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1703227.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6章 血精石的线索
    虽然猜到了老人想要说什么,但这话还是让老人说出来的比较好,所以苏羽点了点头说道:“老人家您说,只要我能够办到,就一定答应!”

    欣慰地点了点头,老人微笑这说道:“老头子我命不久矣,今后无法再照顾我这可怜的孙女了……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照顾那笙……”

    所谓姜是老的辣,苏羽是什么样的人,品行如何,老人早就看了出来,所以临终之前,才会将苏羽作为可以托付的对象。

    “爷爷!那笙不要您走!那笙不要离开您!您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您坚持住,那笙去求蒙绕爷爷,他是最伟大的苗医,一定能救你的!”听着爷爷在留遗言,那笙哭泣着趴在爷爷地身上,不舍地说道。

    听着那笙撕心裂肺的哭泣,苏羽不想打击他,但就算是自己此刻已经再次将医仙劲一化九的修为,依旧是无法救治这个气血全部枯竭的老人。更何况,就算蒙绕有办法,也已经迟了,因为蒙绕,已经死了……

    神识一扫,苏羽便将蒙绕的尸身放在了老人和那笙的面前,伤身地说道:“蒙绕前辈……已经仙逝了……”

    “不!这不可能!蒙绕爷爷怎么会死!他是不可能死的啊!他死了爷爷怎么办啊!”看着蒙绕的尸体,那笙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撕心裂肺地喊道。

    “那笙……节哀顺变吧……趁着爷爷还有口气,多和爷爷说说话吧……”苏羽伤神地说道。

    “不!不可能!爷爷不可能死的!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救爷爷的!”那笙近乎疯狂地吼道。

    那表情,那哭喊声,真的是让苏羽的心寸寸碎裂!曾几何时,当爷爷的生命在自己面前消逝的时候,他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哭喊呢?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有些伤势可以救,有些伤势,神仙难救。

    “那笙……虽然我不想这么说……可是,你还是接受现实吧……我身具当世五大医劲的飞仙劲和金刚劲于一身,也只能为你爷爷延续一刻钟的生命……我想这世上……恐怕的确是没有人能有办法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爷爷不可能死的……爷爷不可能死的!”听到苏羽这样说,那笙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失声痛哭了起来。

    “那笙……”慈祥地微笑着,轻抚着孙女的脸庞,老人喃喃地说道:“那笙……我的乖孙女,不要哭了……爷爷老了,总有一死,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总有一天会离开你的……你要学着坚强,跟着这个大哥哥,好好的生活下去。只有你过的开心,爷爷在那边才能安心……”

    “年轻人,你有神识的吧……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微笑着抚摸着孙女的头,老人慈祥地看着苏羽,竟是有一道声音传入了苏羽的脑海之中。

    这让苏羽顿时诧异万分!

    “老人家?!您也有神识?”

    “不,我没有神识。我这只是蛊术之中的一种,叫做传音蛊,能够在一定距离里,和人简短传音。不说这些了,有些事情,不方便让那笙知道,所以我才用这种方式和你说。”微微一笑,老人传音道。

    “嗯!老人家,您说。”虽然诧异于世间居然有这等神奇的蛊术,但苏羽还是很尊重老人地传音道。

    “你的师父,应该是东方医仙上官茹,或者说是,医仙门的唯一后人,苏默茹。不要惊讶我为何知道,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和你师父交情很好,她手中的蛊经,也是我送给她的。不过那只是我蛊术的很小一部分,真正的蛊经,是十分强大的!在好人的手里,他可以造福苍生,但在坏人的手里,也可以屠戮苍生。所以,老夫至死,都不想把这完整的蛊经传授给任何人。

    或许是上天注定的机缘,又或许是蚩尤大神降下的神谕吧,让老夫遇到了你。轩辕侯屠戮了医仙门,让老夫的老友蒙绕,一生沉浸在自责和忏悔之中。老夫猜测,你与轩辕侯终究会有一战,所以这完整的蛊经,老夫传授于你,希望你能用它造福苍生,让苍生逃过轩辕侯所带来的劫难……”

    来到苗疆,见到两个奇人,苏羽两次被震惊了!因为这两个人,都知道他的来历,都从医仙劲上,看出了他的师承,更是知道医仙门的秘辛!虽然苏羽知道这两个人都没有机会把他的秘密告诉别人,但心里却是万分震惊,想尽一切办法在寻找着自己的漏洞。

    在苏羽诧异之间,那老者喃喃地将完整地蛊经,全部传授给了苏羽,并且叮嘱道:“孩子,善恶存乎一念之间,老夫希望你能秉持今时今日的善良与正义,替我照顾好那笙……放心吧,这世上,知道医仙门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这蛊经,你想传给那笙,就传给她,不想传给她,就不传,你自己决定吧……”

    完整的记下了老人的蛊经,苏羽心怀感激和敬佩的看着老人,开口说道:“老人家,您放心,今生今世,有我苏羽的命在,那笙就绝对不会受到一点伤害!”

    因为在记下蛊经的瞬间,苏羽就已经知晓了这蛊经的恐怖!的确如老人所说,那蛊经亦正亦邪,如果其上的蛊术被用作邪道的话,恐怕真的会生灵涂炭!

    “嗯……想必蒙绕和你说过,他自己早已修好了墓地。老夫想麻烦你一下,在蒙绕的墓边,挖个坑,把老夫与老友埋在一起吧……一生孤独,死后,找个能说话的人……”老人微笑着开口说道。

    “嗯,老人家,您放心吧,这个心愿,我一定帮你完成。”点了点头,苏羽说道。

    “不!爷爷!那笙不要你死!不要!”听到爷爷在交代后事,那笙再次失声痛哭了起来。

    慈祥地摸着那笙的头发,老人喃喃地说道:“好孩子……跟着这个哥哥,好好……生……活……吧……”

    坚持着将这最后一句话说完,老人呼出了最后一口气,闭上了那一世沧桑的双眼,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不!!!爷爷!!!您不要抛下那笙……不要抛下那笙……”看到爷爷的手垂落,那笙瞬间奔溃了,撕心裂肺地痛苦着,死命的抓着爷爷的手,不住地摇晃着,希望爷爷能再次睁开双眼……

    然而那笙知道,爷爷的双眼,再也无法睁开了,从此以后,慈爱的爷爷不能再陪伴在自己身边了,自己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整整哭泣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已经哭哑了的那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虽然伤感,但却坚强地说道:“苏羽哥哥,我们走吧……”

    虽然神识是自己的秘密,但此情此景,苏羽已经展现过一次神识,索性便第二次展现,神识一扫,将那笙的爷爷和蒙绕的尸身一并收入了乾坤袋之中,带着那笙缓缓上路。

    从今时今日开始,那笙在苏羽的生命之中,已经变得极为重要。用他的那句话说就是,只要有他的命在,就绝对不会让那笙受到一点伤害!这是对一个老人临终的承诺,是男人一辈子最重的承诺!

    而且,老人在传音的时候也告诉了他,那笙天生懂的与兽类交流,能控制兽类,更是天生具有一双慧眼,能辨善恶,能看穿人的命格。所以,这样的女孩,苏羽更要好好的去保护,绝对不能让她落入坏人的手中!

    行走在十万大山深处,苏羽背着那笙,急速地行走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在第三天清晨,来到了蒙绕的家,一处位于大山深处半山腰的小竹楼前。

    看着院子里的两座坟墓,苏羽不由得叹了口气。因为那两座坟墓,一座是蒙绕不知道何年何月就为自己挖好的坟,立好的无字碑,而另一座无名的坟墓,想必就是蒙绕的师父,那个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导致医仙门覆灭的上一代苗医。

    身为医者,苗医也好,灵医也罢,都是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在心中都是心存仁慈的。可是因为自己的一句无心之言,使得一个当世翘楚,有着数千年传承的医道门派彻底凋落,心中的愧疚可想而知。

    所以苏羽能够想象得到,在死之前,蒙绕的师父是怎样的愧疚,以至于愧疚到根本不能在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甚至是根本不能让徒弟为自己立碑!而蒙绕,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虽然立了碑,但其上无字,想必是希望此生能够遇到医仙门残存的后人,在取得他们原谅之后,再留下自己的名字吧。

    所以,看着那两座无名的坟墓,苏羽心中释然,越俎代庖的替医仙门的祖先们,原谅了蒙绕师徒,为他们在立了碑,书下了他们的名字!

    而那笙的爷爷的坟墓,也是苏羽和那笙亲手所挖,就在蒙绕的边上。当埋下了那笙的爷爷,为其立了碑之后,苏羽才缓缓地挖开了蒙绕早就准备好的坟墓。

    但不曾想,挖开坟墓之后,竟是看到了一本厚厚的兽皮古书,其上只有两个大字,苗医!此时,苏羽方才想起,当时蒙绕带着忏悔的眼神看着自己所说的那句,“苗医经典,传承于你”的话。

    感念这位老人,看着身后的竹楼,苏羽带着那笙,缓缓地走入,想要将老人蒙绕生前的遗物,一同收拾一下,陪着老人一起下葬。

    不料在拉开一个简陋的抽屉之后,苏羽的心再次被震撼了!

    因为那个抽屉里,放着一粒只有蚕豆大小,但却散发这血红光芒的,血精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