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61.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6章(1)
    “所以,你救的那个人就是我们总裁韩辰载?”宋晏纶咽了一口口水,眼眸瞪大猛抽气。

    “是啊。”贤贤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边收拾行李边说道:“我知道他是一间大公司的老板,但我不知道原来他的公司就是辰宇科技。”

    更好笑的是,她不告而别却又自己进了他的公司,这是老天的安排吗?

    “他竟然叫你搬去跟他住,难道他……”宋晏纶没说下去,但神色黯淡了下来。

    “我想我们是对彼此都有好感吧。”看到宋晏纶那复杂的表情,贤贤起疑心了,他不像替她高兴,但也不是不高兴,那失落的表情非常怪异,就像是失恋了……“难道你……”

    “你猜对了。”宋晏纶哀怨的点了点头,直言不讳,“没错,我喜欢总裁。”

    “什么?”贤贤讶异极了,随即无法理解的蹙起了眉心。“你不是有小韩了吗?你想劈腿啊?”

    虽然宋晏纶的男朋友小韩目前还是个没有经济基础的研究生,但对宋晏纶一直很好,两人也交往两年了,感情很稳定。

    “想到哪里去了?”宋晏纶白她一眼。“我是喜欢总裁,但就像是梦中情人、偶像那样,毕竟总裁不可能喜欢我,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而且全公司有一半的未婚女职员都在暗恋总裁,我喜欢总裁也没什么。”

    “所以,我搬去他家住,不会影响我们的友情吧?”贤贤眨了眨眼,问得直接,她不会拐弯抹角那一套。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宋晏纶喜欢上同一个男人,这实在……实在是……怪怪的。

    “当然不会,你尽管去吧!”宋晏纶鼓励的笑一笑,“我不是说了吗?总裁不可能会喜欢我,你们很相配,比他跟机车王相配多了。”

    “说到机车王——”贤贤掩不住笑意地说:“她曾恐吓我不得对总裁有非份之想,要是知道我搬到总裁家里住,她一定会气炸了。”

    “那我明天就故意把这消息透露给她知道。”宋晏纶兴奋的说。

    她对这主意举双手双脚赞成!“记得第一时间把她的反应告诉我,我也很想知道。”

    “知道了,你快走吧,不要让总裁在车上等太久。”

    总裁不但要贤贤马上搬家,还亲自载她过来拿行李,宋晏纶的恋爱经验比贤贤丰富太多了,知道当一个男人如此对待自己时就是爱情来了……

    他打开门要送贤贤下楼,不料一打开大门就看到韩辰载站在门外,他顿时心跳失速。

    “呃——总、总裁……”宋晏纶脸红了:心仪的男人就在眼前,教他怎能不小鹿乱撞。

    “你就是宋晏纶?”韩辰载上下打量着眼前瘦弱的男子。

    原来是个苍白的宅男,看到他居然还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他肯定冯贤贤不会喜欢这种弱鸡,他们只是死党没错,难怪她可以住这么久。

    “是、是的。”宋晏纶脸红到快烧起来了。

    韩辰载虽然觉得他的反应十分奇怪,但仍慎重地说:“谢谢你这么照顾她。”

    宋晏纶头垂得低低的,连脖子都红了。“应、应该的。”

    贤贤提着行李袋出来了,看到韩辰载,她奇怪地问:“怎么上来了?不是要你在楼下等吗?”

    韩辰载笑笑地说:“因为你一直不下去,所以上来看看,顺便看看你住过的地方。”

    宋晏纶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分明是情侣间的对话啊,贤贤究竟知不知道?这个大刺刺的小女人可能还没警觉到吧!

    “毕竟住了一阵子,也增加了不少东西。”贤贤耸了耸肩道。

    韩辰载笑睇着她手中约旅行袋。“不是增加了不少东西,怎么还是只有这个旅行袋?”

    这个旅行袋他太熟悉了,在饭店大厅初次遇到她时,她就提着这个袋子,她住院的时候,这袋子也一直在病房里。

    阔别了一段时间,如今再见,他发现自己对这只旅行袋竟然很有感情,看到这旅行袋的同时,他泛起了微笑。

    他提走她手中的旅行袋,另一手很自然的搂住了她的肩。

    对于她没有抗拒他亲密的举动,他嘴角噙了抹笑意。

    韩辰载的座车缓缓驶入某栋知名豪宅的地下停车场。

    这种地方住的不是名流仕绅便是商贾巨富,每个人都非富即贵,就算贤贤对房地产再没有概念也知道这种豪宅是她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这里的保全很森严。”韩辰载下了车,在她左右张望观察新环境时为她开了车门。“不过自从一年前搬来一位当红歌手之后,保全再森严好像也没用了,所以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搬家。”

    “是这样没错。”贤贤点了点头。“有次我外公的命相馆来了一位民视八点档连续剧的女主角,我家前面那条巷子马上挤得水泄不通,连里长伯都不维持秩序跑来要和那个明星拍照,所以你还是快点搬家吧!”

    那次她印象很深,方圆百里的邻居们都认为那位当红女星会来第二次,所以好一阵子天天都有人聚集在外头,他们家备受打扰,她被吵了好几天,无法有个安静的环境可以看书和翻译,只能暗暗祈祷那位女星千万不要再来了。

    “那么——”韩辰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喜欢住大楼还是独栋的房子?”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贤贤耸耸肩。“应该是独栋透天吧,我自小住在透天厝长大,习惯了一踏进家门就只会看到自己家里的人,像这种公寓大楼,出入不是都会遇到邻居吗?我觉得自己不善与人交际,还是住透天比较好。”

    他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改天我们一起去看房子,就看你喜欢的独栋透天。”

    她正想问他为什么看房子要找她一起去,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打断了她要问的话。

    “进去吧!我家在五楼,我不喜欢太高的楼层。”

    进了电梯,他拿出磁卡刷过感应器,贤贤上下打量着,不由得在心中惊叹连连,就连电梯也这么富丽堂皇。

    “这里每层楼只有两户,分别用不同的电梯,这座电梯用我的磁卡刷过之后会直达五楼我住的那一户,另一户则使用另一座电梯,因为两户出入口不同,所以完全不会遇到,你大可放心,不必与其他住户打交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住在这种大楼也不错,一定很安静,可以看很多书。”连电梯上升也这么平稳,真是无懈可击。

    说实话,她在宋晏纶的套房里完全无法好好看书,她总不能规定宋晏纶不能看电视或看电视要转到静音吧?加上左右上下的邻居都吵得要命,根本没有隔音可言。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看书。”看她那认真评量的模样,韩辰载笑了。“建商原本采用的建材就已经是高规格的隔音建材了,加上我的室内设计师又加了层高级的隔音设备,所以你不必担心会被吵到。”

    如果她会为了安静这理由留下来,那他愿意再把公寓升级得更安静,好让她留久一点……或者,让她永远都不想走。

    电梯门开了,触目所及是用淡粉色花岗石铺成的简约风走道,黑色雕花大门近在眼前,旁边有一盆绿色植物。

    韩辰载率先走出去,贤贤跟着他。

    他按开密码匣,按了密码,对她说道:“通行磁卡和密码我等一下给你,进来吧!”

    贤贤走进玄关,感觉光是玄关就比宋晏纶的套房还大。

    韩辰载换了室内拖鞋,把皮鞋放进玄关的鞋柜里,接着拿了一双抛弃式的室内拖鞋给她。“明天再去买你的拖鞋,今天就先穿这双。”

    贤贤换上了拖鞋,穿过深色的玄关,跟着他进到了客厅。

    室内以浅色系为基底,客厅铺设了大片浅色地毯,色调沉稳,墙上悬挂着大幅画作,低调奢华。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贤贤看着挑高的大客厅,摇着头。“太浪费了,为什么不跟家人一起住?像我,加果不是情非得已,我绝不会离开家里。”

    住在家里时没感觉,离开才知道家的好,想念家里的饭、想念自己的床、想念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想念家里每一个人……外公真的要跟她坚持到底吗?

    “我父母家在阳明山,离公司太远了。”他解释,“我又常要加班,太晚回家会打扰到家里其他人,老家的佣人又习惯为还没回家的人等门,久了,我晚归也会有压力,索性搬出来自己住。”

    贤贤点点头表示了解,接着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仿佛在森林里,因为他家全是柚木家具,沙发看起来舒服极了,这房子温馨舒适,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了,幸好不是那种运用大量玻璃或镜子来呈现华丽感的装潢,否则半夜出来会吓死自己吧。

    “我先带你认识每一个房间。”他微微一笑,从她的表情知道她喜欢这里。

    他带她看过厨房、健身房、有按摩浴缸的浴室、蒸气室、按摩室,按摩室里不但有三张不同的按摩椅,还有一套昂贵的音响设备,另外就是他在家工作的小型办公室,连他的房间都让她看过了。

    “我觉得,你很重视生活享受。”参观过他家之后,贤贤下了结论。

    他家有的设备,她家都没有。他的厨房此她母亲咖啡馆的厨房还专业,都是进口厨具,像顶级义大利烤箱、日本原装电炉什么的,浴室的马桶也是电脑免治马桶,全部都看到金钱的痕迹。

    “享受倒不是第一个理由。”他笑道,“我每天都在做重要决策,每天都需要大量思考,如果没有放松的时间,我可能年纪轻轻就中风了,去外面的健身房又很浪费时间,所以才在家里弄了这些,不论是在健身时、在蒸气室里、或躺在按摩椅上面的时候,我都可以放空,暂时让脑袋休息一下。”

    他的手机蓦然响了起来。“等我一下,你先随便看看。”

    贤贤佯装在随便看,实际上却是在看他。

    难怪机车王要事先威胁她了。

    这个男人,谁不会喜欢?跟还毛毛躁躁的武烈不一样,韩辰载是个不折不扣的成熟男人。

    从来不知道思念为何物的地,离开医院之后一直忘不了他。

    能再见到他就已经在她预料之外了,现在她又搬进来和他住,难道他们真的这么有缘?

    可是,她外公斩钉截铁的说,她的缘分就是她的未婚夫,绝对不会是别人。

    如果她跟韩辰载只有缘没有分,那这样邂逅一场是为什么?

    难道天注定的缘分就不能颠覆吗?如果颠覆了会怎么样?她就会变得很不幸吗?

    外公所谓的不幸,就是跟她母亲还有三个阿姨一样孤独终老而已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她不怕,反正她有看不完的书可以做伴,错过姻缘就错过吧,自己一个人到老就自己一个人到老吧,她决定照自己的意思做,她要留在韩辰载身边,因为她觉得至少现在会很幸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