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19.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章 纸条之约
    努力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句话啊!苏羽当时稀里哗啦的就是一阵脱!但手上的动作,却因为激动而显得十分的笨拙,这脱了好半天,也没见

    把赵雯的腰带解开,自己倒是弄了个满头大汗。

    看着苏羽笨的可爱的猴急样,赵雯娇媚的一笑,自己缓缓的解开了腰带,将裤子和小内往下稍微退了点,留给了苏羽,然后伸手解开了苏

    羽的腰带。

    就剩下一步,苏羽自然是双手一抓,嗖的一下就整个来了个通透,然后迫不及待的爬躺了下去……可是关键时刻,就在门外,突然一个中

    年妇女嘹亮的来了一嗓子!

    “苏秀才,在家吗?”

    这一嗓子,是那么的嘹亮,几百米外基本上都能听得到!吓的裤头都没来得及脱的苏羽差点萎了!

    当然这一嗓子也顺带是把赵雯给惊了起来!

    这声音,可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啥事儿在她那里都能变成新闻的村长媳妇!听这这嗓子,赵雯心中一阵惊恐,连忙翻起身来,就跟那偷

    情的小媳妇快被抓现行了一样,慌张的抓起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日!尽坏人好事儿!”

    村长媳妇,那可是到谁家都是推门就进的,管你人在不在。所以这一次,苏羽告别处男之身的计划,那是绝对又被打扰了!

    迅速的穿好衣服起身,苏羽转身对着赵雯说道:“赵姐,你把门反锁了,我去应付这个大喇叭。别担心,你那病没事儿,药方我写好了就

    给你送去!”

    说完,苏羽快步向着门外走去,他可不想村长媳妇那个大喇叭看到屋里的这一幕。要是让她看到了的话,别说下次没机会了,恐怕赵雯立

    马就得羞的从这个村里离开了。

    “翠花婶子,这大下午的,找我啥事儿啊?”苏羽懒洋洋的走到院子里,对着已经走进院子的村长媳妇说道。

    “你小子有口福了!不知道那老东西发啥疯,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买了不少肉和酒回来。这不,让我过来叫你上家里吃饭呢!”村长媳妇

    翠花说道。

    “哦,翠花婶子,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给我赵叔说一声,我马上就去。”想着赵雯还在屋里呢,苏羽赶紧应声,让这个大喇叭赶紧走。

    “没事儿,我和你一起回去。要不那老东西还以为我没叫你呢!”看了眼苏羽屋里拉上的窗帘,李翠花眼里带着八卦,像是猜到啥了一样

    ,“这大下午的,你拉个窗帘作甚?”

    “这不中午给村头小学的周老师刚看完病,回来累的,就躺炕上睡了会儿。太阳晒的,就把窗帘拉上了呗。”苏羽滴水不漏地回答着。

    不过心里却是在咒骂,“他娘的,这个老娘们眼珠子还真毒!”

    “那行,翠花婶子,那你先往回走,我去穿件像样的衣裳,一会儿给我爷爷上个坟去。”

    看着李翠花走远了,苏羽这才转身赶紧进了屋里。这会儿赵雯已经把衣服穿好了,心慌的坐在炕沿上不知所措呢。

    “那老娘们走了,别担心了。那啥,你别担心,那病不用开刀,晚些个我开好药方给你送去,抓几副中药吃就上半个月就不碍事儿了。”

    随手抓了件衣服,苏羽转身说道:“这会儿先别出去,万一被那老娘们发现了就不好了。”

    说完,苏羽生怕那老娘们再杀个回马枪,赶紧推门出去了。只留下赵雯一个人,坐在炕沿上发呆。

    这会儿她的心里,那可真是各种心思都有,纠结的很。刚刚她差一点就背叛了那个当兵的男人,这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守妇道了。

    说实话,对这个男人,其实她是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对方差不多也一样。两个人完全是两家大人一手包办的婚姻,就拍照片的那天见了一

    回,然后就是结婚当天了,结婚后没到一星期这男人就被派去出国了。这两年多了,总共也没打上十个电话,每次都是连一分钟的话都说不上

    。完全就是那种凑合过日子,没啥真感情的婚姻。

    思索了好久,赵雯倒是也没啥愧疚的感觉了。连个女人最基本的需要都不能满足,算什么男人。既然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当我不存在

    ,那我也就当你不存在吧!

    “明天我要回镇上开会,晚上十点,等你。”

    留下这么一张字条,过了一会儿,把房门锁好,赵雯这才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苏羽的三面红的破砖房。

    “苏羽啊,你小子总算是来了。让你来吃个饭还得你婶子去请。来,快坐吧,尝尝你赵叔的手艺!”看着苏羽进门,村长赵二黑系着围裙

    ,像个大厨一样站在门口笑着说道。

    赵二黑家的院子,那不是一般的大,差不多得有三亩地,齐齐的一大排楼板房。院里剩下的地方,养点鸭了大鹅啥的,当中直接就弄了个

    果园,临近院子边还栽了一大排的葡萄树,这大夏天的,早熟的葡萄已经上来了,一串一串绿绿的,紫紫的看着着实让人流口水。

    顺手摘了一大串葡萄,苏羽一边吃一边进屋,“我说赵叔,你今儿做菜又忘记放盐了吧?”

    “他娘的,你小子是狗鼻子啊!老子今天放盐了!”笑骂一声,赵二黑赶紧进了厨房,偷偷的把盛好的菜倒进锅里,撒了一把盐搅和搅和

    ,这才再端了出来。

    看着赵二黑把菜端出来,苏羽吃着葡萄,一点也没客气的说道:“跑进去放盐了吧?您说您这手艺也挺好的,放在城里那绝对是个大厨,

    咋就老是忘记放盐呢?”

    “你小子的嘴,还真他娘的毒!在整个小溪村,都是别人天天请着我吃饭,这倒好,老子做好了饭请着你来吃,还落不下个好。”赵二黑

    笑骂着说道。

    在他眼里,苏羽这个后生,就和他自己家的孩子差不多,一直以来对这个没爹没娘的娃儿也是挺照顾的,所以也不会真的往心里去。而苏

    羽,也是把赵二黑真的当自家长辈的,所以说话啥的,从来也不跟他客气,那嘴是要多毒就有多毒。

    “那是你手艺没到家,怨不着我。我这是指导你进步呢,虚心点学着,要不改明儿你这村长当不下去了,去开个馆子准倒灶!”一边吐着

    葡萄籽儿,苏羽一边叨叨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