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96588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安土城的赏善罚恶

第六百六十八章 安土城的赏善罚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安土城位于近江国蒲生郡安土村下丰浦那座一百二十尺高的安土山上。

    由山上俯瞰四周,北、西两方都是景色秀丽的琵琶湖,东边是通往越前国的北国道,南边则是美浓国岐阜城通往平安京的道路。

    道路尽头就是一五五六年二月中旬,也就是首次出阵越前国却大败而回之前,曾举行了一场盛大相扑比赛的常乐寺。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并不是第一个在安土山筑城的大名,最先在安土山筑城的是身为近江国源氏分支的佐佐木氏一族。

    而进入战国乱世中期,南近江国六角家为了制衡佐佐木家,在佐佐木城出口不远处修建了观音寺城,将佐佐木城堵死在出口处。

    不过,虽然当时安土山是在六角家的势力范围内,但土地的掌控拥有权却被握在了石山本愿寺的手中。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上洛,在攻破六角家观音寺城后并没有直接在安土山筑城,而是命令丹羽长秀跑到石山本愿寺,与本愿寺现任法主本愿寺显如进行交涉的原因。

    当然,虽然丹羽长秀与本愿寺显如的交涉失败了,但在攻破越前国后,安土城依然开始了修筑。

    面对织田家的强势,本愿寺显如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那时候针对织田信子的织田包围网还没有架构成功,本愿寺显如才不肯为其他大名做嫁衣。

    安土城远比安土山原本的佐佐木城、观音寺城宏伟得多,规模之大更可谓空前于整个战国乱世,仅次于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为方仁天皇建造的天皇御所。

    安土城的主体由取自观音寺山的石垣所构成,城下则挖掘了两条壕沟。壕沟之间遍布着一众家老、重臣的宅邸,以及寺院、庙宇、堂殿。

    城的四周全为取自附近观音寺山、伊场山、长命寺山、长光寺山的巨石所围绕。

    近万名来自山城国、近江国、堺港等地的石工、人夫。花费了三天三夜的功夫才完成城郭的修筑,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

    城郭之外则是一圈圈依山而建的三之丸兵舍、防御工事、曲轮、台所。织田信子和王天邪更在三之丸大玄关的山坡上方开辟出一片空地,布置了两门二十四磅大筒。

    只不过,这二十四磅大筒的第一次开炮,并不是为了防御来犯的敌人。而是……

    “轰!”

    “轰!”

    王天邪在近卫前久的怂恿下,分别用两门大筒了一炮,将远处琵琶湖激起两股十米高的巨浪。

    “哇啊……”

    一众未来将会成为正三位以上公卿的八、九岁小正太,被这两炮吓唬得差点一个屁墩摔坐在地上,嘴里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

    “我说弟弟呀,你这可不厚道。万一把他们吓到了,将来可是要怨我织田家的哦!”王天邪打完炮后,将近卫前久拉到自己的身旁低声对对方嘀咕起来。

    “嘿嘿……天下人都知道我的好姐夫对于哄小女孩们很有一手,想必要哄这群小家伙也不是什么难题吧!”近卫前久搂着王天邪的肩膀,笑呵呵地在对方耳朵边上说。

    “我的好弟弟,你邪恶了哦!我可不喜欢小正太!不过。哼哼哼……你也太小看我了!”王天邪拍了拍近卫前久的肩膀,嘴角翘了起来。

    其实王天邪也知道近卫前久这么做,有一半原因是为了织田家未来的发展做功夫。

    别看这群小正太现在的官位比织田信子和王天邪都低,但他们可都是朝堂中未来的正三位以上大员。

    如果现在就和他们搞好关系的话,那织田家未来在朝堂中就会多了很多好帮手了。

    当然了,这只是近卫前久一部分心思,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在于如何费尽心思来培养这群小正太们。

    尤其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如何令这群小正太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优势,令他们发挥出作为公卿的最大财富,才是这群小正太最需要习的。

    不得不说,有了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不断地撒金子,平安京中已经一扫之前的那股腐朽气息。

    有过失去才会珍惜这个道理虽然对于那群年纪已经步入中年,从骨子里头开始腐化的公卿不适用,但对于类似近卫前久这些充其量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公卿来说,却还是有着很深影响的。

    尤其是这几年,随着织田家连续不断进献黄金。一众公卿早就不像之前的生活那么潦倒,也因此令近卫前久这些年纪尚轻的公卿认清楚了现实。

    参观了三之丸后,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带着一众公卿经过二之丸,抵达了本丸天守阁。

    有别于平安京中那种单层的宫殿、御馆,安土城的天守阁的设计除了军事目的外。更考虑到日后织田家的繁荣昌盛。

    因此,不仅本丸的规模之大令一众公卿们感到叹为观止,高耸在山顶的七层天守阁更是令一众小正太们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诚然七层的大天守十分雄伟,但当一众小正太们走进天守阁一层后,

    “姐夫,刚才一路走过来,这城下町貌似和我以前游历于其他各大名处所见完全不一样,难道说里面有什么奥妙吗?”近卫前久站在天守阁二层的平台,指着山下面一圈、一圈的城下町问。

    围在两人身旁的一众小正太们,听了近卫前久的话后,纷纷踮起脚尖向山下俯视。

    “呵呵,我和家姐都十分相信,这座安土城未来一定会成为一座乐市。既然是乐市,当然表示诸座、诸役、诸公事一律免税。”王天邪笑了笑说。

    近卫前久当然明白对方口中的家姐,指的是织田信子,而不是自己的姐姐樱姬。因此,他连忙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之余,竖起耳朵静听王天邪向他解释。

    “一旦城下町町民听到可以免税、免课役,必然会更加乐于经营商业、农业。这么一来,只需极短时间,就可以促进这座城周围的繁荣,使这座城在短时间内有所展。”王天邪指着山下的城下町侃侃而言。

    “经由海路往返的商贾可以在此免费停留、寄宿,对于任何一个商贾来说,他所付出的成本都绝对比其他国境低得多。”王天邪指着远处的港湾向近卫前久解释。

    “不止如此,既然答应让来往的商贾寄宿此地,即表示他们的生命、财产都会受到我织田家所保护,他们所需要付出,只不过是十收一的税款。”王天邪扭头看了一眼近卫前久,嘴里微笑了起来。

    “嗯,我懂了,这样一来,成本降低了,安全又得到保障,这么一来,自然吸引了一群商贾前来经营。”近卫前久拍了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就是这个道理。不过单是这样还不能立即使这条街道繁荣,因此我和家姐决定,免除町民们的车马税。”王天邪继续解释起来。

    “美浓守大人,这样一来,织田家的收入不就会大幅度减少了吗?这对于织田家来说……貌似没有好处呀?”二条信房小正太再次成为了一个求学问的乖宝宝。

    从刚才在城下町参观的时候,对方就时不时会问王天邪一些关于如何利民的政策,可见这只小正太的确是受过十分良好的教育。

    “呵呵,姐夫,我向你介绍,这是二条信房,将会在未来过继给鹰司家,并就任下一任关白。”近卫前久摸了摸二条信房的头,笑着对王天邪介绍。

    看得出王天邪对这只小正太的确很有好感,近卫前久话中所隐含的意思,他更是一点就透。

    因此,他招呼一众小正太们坐下来,很难耐心地给小正太们讲了个“羊毛出自羊身上”的故事。

    “一旦不用再负担车马税,一定会使经商、务农的町民们更加高兴,也更加心甘情愿为我织田家卖力。这样一来,这里必然更快繁荣起来,而我织田家也必会更加强大。”王天邪讲完了故事后,用这句话作为结论。

    “刚才在下说的是在安土城居住所享有的福利,接下来我来说说安土城的町民们应尽的义务。当然,在你们看来,或许会觉得这些义务太过严苛,不过,对于一个国境来说,这确是必须要有的。”王天邪继续说了下去,就连近卫前久都变得聚精会神起来。

    听完了城下町町民所享有的福利后,他现在也十分好奇,到底织田家会有些什么苛政呢。

    “一、关于火灾方面如果属于天-灾-横-祸-可以免罚,但如果是屋主自己放火,一旦查明属实,刑罚视罪行轻重而定,重者立即逐出本城。”王天邪竖起了食指,笑着对一众小正太说。

    对于这一点,众人都表示十分理解。而且,在他们看来,织田家这第一点也并不是很过分。

    “二、凡是包庇、窝藏罪犯者一律与之同罚,不知情者可以免罚,至于犯罪者则依所犯之罪量刑。”王天邪竖起了中-指继续说。

    对于这一点,一众公卿们又是点了点头,这一条刑罚同样充满了人情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