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47.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1章(1)
    “日子就订在这个月十八号,两家人一起吃顿饭,把你们的婚期订下来,了却我的一桩心事,如此一来,我就对得起你们在天上的外婆了。”

    冯家老二冯贤贤目瞪口呆的看着外公冯万来,这一席话对在场的其他家人可能没有什么,但对她而言,无疑是青天霹雳。

    没错,她一直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也知道外婆跟对方约定在两个孩子满二十七岁时让他们结婚,但她也一直认为自己只要皮皮的逃避就没事了,毕竟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真的要她盲目的履行娃娃亲的婚约呢?

    但,现在看来,是她太过天真了,外公好像来真的……十八号?十八号不就是下星期日了吗?

    真的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外公姜是老的辣,杀她个措手不及,她要怎么办?

    不管了,先拖点时间再说,书上总说,路是人走出来的,这很有道理!先拖一拖,总找得出办法的!

    于是,她硬着头皮开口了。“可是—外公,我还有三个月才满二十七岁,等到那时再谈也不迟,现在见面也只是浪费时间,不是吗?”

    外公还没回答,倒是她母亲大人冯玉荷先蹙眉开口了。“贤贤,妈是这样教导你的吗?外公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只要照做就可以了。”

    她万般不情愿地回道:“可是……我不想跟一个没见过面的人结婚。”

    冯万来很宽容的一笑。“所以,不是说十八号先让你们见面吗?”

    静默的空间里,只有老三翩翩忍俊不住的噗哧一笑。“外公,我不知道您这么有幽默感耶。”

    老大素素一脸忧心的询问冯万来,“外公,如果那个人很怪怎么办?”

    她毕竟是长女,有照顾弟妹们的使命感,因此明知母亲会不高兴他们对外公决定的事有意见,还是硬着头皮发问。

    今天她是专程为了外公召开的家庭会议而回娘家的,她的老公安仰锋向来对她回娘家这件事没有异议,所以她可说是一天到晚带着两岁的双胞胎往娘家跑,现在肚子里还怀着老三。

    说到她的三个妹妹—贤贤、翩翩、言言,排行老二的贤贤是最令她放心不下的一个。

    贤贤自有一套生活哲学,口头禅就是“浪费时间”,做这个也浪费时间,做那个也浪费时间,全家人都不懂她在急些什么。

    贤贤高中毕业就宣布不再升学,理由同样也是读大学浪费时间,至于她“节省”起来不读大学的时间在做什么?

    她在看书。

    贤贤不挑书,她从小就是个好奇宝宝,所以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她什么书都看,连教科书也看,加上又是语言天才,程度比某些国立大学的学生还好,但就是不肯进学校拿文凭。

    幸好,他们冯家有个能知未来和天命的外公,打从贤贤宣布她不读大学的那一天,外公就说那是贤贤的命,不读也罢,读了也罢,都不影响贤贤未来的种种。

    所以,在这个重视文凭的时代,贤贤很幸运地不必跟家里闹革命,就达成了她不再升学的坚持。

    不过贤贤也不是只米虫就是,平常靠翻译赚自己的生活费,收入颇丰,一直在计划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想环游世界增广见闻,想验证书里的理论,最不想听的一句话就是“未婚夫”。

    以前可以过一天算一天,贤贤不喜欢大家提起未婚夫,大家就不提,但现在,和“未婚夫”见面的日子近在眼前,她一定烦死了。

    “如果很怪也是贤贤的命,这个婚约无论如何都要兑现。”冯万来慢悠悠地说,说完,啜了口茶。

    “您是说,如果那个男的很怪,二姊也要嫁给他喽?”言言瞪大了眼,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素素润了润嘴唇,她向来是家里最没声音的人,婚后却有些改变了,现在比较敢表达自己的意见。“如果那个人有女朋友呢?那怎么办?我们贤贤怎么办?”

    大家对贤贤的“遭遇”都很同情,但这遭遇是外婆亲手造成的,他们这些小辈也无可奈何,更别说他们自小在外公家长大,受了外公外婆多少恩惠了,小时候,可都是外婆在帮他们把屎把尿跟洗澡的哩。

    贤贤这桩婚事是外婆在贤贤出生不久就定下来的,对方是外婆青梅竹马玩伴的孙子,贤贤和对方同年同月生,所以两位长辈才会在喝对方孙子、孙女满月酒时,兴起定下娃娃亲的想法。

    虽然在大家看来,这桩婚事是两位老人家一时兴起促成的,但根据他们外公的说法,贤贤这桩婚事是天注定的,就算外婆没有为她定下婚约,将来她也必定会遇到那个人。

    “不要再问了。”冯玉荷不禁皱起眉头。“要我说几次,你们外公决定的事,你们只要照做就行了,不需要问那么多。”

    小阿姨冯玉莲跳出来抱不平了。“爸,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圆是扁、个性如何,总要先打听清楚吧?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把贤贤嫁过去,您都不会担心吗?”

    “你闭嘴。”冯万来撇了撇唇。“你这丫头就是错过了自身的姻缘,才会到现在还在我身边让我三不五时的心烦,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他这生最大的痛,就是四个女儿都没有在对的时候与命定的伴侣相遇,导致一生都走样了。

    他的大女儿十五年前已经看破红尘皈依佛门了,二女儿也同样在十年前成了修女,目前在外岛的教堂传教。

    三女儿玉荷虽然生了五个儿女,但因为错过正宫的姻缘,最后遇到不该遇到的男人,成了别人的情妇,至今还在等那个男人。

    而小女儿玉莲,在二十七岁那年错过命定的姻缘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适合的对象了,蹉跎至今,都四十好几了。

    所以,身为父亲的他能不痛吗?

    他明明精通命相,知道女儿们的姻缘在哪里,当年却没有积极的安排她们去和对方相遇,以至于她们一个个的错过,要怪只能怪当年的他太铁齿了,压根不信姻缘、命运这一套,还斥为无稽之谈。

    等到前面三个女儿都错过姻缘了,他才痛定思痛,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再让小女儿玉莲也错过。

    哪知,当他对命运伏首称臣后,玉莲那丫头却如他年轻时一般铁齿,说什么也不肯去与她命定的伴侣相遇,还说什么有缘自然会相遇,不必强求等的鬼话,结果就变成老处女。

    因此现在他不但接下祖传的命相馆将之发扬光大,客人天天络绎不绝,自己也对命运深信不移,尤其不希望他看着出生、看着长大的外孙女们步上与自己女儿们同样的路。

    他绝不容许他疼爱的外孙女们也单身到老,绝不容许!

    幸而,长孙女素素在二十七岁那年,依他之言,找到了命定的另一半安仰锋,如今两人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过得很幸福,正准备迎接第三胎的到来,让他很安慰。

    现在二孙女贤贤的姻缘到了,他当然要推一把,不然这个被动的孩子不知何时才会自己去找幸福。

    “外公虽然老了,但还不是个老糊涂,该问的、该知道的,没一样漏掉。”他声如洪钟的对所有人说:“照片我看过了,长得一表人才,家里是医生世家,他的家人都是医生,连贤贤的准婆婆都是医生,而且是名医。所以呢,是个很开明的家庭,绝不会让贤贤受委屈,而且对方没有其他的感情纠缠,一直都是单身,没有交往过的女人,感情纪录非常单纯。”

    “未来的二姊夫都二十七岁了还没谈过恋爱,会不会是很宅的宅男啊?”老四言言有点替二姊担心。

    “有可能哦。”冯玉莲唯恐天下不乱的说。“医生耶,一定很冷酷无情,我光想就毛骨悚然。”

    “可是,以贤贤的学历,能嫁进医生世家就像中了乐透,不是吗?”翩翩微笑,务实地说。

    然而,知道对方的家世之后,贤贤蹙起了眉心,内心更抗拒了。

    她没读大学,嫁到医生世家里一定会格格不入的啊!

    他们说的话,她听得懂吗?

    他们在家是不是都用专业术语交谈啊?

    如果他们在餐桌上谈什么内脏、什么血管、什么缝合手术的,她一定会恶心到吃不下饭……

    所以—

    她不要跟对方见面。

    对,她决定了,她绝对不要跟对方见面!

    周日晚上是里长儿子结婚的日子,全家人都去喝喜酒了,贤贤找了个借口留在家,留了一封信,悄悄带着轻便的行李准备离家出走。

    如果能留下来,她当然不想走。

    再怎么说,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窝,她已经在这个家生活了二十七年,高中毕业之后,家更是她平常的活动范围,她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了,其他家事、杂事都有其他家人包办,就跟天堂没两样。

    然而,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如果她不走,照目前的态势,她势必要和那个人见面,搞不好三个月后她就要披着白纱变成人妻了,这怎么行?

    婚姻是人生大事,要她这么草草结婚,她真的不甘心,而且她还有好多计划没实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直是她向往的,如果走进婚姻,那一切就成泡影了。

    再说,她的理想对象是艺术家,她根本不想嫁给一个医生,爷爷交给她的资料,她看都不想看就偷偷丢掉了,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跟个冷酷医生聊什么,她也不想了解冷酷医生的世界,更别说整家人都是医生了,那很可怕好不好?

    所以,她只好离家出走了。

    唉,以此明志,到时大家看到她留的信,就会知道她有多不情愿履行这桩荒谬的婚事了。

    她刚结束手边的翻译工作,有足够的时间让她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这些年来当翻译的存款足够她去旅行一阵子,她预计花半年的时间到世界各地走走,等她旅行回来,家人应该已经让步了……

    “真的好不想走……”

    环顾四周,她轻声地喃喃自语。

    这是她自小生活的地方,两栋三层楼的透天厝,二、三楼打通成为一栋,一楼右边是外公冯万来开的“万来命相馆”,左边是她母亲冯玉荷经营的“维也纳咖啡馆”,非常不搭,但两边的生意都很好。

    客人并没有因为咖啡馆旁边是命相馆就不进去喝咖啡,反而到命相馆算命的客人在算完之后,常会顺道到咖啡馆坐一坐,热烈讨论方才算命的结果,而专程到咖啡馆喝咖啡的客人,偶尔也会一时兴起到隔壁算个命。

    长久以来,她习惯了命相馆的袅袅檀香味,也习惯了阵阵咖啡香,她就是在这两种味道之中翻译出一本又一本的小说的,未来恐怕会有好一阵子闻不到了,她一定会很不习惯的!

    “再见了,外公、妈、小阿姨、翩翩、言言、武烈,你们要保重身体,要按时吃饭,我会想你们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