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98/36225.html"}})();尊宝娱乐 >翡冷翠的时代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2章 宴会的目的

第122章 宴会的目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别列佐夫斯基在大厅中发表地这一通即兴演讲,内容相当的老套且流于表面。无非就是“伟大的叶利钦同志是多么的英明神武,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大家都能够在未来生活得更好”之类的。

    对别列佐夫斯基没有多少实际内容的演讲,庄明歌选择了自动忽略,利用这段时间,他把和自己相对亲密的阿布,拉到了一边,向他询问起了接下来的私人聚会的有关情况。

    通过阿布的介绍,庄明歌知道了,接下来参加那个小型聚会的,主要就是现在在俄罗斯国内呼风唤雨的七大寡头,既然这是为了俄罗斯总统大选而举办的宴会,那么这些寡头才是本次宴会真正的主角。

    现在在大厅里的这些人,说好听的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说不好听的就是让这些影响力有限的外围人士,在进行总统大选的时候给叶利钦涨涨人气。

    要是叶利钦真的把自己竞选成功的希望放在“人数”而不是“质量”上的话,那么他离下台也就不远了。

    在第一个任期内没有取得什么突出政绩的叶利钦,此时想要击败他的竞争对手,他所能依靠的后台,只有这些掌握了俄罗斯经济命脉的寡头们。

    因为这些寡头们手中握有的大量资源,使得他们足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俄罗斯总统大选的局势。

    那么,别列佐夫斯基邀请自己来参加这种聚会,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呢?听过阿布的叙述,庄明歌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

    ……

    等到即兴演讲结束,大厅中的宴会再度开始之后,别列佐夫斯基就在保镖们的护卫下,离开了这间金碧辉煌的大厅。而庄明歌和卡琳也在阿布拉莫维奇的带领下,走进了位于这家俱乐部最里面的一个小厅。

    “这里居然会有这么奢华的地方。”这是庄明歌走进这间小厅之后,最直观的感受。

    如果说外面的大厅给人的感觉是华丽中带着大气的话,那么这间小厅的布置只能用极尽奢华来形容,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中世纪宫廷壁画,淡淡的发出微弱的光亮,让整个小厅里显得自然而明亮。地上则铺着一层厚厚的特等伊朗产羊毛手工地毯,让饱受莫斯科寒冬之苦的来宾们,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温暖。

    庄明歌走进这间小厅的时候,他看到厅里有一个略显肥胖的中年人正在做着演说。

    “诸位,我想这次宴会的目的,在座的大家都很清楚,我想说的,就是在这次总统大选之前,我们大家谁都不能够退缩!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为叶利钦总统、为俄罗斯的国家利益而战!”

    作为宴会的两位发起人,别列佐夫斯基与古辛斯基这对“好基友”看来事先就有了明确的“分工”,刚刚前者在大厅内做出了一番鼓动性的发言,而小宴会厅内做即兴演讲的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古辛斯基的肩上。

    庄明歌是在阿布的带领下进入这里的,而阿布此时也悄悄的告诉他,这个莫斯科空军俱乐部目前的实际掌控者,便是这位古辛斯基。

    庄明歌对古辛斯基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首先是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一个靠不住的家伙,之前别列佐夫斯基在大厅里面对那么多的来宾,还能在话语里委婉的表示出,“这次宴会的目的就是号召大家一起来维护我们自身的利益”;而这位古辛斯基先生呢,现在竟然在这个还算是互相知根知底的场合里,大言不惭地声称这次聚会的目的居然是“为了国家的利益”!

    庄明歌不知道的是,古辛斯基的这种做派,在场的这些熟悉他的大佬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谁不知道毕业于苏联国立卢那察尔斯基戏剧艺术学院的古辛斯基最喜欢在公众场合演戏?就像他后来流亡以色列之后,还隔三差五的蹦出来指责普京政府的各项政策和法令。

    庄明歌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会场里除了自己和卡琳两个人之外,似乎其他人似乎都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俄罗斯人。

    这个房间里,该不会只有我俩算是外人吧?庄明歌不禁苦笑,虽说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只要一个人出了名,有了钱,那么就难免会和该死的政治扯上关系,但是自己对政治这个大泥潭的态度可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啊。

    最好的例子,就是庄明歌在带领佛罗伦萨重新回到意甲联赛之后,有无数的意大利党派的代表找到他,希望庄明歌能够加入他们的党派,但是庄明歌全都拒绝了,并且还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了一则声明,说明自己不会参与竞选任何一个政府公职。如果别列佐夫斯基之前派人探过自己的底细,就应该知道这些事情,一个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能够带给别列佐夫斯基什么样的帮助呢?

    第二点,古辛斯基给庄明歌的感觉,就是他出风头的想法实在是太强烈了,庄明歌即使对政治再不感兴趣,也知道什么叫“枪打出头鸟”,普京这号牛人要是一上台,首先要打击排除的肯定就是古辛斯基这种人!

    别的细节或许庄明歌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在庄明歌的记忆里,普京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像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这类的寡头,想要在他执政时期的俄罗斯生存下来,就必须要“遵守这个时代的规则”。

    而俄罗斯老一代寡头的下场,无非就是那么几种:要么就是经营不善,在后来98年的金融危机中破产;要么就是捞过了界,被后来上台的普京给送进了监狱、或是侥幸逃脱了牢狱之灾,被迫流亡海外;只有极少数的幸存者如弗里德曼、波塔宁等人谨小慎微,能够继续活跃在二十一世纪的舞台上。取代这些老一代金融寡头的,便是与新一代俄罗斯政府有着密切联系的阿布拉莫维奇、奥列格·杰里帕斯卡等新一代寡头。

    ps1:《加更补完计划》第二十三章

    ps2:果然感冒了,好难受的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