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70/435371.html"}})();
尊宝娱乐 >人妻小助理 / 最新章节列表 > 《人妻小助理》 第9章(2)
    辰宇上下均收到大总裁和小助理的喜帖了,还备注不收礼金,只收祝福,当天出席喜宴者还补假一天,大家都欢呼赚到了。

    王艺臻盯着喜帖已经超过半小时了。

    才一个月,他居然就决定娶冯贤贤?那她的付出呢?这些年为辰宇劳心劳力、没日没夜的付出,就这样一笔抹煞掉吗?

    不是说只是救命恩人,那他有必要以身相许,养冯贤贤一辈子吗?

    她愤怒得想把喜帖给撕烂,她觉得自己被韩辰载耍了!她绝不是那种默默接受的个性,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带着喜帖,她直闯总裁办公室。

    见她脸孔扭曲、神色不善,孟汶珊被吓到了,连忙过去阻止她。“王总,您不能进去,那个……总裁现在有要事在身,他交代过,任何人都不得进去,所以——”

    王艺臻瞪着她。“所以怎么样?你要叫警卫上来把我押走吗?”

    孟汶珊把头摇得像波浪鼓。“当然不是,我怎么敢……”

    “谅你也下敢。”她推开孟汶珊,连门也不敲,直接开了门。

    她现在就要见韩辰载,现在就要!

    打开门,她一眼就看到韩辰载正搂着冯贤贤,胸中怒火更炽,恨不得上前去把他们分开!

    见到一脸怒气冲冲的王艺臻,韩辰载的俊眉挑高了,他先放开贤贤,“王总经理,你这是在做什么?敲门是基本礼貌,你不知道吗?”

    王艺臻面罩寒霜。“我有事要跟你谈,叫她出去。”

    韩辰载看着她,感觉得出来她正在压抑强大的火气、脸色铁青,整个人仿佛像座即将爆炸的火山,情绪这么激动的她可能会伤害到贤贤。

    他看着未婚妻,微微一笑。“饿了吧?你先出去吃早餐,我跟王总谈一谈,谈完我再打给你。”

    “好吧。”对于王艺臻用古怪又仇视的眼神瞪苦她,贤贤不以为意,也明白他是怕对方会有过激举动才要自己离开,而她也真的饿了,出去吃早餐刚好。

    “这是怎么回事?”一等贤贤出去,王艺臻就把喜帖摔到韩辰载面前。

    韩辰载看苦她紧绷的脸,捡起了自己的喜帖。“我的喜帖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丢在地上?”

    “你真的要和冯贤贤结婚?”王艺臻咬牙问。

    “千真万确。”她很不对劲,他目光锐利地打量着她。“你就是要跟我谈这件事吗?”

    她不回答,急促的反问:“你为什么要跟她结婚,她只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是吗?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

    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缓慢但清楚的说:“因为我爱上她了。”

    她瞪大了眼,像是没有预期到答案会这么简单。

    “爱上?你爱上她?太可笑了!不!不行,你不能跟她结婚!”他的答案让她气得全身发抖。“我才是适合你的女人,我才是!”

    他直视着王艺臻,安抚道:“艺臻,你先冷静下来。”

    因为他一向只把她当工作伙伴,从来没有注意到她的思想似乎有些偏差,而且他从来没有应允她什么,也没有跟她有感情上的牵扯,但她对他的婚事反应竟如此之大,彷佛自己抛弃了她,非常古怪。

    “你要结婚了,叫我怎么冷静?”她的声音带着微颤。“我们才是天生一对,我一直在等你解决你那个婚约,我会在辰宇工作也是为了你,现在你居然敢说你要结婚了?你居然要丢下我去结婚?”

    他蹙眉。“艺臻,你很清楚,我从来没有给过你承诺。”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低吼,“但是我们有默契!我是你的另一半,而你是我唯一看的上的男人,这种事不需要说出口,我们两个都知道!”

    “那只是你的想法。”他注视了她好长一会儿,静静的说:“就算我解决了长辈决定的婚约,我的另一半也不会是你,你是很好的事业伙伴,但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女人。”

    “我不信!”她咆哮了起来。“取消婚礼!立刻取消你跟她的婚礼,不然我就离职!离开辰宇!”

    “你是真心的吗?”他不悦的攒起眉。

    竟然拿工作当威胁,他对她真的太失望了。

    “对!”她抬高下巴,对他怒目而视。“你以为我做不到吗?既然我可以为了你进来辰宇,当然也可以因为你而离开,你都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我是傻瓜吗?我是笨蛋吗?我为什么要帮属于别人的男人做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挑起一边的眉毛,缓缓开口,“如果你一定要离开,那我祝福你,祝福你找到更好的工作,你很有能力,我相信那不是问题。”

    她变脸怒道:“韩辰载,你——”

    这不是她要听的,她要他挽留她,苦苦哀求挽留她,取消跟冯贤贤的婚事,而且是立刻就取消,把她放在第一位……

    “辞职信你交给人事部就可以了。”他转身走回办公桌后方。“我会交代人事主管说我已经应允你的辞职,你应得的退职金会汇到你的帐户,金额我会亲自交代,一定会跟你的付出成正比,如果还有什么要求,你就再和孟秘书联络吧。”

    如果她是因为对他心存幻想而在辰宇做事,那么她还是离开比较好,他就要和贤贤结婚了,不希望造成这一类的误会。

    “好,你等着瞧!”王艺臻拂袖而去。

    她竟然输给了一个小助理,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女人!

    韩辰载今天给她的屈辱,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不会就这么算了!

    “又来了。”孟汶珊瞪着电脑萤幕里的黑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又是黑函吗?”贤贤马上看向孟汶珊,她蹙着眉心,对这件事也很关心,因为当事人就是她的未婚夫韩辰载。

    连日来,公司内部流窜着一封未属名的电子邮件,说辰宇总裁对离职的女总经理始乱终弃,因为即将结婚,怕东窗事发,所以用非常手段将她逼走,害她得了忧郁症,多次自杀未遂……这黑函的版本一天比一天夸张。

    “太明显了,辰宇总裁、离职女总经理,这根本就在讲总裁和王总嘛,这黑函八成就是她发出来的。”孟汶珊忿忿不平的说:“总裁哪有对那女人始乱终弃啊?我可以做证,他们两个根本没交往过。”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贤贤也找到了最新版的指控黑函,正在看,越看心越沉,机车王也太过份,根本把韩辰载写成一个人混球了。

    “可能是因为总裁要跟你结婚了,所以她心有不甘,挟怨报复。”孟汶珊压低了声音。“你刚调到秘书室来的时候,她就一直来质问我原因,你搬去跟总裁住在一起后,她又来质问我,可见她很在乎总裁的一举一动。”

    贤贤站了起来。“不能再任由她这样乱搞了,依法这可以提起毁谤告诉,我想只有走法律途径才能有效遏止她的行为。”

    她煮了一杯咖啡送进去给韩辰载,想跟他谈一谈,哪知道他像没事人似的,自在地看着文件。

    “知道今天又有最新版的黑函了吗?”贤贤把咖啡放在他桌上,在他的眼神示意下,走到他旁边去。

    她一靠近,他立即将她拉进双腿之间,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贤贤放松地靠着他,这般亲昵的肢体接触让她忘了自己进来的目的,她闭上双眼,任由他吻上了她的唇,她忘情的把双臂移向他的颈后交缠,在他的怀中融化了。

    他的嘴唇游移到了她的颈部,唇舌来回轻轻吸吮着她的颈子,牙齿轻咬她的耳垂,双手则隔着衣物爱抚她的胸部,这亲密的行为让她双腿发软,喘了口气,身躯都紧绷了。

    出院之后,她就搬回家去住了,所以他们没什么机会亲热,而且,贤贤坚持婚后才能有性行为,可是现在……

    “我真的忍不住了。”他的呼吸急促。“我们能不能——”

    “不能。”

    为免失控着火,她立即从他身上跳开,不但如此,还绕出了桌子,拿起他的咖啡喝了一大口,企图平息紊乱的心跳,但显然没用,她只好用手当扇子,扇扇自己的脸,当然还是没用,心仍跳得好快,脸依然烫得快烧起来。

    她一连串无济于事的举动把他给逗笑了,欲火也因此平息了下来,他微笑看着她。“我很期待我们的新婚之夜。”

    她脸更红了,赶紧转移话题,急促的问他,“听到我刚刚的话了吗?今天又有黑函了。”

    “听说了。”韩辰载不疾不徐的拿起咖啡喝了几口,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你打算什么都不做,让她继续造谣吗?”贤贤皱眉望着他。“你对机车王始乱终弃的无稽之谈已经流传到外面去了,我看再过不久,可能就会登上壹周刊了。”

    他淡淡地说:“清者自清,我没有做就好。”

    看在多年的情谊上,他不会采取法律行动。只是他没想到,她的报复手段会这么激烈,又这么的——幼稚,实在不像她会做的事,王艺臻是个自视甚高的人,居然会选择散播不实流言,他真的很意外。

    但是,他相信这件事会过去,她是个高知识份子,终究会想通这么做无济于事,不管散布再多黑函,他没有做就是没有做,而他的婚礼也会如期在下个星期日举行,她也就不得不死心了。

    “如果大部份的人都因为她的黑函相信你是那种人呢?”贤贤再度皱了皱眉头,看着他问。

    他又喝了口咖啡,眼光悄然转为深沉,还没回答她的问题,孟汶珊就拨了内线进来——

    “总裁,”她的语气十分无奈。“有人举报您内神通外鬼,进行内线交易,主管机关请您协助调查。”

    贤贤大惊失色的瞪视着他。

    内线交易?这是多严重的指控啊!又是王艺臻做的好事吗?可恶的女人!真的很机车耶!

    “不用太担心。”他的目光迎上她的。“这项指控需要一定的证据,而我没有做那种事,所以不会有证据。”

    贤贤想到她看过的许多推理小说,其中不乏制造伪证的情况。“如果她有心陷害,连证据都制造了呢?”

    韩辰载与她对视,沉默之中,他的手机响了。

    贤贤看他蹙起了眉心,警戒的问道:“什么人打来的?”

    “王艺臻。”

    他冷冷答道,接起了手机,随即听到王艺臻轻快的声音。

    “是我。”

    “有事吗?”他不置可否的问。

    她笑了起来。“都要被金管会调查了,还这么镇定啊?”

    “你打来就是要说这个?”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王艺臻的思想真的有问题。

    “当然不是。”她哼了哼。“你快点取消跟冯贤贤的婚礼,不然去跟你娃娃亲的未婚妻结婚也好,就是不能跟冯贤贤结婚。你放弃冯贤贤,我就放你一马,不会再做有损你名誉的事。”

    他甚感好笑地说:“冯贤贤就是跟我有娃娃亲的未婚妻。”

    “我不信!”王艺臻咬牙切齿的怒道:“事到如今,你还想唬弄我吗韩辰载?你信不信不照做的话我的手段还会更激烈,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莫及……”

    “随便你!”他眉头一皱,打断了她的威胁,并且挂了电话。

    不管她要做什么,他的婚期都不会改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