有主将镇守的城池。

    这可真是让王天邪捡到大便宜了。

    当织田家鬼军仅仅用了两个时辰在新府城附近河道登陆之时,新府城中正是夜深人静之际。

    王天邪带领着四千骑马铁炮队,沿着新府城开始绕起了圈子。

    “啪啪啪……”

    “啪啪啪……”

    ……

    无数铁炮轰击的声音,划破了宁静的夜空,惊醒了新府城中睡着大觉的几名部将级武士。

    “敌袭!敌袭!”

    几名武士连忙在身上披了件武士服,抓起各自的大太刀就冲出寝室。

    此时的新府城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王天邪压根就不打算攻上城去,只是吩咐织田家鬼军利用手中铁炮四百米的射击距离,持续不断地向着新府城中开火。

    “全军!所有火光处都是首要目标!射击!骑马铁炮分队三段射击!”王天邪一边操纵者胯下第二代南蛮名马“鬼鹿墨”在大军前方奔驰着,一边对身后的骑马铁炮队成员大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