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55.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4章(1)
    下班时间一到,韩辰载把重要文件锁进保险柜里,俊颜带着微笑,兴匆匆的准备下班。

    今天刘婶发挥手艺,熬了鲍鱼粥,冯贤贤一定会喜欢吃。

    想到她,他刚毅的脸上笑意更加温柔灿烂。

    叩叩两声,韩辰载一抬眼,便看到王艺臻站在打开的门边。

    她走进他的办公室,一脸好奇地问:“我可以知道你到底在忙什么吗?不会真的在和你的未婚妻约会吧?”

    韩辰载笑了笑。“你明知道我很排斥那件婚事,还在胡说什么?”

    “因为你的行迹实在非常可疑啊。”她又走近几步,美眸打量着他,还有他搁在办公桌上的小保温锅。“每天带着保温锅来上班,下班时间一到就立刻提着保温锅走,应酬都丢给我也不加班了,你说我不会怀疑吗?”

    他失笑道:“不是跟你说过,有人因为我而受伤了,所以我去照顾她,你还怀疑什么?”

    王艺臻盯着他。“可是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要去照顾病人,反而像要去跟情人约会。”

    “是吗?”他淡淡一笑,也不辩解。

    或许王艺臻说的没错,他确实不把照顾冯贤贤当成义务,他照顾得甘之如饴,每天都期待下班去见她。

    因为她坚持不能耽误他的工作,要他上班时间不可以去医院,所以白天他只好请看护照顾她,而晚上他则坚持亲自照顾。

    “你不反驳吗?”王艺臻对他不置可否的态度和嘴边那一抹淡淡的微笑不满意极了。

    “反驳什么?”韩辰载一边收拾桌面,一边好笑地问:“又不是公事,我要跟你辩什么?王总经理。”

    王艺臻是他电子工程系的学妹,很有能力,人也长得漂亮,当初刚投入连接线这个行业时,因为不是明星产业,又很难让人与高科技产生联想,所以在网罗人才上着实遇到了一些困难。

    王艺臻是第一个毅然决然加入辰宇的人才,因为能力好,一开始就成了辰宇的研发及业务高手,现在则担任总经理的职位,只比他这个负责人矮了一个阶层,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他也没有亏待她,她拥有辰宇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仅次于他的百分之二十五。

    “我以为我们有共识,认定我们是对方未来的另一半、人生的伴侣、灵魂伴侣。”王艺臻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挑明了说。

    “我们是灵魂伴侣?”韩辰载失笑着摇头。“艺臻,我们是很好的搭档、是很契合的事业伙伴,我也很欣赏你各方面的能力,但我们不是彼此的人生伴侣,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

    “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碰了根软钉子,王艺臻僵硬的说,“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有默契的,你明白我是陪你走完人生旅途的不二选择。”

    韩辰载直视着她,收敛了笑意,严正地说:“那可能是你误会了,我对你从来没有事业伙伴跟学妹以外的感情。”

    王艺臻紧蹙着眉心。“不可能,你给我的感觉不是这样,你明明觉得我很适合你,我们之前的那一夜……”

    韩辰载立刻蹙眉打断她。“那一夜?哪一夜?你说了半年了,你真的确定我们有发生什么事吗?”

    “事实还不够明显吗?”她指证历历。“你在我家,在我床上醒来,我们两个都没有穿衣服……”

    韩辰载仍蹙着眉反驳,“但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气急败坏的说:“但我有!”

    他当然没印象,因为他喝醉了。

    那天是她生日,她邀请同事到她家里开派对,大家都醉了,他也醉了。

    其他人都回家之后,她费了好大力气把他弄到床上,脱掉他的衣服,也脱掉自己的。

    她是个自尊心强烈的人,照理说不会出此下策,高傲的她,总是视男人的追求过程为理所当然,她从大学时代就看中了他,他的能力、他的家世是足以与她匹配的。

    但是,因为他身边还有个娃娃亲的未婚妻这颗大绊脚石,而他又迟迟不对她表态,女人的青春是不等人的,她只好设计他了。

    谁知道,这个男人醒来之后竟然笃定他什么都没有做,一点点都没有怀疑自己在酒精催化之下可能、应该、或许有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很没面子。

    没错,他们之间确实什么也没发生,但这仍是一个极好的筹码,她是那种东西越得不到就越想得到的女人,就因为他只把她当事业伙伴,她才更想让他成为她的男人。

    这么久了,追求她的男人不计其数,她的眼中却只有他一个男人,不惜辞掉原有的工作跳槽到辰宇来帮他,绝不只是为了追求工作的成就感。

    如今,辰宇科技不但顺利上市,更成为获利稳健、年营收超过五十亿的大公司了,她怎么再放掉这金龟婿?她不会让自己的付出付诸东流,那不是她的作风,她一定要得到他!

    叮咚!

    门铃响起的时候,宋晏纶刚煮好一碗泡面打算坐下来吃。

    门外,贤贤提着行李,头上还包着纱布,风尘仆仆的,把他吓了好大一跳。

    “呴~你总算来了!”他戳戳她头上的纱布。“这是最新的cosplay造型吗?哪个人物?”

    贤贤一脸灰败。“别戳了,那是伤口,我受伤了。”

    “什么……”宋晏纶吓得立刻住手。

    “进去再说。”

    贤贤熟门熟路的越过宋晏纶走进他的小套房,宋晏纶连忙关上大门。

    贤贤一眼看到桌上冒着烟的泡面,“怎么这么晚才吃泡面,是晚餐吗?”

    “是啊。”宋晏纶哀怨地说:“就我们那个机车总经理啊,真的超机车,我被她操得都快没命了,连晚餐都没时间吃,才刚回来。”

    “不过,你们公司福利很好啊,你又进去那么久了,千万不要换工作。”贤贤语重心长地说,迳自在和室桌前坐下来。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一直在忍啊。”宋晏纶体贴地说:“那碗先给你吃吧,我再去煮一碗。”

    “好。”贤贤也不跟他客气,把包包放下,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食物可以抚慰人心啊,虽然是泡面,但热腾腾的,她还是有被抚慰到。

    “一个月前,你家里打过电话给我,说你逃婚离家出走了,问我你有没有来找

    我。”宋晏纶边煮开水边说道。

    贤贤头也不回的答,“所以我才没有第一时问来投靠你啊,怕你说溜了嘴,把我供出来。”

    家人都知道她有这么一个高中死党。

    他们的结缘也是因为她对宋晏纶有过救命之恩,过马路时,有机车冲过来,她把他推开,自己受了伤,从此宋晏纶就对她十分尊敬。

    然后有一次,小阿姨带她们姊妹去看电影,她在售票处看到宋晏纶和一名很帅的中年男子亲密的走在一起,两个人看对方的眼神一点都不像父子。

    当宋晏纶看见她时,一脸惊慌不安,隔天他就向她坦诚自己是同志,那位中年男士是他的“男朋友”。

    因为他娘娘腔,班上男生都不屑跟他为伍,女生也鄙视他,只有她觉得他挺温和挺好的,而且她自己跟一般女生也不太一样,对讨论美妆服饰和心仪的男生没兴趣,只喜欢看书,因此也没有什么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两人就此成了死党。

    “所以,你离家出走的第一天就找到临时翻译的工作,有得住大饭店、跟着人家的贵宾吃好的又有薪水拿,你还真幸运耶!”

    听完贤贤讲述这阵子发生的事,宋晏纶有感而发。

    从以前他就觉得贤贤比一般人幸运,常常可以逢凶化吉,而且填什么问卷都会中奖,现在这种感觉更深了。

    “让我住几天,等我伤好了,可以不用包纱布时,我回再去找地方住,因为带伤去投宿饭店或旅社很奇怪,我怕人家会报警,不得已才来投靠你。”贤贤死气沉沉的说。

    她好像有某个重要东西遗落在医院里了,自从走出医院后,她就一直提不起劲来,胸口像压着一块石头,好闷好闷。

    “拜托,你就住下来啊!”宋晏纶整个人冲到她面前激动的说:“难道凭我们的交情,我会赶你走?”

    “不是那样的。”贤贤幽幽地看着他。“我是怕我家里的人会过来你这里堵我,另外,我计画要出国旅行,一直在你这里待着也没意义,我会无聊。”

    “那既然都是要养伤,你怎么不干脆等伤好了再出院?”宋晏纶为她打抱不平地说:“你的伤是为了那个大老板受的,让他多付一点住院费也无可厚非,你跟他客气什么?还是,他叫你快点出院?”

    “唉……这说来话长,一言难尽,我累了,想先睡一下。”

    韩辰载不知道多呵护她,又怎么可能赶她出院呢?

    想到他,她的心就揪了起来。

    他现在一定知道她自行出院,也看到她留的纸条了吧?他一定很着急……

    “累了哦?那你去睡吧,你有伤,你睡床上,我在地上铺棉被睡就可以了。”宋晏纶体贴的说。

    贤贤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看起来好没精神,失去了往日的朝气,究竟是怎么了?

    “谢了。”贤贤蜷缩进被子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今天白天,有个她不认识的护士交给她一封信,信里有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还有一封词意委婉的信。

    写信的人自称是韩辰载的家人,因为韩辰载即将要跟未婚妻结婚了,所以希望她离开,那一百万是感谢她救了韩辰载一命,但希望她不要挟救命之恩绑住韩辰载,让他照原订计画结婚。

    信当然不是这样写的,写得比较好听、比较婉转,但意思就是如此。

    她真的很讶异,他的家人竟然知道她的存在?

    而他到底是怎么跟他家人说她的,他的家人为什么会找上她,还叫她离开?

    虽然这种剧情在大姊爱看的偶像剧里时有所见,但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她当然没收那笔钱,收了就太夸张了,她跟韩辰载又不是那种要劳驾他家人用钱打发她走的关系。

    不过,既然他婚期在即,他家人又认为是她从中作梗,她当然要走。

    她把支票还给了那名护士,并留了张纸条给韩辰载后,当下就办了出院手续,离开了。

    她原本还要留一笔住院费请护士转交给韩辰载的,但一想到他看到她不辞而别,连医药费都不让他付会有多难过,她就打消了念头。

    不会再见面了吧……不会了吧?

    唉,为什么她会这么难受、这么心酸呢?她成了爱情悲剧的女主角了,这件事还真是在她离家之初想都没想到的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