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479446.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7章 当年心酸
    听到这句话,站在门口的季岚浑身猛地一震,眼泪哗哗的流着,整个人不住地往后退着。

    这就是自己盼了几十年的儿子,盼来盼去,即便是站在自己面前,也只有一句,我没有娘。伤心么?太伤心了,伤心透了!

    可是这怪谁?怪儿子么?能怪儿子么?当年自己离开他的时候,他只不过是刚刚出生啊!那个时候他知道什么是母亲,母亲是什么?他吃过一口母亲的奶水么?他有过哪怕一天躺在母亲的怀抱里么?他吃过一口母亲做的饭么,穿过一件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么?

    没有!这些统统都没有!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给儿子留下!扪心自问,她配当一个母亲么?赔这孩子叫她一声妈,对她感激万分么?

    不配,真的不配!虽然给予了他生命,但却未曾抚养过他哪怕一天,未曾留下过任何一丝一毫关于母亲的信息,季岚自己知道,自己根本不配当这个妈妈,不配当这个娘。

    而当苏羽说出那句没有娘的时候,季岚的心虽然剧痛无比,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当年,能够待在孩子的身边,能够把孩子带在身边长大,能够好好的照顾他的话,今天的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所以此刻,除了眼泪哗哗,心痛万分,季岚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季瑶痛哭失声,季贤忍不住地说道:“苏羽!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娘!她可是你亲娘,是她给了你生命!如果没有他,你屁都不是一个!道歉,快给你娘道歉!”

    “是啊,苏羽,赶紧给你娘道歉吧。你娘找了你三十年了才见到你。你这么做是不对的,给你娘道歉吧。”因为记忆中有苏羽的部分记忆存在,苏纯更加能够体会到苏羽心里到底有多苦闷,所以他没有像季贤那样生气,只是说了自己能够说到的,或者是他知道苏羽能够接受的极限的话语,再多,他是听不进去的。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有什么理由来道歉?在我三个月的时候,我父亲坠崖死了,她就消失,再也不见了!三个月,那时候我只有三个月大啊!别人家孩子三个月的时候,坐也不会坐,翻身都不会,还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吮吸着奶水,可是我呢?只能跟着爷爷和米汤,就是那种大米熬成粥的汤水!”看着近在咫尺的终于得见的妈妈,苏羽心中那积压了几十年的质问终于爆发了出来,浑身颤抖着,不断地质问着。

    “因为从小喝米汤,吃不上奶水,我的身体要比一般的孩子要弱的多!同村的孩子们,一岁已经基本上能学走路了,可是我呢,一岁八个月,整整一岁八个月才学会走路啊!可即便是这样,我也感激我的爷爷,如果不是他,我连活都不会活着!

    呵呵,你知道么?同村的孩子,周岁的时候总是会穿上妈妈给缝制的最好看的衣服,风风光光的过个满月,可我呢,你知道我穿的第一件衣服是从哪里来的么?那是同村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孩子穿剩下的,穿剩下的!那个时候,我没有衣服穿,没有饭吃,是同村的叔叔伯伯,婶子大姨,你家一口饭,他家一口汤,就那么接济着我们长大的!

    你知道我知道的第一口饭是什么吗?呵呵,你绝对想不到,烤土豆!呵呵,就是一个烤土豆!村子里的一个婶子,家里烤了几个土豆,给爷爷送了过来,爷爷把土豆捣成土豆泥,用嘴吹凉了,喂着我吃!

    你知道我学会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么?是妈妈!我学会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妈!可是天知道有多可笑,学会了叫妈妈,却永远见不着妈妈!因为我的妈妈从来就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当中!

    小时候身体弱,我被同村的孩子打了,哭着喊着喊妈妈,你知道别人说什么吗?他们说,你妈早跑了,你妈不要你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自己没有妈妈,我不信我妈妈不要我,所以,我就跟他们打架,往死里打!只要打不死我,我就要让他改口!

    可是随着我慢慢长大,慢慢的懂事,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爸爸早就死了,在我爸爸死的那天我妈妈就跑了,就不要我了。所以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叫过一句妈妈,哪怕是被人打的快要死了,我也再不会叫一句妈妈!

    呵呵,从小到大,我没有吃过你做的一口饭,没有穿过你缝的哪怕一个肚兜,没有躺在怀里一天,更没有听过你唱过一首安眠曲给我听!甚至,有时候我做错事了,想要让你骂我一句都没有,都是奢望!可有的时候,我心底里还是希望,你能够出现,你能够在我做错事,在我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候出现,骂我一句,拍我一把,安慰我一句!

    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出现!即便是我故意做错事,你也没有出现!给了我生命?没错,你是给了我生命!可是那又怎样?给了我生命,只是一个事实,证明你的确是我的母亲。因为这份生命的恩情,我会照顾你,等你老了,如果是在都市,我会送你去敬老院,会为你请保姆,会用我全身的医术来为你治疗身体的病患,让你长命百岁,来报答你生我的恩情!

    但你抛弃了我,你永远也不配得到我对于母亲的那份情感那份爱,永远也不配!”

    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伤心,到了最后,苏羽眼泪狂流,歇斯底里的吼着,伤心地跌坐在了床沿上,眼神如刀般的看着季岚,看着自己的母亲。

    说这些话的时候,苏羽真的是那么狠心,那么铁石心肠么?不,不是的,其实看到母亲流泪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经开始痛了。但积压在心里那三十年的恨,那三十年的疑问,那三十年的怨愤,使得苏羽几乎是在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没有再停止过,也根本停不下来,将这些一字不差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是恨?是怨?是爱?人的情感实在太过复杂,真的没有办法去用一个词汇来解释。

    听着苏羽的质问,季岚无言以对,只有哭泣,越来越厉害的哭泣。因为苏羽说的这些,她的确是一样都没有给过,一样都没有!哪怕是一个拥抱,都没有!

    而苏羽的质问,也让在场的所有人眼眶红润,因为这样没有娘的童年,真的是很悲惨,很痛苦。众人都知道,如果换做是他们,经历了这样的童年,恐怕也是刻骨铭心,也是不能够原谅的。

    所以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惟独在几秒钟后,季贤忽的回味出了苏羽的话里和他所知道的完全不同的一些线索,立刻开口追问。

    “苏羽,你的痛二舅能明白,也能够理解。认亲这种事,也不急于一时,反正你现在活得很好就是了。对了,刚刚你说,你是三个月的时候,父亲从山崖上摔下来,而母亲在那个时候离开你了么?这些都是你爷爷告诉你的么?还有,你住的地方是叫小溪村,是在华夏的西川?”

    “是的,有什么疑问么?”因为心痛,所以即便是对季贤,苏羽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冰冷的反问道。

    “疑问,的确是有些疑问的。因为这些和你母亲的记忆是有冲突的。”

    “有冲突?有什么冲突?记忆混乱了么?因为愧疚么?”苏羽呛声。

    “当然不是了。你身为修真高手,自然知道,但凡身具不俗修为的人,意志力都是极为稳固的,根本不会出现记忆混乱的。当然,我也只是在八年前,从非洲回来的时候向你母亲说起你的时候,你母亲哭泣的时候听说的。”

    季贤尽量以一种平和的像朋友一样的语气和苏羽说着,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苏羽就是个炮筒子,一点就着,根本不能刺激。

    “疑问?冲突,那你们倒是说说,是什么样的疑问,什么样的冲突?”苏羽继续呛声道。

    叹了口气,季贤调整好语气和心态,缓缓地说道:“在你母亲的记忆力,当年你父亲和你爷爷,是生活在闽南一带的山村里的。而你母亲不得不离开你的时间,也不是在你三个月的时候,而是在你出生仅仅三个小时。那一天,神殿的人追杀你爷爷,追杀你们一家,可是你母亲临产,危机之下你爷爷和你父亲抵挡着敌人,这才让你母亲生下了你。

    但当时,敌人太多,你父亲和你爷爷根本抵挡不住,况且你爷爷原本就是有伤在身,修为十不存一。无奈之下,一家人只好选择逃跑,但敌人猛追不舍,而且对方的目标,就锁定在你的身上,因为你刚刚出生,血脉血液最纯净!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是非常清楚的吧?后来,逃到一处山谷附近的时候,你母亲又肚子痛,却是腹中还有一个胎儿,于是你爷爷拼着性命,让你父亲保护你母亲生产,这才生下了那个孩子,也就是你妹妹季瑶,或者说她应该叫做苏瑶。”

    听到这样的话语这样的事实,苏羽不由得震惊了!

    本書源自看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