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1703226.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5章 临终嘱托
    与此同时,正在悄然潜行的苏羽,神识忽的看到那从牢房不断飞出地蕴含着无尽怒气的鲜血,心中暗叫一声,“坏了!”

    而后身形急速向着牢房方向冲了过去!而老人的这一声怒吼,可谓震天彻底,几乎整个村落的人全部被惊醒,齐齐地冲出屋子,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快速跑了过去。这其中,更是有着这一处基地的几大首领,一名化境后期,三名化境中期!

    苏羽的身形自是快到了极致,几乎几个闪烁之间,顺手斩杀了几名魔血堂恶徒之后,便来到了那处碉楼附近!

    因为住的比较近,所以那老人的怒吼传出之后,那四大首领里的化境后期,立刻冲了过去!几乎是与苏羽同一时间,抵达了那处牢房!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苏羽在暗处,他在明处!

    “老头!你在做什么!赶紧给老子停下来!否则老子立刻让你身首异处!”看着老人那疯狂地模样和双手之中不断掐诀,那化境后期的首领眉头紧皱地怒吼道。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本想生是普通人,死是普通人,就这么结束这一世的业障!而你们,却非要逼我!恭喜你们,你们成功了!今夜,就让这整个村落的人,全部都为老夫陪葬吧!燃血,爆!”

    在老人仰天一声怒吼之下,这村落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那地上的符咒瞬间发出了刺眼的红芒,但凡被那红芒所照射到的人,眉心立刻多出了一道如方才六人一样的血咒,而后瞬间自爆!

    更为恐怖的是,那自爆的血液,竟是如同有魔性一样,迅速向着四周散去,不断地完善着那血咒,使得那血光笼罩的范围更加广阔,自爆的人更加多!

    “爷爷!不要啊!爷爷!不要啊!”看着那不断自爆的人,虽然那笙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术法,但她知道,能这样做的,能做到这样的,只有她的爷爷!而且,在地上的血液里,那笙很明显的感受到了爷爷的气息!

    那猩红的血光也彷佛蕴含着爷爷对她无尽的关爱一样,即便是照射在她的身上,也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

    可越是这样,那笙心里就越是焦急,越是担心!爷爷一定是出事了!爷爷是苗疆最厉害的巫师,这样的蛊术只有爷爷能够使出!

    “听我号令!救我爷爷!”骑在野狗身上飞速疾驰着,心中焦急地那笙双手不断地掐着诀,仰天娇喝着。

    而后,便见周围十里内的所有野兽猛兽,家禽家畜,全部都像是听到了那笙的呼喊一样,发疯了似的向着这个村落,向着那处牢房冲来!

    一时之间,若是从高空看去的话,至少有上前的猛禽猛兽,成群结队地发挥出了平生最快地速度,向着这里猛冲而来!

    树林里冲出的,不断地撞击撕咬着村子里那向着自己追击而来的恶人,而村落里的家禽家畜,则是冲在那笙的前方,近乎疯狂地为那笙开路!

    然而猛兽终究是猛兽,和小海加菲这种类别完全是不同的,所以在那三个化境中期之人冲出之后,立刻被杀倒了一片又一片!

    当苏羽冲出,向着那化境后期的头领杀去,与之迅速缠斗起来之后,那三个化境中期,已然迎着那笙冲了过来!

    能够抓住这老人,这些人自然知道,那笙是这老人的孙女。而且原本引诱那笙上钩的消息,就是他们散出去的。所以看到那笙的瞬间,这些人立刻冲了过去!

    因为他们知道,血咒无解,但能够让那老东西停手的唯一办法,就是生擒他的孙女!因为在老人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孙女!

    虽然有灵巧敏捷的野狗驮着,左右闪躲着,但那笙自己毕竟没有什么修为,所以在几次交手闪躲之中,被人击毙了那野狗之后,立刻生擒!

    “老头!快住手!你孙女在我们手中!赶紧停下这该死的法术,否则老子一掌劈了她!”抓住那笙之后,那三名化境中期头领立刻冲着碉楼方向吼道。

    与此同时,更是一手掐着那笙的脖子,向碉楼快速冲去!

    当那三人冲到跟前的时候,苏羽这边,也是结束了战斗!那化境后期的首领,被苏羽一剑斩于脚下,身首异处!

    当看到被擒的那笙,苏羽眉头紧皱地说道:“那笙,我不是让你在那边躲好,我来救你爷爷吗!”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我是那笙!我是您的孙女,那笙啊!您看看我啊!”一眼看到牢房里那全身染血,半人半骷髅,身体还在不断膨胀的爷爷,那笙甚至是忘记回答苏羽的问题,疯狂地哭喊着。

    而当听到那笙的呼喊之后,那狂怒的老者,也瞬间清醒了过来,双目之中的血红消失,一双染血但却慈爱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笙,“乖孙女……爷爷终于见到你了……只是以后,爷爷不能陪你了……”

    “老头!你***快给老子停下这该死的法术!否则老子现在就掐死她!”看着老人那恐怖的样子,和村里不断在自爆的人以及身首异处的老大,那三名化境中期恐惧地吼道。

    而此时,苏羽也是收起皇天剑,缓缓地开口道:“老人家,停手吧。杀人的事情,让我来就好!”

    说着,愤怒地苏羽冷冷地看向了那三名化境中期之人,神识狂怒地冲出识海,轰的一声,冲入了对方的脑海之中,瞬间将其意识操控!

    而后,只见那几人立刻放开那笙的同时,竟是自行举起了双掌,运足了全身的力气,向着自己的头颅猛地拍去!

    砰!

    一声清脆之下,三人的头颅就像西瓜一样,被自己直接拍碎!而与此同时,整个村落里的所有残存的魔血堂余孽,全部都是双眼呆滞,举起双手重重地拍在自己的头颅之上!

    至于那些没有修为拍碎自己的,则是拿起了手中的枪,直接结果了自己的性命!一时之间,整座村落的人,彻底死绝!

    看着自己的孙女终于终于脱险平安,老人欣慰地笑了笑,喃喃地说道:“好孩子……你没事就好……今后一个人生活……要快乐……”

    说着,老人的身形竟是再次膨胀,大有随时要爆裂的迹象!看到此景,苏羽毫不犹豫地直接冲入牢房,神识深入老者脑海的同时,全身修为齐出全力冲入了老者的奇经八脉丹田之中,以绝对蛮横的力量,直接压制着老者自爆!

    而神识则是在老者的脑海之中,迅速压制着老者的意识,强行将那狂躁抑制!大约一刻钟之后,老者的身形终于恢复到了平静,而苏羽也几近脱力地跌坐在了一旁,大口地喘着粗气。

    因为在压制老者自爆的瞬间,苏羽赫然发现,这老者的修为,竟然是抱丹中期!如果不是他具备了冲击极品抱丹的资格,并且修为早就跨过了化境巅峰异常强大的话,恐怕根本无法压制这老者的自爆!而且,苏羽还是同时用上了灵力与武者修为!

    可即便是这样,单是压制这老者的自爆,就让苏羽彻底的脱力!这种脱力,是苏羽自从步入到现在这种境界之后,第一次碰到!就像是和抱丹中期大战了一场一样!

    自爆被压制住,只是片刻,老人便恢复了清明,恢复了神智。惊异而赞许地看着苏羽,老人虚脱地说道:“年轻人……谢谢……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再和那笙道别……”

    “老人家,不用谢……只是我非常难以理解,您有着抱丹中期的修为,按说横行华夏都差不多了,但为什么,会被这些人迫害?”大口地穿着气,苏羽迅速地调整着自己体内残存的气息,不解地问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呢?是人就终有一死,即便是有逆天的修为,那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要一死?与其这样,又何必纠结呢?”老者笑着说道。

    “老人家,恕我直言,您应该是苗疆十分强大的巫师,也应该是蛊术最强的传人,以您的身手和蛊术,寻常人想要近身都不可能,更别说伤害您了!为什么会这样?”苏羽直言不讳道。

    “哎……虽然老夫不想说,但既然你给了老夫和孙女道别的机会,那告诉你也无妨。”老人惨笑着说道:“呵呵,都怪老夫有眼无珠,收了一个孽徒!老夫虽然是大巫师,但一直隐居深山不问世事,所以并不知道那孽徒已经投靠了恶人,成了别人的走狗。更是不知道,这恶徒为了要得到修为的提升,为了要得到无尽的金钱,竟然向老夫下毒……”

    “呵呵……玩鹰的被鹰掐了眼,我这玩毒玩蛊的,最终栽在了毒物之上……”

    慈祥地看着那笙,老人没有继续说什么,但苏羽却是已经听懂了。以老人毕生对蛊术和毒物的研究,绝对是不可能中毒的。唯独有一种可能,一种他绝对不会防备的可能,那就是自己孙女给自己的食物。

    想必老人的那个孽徒,就是在那笙所做的食物里投了毒,让老人毫无防备的中了毒。而且这种毒一发作,那徒弟便带人血洗了老人所在的村落,让老人顾不上解毒,并且匆忙的运劲,导致中毒更深,从而被人擒获。

    看着老人慈祥的双眼,苏羽也不愿意道破这个事情,但脑海之中立刻闪过了一个人影,便开口道:“老人家,您所说的那个孽徒,是不是人高马大,身强体壮,脸上画着这样这样的符咒?”

    说着,苏羽便将自己斩杀的那狗头巫师的特征给老人描述了一番。果不其然,得到了老人肯定的答复,“嗯,的确是那孽徒。”

    “那没事了,老人家你可以放心了。我已经替你清理了门户,那个巫师已经被我斩杀了。”苏羽释然地说道。

    听到苏羽已经斩杀了那孽徒,结束了这孽缘,老人也释然了。看了看满眼是泪的那笙,又看了看苏羽,慈祥中带着恳求地说道:“年轻人,拜托你个事情好不好?”

    (cqs!)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