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470640.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56章 古老的请求
    心中虽是有这样的念头,但苏羽不由得摇了摇头,呵呵一笑,便闭目养神去了。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这想法完全是多余的,天知道这八年来都发生了些什么呢。

    自己消失之前,甚至都没有机会见到儿子一面。若不是八年前在京城,跟着赵子枫进了趟政务院,赢得了赵子枫老爹老妈的赏识,早早的做下了那未雨绸缪的安排,恐怕现在的他,只能到儿子的坟头上去看看了。

    或者说,根本连坟头都找不到!若是没有之前的安排,恐怕现在小辰应该早就被当牲畜一样的关在笼子里,或者是泡在福尔马林的瓶子里吧。

    因为无论怎么说,小辰都是他的血脉,都是医仙门的血脉。那么医仙门的血脉之谜,就不仅仅是在他苏羽一个人身上了,小辰身上也会有。

    既然如此,神殿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再者说来,当年的小辰刚刚满周岁,才开始蹒跚学步,哪里知道什么是危险,哪里能逃得过危险?就算众人护卫着小辰离开,但到了吃饭尿尿的时候,一声啼哭就能将所有人的行踪全部暴露!

    所以,虽然有些无情,但苏羽还是早早的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将聂倩母子拜托给了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赵子枫。

    的确,在整个华夏,可能赵子枫真的是最适合也最有能力保护聂倩母子的了。当然这说的不是修为,而是势力,或者是借势。

    要知道,政务院可是一个国家的核心中的核心啊!权力中心的九个老爷子,还有国家一号,可都是住在政务院家属区的。这里,绝对是华夏守卫最为森严的地方,也是绝对安全的地方,这一点,苏羽进去过一次就清楚明白了。

    所以拜托赵子枫的时候,苏羽不管是威逼也好利诱也好,反正是想尽一切办法,在自己若是遇到危机的时候,将这对母子接入了政务院家属区,住进了赵子枫的家里。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虽然苏羽当年留下了这个后路,但到底成了没成,这一点,苏羽心中也没谱儿。

    不过想来,赵子枫的人品应该是不会出现问题的。毕竟战火中历练出来的友情,不会那么脆弱。

    而这一次,陈铮通知苏羽,古老要见他。虽说苏羽意识到问题可能很严峻,但比起小辰来,古老的重要性显然是要低了一些的。

    废话,亲爹八年没见到儿子,最重视的当然是儿子了!

    飞机到底飞行了多久,苏羽并没有去计算,反正是在头等舱里,难得不去思考任何事情,所以苏羽直接一睡上万里,等眼睛睁开的时候,美丽的空姐已经走了过来,冲着他微微笑道:“先生您好,飞机已经抵达首都国际机场,请拿好您的行李准备下飞机,祝您旅途愉快。”

    其实苏羽原本可以不用坐飞机的,直接御剑而来就可以了。但现在的京城可不是八年前的京城了,再说这里可是国家的心脏,就算你会御剑,各种高密度的雷达也会让你无所遁形。更不用说,现如今古武界的势力入主政务院,京城没有超级武者才怪!

    再者说来,苏羽难道跟舒服有仇啊?好好的享受着美女空姐的服务,那不是要比寒风吹过大裤裆,丁丁硬邦邦来的舒服千万倍吧?

    下了飞机,看着那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的首都国际机场,和那雾霾中难得一见的蓝天,苏羽淡然一笑:“景是一样的景,但人不是那个人,天还是那个天,但心不是那个心了。哎,京城,的确是变了。”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只是一句慨叹,但在苏羽的心中却是从天地规则之间感受到的一股京城的乱局。古武界介入之后,京城乱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与以前没有任何的不同,但乱了就是乱了。

    离开了机场,在苏羽的刻意要求下,陈铮并没有像多年前那样,直接来机场接他,而是在京城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酒店里,为苏羽布下了接风宴。

    而这个所谓的接风宴,其实就是一桌菜,两瓶酒,两个人,仅此而已。

    “队长,这两年京城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呢?能不能介绍一下?”斟满两个 酒杯递给陈铮一个,苏羽微微一笑问道。

    “哎……一言难尽啊……接下来几天你就会全部知道了,今天我们兄弟只喝酒,不谈别的!”有些苦涩和无力的摇了摇头,陈铮喃喃地说道。

    “那这一次找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苏羽虽未说出古老二字,但陈铮焉能不知?不过言语间还是闪烁其词,想来是对这里的安保措施并不相信。

    “来来来,吃饭喝酒,哪里那么多屁事啊!等喝完之后,找两个妹子暖暖身子之后就知道了!”

    于是乎,两个大男人就在这个普通的酒店里,只是吃饭喝酒,偶尔打打哑谜,但对于正事儿闭口不谈。当真在享受完两个妹子的按摩,醒了酒之后,两人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酒店。

    “哎,这世道,我这个间谍头子都开始被人跟踪了……”坐在暴发户最喜欢的悍马里,看了看后视镜,陈铮无奈地笑道。

    “呵呵,这些人,是古武界的吧。看来你们的日子,还真的是不太平啊。”神识扫过身后远远跟着的那些车辆,苏羽呵呵一笑道。

    “谁说不是呢?哎,你坐稳了,我要狂飙一段时间,把这些杂碎甩掉之后,再带你去见古老。”说着,陈铮脚下有门一踩,悍马的引擎呼啸着,整个车就像发狂了的猛兽一样冲了出去。

    “呵呵,这几个毛贼,根本不是个事儿,你只管往目的地开就行了。”淡然一笑,苏羽神识狠狠的一扫,身前身后那些可疑车辆里所坐的人,不约而同的猛地脑中一空,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棍子一样,整个人眼神瞬间呆滞。

    等到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一个个断胳膊断腿,躺在了医院的床上。却是在被苏羽打击了神识之后,一个个全都出了车祸。

    当天晚上,这辆车便开进了政务院的家属区,在通过重重关卡检查之后,苏羽一行两人,才算是来到了目的地,古家的后院。

    是的,陈铮没有丝毫耽搁,直接将苏羽带入政务院,按照古老的安排直接带了过来。

    “小苏,来了啊,请坐。”后院之中,一个年过古稀鹤发鸡皮的老人正穿着太极服打太极,当看到苏羽走进来的时候,缓缓地停下手中招式,慈祥一笑地走了过来。

    “古老客气了!晚辈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辈而已,古老如此,真的是折煞我也。”苏羽赶紧回礼道。

    不过无论心还是动作,都是谦逊至极。

    “哈哈,你若是不入流的小辈,我还真的不知道你能有这样的本事,一个多月的时间,华夏武林的内乱,全部被你全部镇压!对我华夏黎民百姓来说,这等同于天恩。所以,请受老夫一拜。”说着,双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

    “古老!这可使不得!您是万金之躯,尊贵无比,怎么能给我这个小辈……快起来快起来,莫要再折煞我了!”古老居然真的给自己鞠躬了,苏羽顿时受宠若惊地扶起古老,肝儿颤道。

    开玩笑,这可是整个国家的灵魂人物之一,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那绝对是毫不夸张的。如此人物竟然给自己鞠躬,苏羽那是真真的使不得。

    而且古老一直是苏羽最最尊敬的一个人,如果仅仅是道谢,苏羽还能接着,但这一鞠躬,真心分量太重了!至少对于苏羽来说,分量绝对是太重了。

    “不,这一拜,你能受得起,也该受!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倭国的事情,想来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做的出来了。虽然你有可能是意气用事,但这受益的则是我华夏千千万百姓!倭国与我华夏历来敌对,并且与周边国家勾结,以掎角之势合纵连横,对华夏产生很大掣肘。而这一次,又是用了这种卑鄙的手段让华夏蒙受巨大损失,无辜生灵还有国家英烈牺牲,若不是你,真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死在他们的枪炮之下!”古老一拜,并为起身,而是真心道谢,极为庄重!

    “这事儿的确是我做的,古老还是先请起来啊,要不这没法儿聊天啊!”想不到古老竟然能够猜到是他做的,苏羽着实是佩服不已,不过这肝儿颤的看着老人家对自己鞠躬,给谁谁都不得劲儿啊,所以赶紧先把老人家扶起来再说。

    “哈哈!果然是你小子!好,那老头子我就先起来,好好听你小子说道说道这事儿!”一听苏羽承认,古老爽朗一笑,转身坐在了院中的石凳上。

    “古老,这里说什么事情,不会……那啥吧?”看了看空旷的四周,苏羽不由得问道。

    “嗯,放心吧,这里我早就安排过了,你就算大喊,估计听到的人也很少。”古老微微一笑道。

    “嗯,那就成。其实倭寇这些事儿吧,有私仇,也有大义。但若说私仇能达到这么大,我估计您也不信。毕竟再大的仇恨也不可能让人漂洋过海去灭了别人老家。所以主要还是为了大义,同时还有兄弟情义。古老应该知道,在军区有我几个好兄弟,都是当年从龙牙一起出来的。东部忍者进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尚未出关,损失掉了好几个兄弟,西南这一次,我的好兄弟徐强,整条胳膊被倭寇砍了下来!敢伤我兄弟者,杀无赦!所以我就把那些忍者给做了。

    本来其实是追杀,不过在那个时候我忽的想到,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我虽然能保得了一时,但若是敌人从南到北分开来攻击,我是不可能保护的住的。所以,干脆端掉他们老巢,大折了腿,把他们搞成残疾,这样才能安心!

    苏羽虽然念书不多,对时政了解的也不是很多,但也知道倭国和华夏历史上的仇恨,也知道这些年他们想尽办法的在制衡华夏。偶尔从某个途径得到的消息表明,他们和周边的几个国家是联合起来的,趁着华夏国内的乱局要大肆牟利!这一动,可就是军队开拔,炮火连天,军人暂且不说,光是普通平民百姓,就要死伤无数,多少个家庭,都要被毁灭,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

    所以,小子我直接心一横,追到了倭国去,恰好找到了伊贺流忍者的老巢,核弹不让用,我也没有啊,所以就用炸药直接把他们送上天了!虽然手段残忍了点,但他们每一个的手上都沾染着我华夏同胞的鲜血,灭了他们,告慰英灵,让国家有个喘息的机会,扭转局面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苏羽时而义愤填膺,时而挥斥方遒,时而谈笑风生,将整件事很轻松的说了出来。

    虽然说的很简单,但听得古老也不由得热血沸腾,对这小子万分敬佩了!因为这小子所做的事儿,华夏早就想做了,但没有能力去做啊!且不说端掉伊贺流忍者的老巢那捅破天的影响,单就是把对方的军械全部炸掉,高级将领直接灭杀,就等于是直接捣毁了对方的整个军事实力!

    军事力量本来就是衡量一个国家强弱的标准,而苏羽的所作所为,使得原本双方角力的状态一下就失衡了,直接导致了倭国的一蹶不振。接下来华夏放个屁让他去闻,他都得腆着脸来闻,而且极为享受的闻,闻过了还要说香!就算是三五年之后能够恢复一些,但那个时候华夏已经迈出去非常远了,他只能跟在后面吃屁了!

    至于周边的几个跟着倭人乱跳的国家,那纯粹就是找死。倭国这边的压力一消失,华夏分分钟可以打到他们首都去!

    所以说从古老的层面上去考虑的话,虽然华夏现在内部忧患很大,但苏羽为他们赢得的时间实在是太充裕了!充裕到其他的国际势力根本来不及介入,就能腾飞了!

    这就好比关于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一样。只要斩杀了这六将,就算敌人千万追兵,也只能跟在身后吃屁了。

    而苏羽现在所做的事情恰好就是把最后一关的大奖直接做掉了,身后纵然有追兵,但关二爷却是能毫无顾忌的权利飞奔了!话说一骑绝尘,后面的人只能吃屁吃灰了。

    只不过,要做到这些,还必须要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国内必须要和睦一片,团结一心!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也是今天古老让陈铮把苏羽请来的最主要原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