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282/2251306.html"}})();尊宝娱乐 >沐辰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冰蓝。

第七百九十五章 冰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七百九十五章:冰蓝。

    “这便是我离开家族的主要缘由,当初跟你说的躲避九天称号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但是不喜欢麻烦倒是真的。”

    说完这一段,艾斯瑞斯的神色中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思念和愧疚,“那时的我性格就如所有冰属性武者一样,淡漠而决然,想法太过直接,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父亲那些话里真正的意思。”

    “前辈父亲的真正意思?莫非是想逼你离开家族?”由于听的很认真,沐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艾斯瑞斯闻言苦笑道,“连你也听出来了吗?可是我却没能理解父亲的话语,这还真是讽刺。你说的没错,父亲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逼迫我离开山谷,离开家族势力。因为当年的一次意外,我身中极其顽固的火毒,必须依靠冰极丹镇压才能像正常武者一样生活行动,否则的话便会因为体内冰元力和火毒的冲突使得筋脉和**爆裂。而那些冰极丹,只有谷中的高层长老才能凝炼,这其中的含义你能理解吗?”

    沐辰点头道,“不难理解,如果说前辈的父亲寿元真的竭尽,那么以前辈当时位临九天的实力,必定是下一任谷主的继承者。但是您却因为体内火毒的缘故,需要长老们炼制的冰极丹才能维持身体的正常,难免会被人以这种东西要挟,从而变成这些长老的傀儡谷主。如果这些长老的心思正经也就罢了,但若是这些长老心思不纯,另有想法的话,前辈的一生恐怕会十分悲哀。”

    艾斯瑞斯赞赏道,“正是如此,虽然当时我没能听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但是却又很感激自己当时的愚笨,否则的话,我也不可能离开山谷,更不可能遇见这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人。”

    “前辈等等…”就在艾斯瑞斯准备继续叙述的时候,沐辰忽然打断了艾斯瑞斯的话语,略显尴尬的道,“内个…其实再听完前辈您离开的原委后,我有很多问题要问。”

    艾斯瑞斯先是一怔,随即莞尔笑道,“哦?那你问吧。”

    沐辰摸了摸鼻子道,“虽然我也能大致听出一些您家族的事情,因为用谷作为势力名字的并不多见,而且能够和圣墓山扯上关系的,必然是中州的一些巨擎。可是圣墓山的继承者李晨风是谁?您的妹妹璃儿又是?”

    这由不得沐辰不奇怪,他自己就是从圣墓山出来的,对于圣墓山的历史多少有些了解。可是却从未听到有一届山主的名字叫做李晨风。

    听到沐辰的问题,艾斯瑞斯有些神秘的看了沐辰一眼,随即道,“你难道没有猜疑?”

    沐辰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沉吟的片刻道,“有猜疑,但是不肯定,最主要的是不敢相信。”

    艾斯瑞斯轻笑一声道,“有什么不敢相信的,我的家族势力就是九大隐世家族之一的玄冰谷。而我的妹妹璃儿,就是你所见过的现届玄冰谷主,九天之一的冰天冰璃。至于李晨风,那家伙你应该更为了解才对,你不正是来自于圣墓山吗?”

    沐辰一怔,诧异道,“难道是?无名?”

    艾斯瑞斯翻了翻白眼道,“除了他,圣墓山还有九天存在吗?”

    “这…”沐辰的心里仿佛江流拍岸,澎湃不已,随即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不对啊前辈。”

    “又怎么不对了?”

    “前辈的妹妹是冰璃,那前辈的名字?”

    “艾斯瑞斯自然是个假名字,我的本名…”思索了一下,艾斯瑞斯还是决定告诉沐辰,“我的本名,冰蓝。”

    “冰…蓝…”

    沐辰下意识的将这名字重复了一次,转眼却看到了艾斯瑞斯流露出的怀念。

    “很简单的名字,但曾经却是我最引以为豪的东西。”

    沐辰这次识趣的没有打断,艾斯瑞斯也自然而然的再次叙述了起来……

    “离开家族之后……”

    --------------------------------

    “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不知道了吧,这可是大新闻!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州数万年来数一数二的新闻!”

    “什么大新闻?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然就吃饭!”

    “切,你这人怎么真没情趣,好吧,告诉你也无妨,不过这顿饭得你请。”

    “说得就像哪一次吃饭是你请的一样。”

    “呃…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个新闻绝对劲爆!玄冰谷你们知道吧?”

    “…信不信我们打你?”

    “别别别,昨天晚上,玄冰谷的大小姐,玄冰谷主下一任继承者,同样也就是这一代的九天之一的冰蓝莫名的离开了家族,没有留下任何音讯,就连九天之令也丢在了家中。”

    “嗯?你说什么?玄冰谷的大小姐离家出走?还将九天之令丢在了家里?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显,能够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两个,第一,有人迫使她离开,或者强行带她离开,类似于入室抢劫。”

    “噗,你tm在逗我?这可能吗?”

    “显然不可能,所以只有一个理由了。”

    “什么理由?”

    “她因为某种原因抛弃了家族,背叛了九天,离开了玄冰谷…”

    “呯!”

    在这桌聊得正起劲时,饭店内靠近角落的餐桌上,一个头戴垂帘斗笠,身着宽大长袍的身影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不过由于每个人饮酒时的情绪不同,捏碎酒杯是时常发生的事情,所以大家在没发现异常的情况下转回了视线,继续聊了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当然是因为我消息灵通,呃…别这样看着我,唔…好吧,其实是因为我今天早上出城门的时候看到了城门上的告示。”

    “城门上有告示吗?”

    “当然有,所以说你们这些平时不观察至微的人就是粗心大意。告示上说了,玄冰谷宣称大小姐冰蓝抛弃了家族,背叛了九天,对全大陆发布追杀令,只要有人能提供冰蓝的当前位置和其他小修,便能获取非常非常丰厚的奖赏。不过告示虽然这么写,但是大家却都只是看看。”

    “废话!冰蓝是谁?那可是当今大陆最强的九个巅峰武者之一,听说武道境界已经超脱了圣境,她要想走,哪怕是九天自身都难以找到。”

    “就是…”

    听到这里,坐在边缘饭桌上的身影缓缓站起,丢下一颗紫元晶后一阵元力轰然释放,随即,所有人的身影,举动,思绪,完全凝固,就仿佛时间和空间同时被冻结了一般。然后,在这个完全被封冻的空间内,这身影缓步踱出,就如同超脱了一个次元的神一般!直至他完全消失在饭店外后,整个饭店才再次恢复了刚才的嘈杂。

    空中,宽袍身影低头看了眼下方的城镇,袖口内探出一只如同凝脂般的白皙玉掌,挥手间揭去头顶的斗笠,容貌惊现,天地一片黯淡。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饭馆内那些八卦武者所说的九天之一,冰蓝!

    矗立于天际,冰蓝淡蓝色眸子森冷的看着远方玄冰谷的方向,苦笑道,“抛弃?背叛?呵…”

    简短的两个反问和一个‘哼’字,已经表述了冰蓝此时最真实的心理写照,她不恨,不怨,但却不敢置信,她的猜测只不过是冰谷会惊慌,会混乱,甚至会有一段时间的低迷。可是却不想,这些猜测均为成立,成立的却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四个沉重的大字。

    “一生,不再回谷!”

    悲凉的低喝了一声,冰蓝的身影顿时化为无数冰蓝晶体消散与空间之中,她决定要离开中州,离开这个生活了百数年的地方,这个令她原本冰冷的心越发冰冷的地方,她要去往极北之地,那个没有人类,没有喧嚣,只有冰雪的地方,只有那里,才是她的归宿…

    讲到这里,艾斯如斯不由丹笑了一声,“就这样,我前往了人生转折的地方,也就是永远被封冻的诡境绝地,永冻雪域。现在想想,那个所谓抛家叛变的告示,或许就是父亲为了彻底打消我回谷的策略吧。”

    “永冻雪域…”

    “哦?听你的语气,难道你知道那里?”

    沐辰苦笑的摸了摸鼻子,点头道,“何止是知道那里,我还在那里生活了接近两年的时光。那里同样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因为,就是在那里,我得到了第一个极致属性之灵,也就是我和前辈体内相同的极致之冰。”

    “!!”

    不可否认,在听到沐辰这句话的时候,艾斯瑞斯的表情瞬间凝固在了脸上,不过只持续了片刻,一抹难以掩饰的暖意从她的脸上流露了出来,替代了原本的震惊。

    “原来如此…”

    沐辰点头,“所以,我和前辈的缘分还真是不浅。”

    艾斯瑞斯轻轻頜首,温和笑道,“是啊,这就是因果。”

    “啊?因果?”明明很正常的交流,却因为艾斯瑞斯的一句话搞得沐辰摸不着头脑。

    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语失,艾斯瑞斯迅速掩饰了一下道,“还是继续说吧,进入永冻雪域之后,我的心情一直很低落,而且这一路赶来,从谷内带出来的为数不多的极冰丹已经被我消耗了大半…”

    -----------------------

    “要死在这里了么?”

    看着玉瓶中那最后一颗宛若冰珠般的丹药,冰蓝无奈的叹息一声,倾下瓶口,仰面便将最后一颗冰极丹灌入了口中,皓齿轻咬,冰晶破碎,一股极度的寒流嗖的一声从喉间滑入,瞬间灌入全身的每一处经脉,最终压制了体内的火毒。

    一阵寒风刮来,夹杂着些许雪花和破裂的冰晶,稍稍用手阻挡了一下,冰蓝眯着美眸,看着面前白茫茫的世界,心中的凉意忽然减少了许多。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当你悲伤的时候,见到了比你更加悲伤的人或事时,你的心情会缓缓好转。同样的,某件事情让你无比欣喜,但是你却又看到了比你更加得意的人,那你的心情就会缓缓变差。

    现在的冰蓝便是如此,因为心冷,所以看到这个比她心还要冷的白色世界,心的温度又反而缓缓的温暖了不少。

    “这里就是永冻雪域…”

    不知是否错觉,当她踏入永冻雪域的区域时,体内还未完全被冰极丹压制住的火毒瞬间湮灭,比之冰极丹的效果还要剧烈,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冰极丹与这极寒区域的双重效果所致。

    摇了摇头,冰蓝顺了顺被寒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轻松的释放出一个元力屏障,自语道,“诡境绝地,听说这里的最深处,是一片时空完全被冻结的区域,也不知道在死之前能否抵达那里,亦或者是在抵达之前便死在了这里。”

    顶着风雪,冰蓝那高挑纤瘦的身体缓缓渐渐的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说实在的,永冻雪域真的不是生物能够生存的地方,感受到的,只有永远肆虐着的冰雪;看到的,只有那永远不会改变的苍白;听到的,只有那永远哀嚎着的风嚎。不会有任何事物跟你打招呼,不会有任何事物观察你,你能看到的唯一活着的东西,只有你自己…”

    回忆起那段过往,艾斯瑞斯的神情仿佛身临其境,“那是我第一次万分渴望与一个人说话,即便不说话,能够让我看到一个人影,活着是像一个人影的事物也好。可是即便是这种小小的要求,在永冻雪域中也无法得到满足,不过就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

    ----------------

    “哼…”

    终于,距离上一次火毒发作整整一周的冰蓝再次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因为火毒如期而至,上一次的完全压制果然只是冰极丹和极寒气息的双重压制。现在,少去了冰极丹的药效,体内的冰属性元力与火毒不断的碰撞,产生一个个小区域的冰火爆裂。这些冰火爆裂虽然一时无法对她造成致命的创伤,但是随着水滴石穿的频率震荡,她那无比脆弱的内脏依旧能够被其爆碎。

    毕竟,在体内经脉中产生冰火爆裂的时候,她连一丝元力都不能动用。因为一旦冰属性元力大量涌出,便会与火毒产生更加剧烈的冰火爆裂,到时候,死不过只是一瞬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