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64.html"}})();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7章(1)

《人妻小助理》 第7章(1)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真的吗?”

    “千真万确!总裁把秘书室那个小助理接到家里去住了,每天一起上下班!”

    “不会吧……”

    “你不相信我吗?我是谁?我高美美的绰号可是包打听耶,整个公司会有我不知道的事吗?”

    “可是……这太离谱了,总裁为什么要把那个……你说那个小助理叫什么名字?”

    “冯贤贤。”

    “总裁为什么要把那个冯贤贤接到家里去住?他们是什么关系?”

    “天知道……还有更离谱的事呢!”

    “什么更离谱的?把一个小助理接到家里去住就已经够离谱了,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离谱的?”

    “你听了会吐血,那个小助理一到秘书室薪水就调到了三万五,她只有高中毕业耶。”

    “什么;:真的假的?你这些消息从哪里听来的,可不可靠啊?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

    “不止这样,听说总裁对她好得不得了……”

    “怎么个好法?”

    “听说每天都一起吃早餐、一起吃午餐,还有,三不五时就带她出去……”

    直到两人的交谈声完全从化妆室消失之后,王艺臻才开门走出来,脸色难看至极。

    虽怪人家说公司的化妆室是八卦的集散处,如果不是在这里听到,她可能要好一阵子才会知道韩辰载和冯贤贤竟然已经住在一起了,毕竟身为公司的第二决策者,没人会斗胆对她说这些八卦。

    韩辰载竟然对冯贤贤这么好,而她却完全被蒙在鼓里。

    孟汶珊说因为冯贤贤是韩家的远房亲戚,韩辰载受到请托才把她调到秘书室,这原本听起来合情合理,然而现在看来这两人恐怕不是远房亲戚的关系,毕竟一个小小的、不起眼又不熟的远房亲戚有必要接到家里去住吗?

    她知道韩辰载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单身男子的家,多了一个远房亲戚会有多不方便,更何况还是个女人,一般人都不会愿意。

    她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

    撇开两人的学长学妹关系,在辰宇草创之初,她就在他身边了,虽然知道他有小时候定下的婚约,但她认为那种荒谬的婚约早晚会解除,而她也相信他绝不会听从家人的意思去盲婚。

    虽然他没有向她提过两人的未来,但她确信两人有默契,她唯一看得上眼的男人是他,而她认为他也很需要她,他们是天生一对。

    所以她不相信韩辰载会对个小助理动心,他不是眼光那么差的男人。

    那么是为什么?他为什么会把冯贤贤带回家住?

    王艺臻一定要知道答案,她也认为自己有资格知道!

    于是,在下午开完会后,她没马上离开会议室,直到其他人都走了,会议室里只剩她和韩辰载,她才开口——

    “听说冯贤贤现在住在你家,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韩辰载看着她坦然回答,并没有否认。

    “为什么?”她蹙起了眉心。“她不是你的远房亲戚吧?”

    “她确实不是。”他简洁的说:“事实上,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日前又跟家人发生一点口角,目前离家出走,所以我才让她住在我那里。”

    他没说的是他对这个救命恩人非常有好感,想把她留下来做老婆。

    “救命恩人?”她疑惑的看着他。

    “是啊,救命恩人。”他笑了笑。“之前我送派蒙女士去机场后,不是差点破掉落的砖块砸到吗?当时救我的人就是冯贤贤——”

    “那时救你的人不是派蒙女士的翻译吗?”她对这件事还有印象,当时他一直守在医院里,直到对方清醒,因此她接手了他大部份的工作。

    韩辰载嘴角噙着笑意。“冯贤贤就是派蒙女士的翻译。”

    “什么?”她一定是听错了,不然就是他搞错了,冯贤贤的学经历她看过,只有高中学历,没有任何工作的资历,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是派蒙女土的翻译?

    “很令人意外对吧?”韩辰载愉快的微笑着。“她有语言方面的天份,精通各国语言,把她放在业务部打杂真是大材小用了,可以有更好的职位让她发挥才能,比如,担任公司的专门翻译一职。”

    她的心一沉。他现在是在说那女人的好话吗?他现在的表情是在欣赏那女人吗?

    该死!她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也绝不容许他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虽然她对你有救命之恩,但你一个大男人跟她住在一起不方便吧?”她快刀斩乱麻的下了决定。“这样吧,我有间要出租的投资套房目前空着,请她搬进套房住吧?我不会收她房租,她想住多久都可以。”

    “谢谢你的好意。”他淡淡的说:“但我不想这么轻率的对待我的救命恩人,她因为我,头部受了重伤,在我还没确定她的脑部无碍之前,我不会让她离开我身边。”

    她瞠大双眸瞪着他。

    他现在是在拒绝她的提议吗?

    他为什么不肯让冯贤贤搬走?受伤的事都多久了,老早也该痊愈了吧?一定有一个他不让冯贤贤离开的真正理由……

    前业务部现秘书室小助理冯贤贤搭总裁的车一起上下班,这件事很快在辰宇内部傅开来。

    “你知道吧,大家都在猜我们是什么关系。”贤贤上了车之后,一边熟练的系上安全带一边说道。

    他说,上班时间把他当总裁,下班之后就不需要把他当总裁,反正她也做不到在私底下还把他当上司看待,所以听他的。

    而且他哪里像总裁了,比较像她的男朋友好不好?

    打从她住进他家的隔天,他就预约了医院带她去做复诊,确定她曾受重伤的脑袋没问题,他才放心。

    知道她爱看书,他在住家附近和公司对面的租书店都帮她办了储值卡、各预存了一万元,让她看个够。

    然而租书店不是什么书都有,热门的新书也要排队才看的到,于是他又替她订了许多新书,每天她都会收到博客来的包裹,都是他这个大忙人亲自上网订的。

    不止这些,每天早上,他都会先带着她到公司一楼的丹堤咖啡吃完早餐才进办公室。

    中午的时候,如果他人在公司,也一定是跟她一起出外用餐,至于用餐的地点,不用她烦恼,他都会想好,而且都是他请客。

    如果他人不在公司,都会打电话给她,问她吃饭了没,还会交代孟姊要看着她吃饭,不要让她沉迷在书里忘了吃饭。

    如果是要出外洽公,他一定会舍能干的孟姊而带着她一块去,洽完公直接下班,带她去吃饭、看电影,他曾带她上擎天岗去兜风、跑到北海岸去看海,最后去富基渔港吃海鲜。

    他都做到这样了,公司里没有蜚短流长才奇怪吧?

    “我知道。”韩辰载笑问:“有人当面问过你吗?”

    “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怕她会向总裁大人告状,所以纵然好奇,却没有人敢当面问她。

    “如果有人问你,你会怎么说?”他的黑眸微微闪烁,眼神改变了,那幽深的眼里似乎有更深一层的涵义。

    “我会说,‘你猜?’因为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实在很想回避他的视线,但他一直不把车开出停车场,她只好继续让他盯着看,看得她心跳都乱了。

    他是怎么回事啊?平常又不是没看过,为什么今天要这样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你可以说我是你的男朋友。”他的眼光炽热且温柔的停驻在她的脸上。

    她脸上一阵烧热。“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

    说话的同时,她的心跳加剧,这下真的不敢再看着他了,她怕再看下去自己的心脏会跳出胸口。

    他蓦然将她的下巴托起,双目灼灼的凝视着她。“你说我不是你的男朋友?”

    他对她呵护备至、同进同出,甚至破天荒公私不分的把她调到自己身边放着,就因为担心她会再度消失,如果不是他对她有情、不是不在乎她,会这样紧张她吗?

    “你是吗?”她假装不在意的反问。他明明就是第一个闯入她心灵的男人,尤其在同居生活下,自己对他的魅力更是没有招架之力,只是她只能敷衍。

    “难道我疯了吗?”他失笑地问:“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人好?”

    贤贤看着他,不语。

    他对她的好,她当然知道,但是在他们都有婚约的情况下,她能给他什么回应?她可不想当欺骗他感情的骗子。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喜欢我吗?”她的沉默令他不安地蹙眉。

    她幽幽地说:“谁会不喜欢你?宋晏纶说,全公司的未婚女职员有一半都在暗恋你。”

    他笑了。“是吗?”

    “我倒不那么认为。”她哼了声。“我觉得连已婚女职员也在暗恋你,你是天生的万人迷。”

    韩辰载愉悦的笑了,他马上握住她的手。“很高兴从你口中听到这些话,那么,冯贤贤小姐,你愿意当我这个万人迷的女朋友吗?”

    她欲言又止,定定注视着他的深邃黑眸,探索着什么,最后终于问道:“你忘了你有个未婚妻吗?”

    除了不想当欺骗他感情的女人,她也不想跟自己母亲一样,当别人的第三者,她目睹了母亲长年的寂寞,三个人的爱情太可怜了,她不要。

    “我没忘。”韩辰载看着她,以低沉而柔和的声音说道:“听着,我正积极的在跟我爷爷谈判,虽然谈得并不愉快,但我会继续坚持。我希望你现在就认同我是你的男朋友,因为正面对决我战胜不了我爷爷,所以我打算用一点不太正当的手段让他老人家死心。”

    他的语调十分温柔,却隐含着不可动摇的决心。

    “什么手段?”她被催眠般的看着他,但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她的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

    “像这样。”他低头轻轻覆上她的唇,她柔软的唇办滋味就如同他想像中那般的美好。

    他看见她的睫毛垂下了,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和呼吸,他情不自禁吻得更深。

    好半晌,他才强迫自己的嘴缓缓移开。

    他发出一声叹息。“贤贤,当我的女人,我希望我身边的女人是你,我不要其他人,只要你。”

    他一直排斥他的米虫未婚妻,原本以为自己要的女人是像王艺臻那样的女强人,但事实证明他不够了解自己,他被贤贤吸引了,找到她时的欣喜若狂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一件事——他要的女人是她。

    “这是我的初吻。”贤贤浑身发热,仰起小脸看着他,紊乱的脑袋只能挤出这句话,而这句话见鬼的就像告白。

    他笑了。“我知道。”

    她意乱情迷又心跳加速。“你知道?你怎么知道?”

    他的笑意加深了。“我感觉得出来,你的反应很生涩。”

    她吞了口口水。“好,知道就好,我想跟你说,虽然我没有把你推开,但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而我是有未婚夫,可是我们没有——呃,没见过面……”

    她到底在说什么啊?她懊恼的垂下头。

    接着,她抬头瞪着他的唇长达半分钟之久,然后才舔舔嘴唇,口干舌燥的问:“可以……再吻一次吗?”

    “当然可以,我从来没听过这么棒的要求。”他的声调里带着笑意,接着俯头缓慢的覆盖住她的唇。

    终于突破了。

    这一步,他等了好久。

    这次他无比温柔的轻咬着她柔软的朱唇,炙热的舌尖慢慢探进她唇齿之中,他的舌勾缠着她的,翻搅着、吸吮着,不断的探索着她口中的芳甜,迈开了两人关系的第一步。

    当他的唇离开她的唇之后,贤贤深深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知名渴望涌向她,鼻间充满了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她全身热得发烫。

    她忽然想到她在书上看过的情节,公主在被逼去番国和亲的前一晚把自己交给了心爱的侍卫,因为已非清白之身,皇帝也只好取消和亲,如果她和韩辰载依样画葫芦,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