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50.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2章(1)
    贤贤对夜市太熟悉了。

    她家附近就有一个热闹无比的夜市,每个星期天晚上都会摆摊,摊位有上百个,应有尽有。

    从小到大,一个星期里,她和姊妹们最期待的就是星期天了,小阿姨会带她们逛夜市,而且超宠她们,想吃什么新鲜的玩意儿、想玩什么没玩过的,小阿姨都有求必应,不像母亲那么严格。

    所以,她可以对派蒙女士侃侃而谈关于台湾的夜市文化,而派蒙女士也听得津津有味。

    除了小吃,派蒙女士对夜市里让人眼花撩乱的假玉也有兴趣,贤贤对玉也略知一二,因为她外公的喜好之一就是收藏古玉,所以她热心的为派蒙女士讲解,也推荐派蒙女士买几个便宜好看的饰品戴着玩,让派蒙女士开心不已。

    “这叫红豆饼,可不输你们的玛芬哦。”她刚问了路人,大家都推荐这间圆圆红豆饼好吃,所以她特地带派蒙女士过来。

    派蒙女士很随和,好奇心也重,又很敢尝鲜,对她推荐的小吃全部来者不拒,从进夜市到现在,已经吃了猪血糕、臭豆腐、地瓜球和鸡排了,每一样都大赞好吃,嘴巴一直没停过。

    为了让派蒙女士可以尝到更多种类的小吃,她自告奋勇和她分着吃,而派蒙女士也欣然接受她的提议,真的是很好相处的一位女士。

    只是,她们两个这样边走边吃、有说有笑的,跟在她们身后的韩先生却什么也没吃,有点可怜。

    因为找不到车位,他的职员,就是一开始被他骂的那个男人留在车上顾车子,而他就负责陪她们逛,担任付钱的角色。

    在买小吃时,她都会询问他要不要也来一份,他总是微笑说不要,是不习惯边走边吃,或根本吃不惯夜市的东西吗?

    不过,这样一直闻到香味,他真的受得了吗?不饿吗?

    一般人到了夜市,就算原本肚子不饿,但不断被阵阵扑鼻的香味侵袭,最终也会忍不住吃几样的。

    还是说依他的身份不好在大客户面前边走边吃?

    经过牛排摊时,贤贤灵机一动,向派蒙女士提议吃台湾的夜市牛排。

    “虽然肉质只是普通等级,但保证您吃一次就会爱上!”她拍胸脯保证。

    吃牛排必须坐下来,这下韩辰载总不能站在旁边看她们吃完吧?

    “老板,给我们三份牛排!”她自作主张点了三份,先招呼派蒙女士坐下,才对韩辰载说道:“韩先生,我也点了你的,不然你站着看我们吃,那很怪。”

    韩辰载深深看了她一眼,她是担心他饿肚子才提议吃牛排的吧?他脱下西装外套放在空椅上,解开衬衫袖口镶缀的金色袖扣,卷起袖子说:“我去装红茶和玉米浓汤。”

    此话一出,贤贤很意外。“你知道要自己装红茶和玉米浓汤?”看来他也不是那么娇贵,是自己错看他了吗?

    “在没当老板之前,我也当过学生,还是个穷学生。”他想起那段坚持不向家里拿零用钱的岁月,不由得一笑,真不知道自己那时在叛逆什么。“大学时,我最喜欢和同学到夜市吃牛排,便宜又大碗,如果吃不饱还可以一直喝玉米浓汤和红茶,把肚子灌饱,有时还会拗老板多给一些面。”

    贤贤兴匆匆的响应道:“我最喜欢夜市牛排的红茶了,比时下任何一间茶饮店的红茶都够味,是一种怀旧的滋味,小时候的味道。”

    “谢谢你。”他的眼里出现一抹兴趣。

    这个女孩让他感到很自在,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有种认识很久的感觉,这是他第一次对陌生异性有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微妙。

    “谢什么?”贤贤毫无防备的直言:“翻译的事你说会付我酬劳的不是吗?”

    韩辰载带着笑打量她。“我确实没吃晚餐,谢谢你给我机会饱餐一顿和重温旧梦,现在的我没什么机会坐在夜市里吃牛排了。”

    他的笑容彷佛充满了电力,贤贤被他的笑惹得有些眩惑的看着他。“韩先生,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像大老板,我以为大老板都高高在上。”

    她一语惊醒了梦中人,韩辰载抱歉地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帮了我大忙,我竟然忘了请教你的芳名,实在是太离谱了。现在才问你是不是太失礼了?”

    “什么失礼?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贤贤不以为意的说。“我叫冯贤贤,重作冯妇的冯,贤慧的贤,可别以为我叫贤贤就很贤慧,我一点都不贤慧,长这么大了,连饭都不会煮,衣服也都是家里人在洗的,我连洗衣机都不会用。”

    韩辰载笑了。“你懂德文,这可比会用洗衣机强多了,我要感谢你把学怎么用洗衣机的时间拿去学德文,不然我就惨了。”

    她蓦然想起那个被骂的男人,好奇问道:“那个没乔好翻译的职员会怎么样?你会惩处他吗?”

    “我不会。”正当贤贤放心的同时,他又淡淡地说:“但公司的人事部会。”

    她微微一愣。“是喔……”她还满同情那个职员的。

    韩辰载点了点头。“虽然翻译临时闹自杀不是他的错,但他应该事先准备好替代方案,至少谈妥两个以上的翻译才对,否则如果因此影响到公司的生意,他要如何负责?”

    “原来是这样啊……”贤贤觉得自己又学到了一样东西。“我从来没上过班,不懂职场的事。”

    “三位的牛排好了!先跟您收三百六!”

    牛排在铁盘上滋滋作响的上桌了。

    为了避免冷落派蒙女士,虽然贤贤很想跟韩辰载继续聊下去,但她还是在牛排上桌之后就转向派蒙女士讲述起其他的台湾文化,当个尽责的翻译。

    吃完之后,派蒙女士直呼好吃,说比她吃过的米其林厨师做的顶级牛排还好吃。

    贤贤把派蒙女士的夸奖转述给韩辰载听,然后轻笑开来。“我觉得你们会谈成生意,派蒙女士是个很直爽的人,我外公常说,用真心对待别人,别人一定会感受到,相同的,若是用虚情假意,别人也一定会察觉到。”

    他含笑回答,“你外公说的话很有道理。”

    以前他也曾请翻译人员陪同接待过外国客户,但从来没有一次像今晚这般轻松自在。

    “是啊,他是个很……嗯,很特别的老人家。”说着说着,她有些不安了。

    那个特别的老人家,现在一定在为她的离家出走而操烦,下星期就要履行跟对方见面的约定了,家里一定闹得鸡飞狗跳吧,唉……

    回到饭店已经近十一点了,韩辰载送派蒙女士回房,贤贤和他们就在饭店大厅分道扬镳。

    说也奇怪,才相处了两、三个小时,她竟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怎么回事?是离家的她太寂寞了吗?

    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找到住的地方。

    贤贤到柜台拿她暂时寄放的行李袋,顺便问:“不好意思,请问,这附近有没有比较便宜的饭店—呃,或旅社?”

    讲旅社怪怪的,总觉得好像要去做什么不正当的事,而柜台小姐也一脸为难,她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你不住在这里吗?”

    熟悉的沉稳嗓音传来,贤贤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到韩辰载站在她身后,一脸疑惑。

    “我以为你住在这里。”

    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贤贤连忙解释,“我那时只是在问房价,因为觉得太贵了,就打消了念头,要走的时候正好听到你们在争执,好奇看了一下,又听见派蒙女士在说话,就好心帮她翻译了一下,绝对不是有意要误导你认为我住在这里的。”

    韩辰载失笑地看着她。“我不是那个意思。”

    贤贤眨了眨眼,感觉自己心跳如擂鼓。“那你是什么意思?”

    奇怪了,为什么再度看到他,自己会心跳加速啊?她是不是有问题?

    “你刚刚在问附近有没有便宜的饭店或旅社对吧?”他不认同地说:“据我所知,这附近没有便宜的饭店,都是五星级以上的饭店,而你一个单身女孩投宿旅社……不太好吧?”

    她虚心请教,“那你知道哪里有便宜又安全的饭店吗?不是在这一带也没关系,我不是要观光,只是需要一个住的地方。”

    “不是要观光?”韩辰载更不解了。“你不是从外地来的吗?”

    “不是。”贤贤坦白道:“我是台北人,我家距离这里车程大约四十分钟,我跟计程车司机说要找一间安全、干净、安静的饭店,他就把我送来这里了。”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他更糊涂了。“我可以送你回家。”

    “因为,我正在离家出走。”她坦诚以告。

    对她而言,说谎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而且很多书里都验证了一件事,说一个谎,就要用十个谎来圆,那是多么麻烦又可怕的事,所以她从不说谎,再说她的人生很单纯,截至目前为止也没有需要她说谎的事。

    “什么?”韩辰载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你——离家出走?”

    贤贤也不隐讳,简洁地说:“我有个从小就定下婚约的对象,我从来没见过他,也不想认识他、不想跟他结婚,这几天,我家人突然告知我要我履行跟他结婚的约定,逼不得已,我只好离家出定,因为事出突然,所以也没有规画。”

    韩辰载一愣。“呃——也太巧了,我也刚好有个从小就订婚的未婚妻,我也不想跟她结婚。”

    他懂她的感觉,他是男人,都不想跟个没感情的女人结婚了,更何况她是女人,一定更不安。

    “真的吗?”贤贤不可思议的瞪圆了大眼。“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娃娃亲”在这个年代明明就很变态,却让她遇上了另一桩,难道这其实是种常态只是她不知道吗?

    “绝对不是开玩笑。”韩辰载严肃地说:“而且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有个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这件事情并不好笑,不但不好笑,还让我很困扰。”

    “我也是!”贤贤心有戚戚焉的喊了出来。

    “看来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既然有相同的遭遇,你又帮了我大忙,我应该要尽全力回报你才对。”他问道:“派蒙女士还要在台湾待十天,我希望你在未来的十天里当她的翻译,而除了酬劳,我还会提供住的地方给你,地点就在这间饭店里,原本为那个翻译订的房间,还没有退房。”

    贤贤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了,她双眸闪亮地问:“你是说真的吗?”

    有这么好康的事?离家出走的第一天就找到临时工作和临时住所,而且是在这么好的饭店,她真是赚到了。

    “当然是真的。”她那捡到宝的反应让韩辰载笑了起来。“我觉得派蒙女士很喜欢你,再者,我们公司临时也找不到适合的翻译,你能帮忙就太好了。”

    贤贤笑逐颜开地说:“我当然愿意……”但是还是要再确定一下……她润润唇。“不过,住宿费是由你付对吧?”

    韩辰载朝她咧嘴微笑。“是由我们公司支付没错,包含你叫的客房服务都算我们的,不要客气,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贤贤连忙保证,“你放心,我不会太超过的,你只要付房钱就可以了,我自己额外叫的客房服务,我自己会付,不能占你便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