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59.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5章(2)
    终于印完了。

    贤贤抱着一大叠资料走出影印室。

    孟姊突然要她印一堆资料,真是把她累死了,她不知道原来影印是这么累人的事,要一直站着,手也不能停,要一直换资料印,她足足印了三十分钟。

    “孟姊,你交代的资料全印好了,我先检查有没有漏掉的再交给你。”其实她累得想趴下来睡一下,平常都没运动,体力真差啊。

    “不用了,不用检查了,都给我吧,我来弄。”孟汶珊立刻把资料抱到自己桌上,正经八百的说:“你去泡杯咖啡给总裁,加半匙奶精,不要加糖。”

    其实她很兴奋,很想笑,但笑了冯贤贤可能会起疑心,所以她正辛苦的忍住笑

    意,表情才有点僵硬。

    “总裁?”贤贤微微一愣。“总裁回来了吗?”

    她正式到秘书室上班之后,孟姊告诉她,她们的直属上司,也就是总裁老大,去美国出差了,所以她至今还没见过总裁。不过因为机车王的关系,她还满好奇总裁是怎样的人。

    “刚回来,你快去泡咖啡吧。”孟汶珊眼神发亮的催道。

    冯贤贤跟总裁究竟是什么关系,今天就可以揭晓了吧?她真的很好奇啊。

    “好。”贤贤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孟姊看起来怪怪的,像是中了乐透高兴得想跳起来,又苦苦压抑怕被人知道似的。

    身为咖啡店老板的女儿,她对煮咖啡也算驾轻就熟,在假曰比较忙的时段,她偶尔也是会现身帮忙的,因此煮一杯浓淡恰到好处的咖啡对她而言不是难事。

    煮了一杯她自认不错的咖啡,她端着敲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总裁办公室里有了回应。

    听到回应,她推门而入。

    一进入办公室,她就愣住了,因为韩辰载正神态轻松的倚在办公桌边,双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姿态潇洒俊雅。

    贤贤眨眨眼,心绪大乱,心跳瞬间差点破表。

    韩辰载?

    她是不是在作梦?怎么会在总裁办公室里见到韩辰载?是因为太想见到他了,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甚至连大白天都出现了幻觉?

    不,是他没错,不是跟他长得很像的人,而是他本人,那爽朗迷人的微笑她太熟悉了。

    脑袋乱哄哄的无法思考,她重重吁了一口气问:“怎么回事?”

    韩辰载笑了。果然是他认识的冯贤贤,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这样的她让他的心都柔了。

    笑意从他的嘴角漾了开来,他拿走她手中的托盘搁在办公桌上,把她拉到自己身前,低头检查她的头,温柔的问:“你的伤怎么样了?我一直不放心这个。”

    他的举动令贤贤微愣了下,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已经……好了,没事了。”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

    她倏然抬头,脑袋恢复一丝清明,惊疑的瞪视着他。“你是——总裁?”

    他的眼里满是笑意,点了点头。“我是。”

    她瞪大了眼、捣住了唇,惊异到无以复加。

    自己是干了什么蠢事,明明不想再和他扯上关系的,竟然到他的公司上班?更蠢的是,都已经调到秘书室来了,还不知道总裁是他!

    “其实我也很惊讶你在我公司上班。”韩辰载微笑凝视着她。“你把我给你的名片弄丢了吧?上面可是清清楚楚印着辰宇科技。”

    贤贤没有否认他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名片被我放到哪里去,你给我之后,我随手放在包包还是衣服口袋里,只看了一眼就没再看过……如果知道这是你的公司,我不会来。”

    果然!她在躲他没错!

    黑眸直直望入她眼底。“你为什么不告而别?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你自行办了出院,只留了张便条纸,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贤贤同样凝视着他,皱起了眉头。“你的未婚妻呢?你们结婚了吗?”

    他的家人急着逼她离开医院,想必他的婚事一定很急。

    “怎么突然问这个?”他咧嘴一笑。“我还是单身,听说我的未婚妻去新娘教室上课,对方把婚期延后了。”

    听他这么说,她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感觉,秀眉蹙得更紧。“所以,你还是要跟她结婚没错吧?”

    他摇头。“错了,我不会跟她结婚。打从一开始,我就不打算跟她结婚,婚事只有我爷爷一头热,我不会听他的,不会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赌在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身上。”

    贤贤疑惑的看着他。“难道你要……解除婚约?”

    韩辰载的薄唇微微往上勾,点了点头。

    贤贤那才略略松开的眉心又蹙了起来。“如果你的家人反对呢?”

    他的家人一定不会站在他这边,一定都是站他爷爷那边的,不然在她住院时,他们也不会急着打发根本就不是他情人的她。

    “他们一定会反对,但我也一定会照自己的意思做。”他深深的看着她。“就像你一样,你不也因为要逃避婚事而离家出走了吗?”

    见她不语,他继续问道:“你呢?你为什么没照计画出国旅行?看你到职的时间,你出院半个月后就来上班了,为什么?”

    贤贤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因为我家人使出了杀手锏……我的存折、印章都放在家里,他们也知道我的提款密码,所以把我的存款全提光了,斩断经济来源,逼我回去,我没钱出国,只好先找工作。”

    当她看到存款数字只剩三万块也很吃惊,打到里长家,外公果然留了话给她,这件事是外公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要她回家,履行婚约。

    她也想过再接翻译的工作,但长年合作的出版社竟然在她离家出走这段时间无预警倒闭了,而其他的出版社都要求大学以上的学历,让她很挫折。

    翻译工作的大环境已经跟她高中毕业那时不可同曰而语了,就算她资历再深,人家还是要看学历。

    她找不到翻译的工作急得团团转时,宋晏纶刚好说公司的业务部在征助理,只要高中毕业就可以了,但薪水很低。

    薪水低没关系,反正她只要能付自己的生活费,不要加重宋晏纶的负担就好。

    于是,在宋晏纶的强力关说下,她得到了业务部小助理的工作,薪水只有一万八,但她无所谓,这样够用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误打误撞进了韩辰载的公司……

    “你外公还真帮了我一个大忙。”韩辰载嘴角噙笑。“如果不是他逼得你走投无路,你又怎么会到我的公司来上班?我要谢谢你外公。”

    看见他那始终微笑的表情,贤贤安心了。

    他好像真的很高兴能再看到她,她也是,如果不是忙着适应新环境和新工作,她会更想他。

    但……如果他的家人发现她在他的公司上班,会再度找到她,用钱打发她的。

    “你现在住在哪里?”他狐疑地看着她,“不是什么奇怪的旅社吧?”

    贤贤笑笑地回道:“我住在高中同学家里,他也在这里上班。”

    “真的吗?”她的高中同学也在他的公司上班,原来他们还有这层缘分。“叫什么名字,在哪个部门?”

    “他叫宋晏纶,在业务部,就是他帮忙我进业务部的。”

    “宋晏纶?”他轻挑了下俊眉。在找她的时候,他正业务部的名单里看过这个人的名字,但——“他是男的吧?”

    “对,他是我的高中死党。”因为一直把宋晏纶当姊妹淘,她没有想太多,坦白说出两人关系。

    韩辰载皱眉看着她。“死党?”她的死党竟然是个男的……

    “幸亏他收留了我,不然我真不知道要去哪里。”贤贤感叹地说:“也真难为他了,一间不到五坪的小套房,自己一个人住都嫌挤了,还免费让我借住,真的很够意思。”

    韩辰载挑高了眉毛。“套房?你说套房吗?”

    就算一人一间房,他都不能忍受了,更何况是小小的套房?

    她竟然跟一个男人同住在套房里,这样不就是同居吗?而她竟然一副无所谓,还感激对方的样子?她脑袋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不怕那男的对她别有企图吗?

    就算对方是她的死党也不能信任呀!她怎么会轻易信任一个成年男人,还住得那么安心?

    “你这样打扰下去不是办法,五坪两个人住太挤了。”他越想越不放心,脱口提议道:“我家还有空房,你搬到我家住,也是免费的。”

    “你家?”她错愕了一下,心中闪过的是他那位拿钱打发她定的家人,她住进他家岂不是自投罗网?他家人若知道她又冒出来了,他们一定会很不高兴。想到这点,她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住在宋晏纶家里就好。”

    “拒绝是因为担心我家人会反对吗?”他眨了眨眼。“如果是担心这个,你放心吧,我也是一个人住。”

    “真的吗?”贤贤想了想。“那好吧。”

    她之所以答应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打扰宋晏纶太久了,害宋晏纶要花时间陪她,顾虑她的感受、怕她一个人在家无聊,都不敢出去约会。

    而且,两个人在小小的空问里活动确实也很不方便,虽然在心理上他们是“同性”,但实际上宋晏纶毕竟还是男人啊,空间小有时真的很尴尬。

    再说,她也想有多一点时间跟韩辰载相处,她的心在说,她想待在他身边……

    “就这么说定了。”他很高兴自己轻易就说服了她,这表示她跟那个宋晏纶之间真的只是死党而已。“下班后我载你回去拿行李,今天就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