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282/761172.html"}})();尊宝娱乐 >沐辰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一章:萨卡斯皇朝。

第四百四十一章:萨卡斯皇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四百四十一章:萨卡斯皇朝。

    “血脉传承?”沐辰眉头猛然一皱。

    血脉,那可是一个人的根本,一个人的家族传承,那是父母给予的东西,这血脉传承不会是让他直接将体内的所有血脉给抛弃掉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无论面对怎样的惩罚都不能接受这所谓的武帝血脉。

    “对,血脉传承,小家伙,你做好传承的准备了吗?”绿发老者转而又问了一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沐辰有些谨慎的问道,“那如果我接受了帝脉传承是不是意味着我将舍弃我现有的血脉?”

    绿发老者闻言思索了一下,随即摇头道,“不完全如此,一个人的血脉根基并不是身上的血和脉,而是魂和骨,传承帝脉的确会换掉你身上的血脉,但是却并不能改变你的根本。换个说法,你可以理解为你同时拥有了两种血脉。”

    “两种血脉?”沐辰的眉头渐渐舒缓,继而问道,“也就是说即使我继承了这帝脉也同样能够与家族血脉相融咯?”

    “理论上是如此,不过目前为止还并未有人能够在自身血脉之外再拥有一副完整的帝脉,这点我不能给予你肯定的回答。”

    “这样啊…”

    没有肯定的答复,只是理论上如此,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沐辰的心里有些纠结,可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玄老鬼突然骂道,“傻小子,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蠢,血脉不能容纳任何帝脉,所以融合帝脉的时候会直接将你明面上的血脉换掉。但是帝脉却能囊括任何血脉,这便是不可逆性的逻辑,拥有了帝脉,你本身的血脉根基也定然能够被囊括,所以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只有拥有帝脉的人才能无视武者最终的那道阻隔晋入帝境,否则的话你想以普通人修炼到帝境,那简直比登天还难,难不成你想要放弃这一希望不成?”

    沐辰闻言着实惊讶了一番,“帝脉才是突破帝境的关键所在吗?”

    玄老鬼翻了翻白眼,“当然不是,只能说是有着极大的辅助作用。真正的根本其实并不在于武者的本身,而是外界的某种条件,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知道的早了未必就是好的,赶快答应传承吧,别忘了还有帝国大赛这件事。”

    “帝国大赛?”沐辰微微一愣后摸了摸鼻子道,“差点忘记了,我还真是不称职啊。”

    说罢沐辰转而对绿发老者道,“既然如此,那便由老前辈开始传承吧。”

    听到沐辰答应,老者才满意的露出了些许微笑,不过也仅仅只是持续了一会便又恢复到了起初的严肃摸样。

    “先坐下来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由我就行了。”

    说完老者一拂袖,沐辰觉得自己的意识恍惚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觉…

    …

    在一片未知的世界里,有着一座巨大的白色宫殿,这座宫殿在没有任何支撑的情况下悬浮在一条延绵起伏的山脉上空,而在这山脉的周围,却燃烧着恐怖的白色火焰,如果透过这些白色火焰仔细看去,便会发现,这火焰笼罩的山脉上竟然有着无数的洞府,至于是干什么的就不得而知了。

    能够造就出如此奇异景象的原因不在别处,正是因为在这延绵起伏的山脉下方,有着一片白色的世界,无数的白色岩浆正急剧的翻滚爆破着,从那散发出的温度来看,恐怕就是一柄神兵落入其中都会被瞬间融化。

    但是此时在这种极致的白色岩浆中竟然盘膝坐着一个俊俏的青年男子,这男子拥有一头如同白色炙炎般的长发,此时的他双目紧闭,如同火焰一般的眉毛微微皱起,在其眉心处,一个清晰的金色炎团正在熊熊的燃烧着,恐怖的炙热气息在其身周弥漫,如果沐辰此时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分明就是炙热到极致的火属性!

    可是正在这时,这名白炎男子忽然睁开了双眼,绿色的瞳孔中,两团白色火焰猛然射出,迅速的融入到了面前的岩浆中,产生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只见白炎男子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难以置信的道,“老夫的帝脉竟然被人给继承了…这,这不能够啊。按照老夫当年设置的难度,原始大陆绝对不可能有人达到条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说无数万年过去了,老夫创造的灾厄塔已经出现了破绽?”

    说到这里白炎男子陷入了沉思,随即摇了摇头道,“不,不可能出现破绽,当初的我已经是帝境巅峰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失误。如此说来,原始大陆出现了得了的小家伙呢。”

    微微一笑,白炎男子道,“继承了老夫的帝脉,那便是老夫的后人…后人啊…嘿嘿,想不到老夫灾厄竟然还会拥有后人,这要是被其他老家伙知道了会不会遭到妒忌呢?”

    言罢白炎男子忽然起身,急忙道,“不对不对,老夫得赶紧出关去为我那后人打好基础,免得那小子以后遭人欺负,老夫的后人被欺负,这传出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在这个世界上,能动老夫后人的还真没有几个!”

    冷哼一声,白炎男子双臂一展,恐怖的白色岩浆顿时齐齐朝四周散去,为男子让出了一条通往上面的道路,仿佛他就是火焰的掌控者一般,只是一个眼神,这整座山脉上的白色火焰通通熄灭,直到他离开,这山脉的火焰才敢再次燃烧起来。

    带起一片密布苍穹的白色火炎,白炎男子嘴角一咧,忽而狂笑道,“老夫竟然有后人了,哈哈哈哈!”

    这声狂笑夹杂着恐怖的炙热气息朝四周散去,随着这股气息的扩散,地面上无数的草木都尽数化为了灰烬。

    “咦?灾厄老鬼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十分愉悦的样子,这可不像平时的他啊。”

    话语刚落,空间中忽然传出了一道波纹,三个人影从其中出现,分别是两位年轻人,一位老者,年轻的两人都十分俊朗,只不过穿着和神色却截然不同,其中一人,全身黑衣,手中握着一只漆黑的药鼎,药鼎上升起一道徐徐的灰色烟幕,神色间尽是厌恶。

    另外一人则穿着一身金色长袍,背后背着三柄修长的长剑,一圈圈金色的光芒从长剑上扩散出去,看上去宛如神邸,一双如同剑锋一样的凌厉双目让人只是正视过去,就仿佛被万剑穿心了一般,痛苦不堪。

    最后一人则是三人中最为和煦的老者,他穿着很是随意,就是一身简单朴实的布袍,一双破草鞋,脸上甚至还有些脏乱,刚才说话的便是这位老者,只见老者双手背负,满是精光的双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那黑衣男子把玩着手中的漆黑药鼎,没好气的道,“讨厌的家伙,我最讨厌他了。”

    金色长袍的男子闻言撇了撇嘴道,“你还好意思说,也就灾厄老鬼能够治治你这老毒魔,否则的话这世界上还真没人能制衡你了,对吧,毒牙子?”

    被称为毒牙子的黑衣男子冷哼一声,恶狠狠的道,“反正拥有灾厄神体的家伙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剑归宗,你看着吧,总有一天老夫会制造出破开灾厄神体的毒,以报这无数万年来的压制之仇!”

    那名老者温和一笑道,“毒牙子,还是算了吧,灾厄神体可是神体中排名第二的体质,地位仅次于混沌神体,你想破开灾厄神体,别做梦了。好在这世上就只有一个灾厄体制,否则的话你毒牙子可就告别万毒魔王的称号了。”

    见老者如此说道,毒牙子只是翻了翻白眼便不再说话,金袍负剑男子眉头一皱道,“坏了,我们今天来找灾厄老鬼可是商讨事情的,最近那边的家伙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这一战恐怕还是不可避免。”

    “不错,得赶紧去追,这老鬼,今天发什么疯了。”说着三人神色一凝,只是一个眼神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没有一丝波动产生。

    …

    萨卡斯皇朝,极武大陆的顶端统治者之一,位于大陆东面区域的中心位置,这里地势平坦,四季宜人,各种资源丰富,更为重要的是这里元气充裕,拥有无数的元晶矿脉,不但如此,就连灵晶矿脉同样数量惊人,拥有如此丰富的修炼资源,萨卡斯皇朝数万年来出现了无数惊才艳艳的武道强者,这也是为什么萨卡斯皇朝的实力每届都稳居前二,从未被撼动的原因!

    ----萨卡斯皇朝---皇朝中心区----

    这一刻!什么是人山人海!什么是繁华辉煌!什么是人声鼎沸!前所未有的空前盛况在这里展现了出来,原因无他!因为今天就是极武大陆五年一次帝国大赛的日子!

    四方强者接踵而至,各色形形的武者齐聚一堂,在这个热闹的皇朝中心区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无数的欢呼庆贺声在街道上喧嚷了起来,萨卡斯的居民们脸上都充满了兴奋激动的神情,在他们心中,这就是一种名誉,一种崇高的荣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