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282/761299.html"}})();尊宝娱乐 >沐辰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圣墓山第一位毒鼎师。

第五百六十五章 圣墓山第一位毒鼎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五百六十五章:圣墓山第一位毒鼎师。

    “还剩你们两人。”迪拉卡看了看展鹏又看了看郭子杰,最后将视线放在了郭子杰身上,无奈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郭子杰是毒鼎师对吧。你应该能够理解,毒鼎师在大陆上是怎样一个处境。我不知道当初在你的帝国你的学院你的导师,是处于怎样的心理让你沿着这个错误的道路一直走到现在,但是毒鼎师在圣墓山,却真没有,所以你的导师之选……”

    郭子杰闻言苦涩一笑,沉吟了片刻还是回道,“我知道,在看到导师名单的时候我便已经发现了、别说是圣墓山,即使在我的帝国,也没有一个毒鼎师的存在,我或许是帝国最透明且最特殊的一名毒鼎师了。”

    看着自己的双手,郭子杰的声音有些颤抖道,“正如迪拉卡大长老说的那样,毒鼎师是受到诅咒的一个群体,我也不例外。在学院里,我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人想要去和我这个毒鼎师接触,但是修炼毒鼎师绝对不是老师的错,因为…我的体质无法感应除了毒属性外的任何天地元气…”

    “说出来也许你们不信,身为毒鼎师的我,没有杀过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能够修炼到皇境,依靠的也只是我自己。毕竟学院也没有导师可以教导我,所以进入圣墓山之前,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宽大的帽檐遮不住郭子杰苦涩的笑容,孤身默默的站到了导师所在的位置,只是在他的身后,却没有导师注视着他。

    这种孤寂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不由触动万分;感触最深的,除了沐辰之外就只有在没遇到沐辰之前的青雷了。

    “呼…”

    轻叹一声,迪拉卡温和道,“虽然别的我不能给与你帮助,但是关于毒鼎师的资料和手记,圣墓山还是存有很多的,毕竟那是全大陆都在针对的一个群体,所谓知己知彼,才能更好的讨伐他们,现在老夫便给你权限,这些资料和手记,你都能无条件的翻看和阅读。我想,既然你能够凭借自己修炼到如此地步,在毒鼎师修炼上的天赋绝对非同小可,凭借他们,你依然能够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并且,你有可能是史上第一位被圣墓山招纳的毒鼎师。”

    “啊?!”正在伤神的郭子杰猛然惊醒,惊呼道,“这…是真的吗?”

    迪拉卡笑道,“当然是真的,不过你也别高兴的过早,我说过,毒鼎师不管出于怎样的目的和修养品性,都将是大陆讨伐的对象,所以你将会时时刻刻受到圣墓山的监视,一旦发现你有过分的举动,圣墓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抹杀。当然,不会限制人生自由和私人空间,能接受吗?”

    郭子杰闻言大喜,“能!当然能!”

    监视吗?早在他修炼毒鼎师的那一刻起便已经习惯了,能够成为武者,能够继续修炼,能够感受到元力在体内游走,对他而言就是上天对他最大的眷顾。

    “那便最好。”

    “那个,我可以选了吗?”等在一旁的展鹏早已饥kě难耐,竟然主动的问出了声。

    迪拉卡转目点头,“选吧,在我看来,你这小家伙才是最狡猾的。”

    “嘿嘿。”展鹏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我选青槐。”

    话音一落,一声闷响从天而降,烟尘散去,一名身穿绿袍的枯瘦老者出现在众人眼里。

    “来吧。”

    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华丽的登场,也没有展现多么强大的战技,但是这枯瘦老者的身影映射在沐辰眼中时,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厚实和雄浑。

    展鹏吞了吞口水,快步的走上前去,眼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这展鹏,以后一定要多留意一下。”

    沐辰暗暗觉得有些不对,虽然是土属性的武者,可在这个少年身上,他竟然看不出一点锋锐之气。所谓锋锐之气便是进攻性,即使是偏向防御的土属性武者也必然拥有极强的进攻能力,但是在展鹏身上他竟然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

    “导师之选已经完结,这是圣墓山给予你们的奖励之一,不过现在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只有他们三人没有选择权利。不是因为圣墓山没有冰属性和暗属性的导师,而是因为…他们是被导师选择的人……”

    “滋滋…。”

    忽然间,整个空间内的气温下降到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就连迪拉卡和单秋痕都不由眉头一皱释放出元力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其他人更是不堪,至少那些尊境导师都被逼出了自身的武环。

    “怎么回事?这种温度已经无限接近绝对零度了,难道是有大能在释放秘法不成?”

    慕容烟迅速的展开一个水纹屏障将玄墨卿笼罩了起来,使之不受到冰冻的伤害。但是沐辰,沐冰凌和青雷就有些尴尬了,毕竟他们还未选择导师,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

    迪拉卡原本想要过去守护,但是却意外的发现,沐辰的眉心处竟然浮现出一个极为诡异的纹路,不,在他的理解里,那并不是什么纹路,而是被称之为阵图的一种东西。

    现在,这阵图的最上方,一颗闪烁着晶莹蓝光的菱形冰晶正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也正是这个异变的缘故,呆在沐辰身边的沐冰凌和青雷竟然恍若未闻,仿佛这冰寒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一般。

    “这种怪物,到底是怎么出现的?”迪拉卡眸光连闪,眼前这个少年简直就像被层层迷雾包裹着的谜团一样。每当你以为你已经揭开了他的面纱时,又发现那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放眼看去,却发觉他依旧是那般神秘,从未变过。

    “呼呼……”

    极冰属性刚一催动,沐辰便觉得一阵眩晕袭来,意识都不由恍惚了几下。如果不是沐冰凌快速的将他搀扶住,恐怕会直接昏厥过去。

    “辰儿,你…”

    还不待沐冰凌将话语说完,沐辰便摆手表示没有关系,深呼两口气后才回道,“没事,只不过因为刚才的战斗,元力枯竭罢了,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转。”

    这话说出,也只能欺骗一下沐冰凌和青雷,他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清楚。战争古树的召唤,使得他近乎消耗了丹田内全部的元力。不旦如此,更为怪异的是原本建立了新的主经脉的极冰丹田和极木丹田却停止了对外的自主吸纳。

    这也就罢了,刚刚在大家选择导师的时候,沐辰一直没有停止极灵混沌决的运转,好不容易补回了一些元力,却因为催动极冰属性的缘故,转瞬即逝。这现象让沐辰惊慌不已,内视的结果竟然是九颗丹田全都被一层灰色的岩石封闭了起来,想要询问师尊时才发觉师尊已经隐匿。能够肯定的是,这个异象的产生百分之九十与战争古树的释放有关,至于究竟如何解决,只有等师尊出现才能明白了。

    “咦?!”

    正当大家都处于迷茫状态时,一声轻微的惊疑从虚空中传出,紧接着,一个直径约莫百米的巨大涟漪忽然从空中荡开,八尾雪狐那惊艳的头颅从中探出,粉红色的眸子牢牢的注视着沐冰凌,体内一股源自血脉的冲击直达灵魂深处,隐隐间,竟然让它想要俯首称臣!

    “这是!皇脉!!竟然还能看到皇脉的族人,主人!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八尾雪狐不顾自己口吐人言的冲击,激动的喊出了这句话,冰冷的声音中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巨大的身体破空而出,眨眼便朝沐冰凌射了过去!

    “什么情况?!”

    沐辰微微一怔,一步荡开直接挡在了沐冰凌的身前,冰极魔瞳飞速旋转,两道冰蓝色的光芒嗖的一声喷吐而出直接轰在了八尾雪狐的身上。

    但是出乎意料,这两道如同细丝般的光芒竟然连八尾雪狐的毛发都没有吹动便已经完全消散,差距,太大!

    可是就在沐辰以为这只巨狐要攻击他们时,却诡异的停在了沐冰凌的面前,一双粉红色的眸子闪烁着柔和的光芒。

    沐冰凌拉了拉沐辰的手掌,错愕的摇了摇头,随即绕过沐辰来到了八尾雪狐的身前。伸出纤细的手指想要触碰八尾雪狐的额头。

    沐辰见状大惊,本想扯回沐冰凌的手,但是却发现这巨狐身上竟然没有露出一丝危险气息。不但如此,在沐辰震惊的神色里,八尾雪狐竟然缓缓的低下了它的头颅,眯着眼睛轻轻的在沐冰凌的手掌上摩挲着,发出舒适的呜呜声。

    “为什么…我会对它有一种浓烈的亲和感,就好像…就好像亲人一样。”

    沐冰凌的表情从茫然变为惊讶,随即又变得极为温和,这是她除了沐辰和沐风碧婉之外,第一次对外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亲人…”

    八尾雪狐留恋的在沐冰凌手上蹭了蹭后缓缓的挪开头颅,就那么蹲坐在沐冰凌的身前,就像是她的守护神一样。

    “狐儿…看来无名你说的是真的,这个小女孩便是仅剩的雪月灵狐,还是皇族。”

    空间一阵扭曲,伴随着三个风格完全不同的身影出现,一股从未有过的滔天威压从天而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