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70.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9章(1)
    听完冯玉荷的话,冯万来灰白的眉峰开始向中心聚拢,沉吟数分钟之久后才说:“不可能也不可以。”

    冯玉莲比姊姊抢先一步开口,“但是,爸,贤贤已经怀了对方的孩子,您再说不可能也没用,怀了就是怀了,孩子已经存在了。至于这不可以嘛,除非您叫贤贤把孩子拿掉,否则也不能不可以嫁。”

    冯万来拧着眉。“我要到医院去看贤贤,你们跟我去吧。”

    照他的推算,贤贤的命运绝不可能是如此,所以他才会觉得奇怪。

    一路上,三人各怀心事,静默无语。

    医院,高级单人病房里,贤贤四姊妹说说笑笑的,大家兴味盎然的询问她是怎么和韩辰载认识,又是怎么下定决心逃婚的,听得津津有味,连缪医生和跟诊护士进来巡房时,她们也照聊不误。

    “韩大哥人这么好,二姊,你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的。”言言一直觉得他们的爱情故事很浪漫,她很向往。

    “我看是会很辛苦吧。”翩翩不以为然的说:“如果对方家人知道二姊曾跟别人有婚约却毁婚怎么办?何况还先有了孩子,怎么看都是个随便的女人。”

    “叫他保密就可以了啊。”素素虽然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想法还是很单纯。

    “事实上,他也是个有婚约的人。”贤贤不懂她们为何会认为毁婚过的她就矮人一等。

    “什么?”素素、翩翩、言言不约而同瞪大了眼。

    “而且他也是家人为他定下了娃娃亲。”

    “太巧了吧?”素素不太相信。“难道现在还有很多人定娃娃亲吗?”

    贤贤不以为意的继续说:“所以,就算他的家人知道我曾毁婚,我也不担心,况且我毁的婚又不是我自己定下的,没有理由为此排斥我吧?”

    翮翮挑了挑眉。“很难说,老人家是很古板的,想法还很封建,既然都会帮他定娃娃亲了,想必脑袋有一定程度的保守,不管你毁婚的理由是什么,曾经毁婚是事实,他们恐怕很难对你有好印象。”

    贤贤白过去一眼。“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冯翮翮!你才小我一岁,到现在却都还没有交过男朋友,眼高于顶,我看你才是需要长辈决定婚约的人。”

    翩翩翻了个白眼。“干么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没听过吗?我条件这么好,要找男人还不容易吗?”

    “找男人很容易,但找老公就很难。”言言直言道:“三姊这么泼辣,哪个男人能当她老公?”

    翩翩笑骂,“你这丫头,管好你自己吧!男人最喜欢骗你这种无知少女了,不要学二姊一样先有后婚。”

    大家都笑了,话题从韩辰载转移到了缪医生身上。

    “缪医生,您好厉害哦,很少见到女外科医生耶,要当医生要读很多书吧?”

    言言崇拜地说,她想她是不可能当医生的,处理鸡鸭鱼肉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谁说的?”贤贤反驳道:“我也读了很多书,但也没能当医生啊。”

    言言吐吐舌头。“说的也是。”

    “缪医师,贤贤真的没事吧?我觉得她的外伤还是好恐怖。”素素担心地问。

    每次贤贤换药时,她的心脏都会跟着一阵痉挛,真亏贤贤挺得住,叫都没叫一声,也没掉眼泪。

    “放心吧,不会留下伤痕。”缪芝勤微微一笑。“如果有,我会负责免费替她整形到跟原来一模一样,她值得最好的。”

    “缪医生,你好像很喜欢我二姊哦?”翩翩扬起眉毛,不客气的吐槽自家人,“其实我二姊只有外表看起来温驯,但骨子里可是缺点一大堆,她懒散成性,从来不整理房间,衣服可以连穿两三天不换,洗澡更是两天一次,头发呢,能不剪就不剪,曾有超过一个月不走出家门一步的宅女纪录,不会煮菜、不会做家事,除了饱读诗书,真的没有什么优点耶。”

    “呴~冯翩翩,我亏待你吗?干么在医师面前把我讲成那样啊?”贤贤抗议,她很喜欢亲切的缪医师,不想再她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觉得她这样很可爱啊。”缪芝勤眼神熠熠地说:“不管贤贤有多少缺点,对我来说,她是最好的。”

    翩翩好奇了。“为什么?”

    缪医师还没回答,门外传来敲门声。

    随即,冯万来、冯玉荷、冯玉莲进入了病房。

    “外公——”素素她们连忙站起来。

    贤贤一见到外公,心就惴惴不安地揪紧了。“外公……对不起。”

    “现在讲对不起有用吗?”冯万来盯住她。“听说你已经怀了孩子,闯下了这么大的祸,现在必须嫁给不是你真命天子的男人,你不会后悔吗?”

    贤贤坚定地说:“我跟您保证,我不会后悔的,外公。”

    冯万来蹙着眉,看了贤贤许久之后才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还没有下定决心,等我考虑过后再谈吧!”

    “外公——”贤贤感动的看着老人家,知道事情已经有商量的余地了,她本来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以为自己会被逐出家门……

    “我还没答应你呢。”冯万来微蹙着眉,深思着。

    婚约是他过世的爱妻与青梅竹马的玩伴定下的,妻子临终前,他答应过会促成这门婚事,现在他却做不到,他心中实在很不好受,但贤贤已经怀了孩子,不答应她又能怎么办呢?

    除了毁婚会愧对亡妻之外,他也很担心贤贤不从天命嫁给别的男人,一旦改命,贤贤会受到伤害……

    冯万来陷入沉思时,病房门又响了。

    贤贤看到韩辰载开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位老人家和一位穿着医生白袍的中年男子,后者的白袍还绣着“院长韩正明”的字样。

    病房里的跟诊护士忽然紧张了起来。“院长好,老院长好。”

    贤贤眨了眨眼。

    院长?老院长?这两个人是谁啊,韩辰载为什么带他们进来?是她病情加重了,所以请院长和老院长来为她看诊吗?

    “冯兄?冯兄你怎么在这里?”

    她的疑惑还没得到解答,那位老人家就惊喜万分的喊她外公,她外公同样又惊又喜的看着他。

    “韩兄?”冯万来看着故人。“你怎么会来看我外孙女,难道你认识我外孙女吗?”

    “你的外孙女?”韩仲岳困惑的看看病床上的贤贤,又看看韩辰载。“你不是说住在这间病房的女人是怀了你孩子、要跟你结婚的女人吗?怎么?我们走错病房了吗?”

    韩辰载也很困惑,但还是简单扼要地说:“爷爷,我们没走错病房,她叫冯贤贤,是我要娶的女人。”

    听到这番话,冯万来讶异的看向韩辰载。“韩兄,这孩子就是辰载吧?是你的孙子,要跟我外孙女结婚的那个孙子?”他看过照片。

    “是啊,就是他,一表人才对吧?”骄傲的夸着孙儿,韩仲岳忽然想到那不是重点,连忙指着贤贤问道:“你说她是你的外孙女?”

    冯万来点了点头。“她就是我那个和辰载定了娃娃亲的外孙女,排行老二,叫贤贤。”

    韩仲岳更困惑了。“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一头雾水地看着孙子。“你说不要和冯贤贤结婚,却又让人家怀了你的孩子,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任?”

    韩辰载锁紧了眉。“所以,和我有婚约的女人就是她……”

    韩仲岳点了点头。“是啊。”

    “老天!”一旁始终没说话的韩正明,脸色难看的擦起汗来。“我不知道她就是冯伯父的外孙女,还拿钱打发她走……”

    韩辰载眉宇蹙得更紧。“爸,您在说什么?”

    “就是……”韩正明略微不安地说:“那个——她上次住院时,因为你表现得太不寻常了,我怕你会对她有别的想法、怕你不听你爷爷的话去履行婚约,所以派了一名护士拿了一笔钱给她,叫她离开你,但她人走了,却没把支票带走……呃,如果早知道她就是你的未婚妻,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韩辰载看着贤贤,紧紧的蹙着眉心。“原来这就是你那时不告而别的原因,为什么没告诉我?”

    贤贤脑袋全部都打结了,根本回答不出来。

    她是他的未婚妻……

    “你这孩子,当然是不想你为难才没说啊。”缪芝勤就站在病床边,她轻轻执起贤贤的手,露出了笑容。“你好,我是辰载的母亲,很高兴认识你,想不到绕了一圈,你就是我的儿媳妇,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吧!”

    贤贤整个人都傻了,目瞪口呆的喃道:“缪医师……”

    缪芝勤亲切地执着她的手,微笑地娓娓道来,“你第一次为了救我们辰载而受伤,那时我已经对你满怀感激,打从心里喜欢你了,那孩子也跟我说,他对你很有好感,等你出院之后,想跟你进一步发展。但因为他有婚约在身,我没有马上同意,而是把你的事告诉辰载他爸爸,想和他讨论这件事,想不到他竟然在情急之下做出那种事,唉,孩子,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吧!”

    “哈,怎么会有这种事?”在所有人都还没回神之际,冯玉莲笑吟吟的说:“这么一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两方都不必毁婚,我爸爸也不负神算之名,贤贤的未婚夫果然是她的真命天子没错,真是皆大欢喜啊!”

    “可是,他不是医生啊?外公。”贤贤呆滞,整个人混乱不已。

    冯万来撇了撇唇,“我又没有说他是医生,我是说他出身医生世家,家人都是医生。”

    贤贤想了想,外公确实是这么说的没错。

    可是——可是这说法误导了她,害她以为她的未婚夫也是个医生,让她心生抗拒,连资料都不想看,索性当了落跑新娘,结果绕了一大圈还是要嫁他,这真的是始料未及啊。

    稍晚,所有人都走了,病房里只剩下韩辰载在照顾贤贤。

    “如果早知道你就是我的未婚夫,我就不必那么辛苦的离家出走了。”纵然知道若非离家出走遇到他,产生了情愫,两个人就算在相亲宴上见面也不会来电,但这中间的曲折还是让她越想越好笑。

    他也噙着笑意。“如果早知道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也不必忤逆我爷爷,一直跟他老人家抗争谈判,让他老人家的血压好几次飙高了。”

    不过,他有一点无法理解——

    “对了,你明明有语言方面的才华,能靠翻译养活自己,收入颇丰,为什么你家人给我们这边的资料却是——学历:高中毕业。职业:无业,自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待在家里等等这些令人反感的描述?”让他根本不想记住未婚妻的名字。

    “这些全部都是事实啊。”她可从来不以这些为耻。“虽然我在替出版社翻译书,有时也当口译,但不是正式员工,外公大概觉得很难解释我的工作吧,索性略过这部份,除了没说这个,其他都是事实。”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我一直以为你是不知上进的宅女米虫,所以排斥跟你见面,不想履行婚约。”

    “你呢,你为什么不当医生?”贤贤好奇地问:“你们全家都是医生,你爸妈一定也希望你当医生吧?”

    “就因为家人都是医生,所以我对当医生这件事特别排斥。”他回忆自己的成长过程说:“从小到大的经历让我明白医生顾的了病患就颅不了家庭,我亲眼见到我父母只要医院电话一来,就算是半夜也要赶过去,我和哥哥可以说是保母带大的,一年和父母坐下来好好吃顿饭的机会寥寥无几。”

    贤贤打从心里感到同情。“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排斥当医生了。”

    “医生”两字对他而言就是孤独寂寞。

    “不止如此。”他说下去,“后来,我哥结婚了,大嫂也是医生,小侄女和小侄子也是托付给大嫂娘家照顾,一家人一星期见不到几次,我觉得小孩子很可怜,发誓自己绝不要当医生,绝不步上他们的后尘。”

    贤贤抬起眼望着他。“可是我觉得你现在的工作也很忙。”

    “我可以充份授权,也可以找专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他笑睇着她,眸光移到她平坦的腹部。“放心吧,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以后,我绝对会当个称职的好爸爸,至少会把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宝宝身上。”

    贤贤微扬着眉梢。“说什么啊,根本就没有宝宝,你也知道的啊。”

    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怎么可能有宝宝。

    她当时是被逼急了,知道自己一回家就会被押进礼堂,才会扯那个谎,幸好他很聪明,纵然讶异却没有显露在脸上,所以她家人都相信了。

    “我的未婚妻小姐,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努力制造啊。”他微笑,食指点点她的鼻尖、她的娇唇,再将她拥入怀中,让她紧紧贴住自己。“未婚妻……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喜欢未婚妻这三个字。”

    他抬高她的下颚,眼底温柔如水,低首攫住了她的唇,烙下缠绵的吻。

    他在吻自己的未婚妻,光明正大的吻,这种感觉真好。

    缘分这一说,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现在他完全相信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