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282/1773187.html"}})();尊宝娱乐 >沐辰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再见时,必定逼你使出全力。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再见时,必定逼你使出全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七百三十四章:再见时,必定逼你使出全力。

    可是,就在沐辰转身之际,宇文拓和拓跋锐却忽然跃了上来,沐辰无奈一叹,看来麻烦还要继续。

    “拓哥哥?”

    万仙儿见宇文拓从下面走了上来,竟然有些惊讶,一步之下从玄玉匣上跃了下来,却站在了沐辰身边。

    宇文拓看到万仙儿这个下意识的举动心中微叹,却佯装失落道,“仙儿妹妹,听你这话的语气,莫非现在才看到我?”

    万仙儿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她的心思一直都放在沐辰身上,所以没有去注意他人,宇文拓可以说是她小时候就认识的人,一个就住在中灵山上,一个就住在中灵山下,而万仙儿小时候又没有什么玩伴,鼎宫内除了那些兢兢业业修习炼丹之术的鼎师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新鲜物,所以她便经常一个人或者带上雅兰偷跑下山。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结实了宇文拓,并以哥哥相称。

    不过也只是浅交,甚至当万仙儿十岁之后,便不曾下过山,所以对宇文拓印象只是停留在儿时,而且那时候宇文拓也不是用的这个名字,他只告诉过自己叫‘拓’。不曾想原来以前的拓哥哥就是药城城主之子宇文拓,要说刚才万仙霖给予她的水晶中也有刻画宇文拓的样子,但是万仙儿根本不在乎样貌,所以只是粗略掠过,固然没有察觉到他的身份。

    “也罢,我上来可不是为了仙儿妹妹你来的,况且我也肯定打不过他。”

    一边说着,宇文拓将复杂的目光投向沐辰,继而道,“在下宇文拓,刚才主殿之外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沐辰微笑摇头,“在下沐辰,我可不是泰山,以我的武道境界,每个人的看法都是一样的,况且你也没说我什么,还帮了我一下,不过你上来不会就是为了自我介绍吧。”

    宇文拓笑道,“当然不是,只是来了一趟,却什么都没有参与便要回去有些不甘。”

    沐辰闻言一愣,“哦?那你的意思是?”

    “跟我比一场吧,纯粹的比试,没有任何筹码。”

    “怎么比?”

    宇文拓思索了一下道,“我见你身上有药鼎的气息残存,而且品阶不低,想来应该是近段时间动用过药鼎,有药鼎便是鼎师,不如跟我来一场炼丹比试吧。”

    “这也能看出来?”

    沐辰怔怔的看了宇文拓一眼,苦笑的摸了摸鼻子,鼎师之间的气息有那么容易察觉吗?他可是很久都没有拿出过白龙鼎了,今天刚一拿出便被人抓了个正着,况且如果说是炼丹之术的话他还真是不会,不过对于宇文拓,他并不讨厌,便歉意道,“宇文兄,你看,今天是招亲仪式,如果你的比试没有什么筹码的话,不如这样,等这件事情彻底解决之后我们再找个空闲时间比试一次,如何?”

    宇文拓一想的确如此,便拱手道,“那便一言为定,不过拓跋兄,你上来是?”

    拓跋锐先是朝沐辰拱了拱手,然后道,“沐辰,我与宇文拓的想法如出一辙,同样不甘就这么走。”

    “你也想比试?”沐辰疑惑问道,“炼丹?”

    拓跋锐摇头道,“比剑!”

    “比贱?”

    沐辰一愣,目光怪异的看着拓跋锐,拓跋锐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沐辰,深呼一口气道,“剑术的剑。”

    “好吧。”沐辰一本正经的点头道,“怎么比?”

    拓跋锐见沐辰答应,顺下胸中那口气道,“以武道境界来看,你的爆发力与我的武道境界应该相差无几,如果真的以元力互拼的话,拥有九转仙兵的你我无法战胜。但是我要跟你比的是剑术,不使用任何元力辅助的剑术,因为从你身上,我同样感受到了一种对于剑技的理解。”

    沐辰汗颜,自己身上有这么多优点?他怎么从来都没发现?

    “当然,同样没有任何筹码,只是我不像宇文拓一样拥有便利的地理优势,所以还请你今日便能赐教。”见沐辰表情不对,拓跋锐立即补充说道,眼里的战意已经掩饰不住。

    感受到拓跋锐眼中的战意,沐辰收拾好轻松的表情,正经道,“明白了,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一下。”

    “你说。”

    “我用的并不是剑,而是扇。”

    拓跋锐眉头一皱,“扇?”

    沐辰也不作答,微微一笑,猛然伸出右臂,掌心对准一直停留在平台中心的玄玉匣,冰极魔瞳瞬间开启。

    就在沐辰睁开双目的一瞬间,靠近他的宇文拓和拓跋锐两人齐齐后退,因为在那一刻,他们明显感觉到沐辰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那一双蓝紫色的奇幻瞳孔,总给他们一种被凶兽盯住的感觉!

    眸光一闪,沐辰对准玄玉匣的手掌蓦然打开,用力一握!散发出浑厚之气的玄玉匣嗖的一声凌空飞起,铿的一声匣盖开启,一道近乎两米三的漆黑的长影飞掠而出,锵的一声在半空打开,将自己完全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柄足足长达两米三的漆黑巨扇,扇有九骨,每根扇骨之间都有仿佛玄铁打造的锋锐扇叶,扇叶表面刻画着道道金色的符文,至于符文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完全不懂。在九根扇骨重叠的柄端竟有一个巨大的扇环,那里,显然就是用来抓握的地方。此物自然不是别的,正是久违的玄玉扇!

    扭头看去,沐辰嘴角一勾,手臂猛然举起,五指打开,悬浮于空中的玄玉扇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竟然在空中盘旋一周后骤然降临到沐辰的手中。

    “啪!”

    一声脆响,沐辰的手指紧紧的扣住玄玉扇的扇环,水ru交融的感觉席卷全身,即便一年不曾使用,在拿起它的那一刻,依旧能够感觉到灵魂深处那抹清晰的联系。

    迅速舞动几下,扇刃在空气中连续切割,发出一声声破空声,微微一笑,沐辰道,“来战!”

    宇文拓和万仙儿对视一眼,纷纷朝后退去,给两人留下一个足够施展的距离方才停下。此时此刻,那些参与招亲仪式的君子天才还未离去,见沐辰要和拓跋锐再战一场,纷纷坐下观看,要知道,观看强者战斗,对于提升自己实力有着莫大的帮助,他们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拓跋锐这时也是全然放开,虽然沐辰这柄比冥火之刃还要巨大的巨扇给了他足够的震惊,但是他对自己的剑术依旧自信,剑,乃万兵之王。

    “呲!”

    剑指一凝,虚空滑下,一道空间裂缝凭空出现,拓跋锐探出右手,直接从空间裂缝中拿出了自己刚才放入的冥火之刃,不得不说,这柄剑的确巨大,不是因为它长,而是因为他宽!足足半米!都快等同于门板了

    轻抚剑刃,拓跋锐猛然将剑尖指向沐辰,元力一动,包裹在剑身上的白色绷带尽数绷断,一柄完全被青色火炎包裹的无刃重剑出现在沐辰面前,灼热之气扑面而来!青色的火!变异之火!

    “冥火之刃!”

    “玄玉扇!”

    互相报出自己兵器的名字,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脚步一踏,没有任何元力,但是却有飘忽的步伐!

    “嗖!”

    只一瞬,面前的拓跋锐瞬间消失,说实话,拓跋锐的动作沐辰还真没看到,因为不能使用元力,他自然也放弃了使用冰极魔瞳。

    可是没看到归没看到,这一年来,他可没少被凤潮鸣那老变态调教,而调教的结果便是!

    根本不用思考,根本不用多想,身体每一处的肌肉和细胞仿佛已经演练了无数遍一般自行作出了最正确的反应。扇刃一横,扣住扇环的手指一滑,玄玉扇顿时甩向身后。

    “铿!”

    沉闷的金属碰撞,拓跋锐的身影顿时从沐辰身后浮现,手掌一握,完全张开的玄玉扇顿时闭合,扇骨骤然将冥火之刃生生卡住!

    剑刃被卡住,拓跋锐的力道便彻底溃散,身形一歪间,有些诧异的看着沐辰。

    不光是他诧异,在场的所有人都诧异,因为沐辰此时的动作极度违和,他的身形明明是想要向前走,眼神也看着前方,重心也在前方。大家都是武者,自然知道沐辰下一步动作想要干什么。没错,他想要朝前攻击,然而诧异就诧异在这个地方,他的意识和动作都预示着他要向前攻击,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他的手臂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一般,做出了违抗大脑指令的举动。

    向后格挡!并且反击!

    拓跋锐猛然拔出冥火之刃愣愣的站在原地,喃喃道,“什么情况?”

    沐辰尴尬笑道,“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说罢,沐辰身形一扭,脚步一错,手指再次滑动,玄玉扇顿时由横向变为了纵向,锁定拓跋锐的左键便斩了下去!扣住扇环的方位不同,造成的攻势和攻击的角度便不会相同,在这一年里,他可是将自身攻击中所有的多余动作彻底剔除,所以这一击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刁钻和阴谋。

    拓跋锐没想到沐辰说来就来,急忙反应,剑刃横起,用力向上挑去,直接将沐辰的玄玉扇弹开,火星四射,身体顺着这反震之力,反身便是一旋,剑刃轰然朝沐辰的腰间腰斩而去。

    “又是这招。”

    这已经是今天他第二次受到的腰斩攻击,不过与张烈的横扫不同,拓跋锐的更加阴狠,角度更加刁钻,不但借由自己被挑开斩击的空荡攻击要害,更是借由冥火之刃的炙热气息扭曲空间,让沐辰视线中的攻击角度发生偏移!

    这就是专攻剑术的剑修武者!利用一切有利的东西,或视线误导,或外界元素,只要能够引发蝴蝶效应,便会被其所用!从而化为致命的攻击!

    “厉害!”

    赞叹一声,沐辰的身形可是丝毫不慢,肌肉和细胞的记忆程度完全跟的上着一击的节拍,既然对方会利用反震之力,那他又为何不能使用,玄玉扇被冥火之刃弹入上空,顺着这个力道,沐辰身形朝后一倒,扇刃点地,整个身体近乎于地面平行,冥火之刃堪堪从沐辰的腹部划过,竟是没有对沐辰造成任何伤害!

    而沐辰在玄玉扇点地,弯腰躲过腰斩的瞬间,右臂一曲,借由点在地上的玄玉扇作为支点,整个人如同利刃般弹射了出去,嘭的一声踢在了拓跋锐的胸口。

    “哼。”

    轻哼一声,拓跋锐的身形被沐辰踢退几步,一手擎剑一手拍了拍胸口的灰尘,大笑道,“好一个以牙还牙,再来过!”

    说罢,冥火之刃横扫,劈砍挑斩剑系的所有基础攻击竟然被拓跋锐用的行云流水,整个剑术大开大合,声势极其浩大,诧异看去,竟然有种山岳般的浑厚!

    再反观沐辰,也不甘落后,或开或合,旋,砸,斩,刺,多端变换,攻击细密如雨,一柄巨扇,在其手中却仿佛高山流水,滔滔不绝,任由你如何大开大合,我便以攻为守,见招拆招。

    “再来过!”

    “来就来!”

    两个完全迥异的人在对抗起来,竟然给所有人一种异常玄奥的美感,每一次碰撞,两者都是无法从对方手里得到一点好处,这一战,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方才结束,而结果却是,平手!

    “你很强!让拓跋学到很多东西。”

    握着冥火之刃,拓跋锐气喘如牛,浑身被汗水浸湿,如此高强度的精神集中和力量碰撞,他还从未遇到过,今日无比酣畅。

    沐辰也好不到哪里去,脸颊上也同样布满了汗珠,但是嘴角却挂着兴奋的笑意,微喘道,“你同样如此,论剑术,你是沐某见过的同年人中最强的。”

    “是吗?”拓跋锐笑道,“那还真是拓跋的荣幸,不过与你依旧略差一筹。”

    沐辰闻言微微惊讶,“何以见得?”

    拓跋锐转身,将冥火之刃背负身后,轻笑道,“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你的左手边没有使用过一次,我有预感,如果你用上左手,战斗恐怕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便会结束。哼,下一次再见,拓跋必定逼你使出全力。”

    一语说罢,拓跋锐的身影竟直接没入了空间之中,眨眼消失在平台之上。沐辰看着拓跋锐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语,直至微喘的气息渐渐平稳,沐辰才收拢玄玉扇,背回玄玉匣,看着拓跋消失的地方说道,“下次再见,会的。”

    (四千字送上,求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