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479444.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5章 流光幻梦双鱼现
    就在乔慕容刚刚退走之后,从昆仑山修真界入口方向猛地冲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身影,正准备巡查四周,忽的发现对面有两个人影向着这边急速的撞来。

    然而老者并没有任何惊慌,十分淡然的抬手一挥,一道精纯的灵元之力脱体而出,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稳稳地拖住了那两个撞来的身影,卸去了其巨大的冲力,缓缓的落在了他身前的地面上。

    “你们是何人?为什么会到我昆仑仙山来?”看着那两个身受重伤的身影,鹤发童颜的老者问道。

    那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情感,说不上是怒,也说不上是怀疑,只是一种很淡然的询问,彷佛你回答也好不回答也罢,都和我没有关系。而面前这两个人满身血污,看样子绝对是昏死过去了。所以他这一句话其实更多的是自言自语,威慑一下方才出现在附近的人而已。

    却不料在这个时候,那两个昏倒的人中有一个,挣扎着爬了起来,向着老者艰难地说道:“师叔……我是……季贤……”说完,便砰地一声又摔倒在地地上,昏了过去。

    “季贤?真的是你小子?失踪了八年,你总算回来了!”听说了来人是季贤,老者立刻俯下身去,手中一个清净术将季贤浑身的血污和污垢全部祛除之后,现出了一张清秀英俊的脸庞,不是他的师侄季贤还能是谁?

    而另一个昏死过去的年轻人,从面相上来看,竟然和季贤有些许相似,想来是和季贤有关系的。所以老者立刻将两人搬进了自己所住的木屋,放在了床上。并且第一时间帮两人止血疗伤。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山坳拐弯处,一直藏在这里的乔慕容面上露出个狡诈的微笑,淡然说道:“总算是把戏演完了。修真界,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我们走吧。”

    “盟主,这样就行了么?不用看着这小子进修真界么?这一次我们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盟主您……”看着乔慕容那断骨森森的断臂,旁边一位长老小声问道。

    摆了摆手,乔慕容胸有成竹地一笑道:“呵呵,不用。如果是别人守卫的话倒还真的得看着他进去,不过这个老东西的话,就不用了。因为这个老东西和季家,可是有着很深的渊源的。别人或许对季贤见死不救,但他绝对不可能的!而且苏羽这小畜生还是那个季岚的儿子,他就更不能不救了!只不过这一次付出的代价,也的确是太大了。现在就希望轩辕那边早些出关,以他的医术,断臂再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嗯,肯定没问题的!盟主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他一定会给盟主一个交代的!”身后的三个长老点点头说道。

    “交代不交代的无所谓,我们需要的是化龙池,而不是他所谓的交代。只要有了化龙池,不管是疗伤还是飞升,都不是问题!呵呵,到时候就看,是我为轩辕侯做嫁衣还是他轩辕侯为我做嫁衣了。”黄雀在后的一笑,乔慕容脚下踩着长剑,转身御剑而去。

    与此同时,昆仑山中的木屋内,经过老者不断地输入灵元之力,季贤终于醒了过来。艰难的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老者,季贤焦急地问道:“师叔,我外甥呢?和我一起的那个孩子呢?”

    “外甥?你是说,这个年轻人是你外甥?季岚的孩子?”老者诧异地问道。

    “是的!我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他找到了!他就是我姐姐的儿子。可是这小家伙为了救我,替我挡下了攻击,不知道伤成什么样了。”季贤心中难过地说道。

    “真的是季岚的孩子……哎,苦命的岚儿,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儿子了。对了,那孩子的情况我也是束手无策。虽然伤的很重,但好像他的意志力很坚强,一直在强撑着。只是我这里没有治疗内伤的药,他的身体也在排斥着我输入的元力。”指了指躺在另一张床上昏迷不醒的苏羽,老者无奈的说道。

    “那要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啊!他伤的这么重,随时都有性命危险啊!”一听这情况,季贤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挣扎着翻下床,往苏羽那边踉跄着快步走去。

    “哎,为今之计,只有用门派的传讯法阵来通知季家,送药,接人了。也只有你们季家的医术,可能才会有办法治疗他的伤势。只是这传讯法阵如果没有紧急事务的话,通常是不允许使用的。”季贤的师叔思索着说道。

    “那就快用啊!这还不是大事么?这可是我季家的子孙啊,更何况我父亲就是家主,躺在这里重伤的是他的外孙,他能不来么?如果他真的不来,还要怪罪什么传讯法阵的事情,我一把火烧了季家!”季贤也是真的着急的不行了,竟然说出了这句在师叔看来完全就是大逆不道的话。

    但作为师叔,周通玄却是完全理解季贤,更心疼季岚。他们三兄妹,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是他小师妹的孩子。虽然当年在竞争当中他落败了,是大师兄获得了小师妹的芳心,并且喜结连理。但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小师妹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一种单纯的关心,一种师兄关心师妹的关心而已。这一点,大师兄自然也是知道的,况且他们当年本就是一对十分要好的兄弟,早就说的很开,不管是谁最终获得了小师妹的倾心,彼此都不背叛这份兄弟情义,依旧是朋友。

    当年,看着小师妹的女儿整日以泪洗面,每一天在悔恨中活着,身为长辈的周通玄也是很心痛。虽然当年他也曾到处走访,想要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找到失散的儿子,但最终依旧是徒劳而反。

    原本昆仑山修真界的每一个外出的人都需要有门派或者是家族的手令,没有手令是根本不会被放行的。但恰好这一轮的十五年守卫真界入口的工作轮到了周通玄的身上,这才有了季贤和季瑶舅舅外甥女偷偷溜出修真界的事儿。

    而八年前季贤独自离开修真界,也是周通玄私自放行的。所以看着季岚期盼了三十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但却身受重伤,随时有性命之忧,周通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下取出阵盘,双手迅速掐诀,不一会儿,一道传讯阵法便出现在了桌面上。

    但苏羽早已重伤昏迷,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任何事情,就算是想醒过来都不行!因为在昏过去的那一瞬间,他竟然陷入了一个神秘玄奥的境界当中,类似顿悟,但又更像是流光幻梦,说不清道不明的。

    在这种玄奥的境界之中,苏羽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生是死,甚至根本分不清自己是本体在这里,还是意识在这里,又或者是死后的一种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

    这些苏羽都不知道,只是看着眼前左右那流转的空间,流转的光芒,一道淡绿,一道淡金,不住地包围着自己,托着自己缓缓的前行。

    而苏羽也是从最初的慌张迷茫,渐渐的变成了后来的习惯,淡然,淡定。不知道时光到底流逝了多少,也不知道是生是死的状态下,苏羽干脆也就不去考虑那些,只是不断地思考着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武学境界与感悟,还有医仙劲,神农经。

    反正自己也出不去,干脆就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反复琢磨着这些东西,一遍一遍的验证,一点一点的寻找着漏洞,寻找着之前自己走错的路,自己疏忽了的东西。然后不断的思考着,验证着,将这些漏洞填平,将那些走错的路逆转回来,将疏忽掉的东西,不断的重新拾回。

    就在这个寂静的世界,苏羽前所未有的平静了下来,细心的钻研着,体悟着,完全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也不去理会时间的流逝,甚至更不会去关注这空间的变化。

    如此一来,苏羽自然不会发现,在他的忘我之中,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修正自己曾经走错的路,一次又一次的加深着感悟,这空间也在渐渐的发生着一种惊天动地但却又无声无息的变化。

    那一道淡绿,一道淡金的两种原本泾渭分明的流光,竟是缓缓的出现了融合,从最初的两条平行线,到后来的交错,然后首尾相接,如同一条蛇咬着自己的尾巴一样。

    极至最后,这两种力量不断交融旋转之中,竟是在这虚无玄奥的空间里缓缓的拼成了一个圆,彼此虽然还有不同,但却相濡以沫,甚至于这两种流光竟是可以互相转化流动。淡绿色的流光从己方流动到金色那边的时候,自然的就转化成了淡金色,而金色的流动过来的时候,也很是自然的转化成了淡绿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融合的不断进行,那原本巨大无边的圆也逐渐缩小着,一天比一天速度快,一天比一天凝实。终有一天,这个圆盘变成了比苏羽的身体大不了多少的存在,而苏羽就那么平躺在这空间里,被着圆盘温柔的包围着。

    若是从上空看去,定然能发现其中的玄奥所在!因为此时的这圆盘已经再一次的演变,变成了两条互相追逐尾巴的鱼,其中一条鱼的眼睛是苏羽的头颅,而另一条鱼的眼睛是苏羽的双脚。

    如果此刻的苏羽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的话,绝对会被震惊了的!因为这副画面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因为这赫然就是道家的太极双鱼图!

    ----------

    今日四更,今天开始每天尽量多更。为新书积累些人品……虽然败的差不多了,但新书一定会把人品补齐的!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