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1703228.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7章 边疆矿坑
    “咦?这块石头……有点眼熟,我好像在哪儿见过……”看着那块蚕豆大小的血精石,那笙有些诧异地自言自语道。

    “恩?那笙,你是说,你见过这块石头?在哪儿见到的,什么时候?”那笙的反映,让苏羽着实有些意外,但转瞬又想明白了。

    因为从黄龙的脑海里,苏羽得知这块石头是来自于那狗头巫师的。是当时狗头巫师得到,而黄龙一眼看上了这块石头,便以周娜作为筹码,让周娜陪狗头巫师睡了三天三夜,这才把这块石头弄到手。

    而狗头巫师之所以同意交换,一来是自己在魔血堂的地位虽然也是舵主,但远没有黄龙受器重,所以他想要往上爬,必须要巴结黄龙。另一个,则是对于周娜,从第一眼见到的时候,狗头巫师就疯狂的迷恋上了。

    所以两人一拍即合,用周娜的三天,黄龙便换取了那块鸽子蛋大小的血精石。反正对于黄龙这种人来说,利益永远要比女人重要的多的多。

    “我见过一块比这个要大的,大概是鸽子蛋那么大吧。是一个月前,我在森林里玩的时候捡到的。刚好师兄……不,那个人看到了,说他很喜欢,反正一块石头对我也没什么用,所以就给他了。”

    提到师兄两个字,那笙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愤怒,似是觉得这两个字是对爷爷的一种亵渎,是一种耻辱,所以刚刚出口,便更改了。

    到了这里,所有的线索已经清晰了,知道血精石最直接的线索的,是那笙。而苏羽心中也明白了,以蒙绕为引,诱骗那笙前往那处镇子,不但是为了让那笙的爷爷开口将蛊术说出,更有可能是想要控制那笙,去寻找血精石的下落!

    因为从黄龙的脑海里,苏羽得知,黄龙曾经将这块石头的功效,在醉酒后说给了自己的上司。不过他刻意留了一手,说他只是听说狗头巫师的师妹有这么个东西,自己并没有见过。

    还好苏羽及时出现,救下了那笙,否则让神殿的人得到了血精石的话,恐怕那后果不堪设想!

    “那笙,你能带哥哥去发现这块石头的地方吗?”

    现在时间距离黄龙说出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至少一周,时间紧迫,为了不让神殿的人得到血精石,苏羽立刻开口说道。

    “可以。不过哥哥要先那笙一件事。”那笙双眼异常坚毅,闪烁着熊熊怒火地说道。

    “好的,只要我能够做到,一定帮那笙完成这件事。”对于这个可怜的痛失至亲的女孩,她的要求苏羽无不应允。

    只见那笙的眼中那份天真正在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憎恨,一种复仇的火焰在燃烧,缓缓地拿起那枚血精石,那笙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那笙年纪还小,但我知道,那群恶人,并没有死绝!杀害爷爷和村民的恶人的同伙,还没有死绝!我要让他们全部死掉!为爷爷殉葬!”

    仇恨的火焰是可怕的,看着那笙那充满复仇之火的眼睛,苏羽都有些担忧了,万一让那笙的这种情绪无限发展下去,最终自己会不会培养出一个恶魔来。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份改变应仇恨而起,也应该也仇恨而终最合适。

    况且苏羽此番来苗疆的主要目的,就是彻底的毁灭魔血堂,所以看着那笙的双眼,苏羽摸了摸她的头,喃喃地说道:“哥哥可以答应你,不瞒你说,我此行来苗疆的目的,就是肃清这帮恶人,还苗疆一个朗朗乾坤。不过那笙能不能也答应哥哥一件事?”

    “哥哥你说吧,什么事?”

    “那些祸害苗疆的恶人,的确是该死,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但我不希望那笙你的心中从此种下仇恨的种子,我希望你还是爷爷眼中那个活泼可爱,天真善良的那笙,你能做到么?”虽然苏羽知道,这么说等于没说,但有些事有些话必须要说出来。

    因为说出来之后,总会在小女孩的心里种下一棵种子,一颗与仇恨对抗的种子。

    说到爷爷,那笙明显的身体一震,半晌之后,才缓缓地说道:“好的,那笙答应哥哥。只要那些人给爷爷陪葬之后,那笙一定会按照爷爷所希望的那样,好好的活下去的!”

    “好!这样就好!走吧,把蒙绕前辈的生前遗物一并放在墓里,给爷爷他们磕头之后,我们就出发吧。”摸着那笙的头,苏羽喃喃地说道。

    夜色之下,将蒙绕安葬,为三位亡人立下了碑文之后,在墓前,苏羽深深地鞠躬,并且念诵着佛家的往生咒,为三位亡人祈祷和祝福着。

    整整一夜,那笙都呆呆地坐在爷爷的墓碑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静静地陪着爷爷。而苏羽也没有去打扰,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伤痛,是很难愈合的,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森林的时候,静静地坐了一夜的那笙缓缓站起身来,亲吻着爷爷的墓碑,坚强地说道:“爷爷,那笙走了。那笙一定会像爷爷说的那样,跟着苏羽哥哥,好好的生活,开开心心的生活。蒙绕爷爷,在那边,你要和我爷爷多聊天哦,不要像以前一样,两个人坐在一起,一天一夜都不说话。放心吧,每年,我都会回来看你们的!”

    说罢,那笙转身望向苏羽,目光坚定地说道:“哥哥,我们走吧。消灭那些恶人,那笙带你去找那个石头。”

    “老人家,蒙绕前辈,你们安息吧。我会好好照顾那笙的,你们的嘱托,我不会忘记的。我们走了。”对着三块墓地再次深深地鞠躬,起身之后,苏羽便带着那笙,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这片山林之中。

    根据那笙所说,发现那块血精石的地方,距离这里很远很远,是在十万大山的深处,从这里出发的话,大概要走五六天的时间。这个速度,还是以苏羽前行的速度为主,如果是那笙和之前的老虎小花的话,恐怕要走上至少十天。

    而根据苏羽从地图上来研究的话,这个位置,大概已经很接近西南边疆了。所以这一路之上,虽然是急着赶路,但苏羽的主要目标,全部都集中在魔血堂散布在整个苗疆的基地中。

    黄龙并未被苏羽杀掉,而是催眠之后,软禁在了乾坤袋之中。有他这个魔血堂骨干在,苏羽很容易顺藤摸瓜,一路摸清楚了魔血堂的分支机构所在的位置和人员,以雷霆的手段,神识蛊术并用,直接将那些基地全部血洗!

    当然,苏羽所斩杀的,永远都只有魔血堂的恶人,从未伤及过任何一个平民。而在苏羽雷厉风行的斩杀掉了大多数恶人叛军,解除了那些被蛊术控制神智的战斗人员和无辜平民之后,一直与叛军鏖战的地方军队,也终于是打开了缺口,一路长驱直入,收复失地,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地方安定。

    这一切,苏羽都告知了陈铮,而这些军队,也是古老直接下达的命令。因为苏羽已经灭杀掉了敌方的主力,所以军队到达的时候并未发生什么枪战,几乎是兵不血刃,就收服了叛乱之地。

    第五天的清晨,站在一处中型县级城市附近的山顶上,看着那杀气最为浓重的城市,苏羽淡然地对着身边的那笙说道:“这里,应该就是那群恶人在苗疆最后几个基地之一了。不过里面有很多平民选择了投靠这帮恶人,你打算怎么做?”

    虽然这也是苏羽的复仇,但对于那笙来说,这仇恨更加直接,所以苏羽才开口问道。也是因为在这几天的杀戮之中,苏羽慢慢的发现,虽然那笙心中满是仇恨,但却没有被仇恨湮灭心智,只是变得更加坚强,更加果断了。

    看了看那风景秀美,但天空之上却漂浮着黑色云彩的城镇,那笙毫不犹豫地说道:“恶人该杀,一个不留。但那些投靠的平民,只是为了活命的无奈之举,不杀他们。”

    “好,那笙长大了!走吧!”

    虽然苏羽不想让那笙见到太多的杀戮,但现实是,跟在自己的身边,绝对是危机重重,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有些事情,该让那笙看到,有些东西,她应该学到。

    可爱和睿智果决,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但这两种气质在那笙的身上,却是没有任何一丝的冲突,和谐的并存着。

    对着身后招了招手,跨坐在一头孟加拉虎的身上,那笙娇喝一声道:“伙伴们,我们上!”

    随着那猛虎的冲出,从身后那山林里,呼呼啦啦浩浩荡荡地冲出一大群猛兽,有老虎,有狼,有牛,有羊,甚至还有大象,跟在那笙的身后,向着那城镇猛冲了过去。

    这千八百个猛兽一起冲出去,苏羽倒是丝毫不担心有误伤,因为那笙天生有一双能够看穿人命格的眼睛,好人坏人,一眼就分辨的出来。而那群猛兽也全听她的指挥。

    那些一般的帮众,就让那笙和她的猛兽去对付好了,至于那些修为在化境中期和后期的,甚至是无限接近抱丹的存在,就都是苏羽的了!

    身形一闪,苏羽瞬间超越了那笙的猛兽队伍,手执皇天剑,直接杀入了对方的阵地,神识一扫,直接锁定了那些高手,猛冲而去!

    一切开始的也快,结束的也快!当那猛兽队伍冲进城镇之后,瞬间就对那些普通帮众展开了绝杀!而苏羽这边,手起刀落,很快便结果了化境初期到中期的头目,只剩下一个无限接近抱丹的存在,与苏羽缠斗了起来。

    虽说都是无限接近抱丹,但这个人接近的只是五品抱丹,而苏羽接近的是极品抱丹,两者孰强孰弱,高下立判!

    所以在十招之后,那人便被苏羽立斩于皇天剑下!

    神识一扫,将漏网之鱼全部清除之后,苏羽与那笙的身形,再次闪烁而走,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整个城镇里的人,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满街的恶人尸体,不敢出门!

    “哥哥,前面大约五十里,就是发现那块石头的矿坑了。”第六天的早上,看着远方一望无际的树林,那笙开口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