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248761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9章 打了外公的脸
    虽然苏羽嘴上没有承认自己错怪了母亲,但这一句话却足以表达他的心意。一声妈,胜过千言万语。而一句我想吃红烧肉,则是比到达了一个很清晰的意思,从前的亏欠,今后要用对我更好来补偿。

    这种事情,说是没有办法说的,因为一说出来之后就变了味道,成了要求了。但这并不是要求,只是苏羽的一个愿望而已。

    所谓母子连心,季岚自然能听得出苏羽的想法,而且就算苏羽不说,就算苏羽依旧不认她这个母亲,季岚也一定会把曾经亏欠的加倍补偿给儿子。

    其实,这辈子能听到儿子亲口叫她一声妈,或是一声娘,季岚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而现在,这个愿望突然实现了,季岚却是哭的更厉害了。

    这当然不是伤心,而是因为喜悦,正是所谓的喜极而泣了。

    “嗯!羽儿,你想吃什么妈妈都给你做,想吃多少都有,想吃多长时间的都有!妈妈不但今后天天给你做好吃的,还要给我的孙儿孙女做好吃的!嗯,我还要长命百岁,好给我的重孙也做好吃的!咱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呃,娘,你全给哥哥做好吃的了,那我呢?您是打算饿着我啊?哎,这有了儿子忘了闺女啊……”看着母亲喜极而泣,季瑶心理自然是替母亲高兴的,不过嘴巴上却是长吁短叹的。

    “傻孩子,有你哥哥的还能没你的?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了,今后我们谁都不要分开,在一起过一辈子!”季岚笑着说道。

    “这还差不多哦,我以为你只顾着哥哥,忘了我呢。”嬉笑着走了过去,钻入母亲的怀抱,季瑶笑着说道。

    “这个估计玄乎啊,今后要是瑶瑶嫁人了那怎么办?”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苏羽开怀大笑道。

    “呸呸呸,乌鸦嘴!谁要嫁人啊,我才不嫁人呢!我就要陪着我娘,才不要嫁人呢!我说哥哥,你也太抠门了吧?这妹妹还没吃你家饭呢,你就已经算计起来了?”

    “哈哈,嫁人不嫁人你说了算,我顶多帮你参谋参谋就行。再说了,你哥别的不好说,就是钱多,你今后就是生个七八十个,你老哥也照样把他们给你喂的白白胖胖的!”

    “你以为我是母猪啊,生那么多!我告诉你啊,我都不会嫁人,更不可能生孩子了!所以,老哥,这钱我就替你省下来了。”

    一时间,一家人其乐融融,欢笑不断。多年的怨愤,多年的期盼,多年的肝肠寸断望眼欲穿,今天终于全部消失,剩下的就只有其乐融融,一家团聚。

    看着这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季贤和季坤不由得眼角湿润了。就连一旁的苏纯,也是心中感慨万分。

    不过,这种场面他今生是不会遇到了,所以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不过好在,苏纯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是出生在实验室,是一种试验产物,所以对于父母倒也没什么可期待的。曾经的他以为自己除了自己之外一无所有,但现在,他却是不这样想了。因为他还有家人,苏羽就是他的家人,就是他的亲人。

    而苏纯的性格本就受到苏羽的记忆不少影响,很是大气,对任何事情看的都很开。所以失落,也只不过是看到苏羽母子团聚的温馨场面后的一瞬间而已。

    “好了,你们一家人团聚吧,我们就不瞎掺和了。季贤,苏纯跟我走,今儿个我来指导你们修炼。”看着女儿一家团聚,季坤欣慰的一笑,转头对两个灯泡说道。

    “啊?不是吧?爹,您……您多少年没这么想过了,今儿个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啊?娘啊……您怎么走的这么早,爹又要折腾我了……”一听父亲要指导自己修炼,季贤的一张脸瞬间苦成了苦瓜。

    反倒是苏纯,一听季坤要指导自己修炼,顿时兴奋了,“真的?那多谢伯父了!”

    看着和苏正南有九成像的苏纯,季坤欣慰的一笑,就像再次见到了老友一样。虽然苏纯这个孩子来的有点奇异,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老友的骨血,挚友已逝,那他自然要担起父亲这个责任,帮老友好好的将他的儿子培养成才了。

    有时候真的是,人比人比死人啊,季坤不服都不行!当年他的修为就比苏正南差,在医仙门出事前,不管他怎么努力,都赶不上苏正南。没想到现在到了儿子辈,还是这样,自己除了大儿子还好一些,能担大任之外,这个小儿子实在是太打脸了!

    修炼了这三十多年了,到如今也只是个真元初期而已。但看看人家苏纯,从来到昆仑山到现在,不过就是八年的时间,但已经一路从什么都不会,修炼到了如今的抱丹后期,距离突破都不远了。

    这简直是太打脸了,太给他爹丢脸了!这小子,他***,资质很好,但怎么就娇惯成了个二世祖,不务正业,一定得好好锤炼一下才行!

    如此想着,季坤顺口就刺激了季贤一句,“你小子还叫苦?我要是你,简直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呢!丢人死了,还没自己外甥修为高呢!你外甥这才修炼了多久啊,你看看人家的修为,再看看你的,哎,丢死人了!”

    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此时季坤故意转过头来,向着苏羽问道:“对了苏羽,你从修炼到现在有多久了,什么修为了?”

    这句话原本就是故意刺激季贤的,但就连季坤都没意识到,这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只见苏羽微笑着转过头来,很是含蓄地说道:“回外公的话,我修炼的日子也不短了,大概有十年左右了。修为真的不值一提,现在我还没来得及看,不过晕倒之前应该是虚境中期接近巅峰的样子。”

    这话一出,季坤顿时老脸红透了,直接挂不住了。而一旁的季贤顿时前仰后跌,幸灾乐祸地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爹,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啦!哈哈,我不过是修炼了三十年,您老人家都修炼了七十多年了,才虚境初期,还没你外孙修炼十年的修为高呢!哈哈哈哈!”

    原本季坤就老脸挂不住了,再被季贤这么一个幸灾乐祸,直接恼羞成怒了。羞红着脸大步走向季贤,一把扯住季贤的耳朵厉声说道:“让你话多!让你不好好修炼!走,老子好好操练操练你!达不到你外甥的程度,这辈子你别想离开季家半步!”

    说着,就拉着季贤往外走,头也不回。

    “不是吧!爹啊,我的亲爹啊!虚境中期,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呢!您这辛辛苦苦一辈子练到虚境初期,已经位列昆仑山二十大顶级高手的行列了,我哪儿能跟您比啊!亲爹啊,您就收回成命吧,我还得去找个媳妇,给您生个孙子啊!”

    “没那个必要!我有外孙,家孙外孙都是老子的血脉!”恼羞成怒的将季贤直接拖着,季坤步子迈的更快了,转瞬就消失在了别院外。

    而苏纯也是无奈的一笑,转身跟着走了出去。只不过苏纯和季贤完全就是两种人,季贤听到苏羽的修为时直接就觉得今生无望了,但苏纯却是动力更加足了,直接把苏羽定位了追赶的目标。

    不过说来也是,侄子比自己修为高太多,这当二叔的脸上也实在是挂不住啊。

    外公这突如其来的火气,直接把苏羽给搞懵了,张张的望着门外,不解地问道:“妈,这是怎么回事啊?”

    满心自豪的看着儿子,季岚也是幸灾乐祸地说道:“还能怎么回事,你这一个谦虚把你外公给刺激了呗。要知道你外公可是昆仑山二十大顶级高手,对修为那是绝对的自信。可你个小家伙一句谦虚的话,就把你外公一辈子的自信给打击没了。”

    “呃……原来是这样啊……早知道刚刚我撒个慌算了……”刚刚见到外公就打了外公的脸,苏羽也实在是尴尬不已。

    “就算是个善意的谎言也不行,哈哈,因为娘不同意!我儿子这么厉害,季家第一高手,整个昆仑山都能排进前八位,这是多么自豪的事儿啊!”

    看着儿子有出息,季岚丝毫不顾及什么风范仪态,开怀大笑。然后拉着苏羽和季瑶的手,就往厨房那边走了过去,“哈哈,走走走,羽儿,瑶瑶跟娘走,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为了给儿子做菜,为了能补偿儿子,季岚甚至连佣人都没有用,洗菜摘菜切菜什么的全部都是自己动手,菜做好了之后还亲手端上来给儿子。就算苏羽抢着要帮忙,季岚都不让。

    无奈之下,苏羽只好撺掇着妹妹季瑶去给母亲帮忙,而他自己,则是看着厨房,想要将这温馨的画面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不断地告诉自己,我有妈了,我不是孤儿了。

    整整一天,苏羽都是在吃吃吃中度过的,一道又一道的好菜,一桌又一桌妈妈的味道,吃的苏羽眼泪哗哗的。

    也得亏了苏羽食量惊人,否则这么多的菜还真的浪费了,因为妹妹季瑶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吃了几道菜就已经吃饱了,只能是看着哥哥吃。

    而吃完饭,苏羽也终于把一件他觉得最重要的事儿说了出来,“妈,您的身体似乎是有顽疾,我帮您调理一下吧。”

    “不用不用,我这毛病就是想你想的,现在见到你,全好了!你看……咳……”刚要站起身来像儿子展示自己如何健康,但没想到一个没忍住的又咳了起来,而且,还咳出血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