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282/2595730.html"}})();尊宝娱乐 >沐辰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一章:小舞,我来了...

第八百八十一章:小舞,我来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八百八十一章:小舞,我来了。。。

    “万仙儿…”

    “是啊,万仙儿,还有小影儿。”

    沐辰苦笑着勾了勾嘴角,看着湖面荡漾的涟漪,轻声道,“你都知道了?”

    (插入提示,建议大家有条件的听着画心看哈~)

    琴殇嗯了一声,同样盯着那道涟漪,笑道,“知道了。”

    “不后悔吗?或者说,不觉得自己看走了眼吗?”

    “为什么要后悔?不过看走眼了倒是真的。”

    听到琴殇的话,沐辰脸上的苦笑更浓,浓到好似化不开了一般。

    看沐辰一副苦到极致的模样,琴殇再次笑出了声,随即道,“我说的看走眼,是低看了你。要知道万仙儿可是万仙踪唯一的掌上明珠,对于鼎宮来说,是公主般的存在。而对于大陆,说之为大陆第一女子也不为过。结果竟然被你抓在了手里,还竟然有了一个女儿。”

    “不过,这些都不是让我最震惊的事情,最让我震惊,也是最让我确定自己看走眼了的是,在万仙踪确定了小影儿是你的孩子后,不但没有发任何脾气,甚至还接纳了你。”

    讲到这里,琴殇摇了摇头,莫名道,“他是怎么想的?”

    沐辰这才恍然大悟,摸了摸鼻子道,“他…”

    可是,谁知沐辰话还未说完,琴殇却是摇了摇头道,“暂时先不用告诉我,因为再聊下去的话恐怕天黑都说不完,我可不放心让妹妹和你在天黑之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闻言,沐辰顿时尴尬无比,汗颜道,“你这说法。”

    琴殇轻笑一声,“玩笑之语,当不得真。只是你俩自从霜寒镇一别便再也没有见过,而且你对小舞的情感比较空白,说实在的,我很担心你们的见面会不会太过尴尬。”

    沐辰摸了摸鼻子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有些紧张,她知道我今天会来吗?”

    琴殇道,“就连我也是在黑九回阁的时候才知道你来了。不过,在我知道你来后,便将小玉支开了。哦,小玉就是霜寒镇同小舞一起的那个侍女,你应该也记得。”

    “当然记得,就是那个话很多的女孩。”沐辰的脑海里顿时回忆起当初在天香阁被寒一丰重创,还是小玉和琴舞一起照顾的自己。现在听闻小玉被支开,也就意味着他接下来的时间需要与琴舞独处。

    “话多的女孩,呵,不知道小玉听到你的评价会不会生气,不过现在的她话可一点都不多。”语罢,琴殇催促道,“好了,去吧。”

    沐辰点了点头,迈开步子朝前走去,可是走了两步却又扭过了头,略显紧张的道,“她…有变化吗?”

    琴殇点点头道,“有,因为当初离开听雨阁的时候,她使用的并非真容。顺带一说,她是我妹妹。”

    看着琴殇掩饰不住的骄傲,沐辰好似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但就是这一瞬间的明白,却让他变得更加紧张。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沐辰再次迈开步子,脚底一踏,整个人如同轻羽一般落在了湖心小筑的门外。为了不发出声音,沐辰甚至还用一丝微弱的元力包裹住了脚底。

    湖岸边,琴殇看着小心翼翼的沐辰,不由轻叹道,“还真是个傻小子,我妹妹又不是什么魔兽。不过有时候还真是羡慕这家伙,好歹总有个人在心里牵挂着你,希望你在进入小舞的房间后不会被震撼到…但是,可能吗…”

    丢下这句话,琴殇转身便朝树林的深处走去,那高挑而挺拔的背影在树影的摇曳下逐渐模糊,最终完全消失。

    湖心小筑,沐辰已经来到了门前,让他稍微放心的是,小筑的门虽然开启着。但是外面的阁厅却并没有人影,有的只是一个高台,一张茶桌和几个香木雕琢的简朴桌椅。在高台上,端放着一个褐色的香炉,只是香炉中却并没有檀香燃烧,整个阁厅看上去无比冷清,让人的心绪都变得伤感了起来。

    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即便是个正常人都会感觉到孤独和寂寞,何况是一个女子。皱了皱眉,这一刻沐辰竟然忘却了心中的紧张,放下了最后的顾虑,一步之下步入了阁厅。进入其中,视野也变得开阔了起来,只从外面便可以看出,整个小筑分为两层,这第一层是待客的。第二层,才算是居室。

    楼梯在阁厅的最深处,需要走十数步才能到达。但是沐辰似乎依旧不想发出声音,不是因为他担忧什么,而是他想看看一个真实的琴舞,一个没有任何掩饰的琴舞。因为,如果他现在便暴露了自己,那么很有可能会给琴舞调整心绪的时间,然后以一个伪装得十分坚强的神情来面对他,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继续用精神力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一步步的朝阁楼的上层走去。感受着自己的身位不断的拔高,看着阶梯的尽头不断缩短,他的心跳也不断的加速。

    直到阶梯的最后一格消失,脚底稳稳的踏在了度二层的木板之上,沐辰的心跳才再次恢复。但是,就在他的视线定格在面前的景象上时,心跳嘎然而止,一种难以言表的震撼浮现在他的脸上。

    继而,一道浓浓的愧疚和歉意涌上了他的心头,令他竟然一个字都无法说出。

    为什么?

    因为…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里的布局简单到令人发指。角落里,一张被屏风和垂帘遮蔽的床榻。房间中央,一张琴桌和一把古朴且陈旧的古琴,无论是样式,还是外观,都和霜寒镇的那把完全一致。

    <

    />而在他的身前,是一张放着笔墨纸砚的书桌,书桌上铺着一张白净的纸张,纸张上以清秀的笔迹撰写着一个“氵”和一个“十”字,然后一杆毛笔便被慌乱的放在了纸张旁边,甚至连墨汁都洒在了书中上。

    震撼吗?

    当然不,因为这一切都显得那般平淡,平淡到没有任何值得人震撼的地方。

    可是,如果整个房间里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全都被另外一样东西代替了呢?还会觉得平淡吗?如果这些东西全都是一个人的画像和名字,还会觉得平淡吗?如果这些画像和名字全都是沐辰无比熟悉的身影,还会觉得平淡吗?

    不平淡,至少此时的沐辰感觉不到平淡,因为这些画像和名字都属于一个人,他叫沐辰,三水木,星辰的辰!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书桌前,沐辰颤抖的拿起桌上那张没有完工的墨纸,忽而纸张边缘的墨笔被抚动,缓缓的滚向一旁的砚台,发出砰的一声轻响后再次化为变为平静。

    “是小玉吗?”

    一个清雅而悠扬的身影忽然从书桌前方传入了沐辰的耳内,令沐辰颤抖的手蓦然变得更加剧烈。缓缓抬头,一个纤瘦却又阿罗的背影印入了沐辰的眼里。

    她穿着粉红色的霓裳,褐色的长发垂于身后,一只手搂着十数页雪白的纸张,另一只手正在拾取散落在地面上的另一张画像。手指如玉,晶莹而圆润,白皙而修长,没有一丝褶皱,没有一滴瑕疵,就仿佛这个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精致,精致到令人不忍碰触,甚至连多看一眼就会惧怕伤到了它。

    而这个背影,这只手掌,沐辰却是那般熟悉…

    似乎是发觉身后久久没有回应,清雅而悠扬的身影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却夹杂着些埋怨,“你去哪里了,刚才开窗的时候没有注意,结果你姑爷的画像全都被吹下来了,快帮我捡一下。”

    说完,女子捡起那张画像蓦然转身,美得令人窒息的完美容颜蓦然展露在了沐辰眼前,随即沐辰便看到她脸上的埋怨和眸中的忧愁骤然化为一抹吃惊,随即轻轻一叹,用那只精致的手揉了揉同样没有瑕疵的大眼睛道,“呵…怎么一大早就眼花了,竟然又把小玉你看成了你姑爷。”

    可是,当她将手再次拿开时,嘴巴却不由自主的张了一下,随即,眼圈蓦然红了起来,有些自嘲的道,“奇怪,怎么还变不回来了…好奇怪,为什么还是你姑爷…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吗?”

    沐辰的心弦猛然一颤,鼻子一酸,产生道,“姑爷…我有担任这个称谓的资格么?这样…真的值得吗?”

    “哗啦!”

    被琴舞抱在怀里的十数张纸再次散落,那双挂着浓郁忧伤的眼睛完全呆滞,两行晶莹如同流星般滑落,瞬间打湿了她的脸颊,浸湿了她的衣襟…可是当泪水滑落后,她却弯起了眉眼,扬起了嘴角,极力的想要用一个她暗暗练习了很久的表情对自己日夜思念的人说一句‘你来了…”,可是当表情做出来后,却发现自己是那般不争气,竟然除了抽泣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然而,根本不等她将这句话说出,一个挺拔的身影便直接遮住了她的视线,随即便觉身体一轻,自己便完全没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让她的神情瞬间错愕。接着,便是一句温柔到极致的话语传入了她的耳内,进入了她的心里,让她刻意展露的表情轰然崩塌,一抹发自她内心的委屈和思念尽数迸发。

    而那句话便是…

    “小舞,我来了…”

    (第二更结束,写太久了,所以传得晚了点!抱歉抱歉,眼睛痛啊我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