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156429.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88章 8张秀儿?!
    到达了入住酒店之后,齐老笑着说道:“小苏,第一次来缅甸吧?让小张带着你四处转转吧。这里的佛塔寺庙很多,也算是名胜了。”

    “齐老,您不一起去么?”苏羽也是笑着说道。

    “嗨,我老头一个,没多大心思,而且缅甸我来过多少次自己都不记得了,熟悉了。”

    “哦,那好吧,那齐老您先休息,长途奔波也够累的了。我就先出去溜达溜达,顺便吃点饭,坐这么久的飞机,肚还真的有点饿了。”

    与齐老打了招呼,苏羽便在秘书小张的带领下,走出了酒店,四处闲逛了起来。齐老的秘书小张,算起来也是个二十七八的姑娘,可说实话,跟她一起逛街,苏羽真的是一点儿兴致都没有。

    因为这女人无论苏羽见过多少次,她永远都是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扎着马尾,带着黑色边框的眼睛,而且整个人多数时间都是沉默不语。这压抑的外表,对于苏羽这个跳脱的人来说,那能有兴致才怪!

    所以苏羽自打出了门,苏羽压根儿就没往她脸上看过,只是在她的带领下,随便的闲逛着,看着缅甸的风土人情,呼吸着那空气中充满佛性的空气。虽说她的脸,其实看起来还是可以的,算不上上等美女吧,怎么也算是耐看的。

    可是就她那压抑的外表,再加上苏羽见识的绝色美女多了去了,还真是对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所以闲逛了一会儿之后,苏羽便打发她回去,自己一个人随意的在街上转悠了起来。

    说真的,虽然苏羽是个吃货,比任何人都能吃,但缅甸这地方的饮食习惯,苏羽还真心是吃不惯。或许也是苏羽顿顿离不开肉,而且都是对补充阳气为管用的肉和食材,所以对于这个地方的饮食,苏羽只是随口吃了一点,便实在吃不下去了。

    既然食物都无法吸引苏羽了,那这个国家吸引苏羽的东西就实在是少了。当然有人会说美女,可东南亚一带的人皮肤都偏黑啊,一白遮十丑,一黑来十丑,苏羽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所以闲逛了一圈之后,神识随意的扫视着这个国家,感受着那惟独让自己感兴趣一些的到处弥漫的佛性的气息,苏羽一悠哉悠哉地往酒店方向返回。

    可刚刚一折返,苏羽就差点没惊掉了下巴!因为在这个陌生国的陌生街道上,苏羽居然遇到了熟人!而且,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熟人!

    “你?!你是……张秀儿?!”看着眼前那个打扮入时而又知性的美女,苏羽不敢相信地问道。

    “苏羽?!你是苏羽?”对面的那个年轻女性,也是一脸惊讶地问道。

    “没错,我是苏羽。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能叫出自己名字的,自然是自己所熟悉的人,而当年的秀儿,自然是苏羽最熟悉的人了。

    “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实在是意外了!对了,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呢?”激动地看着苏羽,仔细地盯着苏羽那一身名牌行头,秀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你不会就是那个苏羽吧?那个寰宇珠宝行,华宇日化的老板,西川最年轻的企业家?”

    “呵呵,没错,这两家公司的确都是我的。对了秀儿姐,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怎么来缅甸了?”同样,苏羽看着秀儿那一身名牌但又很知性的打扮,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我啊,这一次是来参加那个玉石翡翠鉴赏节的。说到这儿,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你!要不是当年你冒险帮我逃出小溪村,恐怕我早就自杀了,哪儿还有今天的我!”秀儿面带感激地笑着说道。

    “哦?难道是离开小溪村,你有什么奇遇了?”苏羽笑呵呵地看着如今改头换面的秀儿问道。

    “要不我怎么说要好好感谢你呢!当年那个漂亮女孩把我带到平阳之后,原本她是想要帮忙把我安置下来的。但那个时候,我哪儿敢待在西川啊,想着既然逃出来了,就要逃的远远的,所以我就打算去闽南一带闯荡闯荡,当时听说那边鞋厂多,我会纳鞋底,估计能活下来。那美女见我挺坚决的,也就没强求,硬塞给了我一万块钱。打那之后,我就去了闽南。”

    顿了顿,感慨造化弄人,秀儿笑着说道:“谁知道在闽南,我遇到了一个和我长的很像很像的人!她非要说我有可能是她小时候被拐卖的女儿,对我般照顾的。当时我是被人坑怕了,哪儿敢相信?后来当地派出所来找我了,说是要调查情况,我想着大地方的派出所,应该没什么事儿吧,所以就跟他们去了。再后来,估计你也能猜到,警察带着我做了亲鉴定,结果我真的就是他们丢了的女儿,他们找了我几十年……”

    秀儿说的这件事儿,倒是让苏羽想起了小时候听村里人说到秀儿的时候,总爱加个捡来的孩。或许这个捡,是用买更合适吧。应该是当年有人从闽南把秀儿拐走了,卖给了小溪村的张老汉。

    不过这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苏羽自然不会去多想,总之现在秀儿很幸福,活的很好,有属于她自己的人生,这就足够了。

    “那,你父亲,不会是经营玉石翡翠的吧?”苏羽笑着问道。

    “是啊,我父亲是闽南一带翡翠玉石行当第一,几乎整个闽南的玉石翡翠,都是我父亲在经营,在缅甸他也有不少关系的,这一次我们就是受到了这边的邀请而来的。他还有不少茶厂,生意做的还不错。”秀儿眼里满满都是幸福。

    “嗯,那就好!只要你过得开心,当年我的那个决定就没有白费。”看着那熟悉的脸庞,想着自己曾经因为她而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苏羽不禁感慨道。

    “要不是当年你救我,我可能一辈都见不到我的爸妈……谢谢你,苏羽!”

    “呃,还是不要谢了,说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苏羽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不用介意,当年我是自愿的……因为,你是个好人……”苏羽的不好意思是因为什么,秀儿自然是十分清楚的。

    说实话,当年在离开之后,她都有些不敢相信,那件事是自己做出来的。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她觉得苏羽虽然比自己小几岁,但确确实实是个好人。

    或许是少年的蓬勃,又或者是从未有过的欢愉,让她在这几年里,即便是做梦,偶尔还会梦见那个早上,还会梦到那个有些稚嫩但又很努力,让她享受了从未有过的欢愉的小男人。

    “咳咳……那……那什么,你先生是做什么的?”长大了和年轻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苏羽不免有些尴尬了。

    “呵呵,我没有结婚,一直都没有的……对了……他……后来没有难为你吧?”

    “他?你是说王二柱吧,好歹当年我是小溪村一霸,谁能难为住我?打架他又不是我的对手。不过,他倒是也没有为难我的机会了……因为他已经淹死了好几年了……”苏羽笑着说道。

    虽然脸上是带着微笑,但何尝不是有些伤感的笑呢?毕竟王二柱也算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年长几岁,但都是同一个村的。如果不是他帮助秀儿逃走的话,王二柱也不会因为怀疑他拐走了媳妇,对他怀恨在心,然后死活要和他对着干,最后误入歧途被人害死。

    但有句话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虽然对王二柱的死苏羽有些惋惜,但这并不能掩盖当年他天天殴打秀儿,折磨秀儿的事实。

    只是逝者如斯,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了。

    “哦……他死了啊……”秀儿倒是有些震惊,但绝对没有什么伤感,毕竟曾经那个男人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她恨透了他,死与活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从前的事情,秀儿欢笑着说道:“哦,对了!咱们好不容易见面了,去见见我爸爸吧!他一直想要找到你,找机会感谢你呢!”

    “感谢就不用了……不过我们能在异国他乡相遇也算是命中的缘分,去拜会一下伯父还是应该的。”苏羽微微一笑道。

    如果是在其他时候,其实秀儿的父亲,苏羽见与不见都没什么的。但现在是在缅甸,而且听秀儿说他父亲在缅甸的关系很广。能够独揽闽南一带的玉石翡翠市场,那能量一定是十分巨大的,而且人脉也一定是广的!

    苏羽现在最缺的就是货源,与秀儿的父亲见个面,自然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于是苏羽便与秀儿一火热的攀谈着,向着另一家酒店方向走了过去。

    这一的闲聊,苏羽也了解到,秀儿现在虽然还是叫做秀儿,但已经不是张秀儿了。现在的她,改回了自己的姓氏,姓郑。但毕竟秀儿这个名字她用了几十年,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名字倒是没有改。

    所以现在的她,叫做郑秀。不过苏羽还是喜欢叫她秀儿姐,毕竟也是叫了十几年了,一下也改不过来。

    而且秀儿也喜欢苏羽这么叫,因为这样感觉亲切的很!

    而当苏羽见到秀儿的父亲之后,又是再一次的惊讶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