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28338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30章 欺人太甚
    以银针封穴,以强大的医仙劲为主,以神农鼎炼制出来的绝世疗伤丹药为辅,从一进门,到治疗基本结束,苏羽整整用了六个小时!可见叶大师的伤势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这样的伤势,也只有苏羽能够治的了。自从修炼了神农经,打通了之前医仙劲所有郁结不通的地方之后,苏羽的医术几乎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了。现如今,苏羽体内的灵元之力通体碧绿色,带着浓浓的生命气息,再配合着苏羽那精准到比妖孽还妖孽的神识,不说生死人肉白骨,但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就都能救的过来!

    虽然苏羽极力的让自己保持心态平和,不去想过多的事情,但看到叶大师体内那几近毁灭的伤势,苏羽还是不由得留下了眼泪。

    “该死!到底是谁!到底是谁伤的叶大师!老子一定要把你揪出来,碎尸万段!”看着这曾经传道授业于自己的一身正气的老先生被人伤成这样,苏羽的心都在滴血!一股滔天的愤怒从心中不断地喷发出来!

    若说怒火有形,那此刻苏羽的怒火绝对滔天,绝对能将那伤了叶大师的人焚烧成灰烬!

    “是谁这么狠毒!伤人也就算了,竟然连丹田也不放过!!!”看着叶大师那被毁掉的丹田,收回银针,苏羽双拳紧握,愤怒地低吼着。

    可与这愤怒相比,此刻他更应该做的事情,是尽快恢复叶大师被毁坏的丹田,毕竟对一个武者,对一派宗师来说,丹田就是他的一切,武功就是他的一切!

    如果不能恢复丹田,就算是叶大师身体的伤势恢复过来也无济于事!因为苏羽知道,叶大师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咏春拳发扬光大,让咏春拳在他的手中腾飞!而这一切,都要以精纯的修为作为依托。丹田被毁,等于毁掉了他所有的希望。

    好在,苏羽曾经帮姑奶奶苏默茹修复过丹田,对于修复丹田的伤势还是轻车熟路的,再加上现在修为精进,力量大增,就连丹药都要比曾经好上太多太多!

    所以下一刻,苏羽立刻将几枚神农鼎炼制出来的丹药再次投入到叶大师口中,同时银针改变了所扎的穴道,全身修为尽数发动,全力而为的为叶大师修复着破损的丹田。

    丹田的伤势不是一般伤,就算是苏羽如今修为通天,但修复起来也是极为耗损时间的!从晚上八点,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算是将叶大师的丹田再次修复。

    而这仅仅是修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才能够完整的恢复。不过好在,苏羽的绝阳之气和灵元之力有着最好的温养效果,所以苏羽丝毫不吝惜的将大量的绝阳之气和灵元之力输入到叶大师的丹田之中,帮助其温养着丹田,同时继续自动的引导着那些剩余的丹药之力,帮助叶大师继续修复着身体上细微的伤痕,强化着经脉。

    “呼……”

    当所有的治疗都做完之后,苏羽方才缓缓的停了下来,迈步走出了临时隔离室。

    看到苏羽走了出来,一天一夜没睡的大师兄阿梁立刻快步走了过来,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师父怎么样了?”

    “大师兄,放心吧,师父已经没有危险了。接下来大概需要一个多月的温养,应该就能完好如初了。”轻轻地拍了拍大 师兄的肩膀,苏羽微笑着说道。

    “真?!真的?!你是说,师父真的能活过来了?!丹田呢?丹田有没有事情?”大师兄有些不敢相信,急切地问道。

    “嗯,都没有问题了。丹田我已经帮忙修复了,至于身体的伤势,也已经都修复了,不会留下任何的隐患的。如果大师兄不信的话,可以让这几位大夫帮师父检查一下就知道了。”苏羽笑着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那个……那个,不是我不相信你啊,我……”大师兄既兴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苏羽当然知道大师兄想说的是什么了,所以微微一笑,淡然说道:“呵呵,没事儿,让大夫检查一下也是好事,大师兄不用不好意思。”

    毕竟他的医术太过神奇,这种治疗几乎就是逆天,再加上叶大师就像他的亲身父亲一样,所以大师兄的担忧苏羽完全能够理解。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经过医生的检查,确认师父真的没有什么大碍了,大师兄终于是放下了心。

    而这个时候,苏羽也该弄明白事情的缘由了。拉过大师兄坐在茶桌边,苏羽神色严峻地问道:“大师兄,麻烦你如实的告诉我,到底是谁伤的师父,到底所为何事?!”

    叹了口气,大师兄眼中闪过浓浓的愤恨,但却无奈地说道:“哎……这个事,你就不要问了……师父昏迷之前吩咐过,不让我们寻仇……”

    “我需要知道事实!师父于我有恩,不过我不算是咏春门的人,师父管不到我,也不会连累到你们。所以,还望大师兄告诉我,到底是谁伤的师父!”苏羽尽可能的压制着怒火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粤东十虎你知道么?”想了想苏羽说的好像也对,大师兄便不再隐瞒。

    “粤东十虎?你是说,曾经的洪熙,方玉这些人么?”

    “没错,百多年前的洪大侠,方大侠等人,都是侠义之辈,受到粤东万人敬仰!被人并称十虎,而他们的后人一代一代也都继承了十虎的名号。只是……呵呵,江河日下,世风不在了……”大师兄摇了摇头,冷笑道。

    “你是说,伤了师父的人,是如今的粤东十虎中的人?是哪一家,是谁?”苏羽面上怒色更重地问道。

    因为在最初,苏羽估计打伤叶大师的人应该是神殿的人,想来应该是叶大师为人正派不愿意与神殿同流合污才遭到迫害。可谁知道,事实竟然不是这样,打伤叶大师的人居然是曾经被称作是侠义之门的粤东十虎,这让苏羽更加愤怒了!

    武道切磋本属正常,但叶大师所受的伤势,明显是有人要索命!而且这些人还盯着先祖的十虎名号,真的是败类中的败类!

    “这个人就是……”

    就在大师兄刚要开口说出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门外一阵唢呐喇叭奏起的哀乐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令两人顿时怒火滔天!

    “什么人!放肆!”大师兄嗖的一声冲出房间,直冲大门而去。

    而苏羽,也是大手一挥,改变了容貌,迅速冲了出去。

    放肆!真的是太放肆了!咏春门附近根本没有几个人家,更不可能有死人!这哀乐明显是冲着咏春门来的!

    果不其然,待到苏羽冲到门口,竟是有一大波人吹着唢呐奏着哀乐,抬着花圈挽联站在了咏春门的门口!为首一个五十多岁的貌似忠良实则坏到骨子里的尖嘴猴腮的老头,脸上带着戏谑地笑容,大声说道:“大侄子!你这就不对了啊!听闻叶大师与人过招被人杀了!这几天秘不发丧,是你一手压着的吧?怎么说叶大师也是我们粤东武林的泰斗,你这么做实在是大逆不道啊!”

    “方继凯,我阿梁敬你是武学师傅,没有带人找上门,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不要得寸进尺!我师父是怎么受伤的,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少他妈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要做走狗,就做你的走狗去,不要来我咏春门,侮辱家师!”看着那花圈挽联,大师兄怒火冲天地吼道。

    “大侄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师父受伤,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也是听别人说你师父被人打死了,这才好心好意地送花圈过来!秘不发丧是为什么啊,难道是咏春门没钱么?早说嘛,你伯伯我有的是钱,早就替你考虑好了!你看,上好的棺材已经给叶大师买好了!”那老头方继凯,面上佯装出一副怒色,但却毫不掩饰那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剁了你!”看着方继凯身后的人竟然真的抬出来个红木棺材,大师兄彻底的怒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却是突然传出一声中气十足地声音,“阿梁,住手,不要与小人一般见识。”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出来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阿梁霍然转身,快速跑了过去扶着叶大师。

    而那一众弟子,看着叶大师双手负于身后走了出来,一个个都兴奋异常的跑了过去,高兴地喊道:“师父!师父!您终于没事了!终于没事了啊!”

    “让你们担心了,为师没事,只是睡了几天而已。”叶大师面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抚摸着弟子的头说道。

    就在那方继凯满脸惊愕浑身气息向着叶大师再次压来的瞬间,叶大师冷冷地说道:“呵呵,方继凯,几天前你的鸿门宴没有要了叶某的命,今天又来了么?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叶某虽无力匡扶正义,但却也绝对不会与恶人为伍!滚吧!”

    “呵呵!叶正!”被叶大师一语道破,方继凯也不再隐藏,厉声呵斥道:“虽然老夫不知道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但今天,就凭你这帮废柴徒弟,没有人能救的了你!作为粤东武林同道,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归顺神殿,否则就去死!”

    “好大的口气!方继凯是吧!欺辱我咏春门,想杀我师父,你还差的远!老子一根手指头,就能送你上西天!”未等叶大师发话,苏羽霍然站在了门前,大吼一声道。

    “哈哈!叶正,你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么,靠一个徒弟出头!哈哈哈哈!臭小子,强出头是吧,今天老夫就让你死个明白!”看到苏羽出头,方继凯当下大笑一声,虎躯一震,屏退左右腾出了一片空间,显然是要当场斩杀苏羽了!

    “哼!就你这种东西,还用得着我师父出手?蝼蚁而已,你太高看自己了!杀你一门,我一人足矣!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咏春!”大喝一声,说着,苏羽嗖的一声冲了出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