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98/36194.html"}})();尊宝娱乐 >翡冷翠的时代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古弗仁教程

第九十一章 古弗仁教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抵达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之后,庄明歌按照巴斯滕之前告诉自己的地址,在机场直接租了一辆车,驱车前往古弗仁位于阿姆斯特丹郊区的别墅。

    威尔·古弗仁,在球员时代效力于拉佩德俱乐部,曾经作为球队队长夺得过1955-56赛季的荷兰联赛冠军。退役之后,他专职当上了主教练,先后在罗达jc、鹿特丹斯巴达、尼美根、费耶诺德等球队执教。

    古弗仁担任教练工作时的最大荣誉是率领费耶诺德夺得了1973-74赛季荷兰联赛和欧洲优胜者杯双料冠军。古弗仁的球员生涯还是主教练的履历都不能算是辉煌甚至可是说是乏善可陈,连很多资深的荷兰球迷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古弗仁最大的爱好是阅读各类的体育书籍、文章,然后尽可能地把他从书中吸取的知识转化到足球领域。古弗仁为人工于心计而且城府很深,他在尼美根队执教期间,球员们经常以飞镖、打台球的方式打赌。古弗仁刚来俱乐部时不会玩,于是他私下里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偷偷练习飞镖、台球,期间没有透露一丝口风。练好后一下子连赢了好几名球员,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其为人之深沉由此可见一斑。

    在七十年代,古弗仁创建了一套系统的训练方法“古弗仁教程”(coervermethods,简称为“cm”)。它是针对球员的运球、球性、球感和单兵作战的专门训练方法。从5岁到18岁,不同年龄的球员都有不同的训练专项。除球感外,像转身、卸球的方法等等,也都是cm教程的内容。最重要的部分是一对一的单兵作战能力,不仅包括过人的假动作,而且还着重于接球、头球、对抗方式、突破方向、个人站位等细节。训练按年龄段系统化,每个动作都有严格的规定。这套教程对培养青少年球员有着很大的帮助。古弗仁在尼美根俱乐部执教的时候,荷兰著名球员让·皮特斯、弗朗茨·泰森都是通过这样的训练课程调教出来的。

    古弗仁教程的宗旨是:培养具有超强个人能力的球员,用更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培养“具有在瞬间决定比赛能力”的球员,古弗仁认为,这样的球员是可以通过系统化的训练培训出来的。同时,古弗仁认为,球感、球性是至高无上的,“人控制了球,就控制了对手,从而控制了比赛”。他要求学员在刚刚接触足球的几年内,只练技术不练战术。等到基本技术掌握得差不多了,再开始灌输战术思想。古弗仁声称,像克鲁伊夫、巴斯滕、罗纳尔迪尼奥这样的天才,如果在cm的环境中,产生的几率会更大。即使是天峨达不到这个离度的球员,通过这一套教程的训练,也可以使个人能力得到很大的提高。

    cm课程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传,但是在荷兰本土却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甚至知道“cm”这个名词的人都不是很多。荷兰的一些著名俱乐部如埃因霍温、阿贾克斯也曾有人采用过cm训练课程,但也只限于个别教练。对于崇尚全攻全守的“米歇尔斯”流派的荷兰人而言,“古弗仁教程”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一个陌生的概念。

    同样是在七十年代,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共同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全攻全守”打法。荷兰人独树一帜的足球战术,让世人为之侧目,称之为“第三次足球革命”。自此,“全攻全守”就成为荷兰足球的代名词,米歇尔斯的“战术流”成为了荷兰足球的象征。

    二十多年来,古弗仁提倡的技术流和米歇尔斯的战术流之间的关系以及二者的社会地位,一直影响着荷兰足球的发展。

    以米歇尔斯为首的“战术流”在荷兰的地位是神圣的,他们强调阵形、意识、战术、团队精神。他们认为,有了这些东西,球队就可以无坚不摧。球员们从小以训练跑位为主,过多花哨的技术显示会被认为是违反了“简单至上原则”,会被教练禁止。

    米歇尔斯对于球员的个人技术的看法是:一切技术都是通过比赛来学习的,踢的比赛越多技术就掌握得越好。对一般球员的个人技术,不加以特别指导,因为大部份教练本身就不知如何去做。他们对基本技术的观点是:“无论是一对一,还是四对四。只要把球扔到中间,球员们就能自己学会过人。”

    但是在青训体系中,这种想法是极端错误的:一个好的过人动作或头球方式,就像是一个阿拉伯数字,比如7,只有你教给他,他才能学会。但让他去自己摸索、发现阿拉伯数字的规律,他就是再聪明,也会非常困难。

    相反以古弗仁为首的“技术流”认为个人技术为本,其他为次.只有在掌握良好的技术后才能谈论战术。

    古弗仁和米歇尔斯两者截然不同的观点,使得荷兰足球产生了类似于金庸的《笑傲江湖》里描述的,华山派的“气剑之争”。由于米歇尔斯和克奋伊夫在荷兰国内神圣的地位,“气宗”严密的控制了荷兰足协长达近三十年,同时还对古弗仁的“剑宗”采取了排斥打击的态度。所以在荷兰,古弗仁的训练教程没有生存的空间,只能在民间流传。这造成现在有很多荷兰人都不知道“古弗仁教程”

    的存在。

    在长达近三十年的交锋中,双方互相指斥,少不了你来我去的碰撞。而荷兰足协的观点是:cm只是转身加扣球,是街头足球的演化,是毫无用处的小花活。

    所以荷兰足协虽不曾明令禁止,但是却在变相地摒弃它:在荷兰官方出版的各种足球教科书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古弗仁教程”的字样,直接当它不存在。而古弗仁也一针见血地指出:荷兰足协排斥cm,是因为他们没有人能够掌握这个系统。古弗仁曾说:“为什么米歇尔斯拒绝cm?因为他自己连一头牛都不会过!”

    1985年,米歇尔斯受荷兰足协所托,招集人手编纂荷兰足球教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教程中中竟然没有个人技术训练的部分。

    ……

    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幽静的别墅中,庄明歌第一次见到了这位在荷兰国内饱受排挤的老人。

    与具有王者霸气的米歇尔斯相比,已经70岁高龄的古弗仁看上去更像一名大学教授。无论庄明歌和他谈什么话题,最后总是会被他带到足球上面。

    庄明歌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在大学里听那些老教授们的讲座。

    而古弗仁显然很久没有人这么“认真”地听他的演讲了,他兴致盎然地说道:“我认为,具有强大个人能力的球员,在比赛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米歇尔斯这个老家伙之所以能够成功.恰恰是因为他拥有了克鲁伊夫和范巴斯滕这样的天才……一旦有了这样的球员,无论你用什么阵型,都不是很重要了。克鲁伊夫现在总是强调‘简单至上’,但他却忘了,他在阿贾克斯和荷兰国家队的许多成功,恰恰是因为他自己超强的个人能力……”

    庄明歌偷看了一眼手表,发现这个老头居然已经滔滔不绝的讲了两个小时,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庄明歌不得不出言打断了老人的演讲。

    “那个,古弗仁先生,这次我们来找您,是因为我们球队有一名天赋非常不错的小球员,我希望能够请您来担任他的专职教练,用您的理论将他培养成一位足坛巨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