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1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章 拯救美女老师
    一路小跑,苏羽不爽地啐骂着,“***,老子好不容易把老头子教的功夫练到第四层,终于能摆脱处男身份了,偏偏让这个老娘们给搅黄

    了!”

    说着苏羽又摇着头喃喃道:“不过,老娘们的闺女,好像还挺水灵的……”

    “还是不要了,她娘那么丑,老子还是算了吧!万一办事的时候想起李桂花的脸,那还不直接把老子吓萎了!算了,老子还是尽早离开村

    子,到城里去把妹吧!”

    看着村里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回来后,一个个都人五人六的,这让苏羽着实有些不爽,也着实的向往着走出这个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到外面的世界去,好好的睡睡城里的妹子。

    但之前,他爷爷在去世的时候,特意叮嘱过他两件事,说是如果不遵守的话,老头子一定会回来找他的。苏羽从小没爹没娘的,是爷爷一

    手把他带大的,虽然在这个村里他就是个小霸王,但对于唯一的亲人临终的遗言,苏羽还是十分遵守。再说,这世上有没有鬼谁也不知道,他

    也是真怕老家伙半夜回来找他。

    这两件事儿,第一个就是,在功夫没练成第四层的时候,绝对不能碰女人,否则会使得功夫前功尽弃。

    第二个就是,在老头子去世之后,要安安静静的为老头子守孝三年,不能离开村子。三年之后,随便他疯去。

    “哟,苏秀才,你这是咋了,咋又从山上跑下来了?是不是又被李桂花调戏了?哈哈哈”村尾,几个坐着晒太阳的老头儿,看着快步跑下

    山的苏羽和身后远处的李桂花,大笑着说道。

    虽然他的爷爷过的并不是很富裕,但还是坚持着供养他在县城读了个高中毕业。所以他这个整个村唯一的一个高中生,就被大家叫做苏秀

    才了。

    “去去去,几个老东西不好好的晒太阳,就知道胡说!当心以后我不给你们看坟地风水!”笑骂着几个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头,穿过一片金

    灿灿的麦田,苏羽放慢脚步,悠闲的顺着那条新修的水泥路朝村头的小学走去。

    小溪村这样的贫困县的贫困村,处在穷乡僻壤里,村里人除了靠天吃饭之外,也没啥其他的来钱路子。加上这山多地少的,就算是村干部

    不贪污,这村部也没多少余钱,按常理来说,修这样的路按说完全不现实的。

    所以说在村里,苏羽打心眼里佩服的人,就是村长赵二黑了。平日里他对村里的孤寡病残都十分的关照,时不时的就拿出自己家的粮食给

    这些人送去。而且对于苏羽这个从小没爹没娘的娃,他一直是爱护有加,即便是苏羽现在跟个小霸王似的,他也是隔三差五的叫苏羽去家里吃

    饭,改善伙食。

    而这条在十里八乡都不多见的水泥路,原先是条土路,到处是坑,每年一到下雨整个全是泥巴,老人孩子一不小心就摔到坑里弄个一身泥

    巴。虽然自己没摔过,但赵二黑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腾出了村里的财政支出,然后又跑到县里赖在县长办公室半个月,这才硬是从县长那里

    要到了钱,给村里修了条好路!

    村道蜿蜒,犹如一条白龙一样横卧在绿莹莹的稻田中间,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生产队,直通向村头的小学。看着这给村民们带来大实惠的水

    泥路,苏羽不由得感慨道。

    “二黑叔还真是个人物,修这条路用的钱多了去了。老东西居然能从县长那里讹来钱!”

    而此时,村长赵二黑也是神色有些着急的向着这边快步走来。看到苏羽的身影后,赵二黑快步上前说道:“哎呀,苏羽,终于找到你了!

    赶紧跟我去给周老师看看吧,这村卫生所的大夫都没办法了。她可是县里派给咱村唯一一个大学生老师,绝对不能有任何事儿啊,要不我和教

    育局都没办法交代了!”

    看着村长那张迫切的脸,苏羽不爽地说道:“我说你个老东西,还真是势力眼啊!他娘的当初我家老头子快冒烟了的时候,你们那叫一个

    麻利,立马把我家的诊所给关了,开始推广县里派来的卫生所了,让老子连混吃混喝的机会都没了,只能去放羊。现在倒好,事关你的乌纱帽

    了,你个老东西才想起我了?”

    忽然被苏羽这么一说,村长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但自己有求于人,只好脸上堆笑的说道:“那时候我也是没啥办法啊,老苏头医术是神

    ,可是他个老家伙还给人看风水断阴阳,整的和迷信一样。正巧那会儿省里正整治封建迷信呢……”

    看着村长那有气不敢出的脸色,苏羽心里一阵畅快,心说,“你个老东西不是很牛么?还不是要求着老子办事儿。”

    不过嘴上,苏羽却是继续说道:“治病可以,不过我现在也没个来钱路,总是给村里人免费看风水治病,老子都快饿死了!这回得好好的

    吃点肉补补!”

    苏羽那打死不吃亏的性格赵二黑比谁都了解,顿时满脸笑容地说道:“没问题,没问题!这算啥事儿啊!只要把周老师治好了,叔给你去

    买肉,管你吃个够!”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光有肉还不够,我还要酒!嗯,再来包好烟!”苏羽接着说道。

    “酒肉没问题!这都是小事儿!不过,我记得你小子不是不抽烟么,要烟干嘛?”村长赵二黑好像猜到了些什么,笑着说道。

    见他刨根问底,苏羽有些不爽地迈步向着小学方向走去。

    “艹!你管球老子要烟干嘛!我不抽烟,给我家的死鬼老头当香的插在坟头不行么?屁事儿真多!”

    小溪村卫生所,是在苏羽的爷爷苏正南去世之前的一个月才建起来的,到现在,拢共也就两年而已。不过这帮乡亲们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去

    卫生所了,尤其是老娘们和小媳妇们。

    因为据说,当年苏羽的爷爷开诊所的时候,给村里的老娘们小媳妇看病的时候,不管啥病,他都能说出个让人没法反驳的理由,骗着人家

    把衣服脱了。

    也有人说,苏老头仗着医术神奇,借着给人看病的当口,不知道骗了多少小媳妇把衣服脱掉,把人家给睡了。当然,这些都是传言而已,

    即便是真的,也没有几个小媳妇敢说出来。不过胆子大的倒是也有。前几年就有个才二十岁的小媳妇,就说苏老头趁机睡了她。

    但结果,她男人来找苏老头理论,直接被苏老头一顿巴掌打成了猪头,就连骨头都碎了好些根!后来,苏老头也算好心,又是把人家的骨

    头给接了起来,但根本不承认睡了人家媳妇,直接用霸道的道理,将那男人蒙了个心服口服!

    当然,这都是苏老头以前的事儿了,别人可能不信,但苏羽却是相信的。毕竟,他从小是爷爷带大的,最了解苏老头的绝对是他。

    经历了两年的发展,现在的村卫生所,已经非常有规模和人气了。毕竟,那里的女大夫在给老娘们小媳妇看病的时候,让人很放心。而且

    那个从城里来的女大夫赵雯,长的是十分水灵,胸脯还特别大,所以村里的大老爷们小屁孩子也都跑去那边看病了。

    此刻,村头小学内的一间破旧的小房子里,身穿白大褂,高挑性感的女大夫赵雯,正拿着听诊器,来来回回的检查着那个村里的宝贝疙瘩

    ,由县教育局直接指派而来的支教老师周颖的身体。似是不甘心,一定要检查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检查了半天,急的她满头大汗,也不知道这

    病因到底出在哪儿。

    因为今天正好是周末,这个破旧的小学里的学生早已经放假回家帮父母种田了,所以整个学校里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一个人。走在村长前

    头的苏羽,直接推开了那间办公室兼宿舍透着风的破门,正好看到赵雯在那儿束手无策。

    “赵姐,别忙乎了,那个病你看不了的,还是我来吧!”一进门,苏羽便对着赵雯说道。

    “切!你个小子连个医生都算不上,哪儿孩子多哪儿玩去!别在这儿妨碍我给病人治病!”被苏羽这么一说,赵雯自然是脸上挂不住了。

    对于赵雯的鄙视,苏羽根本就没当回事,笑呵呵地向着躺在床上的周颖走去,“赵姐,估计你到现在还没找出病因来吧?人命重要啊,这

    时候还是别逞能了。你要是能治好,村长也就不找我来了!”

    “切!你不就是个小神棍么!说的好像你知道她的病因一样!”被苏羽反过来鄙视了下她的医术,赵雯不服气的挺着那对大胸脯说道。

    “那我要是真的知道她的病因,并且能把她治好的话,赵姐你是不是能让我摸一下你那对东西呢?”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赵雯胸前像个小山

    一样的胸脯,苏羽邪笑着说道。

    “哼!你个小混蛋!你要是能把她治好,我不介意用这东西夹死你!”被苏羽看的脸颊有些发红,赵雯又气又羞地说道。

    “嘿嘿,也成也成!用那对东西夹在脸上,应该是挺舒服的!”

    “你!”

    说着,不理会气的有些无语的赵雯,苏羽一屁股坐在了床沿边,伸出手放在周颖的手腕上,开始把脉。

    看着周颖那秀美而安静的面容,苏羽微微一笑,心说,“这女娃真是漂亮啊,连睡觉都这么漂亮!要是能亲上一口,一定很爽!”

    “哎,不过这么漂亮的城里女孩,气质这么好,咱这样的小农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啥机会的……”

    一会儿后,苏羽缓缓的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对着赵雯说道:“赵姐,看来今天晚上,你得陪我了。放心,我会洗个澡的!”

    这**裸的调戏,让赵雯咋能受得了,当即就是要发火,但村长的推门而入,她也只好将火气强压下去了。

    “怎么样,周老师病的重不重?”赵二黑焦急地问道。

    “重倒是不重,不过一般医生是治不了的,因为她中邪了。”苏羽淡然地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