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2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章 带俺走
    剩下的两个人,也赶紧冲到游艇上拿了棍子,直接冲了过来。

    “刘少?哪门子的少爷,哪家的少爷?!老子打的就是你!”看着被摔在地上的鱼竿,苏羽二话不说,又是几个耳光子扇了过去,直接把长毛扇成了猪头,扑通一头戳在了地上。

    然后转身一拳打出,一点余地也没留,直接把个黄毛一拳打到湖里去了!

    这一拳,看的后面那个短发男和胖子,直接呆掉了,手里拎着棍子,也不知是冲上来还是不冲上来的好,只能隔着老远打嘴仗了。

    “你个兔崽子,居然敢动手打刘少!你知道他爸是谁不,明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拿着棍子,胖子嚣张的吼道。

    “老子管球他爸是哪只长毛王八呢!跟老子有求的关系!吃不了兜着走?老子今天正好没吃饭,来来来,兜着走个试试?”本来昨晚的生日就很凄凉,很想念老头子,这今天老头子亲手做的鱼竿就被人给摔地上了,苏羽不火才怪!

    “你个小畜生,刘少他爸是刘富川,你再敢动一下,让你蹲大狱去!”喝了好多水,好不容易才从湖里冒出头,黄毛立刻嚣张的喊道。

    “老子管球他驴富川猪富川呢,动了老子的东西,就该打!”说着,苏羽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刚刚艰难的爬起身来的刘少脸上,把这货一个巴掌打的转了好几圈!

    看着自己的老大又挨打了,胖子和短发男知道不打是不行了,大吼一声壮胆,举着棍子一顿乱甩的冲着苏羽就冲了过来!

    “啊!!!”

    “啊你妈!给老子滚!”

    听着那怂人壮胆,苏羽直接一巴掌扇在那胖子的脸上,然后顺手将其胳膊往过一抓,顺势往下一拉。也不知手上怎么变换了一下,直接就把胖子的胳膊给拆了!至于那短发男则是刚冲到身前也被苏羽一把抓住,直接拆了胳膊!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折了折了,***折了!”

    “疼死了,啊!”

    直到这两人被拆了胳膊哭爹喊娘的跌坐在地上,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这才从那一巴掌转圈中停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扶在湖边的柳树上,使劲的摇着头,怒火中烧的吼道:“你###B!你个畜生居然敢打老子!你等着,给老子等着!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你妈比的挨打还没挨够是不?给老子滚!”冷声怒吼着,苏羽抬手又是两巴掌扇了过去!

    “啪!啪!”

    这第二巴掌,直接把长毛扇飞到湖里了!

    “砰砰!”又是两脚,刚才被拆了胳膊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胖子和短发男,也是直接被踢到了湖里!

    老头子说过一句话,男人就是要血性,谁惹你了,就该教训!但这打人,也是有方法的,打了他,还得让人看不出来,验不出伤!这对身为中医的苏羽来说,根本没有一点难度。所以在踢这两个人下湖的时候,苏羽已经暗中将两人的胳膊给震了回去,方才的脱臼,其实已经接上了。不过估计那胳膊想要动,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后了!

    说起来,那黄毛,估计是最可怜的了。刚才从水里冒了个头,嚣张的喊了一句,转眼就见胖子嗖的一声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直接砸在这货头上,又把他给砸水里去了!

    好一阵子,这几个倒霉蛋才从水里爬了上来,快速的推着那个被叫做刘少的上了游艇,生怕再挨打,赶紧开着游艇往北湖中心跑了。等游艇跑的离岸边很远很远了,那个被打成猪头的刘少这才再次嚣张了起来。

    “小王八蛋!给老子等着!老子弄死你!”

    没有说话,苏羽直接抬起一脚,将地上的一条死鱼一脚踢出,不偏不倚,砰地一声正好砸在了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的脑门上!

    这尼玛要是扔石头那还了得?非得把人砸死不可!大惊之下,几个龟孙子片刻都不敢停留,油门加到底,驾着快艇逃了,片刻之后连个影儿都没了。

    “草泥马,几个王八蛋,老子管你是啥狗屁的少爷,敢动老子的东西,来一次打你一次!”将地上的鱼竿拾起,仔细地擦拭着上面的灰尘,苏羽愤愤地骂道。

    就在苏羽重新坐在岸边不知是钓鱼还是回忆的时候,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过来似的。

    与此同时,树林里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女人声音:“苏秀才……你在吗?”

    听那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估计是偷偷摸摸来的,怕被别人发现似的。

    “秀儿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秀儿,因为她已经纠缠了苏羽三四个月了,这声音苏羽也听了三四个月了,所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整个小溪村,苏羽经常会去的地方,估计秀儿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偷偷摸摸的来找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猫着腰蹲在小树林里,四下张望着,确定远处没人之后,秀儿这才接着说道:“你……你能进来一下不?”

    “干啥,又要让我给你治病啊?”到嘴的肉不吃,那绝对是要遭雷劈的,所以苏羽也就没客气,直接起身进了小树林。

    这连续两次都被人打扰了,这告别处男计划到现在都没实现,现在送上门的肉,不吃还愣着?可是当走进小树林后,苏羽瞬间就没这个心思了。

    因为这会儿的秀儿,简直太凄惨了,太可怜了。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那原本清秀的脸直接让人打的不像样子了,比包子还包子!这会儿鼻子还流血着呢。

    “秀儿姐,你这是咋了?王二柱那畜生又打你了?”

    听着苏羽的关心,秀儿双眼泪汪汪的,再也没止住,哗啦一下全流了出来,也不管其他了,委屈的直接趴在苏羽的肩膀上哭了起来。但就算是哭,她也不敢大声哭,只能小声的抽泣着,因为要是让人发现的话,传到那个三秒货的耳朵里,回家绝对又是一顿暴打。

    这种事儿,苏羽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以前就听村里人说王二柱打爹骂妈打老婆是出了名的,但自从秀儿开始缠着让他帮忙治病之后,苏羽已经到了一种见怪不怪的地步了。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秀儿那张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脸蛋,基本就没好过。

    昨天山坡上的时候,还是因为王二柱那个三秒货打麻将赢了点钱,这才好心的没在秀儿的脸上留下新伤。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在这个法制落后的小山村里,男人打媳妇,被看成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了。就算退一万步讲,他苏羽就算是想帮也不敢帮,光这吐沫芯子都能把他淹死。

    当然,这事儿他是不怕,小霸王一个,谁来打谁,但这么一来只要秀儿一回家,那不死也得被打残了。所以一直一来,苏羽也只能是顺手帮她治疗一下脸上的伤痕,尽量的让快点消肿,不留下啥疤痕。其他的,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凭啥打俺,凭啥啊!俺自从嫁进他们家,啥活都是俺来干,把他爹妈看的比俺爹妈都重,端屎端尿的伺候着,他凭啥打俺!家里那几亩地,一直都是俺在种,粮食下来了他拿去卖钱,一分钱不给家里给,全拿去赌了,我说啥了?生不出孩子是我的错么!他凭啥打俺……呜呜呜……”

    趴在苏羽的肩头,秀儿越哭越伤心,把这些年来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都哭了出来。也不知哭了多久,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缓缓抬起头来,秀儿眼中闪烁着一抹与从前的逆来顺受完全不同的坚毅,闪动着那对大眼睛望着苏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带俺走!俺要离开这个地方!”

    “呃……”这让林焱顿时头大了,虽说自己可能以后会离开这里,但再怎么着也不能带着别人的媳妇一起走啊。

    “不行就离婚么,这小溪村这么多男人,你咋就找上我了呢?”苏羽有些想不明白了。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不怕那个驴的,也是这唯一的一个看着像好人的!”眼中闪烁着泪光,秀儿坚定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苏羽一愣,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好人……呃……昨儿我都差点把你给睡了……”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

    虽然苏羽是这片的一霸,但拐带别人媳妇这种事儿他还真做不出来。但看着秀儿那满脸的伤和委屈的眼泪,他又真的是不忍心拒绝,只好说道。

    “你看这样,不行你就去找村主任,找村妇联,让他们出面,帮你调解一下,离婚算了。”

    “找村长有啥用,找妇联又有啥用?村长是他表叔,妇联主任是她二婶,都是他们家的人!谁会帮俺?”

    这让苏羽倒是十分意外,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赵二黑还真的是王二柱他表叔,俗话说,打折骨头连着筋,肯定都是向着那个牲口的,谁会去帮秀儿这个可怜的小媳妇呢?

    “那,你有手有脚的,实在不行我借你几个钱,你自己就能坐船出去呢么。”不是苏羽怕事不想帮,是他实在不想摊上这么个说不清的事儿。

    王二柱是这片出了名的二愣子,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张嘴倒是还臭的很,啥事儿到了他嘴里,第二天绝对会喊的这个山谷里所有人都知道。

    “给俺钱有用么……北湖上撑船的,是那牲口的干爹,能放我过去么!”秀儿无助地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