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479447.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8章 我想吃红烧肉!
    看着苏羽那极度震惊和狐疑的眼神,季贤叹了口气,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当时群敌环视,寡不敌众。你父亲不愿看到自己的父亲死去,更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妻子还有刚刚出生的两个孩子死去,所以,他怀抱着你,以你为诱饵,缠着对方所有的强敌,让你母亲抱着瑶儿走。让你爷爷抽身,然后,在斩杀了好几个对手之后,你父亲抱着最后的几个对手,纵身跳下了悬崖。

    在最后的时刻,你父亲将你抛了出来,抛给了你爷爷,但你却被最后一个敌人抢先接到手,你爷爷为了救你,跟那仅剩的一个敌人抢夺你的时候,一同跌落山崖。当时,你母亲心痛万分,以为你和你父亲,你爷爷都死了。在那之后找了很多天,在山崖下找了很多天都没有发现你们的尸体,甚至连敌人的尸体都没有发现。那个时候,你母亲唯一的想法就是,你还活着,你还没有死。”

    看了看自己那痛哭不止的姐姐,季贤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哎……不是你母亲不要你,而是当时的情况万分凶险,她如果不走,你父亲就会有更多的顾虑……后来,应该是你和你爷爷幸运的活了下来,把你父亲的遗体带走,把其他的尸体也处理了,然后隐姓埋名到了小溪村那个地方吧。

    我可以理解你爷爷,换做当时是我,也会决定不告诉你真相的。因为当时你还小,万一要是神殿的人再找来的话,你们的隐居就会被发现,你就再次陷入了危险当中。”

    这些话,对于苏羽的震惊可想而知,简直颠覆了他这三十年的所有记忆,颠覆了自己所有的认知!一时间,苏羽的脑子乱了,彻底的乱了。

    “难道说,我的记忆是假的么,事实不是这样的么?闽南,山谷,山崖?如果这是真的,难道真的是上次经过的那个山谷?为什么在经过那个山谷的时候,我有一种心痛,有一种想流泪想哭的感觉?难道这些都是真的?”

    半晌之后,苏羽几近歇斯底里的吼道:“季贤!二舅!我尊敬你是我的血亲,所以我认你这个二舅,但用这样的谎言来欺骗我,你觉得真的是对我好么?!”

    看着苏羽那明显是记忆混乱了的表情和反应,季贤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自嘲地说道:“虽说我是你二舅,比你大个几岁,但我有自知之明,我就是个混球,二世祖而已。但我季贤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拼命救我,为了我舍弃性命都可以,我怎么可能会骗你?

    我没有为了任何人好,没有为你,也没有为我的姐姐,你的母亲,我只是觉得,这里面有误会,而我知道这个误会,我就有责任把它讲述出来。至于这个误会能不能解开,你能不能原谅你的母亲,说实话,我不知道。在你们母子之间,我是个外人,虽然我是你舅舅,但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插手。所以,凡事看你,如果能放下怒气,和你母亲好好聊聊吧。她真的思念了你三十多年,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季贤的话,让苏羽沉默了,彻底的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相信?还是不信?是释怀,感恩?还是继续带着怨愤?

    而就在这时,在原本哭泣的季岚身边,出现了一个脸庞刚毅的中年男子。嗯,或许说是老人更为合适吧,因为他虽然样貌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早已有八十多了。这个人,自然就是苏羽的外公,季贤和季岚的父亲季坤,也就是苏羽的外公了。

    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将手帕递给她之后,季坤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苏羽,心痛而无奈的说道:“孩子,你要恨,就恨我吧。”

    “你是……?”抬起眼,看着那面容与季贤相似的老人,苏羽不由得问道。其实他心里大概已经猜到这是谁了,只是这会儿思绪混乱,才有此一问。

    “我?呵呵,按照理论上来说,我应该是你的外公,不过这些年你很苦,心里很难受,我这个外公也没有照顾过你一丝一毫,所以你想认就认,不想认也没关系。”老人有些愧疚的笑着说道。

    “不,你是我外公,这是个事实。您并没有抚养我照顾我的责任,也就不存在恨您不恨您,所以,外公我是会认的。只是让我恨您,这句话我实在没有听懂。您应该知道,我的怨恨,更多的是怨而不是恨。”看着外公那慈祥的脸,苏羽心情不由得平静了不少。

    “好孩子,正南兄果然教出了个好孙儿!明事理,讲情义!当真是医仙门之幸,苏氏之幸!呵呵,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叫你爷爷正南兄是么?其实我和你爷爷是多年的至交好友,当年我离开修真界外出游历,那会儿还很小,当时我被强敌打伤,是你爷爷用高超的医术救了我。然后就认识了你爷爷,我们两人差不多大,从那之后也就结伴行侠仗义救死扶伤。

    后来,在偶然间,我知道了他是医仙门的后人,他知道了我是昆仑山季家。虽然医仙门和昆仑山之间很不愉快,或者说有仇也不为过,但你爷爷并没有介意我的身份,依然和我成为了好友,而且是至交好友。那个时候,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不过在游历结束之后,迫于规定,我就回到了昆仑山。但谁知道,在那之后没几年,就传来了医仙门遭难。当时,我的修为也不低,想要率领家族中的高手前去支援,但是,呵呵,昆仑山不允许我们出去。于是一直僵持着,等到我们终于出去了之后,医仙门……已经化为焦土了,所有人的尸首也被焚烧干净了。

    当时我以为,你爷爷和她的妹妹也惨遭毒手了。但没曾想在几年之后,有一天我在江湖游历,突然间正南兄,也就是你爷爷,突然出现了,突然来到了我所住的客栈。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但看到他还活着,我简直快要高兴死了!然后他就说让我帮他个忙,帮他混入昆仑山,他要去找个东西。

    再到后来,他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再次让我帮他忙。因为他要为医仙门报仇,所以即便是再疯狂的举动,我也会帮他的。于是,我用家族中的不少放在外面算得上是文物的东西换了不少的钱,帮他在非洲的山谷里建立了一个实验室,还帮他雇佣了当时最尖端的科学家一起做研究。嗯,至于是什么山谷,什么研究,你去过那里,你应该最清楚。”季坤一边回忆着过往,一边把自己和苏正南的相识相交全部讲述给了苏羽听。

    可是即便是听到了这里,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苏羽还是没能明白一件事,“您说的这些事,跟我爷爷有关,但跟让我恨您好像没什么关联啊?”

    微微一笑,拍了拍苏羽的肩膀,季坤继续说道:“不,是有关联的。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和你二叔,都是你爷爷的研究成果。只不过当时你爸爸顺利出生,而你二叔这边出现了一些问题,当时你爷爷以为没戏了,所以带着你父亲回到了华夏,隐居起来准备报仇。但后来你父亲的纯阳之体出了问题,开始退化了,你爷爷就想着看看能不能有第三代人生出来,具有纯阳之体。

    而且当时你爷爷都已经算好了在那之后的某一年某一天恰好是阳年阳时阳刻,有很大几率能生出纯阳之体。不过,当时你爷爷一门心思想要报仇,离疯了也不远,我这么说你别介意,只是说当时你爷爷对孕育第三代的母体要求特别高,世俗之中很难找到体质合适的,所以这主意就又打到我的头上来了。因为当时你母亲刚刚十七岁,也到了出嫁的年纪。”

    说着,季坤有些歉意的看着女儿,继续说道:“虽然这事儿听起来不怎么好,也不怎么光彩,但没有办法,医仙门的灭亡我原本能赶得上救援,但却最终没有去成,也是心中有愧。所以就同意了你爷爷的想法。不过我们也不愿意搞那种包办的事儿,就让两个人在一个地方工作,然后相恋,自然而然的孕育出了孩子,也就是你和瑶儿。

    虽然不知道你是否是纯阳之体,但当年的事情,你要恨的话,真的只应该恨我。因为方才你二舅所说的是真的,而当时你母亲不得不带着瑶儿逃走,可逃了没多远之后就晕倒了。之后她也满世界的找你们,但一直找不到,想来是你爷爷当天晚上便拖着受伤的身躯把你和你父亲的遗骸逃走了。这之后你母亲找好几天,当时算着该到你们出生的日子了,我就赶了过去,然后就遇到了你母亲,知道了这个噩耗。

    当时我们也找了你很久,但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我看你母亲的身体实在熬不住了,才不顾她的苦苦哀求,强行将她带回了昆仑山。所以,你应该恨我,是我把她带回来的,是我没有让她继续找你。虽然这些年我也派人在找,可是一直没有消息……”说到这里,季坤脸上带着歉意,便再也不做声了。

    而这种情况,这种颠覆自己几十年记忆和怨恨的事实摆在眼前,直接让苏羽快要崩溃了!因为就在刚才外公进来,对着自己诉说的时候,为了证明真相,苏羽不惜对母亲和外公,动用了神识,一边听着诉说,一边查看了他们的识海,确认到了这些,完完全全都是真的,没有半点掺假!

    知道了这样的事实,苏羽真的有些无地自容了,因为就在刚才,他居然冲着母亲一顿吼,吼的是那么伤人!明白了事实之后的他知道,当年自己不是被遗弃,被抛弃的,而是没有找到,找了,没有找到!

    虽然后果是一样的,但却是有着根本的区别!如果是被遗弃,那就证明她的心里没有自己这个儿子,证明她是狠心的。可是,因为不可抗拒的意外失散,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这一瞬间,苏羽忽的明明白白的体会到了母亲这些年的苦闷与痛苦,还有那日夜的思念!正是因为这种长久的思念与愧疚,让她的身体思念成疾,经常心中郁结。

    明了了所有的事情,明了了是自己这么多年来误会了,苏羽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哗啦哗啦的狂流了下来。大步走向了母亲,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想要叫一声妈,但却歉意万分,不由得脱口而出了一句。

    “妈!我想吃红烧肉!想吃糖醋排骨!想吃红烧鱼!想吃红烧茄子!想吃一切一切你会做的菜!”

    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