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57.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5章(1)
    个突如其来的人事命令而沸腾。

    宋晏纶真心为她高兴。“太好了,从今以后不必再忍受机车的王总了。”

    “可是,为什么是我?”她其实并不想离开业务部,她已经习惯这里了,而且还有宋晏纶做伴,到秘书室虽然是高升,但人生地不熟的,再说谁能肯定那里没有另一个机车上司?

    “可能是你的工作表现受到肯定吧!”他也想不出来为什么,只能说贤贤的运气一向比别人好,这次也一样。

    “是吗?”贤贤很怀疑。

    她的学习能力是很强,但也没有强到会引起上面的注意吧。

    下午,她被叫进总经理室。

    总经理王艺臻兼任业务部的经理,听说是公司的开国元老,业务能力很强,接连开除了好几个她认为能力不佳的业务部经理之后,索性自己身兼二职。

    一进总经理室,贤贤就感受到一股不友善的气氛,坐在办公桌后的王艺臻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好像在研判些什么,让她很不舒眼。

    “冯贤贤,知道你要调去秘书室了吧?”这份人事命令她早上才知道,事前完全不知情,所以她很不高兴。

    为什么要调冯贤贤去秘书室?这件事太奇怪了。

    冯贤贤是她业务部的人,跟秘书室八竿子打不着,她想找韩辰载问个清楚,但他人在国外出差,问孟汶珊,孟汶珊却一问三不知,让她更觉得不安。

    “是的,早上接到通知了。”如果说,调去秘书室有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不必再看王艺臻的脸色吧!

    以前她就听宋晏纶说起他的机车上司,当时还没用任何感觉,但是等她也变成王艺臻的部属之后,她就十分认同王艺臻真的很机车。

    “你认识秘书室的孟汶珊吗?”王艺臻再问,眼神依旧是深沉锐利的,每分每秒都在判断对方回答的真伪。

    孟汶珊?贤贤摇头。“不认识。”

    王艺臻挑了挑眉。“那她为什么指定你去当她的助理?”

    贤贤眉头轻蹙。“我也不知道。”她觉得自己好像正在被审讯的犯人,王总的语气和表情给她这种感觉。

    “那么,你认识总裁吗?”王艺臻继续锐利的打量着她。

    贤贤被她那种研判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耐烦了。

    “我不认识。”她又没做错什么,人事命令又不是她决定的,为什么要这样被讯问?

    “那好。”王艺臻抬起了下巴。“进来公司都一个月了,你应该有所耳闻吧,我跟总裁是一对恋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冯贤贤给她一种威胁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她,居然莫名担心冯贤贤会引起某人的注意。

    “是的,听过两位的八卦。”贤贤懒得理她。真不知道这种情绪化的人怎么会是这么大间公司的总经理?

    王艺臻有些意外,一个小小的助理竟敢用这么直接又毫无修饰的话来回她,她皱了皱眉。“那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贤贤直视着她。“抱歉,我不知道,请问您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她并没有很在意这份工作吧,所以在王总面前也就没那么卑微,如果她要开除她那就算了,大不了找别的工作,她有手有脚,饿不死。

    “要说得那么白吗?”这个小助理竟敢问她是什么意思?是故意的吧!“好,我就说得明白一点,总裁是我的男人,希望你守好本分,不要妄想一些不会发生的事。”

    “抱歉,我还是不懂。”贤贤目光笔直地与她对视。“既然不会发生,我又为什么会妄想?”

    王艺臻火了,“你——”

    贤贤眨了眨眼眸。“我是真的不懂,这是我第一次到外面工作,很多事不懂,希望王总您说得再明白一点。”

    “我的意思是,不许你勾引总裁,够明白了吧?”王艺臻没好气的说。

    “总经理,您想太多了。”原来是怕她跟她抢男人啊,还真是好笑。“我根本不认识总裁,对他也没兴趣。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有个令我很头疼的未婚夫,所以我不可能去勾引总裁,自找麻烦。”

    王艺臻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人,她是从哪个星球来的?“你这个人还真教人无言。”

    “请问总经理,这又是什么意思?”贤贤虚心求教,一脸认真的表情。

    “出去吧。”再跟这个冯贤贤对话下去,她会短命,而且会显得自己很愚笨,干么跟这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宅女说那么多,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记住我的话,和总裁保持距离,如果让我听到什么风声,那你也不用来上班了。”

    “是,我记住了。”

    贤贤一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才想去泡杯咖啡来喝,宋晏纶就马上过来打听她被叫进去总经理室干什么。

    “她真的好机车。”听完贤贤的叙述,他替她忿忿不平了起来。“而且好没品哦,竟然威胁部属不能跟她抢男人,奇怪的女人,难道她对自己那么没自信吗?总裁到底在想什么,品味怎么这么差,居然跟那个机车女是恋人。”

    “所以,机车王跟总裁真的是恋人?”贤贤随口问道。

    宋晏纶哼了哼。“恋人是大家在传的,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消息,在我看来,她跟我们总裁根本不像恋人,至少我没看过他们有什么亲密的行为。”

    “但是她特别把我叫进去威胁恐吓,如果两个人没有特别的关系,她会这样吗?”贤贤下结论,“可能人家在家里亲密,是你们没看到。”

    “别管她了,反正以后你就不必看她脸色了,晚上我请你去吃大餐庆祝庆祝。”宋晏纶兴高采烈的提议。

    贤贤没有他那么高兴,要去一个陌生的单位,总觉得有些不安。“只有我自己脱离苦海,你却还留在魔女身边受苦受难,真希望你也能一起去秘书室。”

    “秘书室只有女人没有男人,虽然我是男儿身女儿心,但他们不知道啊,所以不可能让我过去。”他看得很开,经济不景气,能保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就不错了,何况公司福利很好,就算让魔女上司荼毒也算有安慰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他打量着贤贤,笑问:“真的要抗争到底啊?”

    讲到这个,贤贤不由得叹了口气。“我请里长伯转告我外公了,说等他取消婚事,我自然会回去,可是我上礼拜打去报平安时,里长伯说我外公一点都没有取消婚事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回去?”

    “如果你外公一直不收回成命……”宋晏纶假设。

    贤贤蹙眉,那是最糟的情况啊。“再说吧!我现在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知道她离家出走之后,家里是怎么跟对方交代的?一定是找了个理由拖延时间吧?

    希望时间拖久了,对方会认为他们没有诚意而主动取消婚事,那她就可以回家了。

    她真的好想家……

    孟汶珊打量着来报到的小助理冯贤贤,心里的疑问依旧解不开。

    总裁出国前有交代,要对她的小助理好一点,还不能提起他的名字,不,总裁大人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要她隐瞒他的身份。

    为什么?难道他们两个人认识?

    她实在不懂,一星期之后,总裁人人就回国了,到时两人自然会见到面,现在隐瞒有意义吗?

    不过,一个好秘书就是上司怎么吩咐她怎么做就对了,既然总裁要她对小助理

    好,她照办就是了。

    于是她笑吟吟的站起来伸出手,笑容满面的说:“我是总裁的秘书孟汶珊,你可以叫我孟姊,很高兴跟你一起共事,不懂的地方尽量问,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

    贤贤在第一时间放下心来。“我什么都不懂,请你多多指教,孟姊。”

    总裁秘书人很亲切,一点都不像她想像中高高在上的总裁秘书,她以为所有的秘书都会狗仗人势、狐假虎威。

    “你吃过早餐了吗?”孟汶珊亲切的说:“来,我刚好多买了一份,你慢慢吃,茶水间有美式咖啡机,也有义式咖啡机,想喝什么样的咖啡你自己去泡。”

    早餐是她刻意买两份的,她本来想说帮她泡咖啡,但又觉得那么做太过头了,小助理肯定会起疑心,所以临阵收回。

    “你呢?孟姊,你喝什么咖啡?我也帮你泡一杯。”贤贤笑吟吟的问,这里跟业务部相比,真像天堂。

    “哦,我……我不喝咖啡,我喝茶,而且已经泡了一大杯还没喝完,你泡你自己要喝的,快去泡,配着早餐喝,不要饿着了。”

    总裁交代要对小助理好,她怎么可以让小助理帮她泡咖啡,要是总裁知道怪罪下来怎么得了?

    “孟姊,你人真好。”贤贤由衷地说。

    孟汶珊更加亲切的微微笑着。“应该的,你是我第一个助理,我当然要对你好一点。”

    “我会好好学习的。”本来这份工作只是暂时的,所以她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但遇到这么好的上司,她当然要回报一下,不能太混。

    “好,很好,我等着看你的表现,相信一定不会令我失望的。”孟汶珊愉快的说:“对了,你调到秘书室之后,薪水调为三万五,即日生效。”

    贤贤立刻讶异地睁大眼睛。“什么?三万五?真的吗……”

    她原本的薪水不到两万,因为她只有高中学历,又没有资历,一下子调到三万五,太幸运了吧?

    “我们秘书室都是这样的水准。”孟汶珊一派镇定地说:“如果你表现得好,还会再加薪。”

    小助理的薪水是总裁指定的,她这个全能秘书的薪水不过也才五万块,而这当然不能让小助理知道。

    “对了,孟姊,有件事想请教你。”贤贤忽然想到一件事。

    孟汶珊笑咪咪地说:“你问,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总裁交代的嘛,要对小助理好,她一定要做到,明年加薪就靠这个了。

    “您知道我为什么会调来这里吗?”贤贤疑惑的问道。

    孟汶珊愣了一下。“哦,你不知道吗?”

    天啊!这可难倒她了,既然不能泄露总裁的名字,当然不能说是总裁把她调上来的,她该找什么理由?

    “我不知道。”贤贤摇了摇头。

    “哦~”孟汶珊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硬着头皮说道:“是这样的,我观察了几个单位的助理,发现你效率最好,所以就把你调上来了。”

    “原来是这样。”贤贤不疑有他,嗓音轻快了起来。“孟姊,我去泡咖啡。”

    飞机一落地,韩辰载就下意识看了时间。

    下午两点三十分。

    好几天了,她应该已经习惯秘书室的工作了吧?

    他故意选在出差前夕把她调到秘书室,就是不想让她发现他的身份而逃走。

    孟汶珊每天向他报告她的情况,还说王艺臻一再追问他把冯贤贤调到秘书室的理由,她没办法,只好推说冯贤贤好像是总裁的远房亲戚,受请托才这样安排的。

    理由吗?

    就只是要把她放在他看得见的地方而已。

    这只是事前准备,他要先跟爷爷谈判,结束与那位米虫未婚妻的关系之后才能跟冯贤贤开始。

    据说他的米虫未婚妻出院之后,自认学识不足,去新娘教室上课了,对方希望三个月后再谈婚事。

    对方主动延宕婚事,他当然乐见其成,如果能由对方开口取消婚事就更好了,这么一来,相信爷爷也不会再逼他了。

    “要回您的住处吗?”上车之后,司机问道。

    通常他出差回来后都会先回公寓,一来放行李,二来梳洗加调整时差。

    但今天不同,公司里有冯贤贤,该是两人见面的时候了。

    “到公司。”他吩咐司机,一边打给孟汶珊。“我大约四十分钟后到,你支开冯贤贤,等我进办公室之后再让她回座位。”

    “是的。”彼端的孟汶珊没有问为什么,立刻照办。

    短短的车程,对他而言却度秒如年。

    之前,他动员了一切资源都找不到她,没想到她人却在他的公司里,真正印证了那句话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果他没在电梯里看到她,要多久之后他才会发现她是公司的员工?又要多久之后她才会发现老板是他?

    或者,她其实知道辰宇就是他的公司?虽然没到过总部,但他曾给过她名片,如果她对照一下就会发现……

    不,不可能。

    她离开医院时的做法,让他感觉到她是存心不告而别,如果发现是他的公司,她不会来上班,这一点他很肯定。

    所以,她现在肯定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他的员工,还变成跟他在同一层楼办公的小助理。

    想到这里,他不禁扬起了笑意,一种深沉愉悦的感受在细胞里窜动着。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他和她注定有缘,所以分开了,老天又安排他们相遇。

    如果她知道他是她的上司,她的反应会是如何?他迫不及待想知道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