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53.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3章(2)
    贤贤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自然,向来不说谎的她,只有这件事不得不隐瞒。“那时没想那么多。”

    因为掉到韩辰载头上,他可能会被砸死,所以她才会把他推开,而她不怕是因为她不会死。

    不是说她有什么不死神功啦,而是她自小就能逢凶化吉,这是她们姊妹四人异于常人的小地方。

    其实她们四姊妹都有某一方面的“能力”,只是外公一再耳提面命,不许对外人提起她们的能力,才能永保安康。

    老实说她们的能力也没什么,像她,就是总能逢凶化吉,而大姊命中带旺,翩翩能预测未来,言言是小福星。

    外公说,因为她们只有小小的能力,所以不必告诉别人,不然会被以为有什么超能力,被抓去做实验。

    那是小时候外公伯她们不懂事说出去惹来麻烦,用来恐吓她们的,现在她当然知道身在民主自由国家,谁也不会被抓去做实验。

    不过,保密不说她们小小能力的习惯已经养成了,现在不必再特意交代,她们也不会主动告诉别人,只有家人才知道她们的能力。

    但奇怪的是,这能力只有她们四姊妹有,小弟武烈至今看不出有任何跟幸运有关的能力……真要说特别的能力嘛,破坏力特别强不知道算不算呴?

    “不管如何,你让我很吃惊。”缪芝勤笑着端详她。“如果我还有未婚的儿子,就介绍给你当老公。冯小姐,你应该还没结婚吧?”

    “不用了,谢谢您的好意,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是吗?”缪芝勤推了推眼镜,很遗憾的说:“那真的是太可惜了,我很喜欢你呢。”

    “我也很喜欢您,医生,我觉得您很亲切,好像妈妈一样。”她真诚地说。

    外公说,她的准婆婆也是个医生,还是个名医,如果像眼前这位医生一样亲切就好了。

    “当然,医者父母心嘛。”缪芝勤微微一笑。“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就告诉——”她眸光转到韩辰载身上,镜片后的眸子一闪,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告诉你这位朋友。多补充一些营养,你没有什么不可以吃的。”

    贤贤很乖巧安份地应道:“好,谢谢您,医生。”

    医生和护士出去了,韩辰载拉了椅子在她床边坐下来,静静的看了她几秒。

    他从来没想过有个女人会舍命救他,更何况他们不是亲人也不是恋人,她的行为撼动了他,对他造成莫大的冲击。

    “我好怕你醒不过来。”他目光牢牢的凝视着她,低哑地说:“这几天,你曾伤口感染,也曾发高烧,我对他们说,花再多钱都没关系,一定要救活你。”

    如果他再也见不到她,如果这世上再也没有她这个人……他一定会疯掉,也一定不能接受,对现在的他而言,她已意义非凡。

    “在这七天我想了很多,全部的开头都是如果你醒过来……”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深沉黑眸中尽是暖暖的温柔,他由衷地说:“总之,我——谢谢你,谢谢你醒过来了、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眼前,谢谢你……”

    他决定要把她接到他家里去住,她还在离家出走的状态,他才不放心她去住什么奇怪的小旅社。

    “如果检查没问题,我是不是就可以出院了?”他那一番话像是告白,让她心绪好乱,她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转移话题。

    再说,医院的味道让人心情不好,而且会一再让她想到她的医生未婚夫,心情就更混乱了。

    “你的伤口还要换药,在医院多住几天,等确定完全没问题再出院,我也才能完全放心。”他专注的看着她说道。

    在她昏迷不醒时,他向众多神明祈求过,看来他得要去鞋神了,感谢神明让她平安无事。

    “好。”望着他深邃的眸,她的神智就好像被吸入一处深不见底的深潭里,只能顺从的点头。

    不过,才应完,她的肚子就发出了咕噜声。

    韩辰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肚子饿了?”会饿也是当然的,这七天,她都只靠点滴在维持生命。

    此刻的他竟觉得她饥肠辘辘的声音有如天籁,因为那声音代表了生命力,是她没事的证明。

    “嗯……是满饿的。”她在他的注视下窘得垂下了眼睫,长睫毛不安的煽动,心仍跳得好快。

    他温柔的看着她。“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粥回来给你吃。”

    稍晚,韩辰载在贤贤吃了药入睡之后,回到他居住的公寓。

    刘婶正在打扫家里,房间的被单床罩全换过了,地板也擦得亮晶晶,炖锅里飘来香味,显然是他喜欢的炖牛肉。

    刘婶是老家的帮佣,一周过来帮他打扫一次,来之前,会事先跟他约好时间,绝不会擅自过来。

    “少爷,您这几天都不在家吗?”刘婶手脚俐落,一见他回来,就赶忙洗青菜,再把冷冻库里的进口大草虾放进微波炉里解冻,预备再做几道热炒。

    “刘婶,你怎么知道我这几天不在家?”韩辰载唇一扬,露出骗死人不偿命的微笑道。

    贤贤受伤之后,他一直待在医院里陪她,他希望,她在任何时间醒过来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他,希望她因为看见他在身边而感到安心,所以除了解决生理需求,他可说是一步也没离开。

    “我打了火龙果汁,很退火,您喝一杯吧。”刘婶打开冰箱,倒了一杯冰凉的果汁给他后才道:“我看洗衣篮里要洗的衣服没几件,上礼拜炖的那锅马铃薯炖肉也没吃多少,还有,您信箱里堆了好几天的报纸和信件,我都一并拿上来了,搁在您书房里。”

    韩辰载笑了。“刘婶,你喜欢看柯南吗?”

    刘婶有听没有懂。“什么?看什么南?”

    韩辰载笑了笑。“没什么,你继续说。”

    “少爷您都几岁了,还跟我开玩笑?”刘婶白他一眼。“您也不知道要偶尔回家看看,老太爷一直在找您,说您不接手机,他在这里的答录机留了话,也在您的手机留了话,您都不回,打到公司也老是说您不在位子上。老太爷很生气,认为少爷您故意躲着他,特别嘱咐我,如果今天看见您,叫您一定要回电话给他。”

    “没这回事。”韩辰载失笑说:“我怎么会故意躲着爷爷?我有什么理由要躲他?你回去转告他,教他不要胡思乱想,没事早点睡,这样对身体比较好。”

    爷爷是个意志力坚定的老人家,非常坚持己见,在家里大家只能听他的,没有他妥协这回事,急着找自己八成又是为了那个米虫未婚妻的事。

    “因为少夫人的事啊,您躲着老太爷还不就是因为不想跟少夫人见面,以为我不知道吗?”刘婶轻轻哼道。

    “什么少夫人?”韩辰载哭笑不得。“刘婶,我还没结婚,哪来的少夫人?”

    刘婶才不理他的辩解,迳自说道:“总之,老太爷说要跟少爷您一起去探望少夫人,少夫人因为盲肠炎进了医院,好像到现在还没痊愈,老太爷很担心。”

    韩辰载深深吸了口气。

    是该解决的时候了,那一声声的少夫人听了实在剌耳,那个女人不配成为韩家的二少夫人!

    “我知道了,我会打给爷爷。”他淡淡地说:“我先去洗澡。家里有鱼吧?麻烦你帮我煮一锅鱼汤或鱼粥,鱼刺要挑掉,煮得清淡一些。”

    “鱼汤或鱼粥是吗?我知道了。”刘婶喜孜孜的去张罗了,厨娘嘛,最喜欢有人点菜了。

    韩辰载进入卧室,关上门,脱掉西装外套,拉松领带的同时,脑中浮现爷爷顽固严肃的脸。

    爷爷……虽然他很尊敬他老人家,但这回他不会听他的。

    冯贤贤为了救他,差点死掉,刚刚才从昏迷中醒过来,没有半分怨怼相较校之下,那个因为小小的盲肠炎就一直住在医院里的女人,显得极为可笑。

    盲肠炎是什么大病吗?有必要在医院休养那么久吗?还要劳驾爷爷去探望她?

    高中毕业之后就任性不升学,也不出去工作,只靠家里养,米虫一当好几年,他跟那种肤浅的女人还有什么好谈的?不必见面,他就已经对她很反感了。

    他不会跟那个女人结婚,他的人生不会任由爷爷主宰,绝对不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