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16.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章 风景好美丽
    当然,周颖老师晕倒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本身就有着严重的痛经,苏羽没说而已。

    “啥?中邪了?这咋可能啊,咱小溪村山清水秀的!”老村长显得十分吃惊。

    “呵呵,咱村东头,可是有一大片坟地是不是,周老师醒了就知道了。”微微一笑,苏羽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套老爷子留下的银针,毫不客

    气的用赵雯医疗箱中的酒精消了消毒,淡定的向着周颖身上的几处穴位扎去。同时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词儿。

    看着苏羽的举动,村长是期待,而城里来的赵雯大夫,则是有些鄙视,“哼……装神弄鬼!”

    但接下来的事儿,却是让赵雯有些哑口无言了。

    苏羽扎针刚一结束,周颖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周老师,你终于醒了,可把俺担心坏了!还好没出啥事儿,要不俺可怎么交代啊!”村长兴奋又后怕的说道。

    “那个,周老师,你知道你是怎么晕倒的吗?”看着醒来的周颖,赵雯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周颖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太吓人了!早上我闲着没事去村东头散步,经过一片坟地的时候,忽然那个坟地里闪着几道蓝光,吓死人了

    !”

    其实周颖是看到鬼火了,然后就使劲的往学校跑,但半道上大概是运动过度导致她的痛经发作,外加受惊过度,直接晕倒在了学校的院子

    里。还好经过的村民看到了,找来了村长和大夫,这才将她抬进了宿舍里。

    鬼火这种东西,其实是坟地里经常能见到的东西,就是骨头里的的磷产生自燃的一种现象,苏羽在高中的化学课里学过。但一般的庄户人

    家,谁能知道这些化学原理呢,所以就都将这种自然现象归结成鬼神一类的邪乎的东西了。即便是苏羽和他们解释,也是解释不通的,所以他

    干脆就是笑而不语了。

    安慰了一会儿周颖,苏羽缓缓起身,微笑着准备像门外走,却是被周颖又给叫了回来。

    “那个……谢谢你……我的病,完全好了吗?”周颖面带微笑,但依旧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咦?有戏!”心里一阵小激动,苏羽两眼珠子滴溜一转,缓缓地转过身,不忘闻一下周颖身上的体香,而后面上故作凝重地说道:“暂

    时醒过来了而已。但如果没有后续治疗的话,可能会有些并发症,后遗症之类的……”

    “啊?!后遗症……?会是什么?”周颖有些惊慌害怕的问道。

    “嗯……倒也不会太严重,就是可能会加剧痛经,月经不调,进而可能会有不孕不育,大######之类的情况吧。”

    苏羽说的声音不大,加上原本村长和赵雯大夫也在那里自顾自的聊天着,所以这些话只有周颖听清楚了,其余两人并没有听的太清楚。

    “啊?不是吧……”周颖心头一惊,但大######月经不调痛经什么的对于女孩子来说太过**与羞涩,所以她只好小声地问道:“那…

    …该怎么办啊……你有办法么?”

    “嗯……办法是有的,不过,就看周老师愿不愿意配合了。”苏羽云淡风轻的说道。

    话音未落,周颖立刻焦急地说道:“配合!一定配合!不管出多少钱,你都得帮我治好这个病!”

    强忍着坏笑,苏羽故作高深,一副老神医的模样简直和他爷爷苏老头如出一辙,淡然地说道:“不是钱的事儿,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确定一下病症的严重程度,才能确定治疗方案与用药剂量。”

    “检查身体……要怎么检查……?”周颖有些猜不准,面带疑惑的问道。

    “嗯,就是全面检查。”

    听到苏羽的话,村长面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对着赵雯说道:“赵大夫,咱们先出去吧。”

    苏羽的话赵雯也听到了,对于中邪这种玄乎的事儿,她虽然不信,但也不了解,所以此刻也没什么可说,只能鄙视苏羽一眼,然后收起医

    药箱缓缓地往出走。

    就在她就要出门的时候,苏羽突然悠悠地来了一句:“赵姐,你好像是痛经,经期紊乱加乳腺增生,有转为乳腺癌的危险,要不要我帮你

    开几幅中药,保证药到病除的!”

    “滚!你才痛经月经不调!你全家都乳腺增生!”突然被苏羽道破自己的秘密,赵雯顿时怒喝道。

    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苏羽说的这些,其实没一句是假的。但为了女人的面子,她还是得没有分度的怒吼,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苏羽微笑着转过身来,看向周颖,淡淡地说道:“周老师,现在,就让我来为你做个全面检查吧。”

    “那个……要检查哪里……我该怎么做……”看着那虽然破烂透风,但却被她用床单遮掩了的房门关上,周颖有些忐忑的问道。

    “病在哪儿,就检查哪儿,而且不能隔着衣服。月经不调,痛经的话……你知道的。”苏羽尽可能保持着那份神医的气质,淡淡地说道。

    “啊?真的要检查那里么……不脱行不行……?”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突然就要被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那个大多数

    女人尽全力守护的地方,周颖顿时羞涩不已。

    “这个,不脱的话,也行。只是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毕竟病根找不到,治标不治本。”

    作为一个女人,周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严重的痛经到底有多么恐怖,那真的是疼起来要人命的!如果按照苏羽所说,不治疗的话,会更

    加严重,她真的无法去想象那到底有多么的疼。况且,她是个喜欢孩子的人,以后肯定会结婚,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孕不育的

    话,那无疑也是十分让人难受的。

    而最重要的是,这后遗症里,居然有大######,这让周颖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如何能受得了啊!加上她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根本

    就不会想到苏羽的那些小心思,小花招。所以,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周颖终于决定了……

    紧咬着牙,周颖羞红着脸,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口,缓缓的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然后缓缓地将拉链拉了下去……

    片刻之后,苏羽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脸,直接变成了惊讶与呆滞,就像是被一幕绝美的风景所惊呆了一样。的确,此刻的苏羽完全是被惊

    呆了!

    那平滑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犹如精致的梅花的肚脐好似镶嵌在上面一样,浑然天成。使得苏羽不由得呼吸加重,即便是他再镇定,

    此刻都有些呆滞了。秀儿的身体,他方才看过,但是与这片雪白###比较,那真的是相差很远了!

    “那个……检查好了吗……”被苏羽的触碰撩拨的身体有如过电般颤抖,周颖全身红的跟个苹果似的,羞涩难当的小声说道。

    “呃……嗯!检查好了!”被周颖的声音从呆滞惊叹中叫醒,苏羽迅速收回手,有些尴尬的说,“我这就给你开药方,你去抓几幅中药吃

    一段时间,再配合针灸,应该就能痊愈了。”

    说着,苏羽迅速走向周颖的办公桌,拿起纸笔,龙飞凤舞的开始写下药方。

    而周颖则是迅速起身,将衣服重新整理好,有些尴尬的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苏羽专注的书写药方。周颖忽然觉得,原来认真的男人,真

    的是好帅!虽然他只是个小农民,但在做事时的那份专注,却是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尤其是周颖这个对工作认真,对生活热爱的女孩。

    这也让她渐渐地忘记了方才的尴尬与羞涩,不由得对苏羽这个普通的农家男孩有了一些好感,“医者无性别,他真的是这样的人……”

    当然,是不是,只有苏羽自己知道。

    “好了,药方开好了!”龙飞凤舞的写了好一阵子,苏羽将那墨迹未干的随手交给了周颖。

    还别说,苏羽不愧是小溪村里唯一的一个高中生,这一笔字写的还真是龙飞凤舞,龙精虎猛的。看起来是既潇洒又不失霸气,若是不看身

    份的话,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把这字迹当成是大领导大官儿的字呢!

    看着那潇洒霸气的文字,周颖笑着说道:“真没看出来,你的字写的还挺漂亮的嘛!”

    “随便瞎写而已。对了,你按照个药方去抓药,连续服用个半个月,基本上就能痊愈了。”虽然还挺想和周颖多待上一会儿的,但苏羽尴

    尬的发现,平时嘴皮子比说书的还顺溜的他,在这个漂亮的女孩面前,居然有些结巴,像是脑子短路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要说啥。

    这在他身上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想这村里,但凡是小姑娘小媳妇,哪个没被他嘴上调戏过?但偏偏就是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姑娘,让苏羽

    抓瞎了。想着刚刚留下的第一印象还不算太差,外加那药方见效之后,一定还会有其他的接触机会的,苏羽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了。

    不开溜不行啊!虽然苏羽十分想和周颖多待会儿,但这会儿脑子里不知咋回事,全是浆糊!生怕万一要是说错话了,让人姑娘反感了,那

    可就前功尽弃了。所以还是回去好好的拾掇拾掇思绪,想想以后该咋和人家姑娘接触。

    毕竟苏羽的志向十分‘远大’,是要去城里把妹的,所以和这个城里姑娘接触接触,肯定是没啥坏处的。

    一溜烟的离开了小学,苏羽慢慢的走在田间小路上,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着,“这是咋回事儿?娘的,为啥和这个周老师在一起的时候,

    老子感觉连话都说不顺溜了呢?”

    坐在田边的树荫下,看着四面的青山和碧绿的水稻,将脚丫子泡在小渠沟里一边纳凉,苏羽一边寻思着这事儿。但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

    ,苏羽干脆就不去想了,转而怀念其那副绝美的景色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