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98397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章 鬼的另一面

第六百七十章 鬼的另一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对二条信房这只九岁小正太的拜师感到有些犹豫不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只正太可是未来的公卿第一人,收他为徒对于织田家的未来来说……

    除非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只打算成为未来武家的第一人,就任新一代幕府将军却不进入平安京文职系统。

    否则的话,织田信子要任职关白一职,那就是要“抢”这只正太的饭碗。

    “翠、乌鹭子,你们说这只正太到底打算做什么?”

    “首先,请叫我明智十兵卫光秀,其次,我觉得这位信房殿下恐怕是在未雨绸缪。”

    “少主,这个小家伙恐怕是要令你们自缚双手。”

    王天邪并没有立刻答应收二条信房为徒,反而与腹黑二公主翠姬、光秀大萝莉三人在灵魂链接中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

    最终,这三位腹黑的家伙终于得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结论:这只正太可真是个奇葩腹黑的家伙!

    他这一拜师,织田家未来要想入主关白一职可就不容易了!

    虽然对方已经表明自己元服后会回到平安京,但再怎么说也有个徒弟的身份。这样一来,织田家就不好利用天下大义来谋取关白这个公卿第一人的地位了。

    自以为想通了小正太心思的王天邪正准备开口拒绝,怎料就在这时……

    “好啊,天邪,难得信房殿下肯屈居于你的门下,这可是你的光荣,我代你答应了。”坐在王天邪身旁的织田信子突然“啪”地一拍手,坐直了身子看向跪在地上的二条信房。

    有近卫前久这个平安京中公卿第一人说项,再加上二条信房的身份,向来喜欢帮王天邪扯皮条……呃。不对,向来喜欢为王天邪拉扯政治婚姻的织田信子,想都不仔细想就拍起手来。

    当然了,对方是一只小正太。因此。姻缘是万万不可以拉的,但是。师徒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妙了。

    织田信子这一开口,王天邪唯有哭笑不得地接过小正太递上来的茶杯。

    其实,无论是近卫前久还是二条信房都没想到这么长远,甚至在座任何一个人包括织田信子自己。都没有想得这么远。

    王天邪喝完了小正太递上来的热茶,再让小正太在自己的面前磕了三个头,拜师的仪式便算是完成了。

    “兰丸,让孙次郎来一趟。”

    王天邪等到二条信房这只九岁小正太行完拜师的礼仪后,才让森兰丸将未来天下第二剑圣小萝莉九鬼孙次郎唤过来。

    “信房,半兵卫也是我最早收下的徒弟,也是这座安土城的奉行头。很多这座城的相关事宜都是经由他去负责统筹,你可以先跟他学习一番。”王天邪随后指着不远处正看过来的竹中半兵卫对二条信房说。

    王天邪的众多徒弟中,竹中半兵卫现在就在鬼姬火锅居酒屋中,二条信房连忙来到竹中半兵卫的面前。

    虽然自己算是师兄。但竹中半兵卫可不敢让对方真的跪下来行礼,连忙从自己的座位站了起来,拉着九岁小正太坐在了自己身旁。

    很快,九鬼孙次郎在森兰丸的带领下走进鬼姬火锅居酒屋。

    “信房,这是孙次郎,是你的师姐。在我织田家,无论是男是女都一律平等,孙次郎不仅擅长刀法,更曾经和前久殿下对过和歌。”王天看到孙次郎后连忙介绍。

    由于在来的路上九鬼孙次郎便已经询问过森兰丸事情的原由,因此,对于这名师父刚收下的徒弟同样十分热情。

    当然,这种热情只是师徒之间的热情,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就是了。

    本来,王天邪的徒弟中还有竹中雪姬、未来天下第一剑圣小萝莉菊姬、本多高达小萝莉本多忠胜。

    但这三人早就已经成为了王天邪的枕边人……

    呃,应该说除了本多忠胜仍是一只萝莉娇妻而没有被王天邪吃掉外,其他两位娇妻都已从一名少女升华了。

    因此,她们三个王天邪自然不会拉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小正太介绍一番。

    对于王天邪所说的织田家中男女平等这件事,令二条信房感到十分诧异。

    长期在平安京中生活的他,对于所谓的“男权至上”早就已经深深的埋进了骨子里。

    公主神马的,在他眼中本来就应该是用来作为联姻,巩固自己地位的工具。甚至他自己的姐姐乃至一众公卿的公主们,大部分也都是从小就内定了夫婿。

    只有在发生变故的时候,才会出现一名公主十几岁仍未出嫁的情况。

    就像嫁给了王天邪的仙女小御姐近卫樱,如果不是她内定的夫婿早已整族没落,她和王天邪之间绝不会喜结连理。

    虽然这么说有些悲哀,但无论是在平安京中,还是在其余大名底下,事实就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二条信房和近卫前久压根就没有想过诸如什么“阻止织田信子入主关白一职”的念头。

    两人只不过是想借鉴织田家的政绩,来令平安京变得更加繁华。

    或许这也算是腹黑的家伙的悲哀,对于这种人来讲,“信任”这两个字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建立起来。

    直到这时,除了近卫前久外,在座一众未来正三位以上公卿纷纷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毛。

    只有极少数和近卫前久年龄差不多,早就已经在京中任职高位的公卿,才终于明白过来近卫前久的用心。

    晚宴过后,王天邪安顿好所有公卿的住宿问题,才带着竹中半兵卫、九鬼孙次郎、二条信房

    回到大天守阁。

    “信房,这是半兵卫的姐姐竹中雪姬,这是甲斐国武田家的公主武田菊,这是三河国德川家的公主德川胜,她们三人不仅是我的娇妻,也同样是我的徒弟。”直到这时,王天邪才将自己的三位娇妻介绍给二条信房。

    师父的徒弟……好多美女呀!这是九岁小正太脑子里面所充斥的话。

    别看他才九岁,但是他已有一名内定的正室夫人,就等两人元服后才进行婚姻仪式。因此,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二条信房并不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

    正当王天邪将二条信房介绍给自己的一众徒弟或娇妻认识的时候,织田信子突然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寝室。

    “天邪!你听!来,小信千代,乖,再说一遍哦……”织田信子抱着小信千代轻声细语地在耳边哄着。

    “哦……托……桑……哦托……桑……唧唧……”

    虽然有些断断续续但却十分清脆的婴儿嗓音,从一岁多些的小信千代嘴里喊了出来。

    “哇哦!小信千代竟然懂得喊父亲了!好棒哦!”王天邪听了小信千代喊出来的话后,脸上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

    “托桑”或“哦托桑”是日文中对父亲的敬语、谦语。一般来讲,一岁的婴儿大多会将父亲喊做“琪琪”之类的简称。

    因此,听到自家宝贝女儿竟然会喊出“哦托桑”这个敬语,难怪织田信子和王天邪都会如此的激动。

    “信房,这是信千代,也是我织田家的未来家主。”王天邪抱着小信千代转了个圈子,然后一边举高高逗小萝莉“唧唧唧唧……”地笑,一边告诉二条信房。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手舞足蹈的兴奋样子,彻底震撼了二条信房小小的心灵,谁说织田家的“恶鬼”、“佛敌”不是人的!

    令他更加感到惊讶的是,王天邪抱着小信千代“蹬蹬蹬蹬……”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天守阁七层,一头钻进天井,没多久再钻出天井来到了天守阁七层的房顶瓦片上。

    紧接着,高耸入云间的天守阁顶端就传来了小信千代“唧唧唧唧……”的大笑声,以及中间夹杂着一、两句断断续续的“哦托桑”之类清脆的喊声。

    “呵呵,信房殿下一定没见过这一幕吧!”

    织田信子带着二条信房站在本丸仰头七十多度,看着站在天守阁七层的屋顶瓦片上转着圈子欢呼並玩着“信千代!举高高!”的王天邪。

    “信子师娘,这是……”二条信房被眼前这一幕弄得直接傻眼了。

    “小信千代喜欢高的地方,越高的地方越喜欢!”织田信子笑着说。

    “谁能想得到在战场上砍人砍到全身雪白武士服染成暗红色的家伙,我织田家扬名天下的‘恶鬼’竟然会有如此小孩子的一面吧。”织田信子继续说着,眼中更流露出浓厚的爱意。

    在这一刻,二条信房突然有些羡慕起来。

    身为一名公家的孩子,他可从没有见过父亲大人对于刚出生的公主会如此爱腻,如果是男孩的话倒还好说。

    今天在织田家的一切见闻,彻底颠覆了二条信房这只九岁小正太的世界。

    仅仅用了十个月的时间,就令一座刚刚修筑好的新城繁华到可以与一座十数年的名城不相上下。

    传言吃人不吐骨头,战场上杀人不眨眼,每天要生吃十颗敌人心脏的恶鬼,肆意屠杀佛门僧徒罔顾满天神佛的佛敌……却因为自己那喜欢高处的女儿懂得喊父亲了,便跑到数十米高空“举高高”逗自家女儿开心……在在都是二条信房从没有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