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51.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2章(2)
    韩辰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里好像有某根线被扯了一下。

    现任这个功利至上的社会,有哪个女人不想占男人便宜?

    他有个好友去相亲,才约会了两次,对方就开口要他送名牌包包,还热切的安排两人的国外旅游,费用当然是由男方买单,让人看了直摇头。

    而这个冯贤贤,只不过是客房服务,竟然还是坚持要自己付,真的令他相当意外啊。

    如果他那位未曾谋面的未婚妻是这样的女人就好了。

    可惜的是,听说对方是个连大学都不肯去念的小太妹,高中毕业之后一直窝在家里当米虫,而那只米虫未来就要转嫁给他,让他养,若真的娶了,不知会把他规律的人生搞得多天翻地覆,让他想到就头疼,根本就不想扯上关系,但爷爷却坚持他必须跟那只米虫结婚。

    若不是身为公司的负责人,他得对全体员工负起责任,他也真想学冯贤贤离家出走,以示抗议。

    蓦然,旁边一阵激烈的争吵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同时转过头去看,有对男女在吵架,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韩辰载浓密的眉毛下意识皱了下。

    在公众场所吵成这样,是日本人吗?又好像不是……

    “是韩国人。”贤肾一解答了他的疑惑。“他们来台北自助旅行,因为太太没把路线规画好,所以老公很火大。两个人一直在吵这个,互相推卸责任,你怪我、我怪你,很鬼打墙。”

    韩辰载剑眉一挑。“原来你还会韩语。”

    贤贤笑了笑。“我有语言方面的天份,一发现之后,自己也有兴趣,就自修了多国语言。”

    才一说完,就看见那男人举起手来要打女人,女人吓哭了,她连忙冲过去,用韩语大喊,“住手!你要干么……”

    她正想威胁男人,说如果他使用暴力,她就要马上报警等等,但同一时间,有只手钳制住了男人的手,醇厚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响起

    “你跟他说,不管如何,男人都不应该打女人。”

    是韩辰载!

    他的加入让她的瞻量又大了一些。

    “好!”她马上照着转述一遍,只见那男人脸色变来变去,好像略有悔意,她赶紧劝道:“出来玩难免有不顺心的时候,行程规画只是小事,可以请饭店的服务人员帮忙,他们会很乐意帮忙的,不要让美好的旅行留下遗憾……”

    韩辰载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看那男人的反应就知道她的道德劝说起了效果。

    这个小女人,应该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吧?如此娇小,竟然敢为不认识的人打抱不平,再次给了他很大的震撼。

    现代人多半冷漠,大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少有人会挺身而出,而且那个男人高大壮硕,她竟然敢吓阻他,她是哪来的胆量啊?

    第二天早上,韩辰载亲自到饭店接人。

    贤贤一早已经陪同派蒙女士用好早餐,神清气爽的在饭店大厅等他了。

    昨晚她睡得很好,一点都没有离家的不习惯,可能是饭店的枕头、羽绒被太舒服了,她真的一沾到枕头就沉沉睡着,连个梦都没作,一觉到天亮,早上还是被“摸宁扣”叫醒的。

    看到韩辰载出现,她不知不觉的笑逐颜开,派蒙女士见了,眼眸闪着神秘的笑意说道:“很帅气的男人。”

    贤贤完全认同,她脸上的笑不自觉变得更甜。“他真的很帅气。”

    如此出色的仪表,剑眉下的炯炯双眸展现了从容不迫的神采,如果这个帅气又沉稳的男人是她的未婚夫该多好……

    “早,派蒙女士。”韩辰载神采奕奕的说:“今天我们先参观工厂,有任何问题请不吝指教,我很希望能从您那里得到宝贵的意见,做为敝公司改进的参考。”

    贤贤一字不漏的翻译了,她的眼光无法从他身上离开,幸好他的焦点都放在派蒙女士身上,没察觉到她的异样。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偷看他,整天下来,她都快得斜视了。

    她怀疑一天之后自己是不是就要去挂眼科了?

    晚餐,韩辰载费心地安排了道地的德国菜,而且是德国乡村料理,派蒙女士吃得很满意,频频说不输真正的德国料理,贤贤也开了眼界。

    “看你们聊得很愉快,你们都在聊什么?”趁派蒙女士去化妆室时,韩辰载好奇地问。

    昨晚从饭店离开之后,他脑中竟然一直浮现冯贤贤的脸,甚至有些担心她会不告而别,自行从饭店离开,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他自己也不明白。

    “其实也不算聊天啦,都是我在问问题,派蒙女士回答我。”贤贤笑了笑。

    韩辰载看着她。“你问她什么?”

    因为派蒙女士跟她聊天时的神情实在太愉快了,有时还绽放着光彩,所以他益发好奇。

    “她的工作啊,她的家庭啊,聊到最多的是她老公和小孩,尤其是小孩。”贤贤对他微笑,大眼灵动的转了转。“她有四个孩子,每一个都是她的宝贝,她讲起他们的趣事就滔滔不绝,谁是网球天才、谁刚结束了芭蕾发表会、谁对科学有天份……我发现这一点,就一直问她孩子的事,她就讲得很开心,我只要专注的听她说就可以了。”

    韩辰载很意外。“没想到你们是在聊这个。”

    看派蒙女士说得兴高采烈,有时还带着手势,他还以为是在讲她工作上的成就。

    “太婆婆妈妈了是不是?”贤贤难掩笑意。“我外公是开命相馆的,他说,客人上门,有时不是来算命的,是来诉苦的,只要有个人肯好好听他们说话,他们就心满意足了。所以我听派蒙女士说她想说的话,她也就说得起劲,觉得我们很聊得来,不会拘束或无聊,我也很轻松。”

    韩辰载停下了刀叉,剑眉微微扬起,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眼神份外明亮。

    他想到他那个令人头疼的米虫宅女未婚妻,不知道那个女的长得怎么样?是圆是扁、是胖是瘦?因为很宅,而且已经宅很多年了,是不是像鬼一样一脸苍白?

    而眼前的冯贤贤,五官玲珑细致,长得很像他小侄女在看的罗曼史的封面娃娃,齐眉刘海,一头乌溜溜的披肩直发,让人想动手揉抚她丝缎似的长发,配上大而灵动的杏眸和白皙的肌肤,十分清丽,而她衣着简单,穿着很适合她的合身衬衫、牛仔裤和帆布鞋,不是少女了,却有着少女特有的神态,在在显示着她的涉世未深。

    他不由得担心起当这份翻译工作结束后,她要去哪里?继续离家出走吗?遇到坏人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的笑容倏然消失。

    “等派蒙女士回德国之后,你打算怎么办?”他打破沉默,问得认真。

    “我还没想到。”贤贤坦白地说:“昨晚才刚离家出走,我还没时间好好想一想,今晚或许会想想吧,你有好建议吗?”

    “我?”韩辰载嘴角掩不住上扬的弧度,是惊异。她以为他是要建议她去哪里旅行吗?“我问这问题是担心你一个女孩子流落在外会遇到坏人。”

    “不会吧?”贤贤惊讶于他的说法。“只要我不要去招惹别人就行了吧,坏人会无缘无故来堵我吗?而且我没有流落在外,我只是暂时不能回家。”

    他摇头,放下了刀叉,食欲全消。“你太单纯了!”

    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她的答案令他更担心了。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贤贤蹙了蹙眉,他好像觉得她很笨,这个她必须要澄清。“我懂很多事。”

    虽然全部是她从书上看来的,但知识进到脑里就是自己的啦,所以说她懂很多也不为过。

    派蒙女士回来了。“我想再点一份甜点,味道很不错。”

    贤贤笑容可掬地附和,“我也这么想呢!但两份又太多了,加点一份,我们一起分着吃好不好?”

    派蒙女士笑着说:“好呀,中年了,要注意身材,不能吃太多甜食,不然就要用运动补回来,很累人的。”

    贤贤招来服务生,加点了一份甜点。

    看着两个女人开心地吃着甜点,一旁的韩辰载默默地沉思着。

    如果把她留在身边,那就不必担心她遇到坏人了。

    所以,他认为公司应该聘请一位专门的翻译人员。

    就这么决定了,他要聘冯贤贤当翻译专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