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69.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8章(2)
    贤贤在疼痛中醒来,扑鼻而来的是药水味、酒精味和消毒水味,感觉很不真实,她竟然还看到母亲和大姊的脸……

    怎么回事?她死了吗?是灵魂出窍了,她才会看见家人吗?

    “醒了!醒了!二姊醒了!”

    是小妹的声音,再看过去,她看到翩翩和武烈……

    “傻丫头,你可醒了。”冯玉莲喜极而泣。“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既然有胆子离家出走,就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这样算什么嘛?害我们担心死了。”

    她试着发出声音,但发不出来。

    她是怎么了?怎么无法发出声音?伤得很重吗?韩辰载呢?宋晏纶呢?小安呢?他们怎么样了?真是急死她了!

    “翩翩,你去找主治医生过来!”冯玉荷强忍着难过说道。

    没多久,缪芝勤和一名护士匆匆进入病房。

    冯玉荷忧心地说:“医生,我女儿醒了,可是好像无法讲话。”

    “她呛伤了,暂时无法开口是正常的,你不必太胆心,她的症状很轻微,再过一、两天就可以说话了。”

    安抚了家属之后,缪芝勤替贤贤做了几项简单的检查,看到她眼神透着焦急,她笑了笑。

    “孩子,你没事,很想知道朋友的情况吧?你的朋友韩辰载、宋晏纶、安家瑞都平安无事,你们很幸运,只有你伤势比较严重,但从楼梯间逃生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大楼起火的原因是电线走火,浓烟从楼梯间往上窜……这些你自己稍后再去看报纸吧,都有报导。”

    听到韩辰载他们都没事,贤贤放心了。

    “我帮你打止痛针,你再睡一觉吧。”缪芝勤对她微微一笑,轻声在她耳边说道:“谢谢你,孩子,又救了那孩子一次。”

    贤贤眨了眨眼,不懂医生在谢她什么,但在药物的作用下,她很快的再度入睡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多了,阳光透过窗帘映入室内,感觉很舒眼。

    这次病房里的人少了一些,只有她母亲、素素和翩翩,但是她没看见韩辰载。

    他不可能不来看她,是不是医生骗了她,其实他伤得很重,所以不能来看她?

    老天!她真笨,竟然轻易相信医生的话!

    她焦急的蹙着眉心,希望有人能告诉她实情。

    好不容易,她母亲和翮翮去吃晚餐了,只剩不会说谎的大姊,她费力的发出了声音,“姊……”

    素素马上靠过去。“想尿尿吗?不想啊……哦,你是要问那个叫韩辰载的人吧?”

    贤贤忧心如焚的点点头。

    “他一直在外面啊,但妈不让他进来,说你是有婚约的人,叫他不要再出现、不要再扰乱你,但他还是一直守在外面,现在也还在。”

    听大姊这么说,贤贤这才真的放心了。

    原来他真的没事,是她想多了。

    不过,他一定很想见她,看来自己要快点复原才能跟他见面。

    接下来的一星期,她非常安份的接受治疗,家人轮流来照顾她,但是在她母亲的示意下,韩辰载仍然被挡在门外。

    一星期后,她已经可以坐起来跟家人说话聊天了。

    这期间宋晏纶来看过她,原来她家人是他通知的,他以为她伤势严重,在慌乱之下才会通知她的家人。

    “外公还不知道你受伤住院,这件事最好也别让他老人家知道,不然他会自责,觉得是他逼你离家出走才会发生这种事,所以你回去也不要提,听懂了吧?”冯玉荷交代。

    “是啊,当然不能提。”冯玉莲附议。“你这丫头胆子好大,竟然敢离家出走这么久,你知道为了拖延婚期,我们有多伤脑筋吗?”

    贤贤吸口气。“小阿姨,那是因为我真的不想跟一个陌生人结婚,换做是你,你想吗?”

    冯玉莲望着她语重心长的说:“但你外公说,那个人是你的真命天子啊,丫头,你能违抗天命吗?”

    贤贤握了握拳头。“我能!”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她。

    冯玉莲大摇其头。“你这丫头——”

    “好了啦,小阿姨,二姊才刚好,我们就不要提这些让她不开心的事了。”言言贴心的把吸管凑到贤贤唇边。“来,二姊,喝苹果汁,我早上在家里自己打的哦。”

    喝完言言的爱心苹果汁,贤贤清了清喉咙,目光滑过病房里每个家人的脸。“我有话要说。”

    “哦喔~不妙。”翩翩耸了耸眉毛。

    贤贤看着他们,清楚且坚定的说:“我有重要的话要说,而他必须在场,因为我要说的事跟他有关系,所以得让他进来。”

    知道“他”指的是守候在病房外的年轻人,冯玉荷镇定地看着女儿。“我不否认那个年轻人很不错,看起来对你用情很深,但婚约是不可以违背的,你可以喜欢他,不过你最后还是必须跟你的未婚夫结婚。”

    贤贤用眼神恳求母亲。“妈,我不能嫁给别人,理由等他进来后,我会告诉你们。”

    冯玉荷考虑了几秒钟。“言言,你去请外面那位先生进来。”

    言言飞奔出去叫人,很快的,韩辰载跟言言一起进入了病房。

    他立即疾步走到床边,握住贤贤的手。“你没事吧?真的没事了吗?有没有哪里会痛?”

    “我没事。”贤贤对他微微一笑,看他憔悴的模样,他是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

    冯玉荷看着两个显然情意深浓的年轻人,她的瞳眸微微眯起。

    父亲说,贤贤此生的真命天子就是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她希望贤贤顺着天意走,不要像她一样,因为错过了姻缘,必须长年独守空闺,忍受寂寞。

    她清了清喉咙。“贤贤,你要说什么,现在说吧!”

    不管女儿要说的是什么都无法动摇她,她一定要女儿照着父亲的意思做,履行婚约。

    贤贤看着病房里的每一个人,小小的脸庞上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坚决神情。“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这就是我必须嫁给他的理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