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132656.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65章 当年秘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哎……”

    叹了口气,季岚有些不愿提起那伤心往事,但事到如今,曾经她以为惨死的儿子居然还好端端的活着,这对可怜的兄妹,也该相认了。所以,她还是喃喃地说出了口。

    当年,十七岁的她被父亲指派,说是要到都市区执行一项任务。当时的她豆蔻年华,和现在的瑶儿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各种遐想,也经常听外出归来的人说着外面有多好多好,所以一听父亲说让她出去执行门派中的任务,十七岁的季岚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可谁知道,那个任务居然是在外历练,在一个中学当女教师,专门教授古文。这让年轻的季岚心理难免有着巨大的落差,想她昆仑山古枫派掌门之女,修为高强,竟然要去当一个学校的老师,去教授那些小孩子!

    但一想到这样就能够离开昆仑山,到那个人人都是很美很自由的外面的世界中自由自在了,季岚也就没有问父亲缘由,而是欣然答应了。并且真的去那个学校当了老师。

    起初,眼里全是和昆仑山不一样的东西的她,还是觉得很新鲜,很好玩的。但没过多久,那种枯燥的生活和顽劣的孩童,就让她受不了了。

    而那所学校,她真的看不出来哪里好,明明就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小破学校,老师总共才不到十个,而且个个都是老头儿,只有一个年纪币她稍微大一些的年轻男老师。

    因为年龄相仿,所以两个人的共同话题很多,而聊着聊着,季岚居然发现,这个长相很好看的男老师居然也有功夫,居然也有修为!于是对他更加感兴趣了!

    久而久之,在两人每天授课,闲暇之余找地方彼此切磋功夫,一同练功,偶尔还会相约一起去看大篷车的电影之中,两个年轻人的心越走越近。

    那叫做苏阳的年轻男子温柔莞尔,如同一朵静静盛开的莲花,让人看上去就是那么的美好,彷佛世间所有美好的一切都集中在他身上了。而当时的季瑶,十七八岁,未经人事,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这么长久的相处,自然而然的两人就彼此爱慕了。

    半年之后,瞒着父亲,两人偷尝了禁果。可谁知道一发中的,没过多久之后,季岚居然发现,自己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

    到了这个时候,再瞒也瞒不住了,季岚只好给父亲捎去了书信。当时父亲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见到了那年轻人,也见到了那年轻人的父亲。

    谁知道事情的结果居然出乎意料,自己的父亲和那年轻人的父亲居然是故交好友,于是这原本注定要被霸道拆散的两人,居然喜结连理!更让季岚想不到的是,父亲居然不嫌弃那对父子住在一个小山村里,乐乐呵呵地把她嫁给了那个年轻人!

    原本结婚生子来的太突然,季岚根本没有做好相夫教子的准备,好不容易在经历了十月怀胎自己暗暗的告诉自己,从今以后就要当个母亲,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和丈夫的时候,一场天大的意外居然来临!

    当日,她刚刚生下第一个孩子,浑身正虚脱无力呢,却听见屋外一阵乒乒乓乓的兵器响声,惊得她顿时挣扎着坐起身来,踉跄着扶着门框走出屋外,竟是看到不远处,此刻自己的丈夫正手执三尺青锋与几个武功高强,凶神恶煞的男子在缠斗着!身上满是伤口!

    见状,她顿时拿起屋里的剑,准备出去协助丈夫,可谁知道,当她刚刚要跨出屋外的时候,腹中猛地传来一阵绞痛,第二个孩子居然有了出生的征兆!

    这种情况之下,一边是就要出生的第二个孩子,一边是性命危在旦夕的丈夫,季岚心如刀绞!在这个时候,公公拼着受伤,为丈夫赢得了唯一的一点时间,带着妻儿急速逃遁。

    可毕竟她有孕在身,根本不可能跑太远,所以丈夫背着她跑出了几十里后,深夜时分,腹中的绞痛就再也忍不住了!在那山林当中,她生下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季瑶。而怀里,还抱着那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也就是如今的苏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公公苏正南那边抵挡不住了,一边被追杀,一边喊着让他们快逃。丈夫苏阳是个重情重义,孝顺的人,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父亲为自己而死?所以当下将女儿交给他,自己抱着儿子,冲了过去。

    “季岚,快走!带着瑶儿快走!他们要的是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保护好瑶儿!”季岚还记得当时丈夫冲出去的时候,跟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那之后,丈夫便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执剑与那强悍的敌人拼杀!这个时候原本就受伤的公公,也是全力迎战,根本无暇顾及她们。季岚只得抱起女儿,不管身下还流着血,一步一步地向着远处跑去。

    虽然事后才知道追杀他们的是神殿,是丈夫一家的宿仇,而所谓的就是丈夫的血脉和孩子,但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只是知道那些人嘴里喊着,“大人杀死,孩子带走”。

    所以为了刚刚出生的孩子,身躯疲惫的她只能选择逃走。虽然看着儿子被丈夫带走当做诱饵吸引敌人,她心如刀绞,但当时的她身体疲惫到了极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自己逃,选择为丈夫留下一点骨血。

    而当她还没跑出多远,就听到一声仰天怒吼,“哈哈哈哈!神殿的走狗!你们休想得到我医仙门血脉之秘!”

    当她回头看去的时候,竟是发现丈夫将尚在襁褓中的儿子隔空扔给了公公,而自己则是在那山崖之上,和所有敌人疯狂地拼斗着。当斩杀掉所有敌人的时候,自己也心脏被敌人刺穿,身形一个脱力,直接掉下了山崖。

    而这个时候,那最后一个和公公拼斗的恶人,竟是在和公公抢孩子的时候,一个脚下不稳摔下了山崖,连带着公公和孩子一起!

    那一刻,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同一时间死去,季岚的心彻底的碎了,撕心裂肺的痛哭着,本就脱力的她没过多久便晕了过去。

    而当第二天早晨她在山坡上醒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满地的尸体,一路踉跄着追到了山谷之中,也只是看到了丈夫随身的佩剑,和一地的鲜血。丈夫和公公,以及儿子的尸体,都不见了。而那些与丈夫一同摔下山崖的恶人的尸体,则是像被猛兽撕咬一般,成了碎片……

    她的身上,因为有着丈夫送给她的特制的香囊,里面装有驱赶狼虫虎豹的药,所以才没有遇到猛兽。

    看着那遍地的尸首和鲜血,季岚再一次痛哭失声!哭了许久,找寻了许久,杀掉了山里几乎能够看见的所有的狼虫虎豹之后,心如死灰的季岚只好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了闽南,离开了那个小山村,回到了昆仑山。

    因为她记得丈夫最后跟她说过的话,敌人盯着的是他们的孩子,她必须要保护好丈夫留下的最后一滴骨血!所以,她必须回昆仑山,只有昆仑山才能够保护好她们的孩子。

    那一年,回到昆仑山之后,她足足休养了一年,才算是恢复了体力。但从那之后,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只是看着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为了不让孩子心理留下阴影,她才会笑。

    可没想到,如今,她居然看到了和自己丈夫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居然听到了自己儿子的消息!除却这个不明来历的人之外,这世间,另外一个和丈夫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绝对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她那素未谋面的儿子,居然为了救女儿和这个人,生死未卜!

    这些事情,和苏羽所知道的往事,有着很大的初入。当年爷爷只是告诉她,父亲砍柴的时候摔下山崖摔死了,母亲走了。但他绝对不知道,其实当年他出生的地方,并不是西川的小溪村,而是华夏南陲闽南的一个小山村里。爷爷是为了保护他,一路从最南边逃过到小溪村隐居的。

    不过,此刻的苏羽也不在这里,很难想象当他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知道了他恨了几十年,努力了几年无论如何也要成功,让她看到的那个她,那个自己的母亲当初的无奈之后,心里会是怎样的一种想法。

    而原本应该叫做苏瑶的季瑶,在听到母亲那坎坷的身世,听到父亲和哥哥那悲惨的过去时,两眼之中的泪水,狂流不止。

    在季瑶哭泣的时候,不知为何,一直躲在屏风后不敢露头出来的苏羽的二叔,竟是下意识地走了出来,在季瑶面前蹲下了身,轻轻地抚摸着季瑶的头,帮她擦拭着泪水。

    这一切,皆是让人震惊,所有人都不理解这究竟是为什么!就连二叔自己,也不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彷佛看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哭泣,自己忍不住地就想关心她!

    或许能够理解这一切的,唯有苏羽吧。因为当日为了二叔的安全和日后不被人带坏,苏羽强行的将自己很多记忆以及知识,生活见闻全都塞进了二叔那空空如也的脑袋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刻与其说是二叔在安慰季瑶,倒不如说是苏羽在安慰季瑶。因为二叔的脑海中,有着苏羽的记忆和意识形态,在尚未进行自我学习之前,可以说驱动二叔思维的,是苏羽塞进来的那些意识。

    “谢谢……你是个善良的人……可是……娘说你和爹爹长的一模一样……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那个罐子里?”感受着那如同父亲一般的温暖,看着那张脸,季瑶哭泣着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