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22.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章 差点被强了
    “呃……这就难办了……”

    的确啊,这整片山谷里只有一个出口,就是那两座山之间的水路,而且这里落后的很,湖上就一条拉人的船,一个撑船的老于头。每个出村的人,都逃不过老于头的眼。而且这老家伙也是非的很,嘴上每个把门的。再加上又是王二柱他干爹,这条路,秀儿是绝对出不去的。

    “你一点要帮帮俺,一定要帮帮俺!要不,俺会被那个牲口打死的!”秀儿哭着求苏羽。

    虽然苏羽是个地地道道的土霸王,但心里的那点良心还在,看着这么个可怜的女人每天被人打,心里也着实是不舒服,很生气。但明目张胆的带着别人家媳妇走,别说是根本离不开这村子,就算是离开了,他家的祖坟也得让人给刨了!

    “让我想想……”

    让这可怜的女人一个好人的高帽子一戴,苏羽是不帮也不行了。但现在,还不能给她准话,否则这女人天天来缠着他,恐怕还没到他相处办法呢,就被王二柱那个二愣子发现了。到时候就算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这一切,苏羽都要从长计议,就算是要帮他,也要想着怎么帮,帮完了之后怎么善后。

    可是见到苏羽没给个准话,秀儿硬是拽着他的胳膊不走了,可怜兮兮地说道:“俺求你了,求你帮帮俺,救救俺!这辈子俺就是做牛做马也一定好好报答你的!”

    虽然这会儿秀儿抓着苏羽的胳膊,那又大又软的胸脯就那么夹着他的胳膊,但这会儿苏羽根本没心思想那事儿。倒是秀儿,看着苏羽一直没啥反应,犹豫了一会儿,狠狠一咬牙,开始缓缓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俺知道你是好人……俺也知道这事儿很难办,让你很为难……所以,只要你不嫌弃……俺决定把自己给你……”

    “不嫌弃,不嫌弃……”苏羽愣愣的回答着,忽然一低头看见秀儿正在脱衣服,这才反应过来,“呃?秀儿姐,你这是在干啥?”

    虽然他早就想睡秀儿了,但这会儿让他去占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便宜,他是绝对不忍心的,就算下面憋炸了也忍心去动她。

    可是,阻拦是根本阻拦不住的,任凭苏羽怎么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脱衣服,秀儿都是紧咬着牙,十分坚决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伸手就要去解苏羽的腰带。

    这不是不守妇道,也不是她饥渴难耐,而是这个可怜的女人,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最近一个月,王二柱打她是一次比一次狠,到了今天已经开始用绳子把她吊房梁上拿鞭子打了,天知道下次会不会直接拿刀了!

    可是她凭什么让别人帮她?就凭她可怜么?但村里看着她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什么时候有一个人愿意帮过她?反而是每次挨打之后,都来数落她的不是。所以,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拿自己的身体来做交换,希望这个在她看来是个好人的年轻人能帮她一把。

    “秀儿姐,你别这样,别!你把我苏羽当成什么人了?我不是不帮你,是现在还没想到办法!”一边拦着秀儿脱衣服,苏羽一边极力的解释着。

    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走投无路了,实在是可怜的没办法了,才会想到这样。但趁人之危的事儿他是做不出来的,至少现在对着这个纯朴善良的女人,他做不出来!

    可是秀儿哪儿听他的,眼里只有这么一个救命稻草了,脱光衣服就往他身上爬,死死的把他抱住,伸手使劲的脱他的衣服。

    “日!不是吧,老子要被强了?这没天理啊!”虽然极力反抗,但苏羽的那货,已经被秀儿一把抓在手里了,顿时像龙珠里的孙悟空被人抓住了尾巴一样……

    “秀儿!”

    “秀儿,你在哪儿呢!”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男人的喊声,听着距离,离这片小树林已经不远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秀儿那一辈子进不了洞的三秒货男人,王二柱。一听这声音,秀儿浑身猛地一阵哆嗦,赶紧翻起身来,把裤子一提,抓起地上的衣服就往林子深处跑去。只留下被强推未遂的苏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坐在地上。

    听着那声音近了,苏羽赶紧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就准备往树林外走。可是猛地一回头,居然发现,秀儿跑的太着急,内裤忘了没穿,就那么放在地上呢!

    王二柱是来回跑着找媳妇的,这没几步路就要到跟前了,明明也没发生啥,苏羽可不想让这个二愣子满村的咋呼,赶紧一把抓起地上的内裤就装进了口袋,然后掏出家伙事儿来给小树施肥浇水了。

    就在他刚把内裤装到口袋,水还没放出来,王二柱就到了这里,“哟,苏秀才,今儿又来钓鱼了?”

    在跟苏羽说话的时候,王二柱还不忘向着树林里左右瞄上一眼,似是在确定着什么。

    “滚!你他妈就知道瞎咋呼,没看见老子正放水呢么!都他妈被你那破锣嗓子吓回去了!日!”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王二柱再次开口问道:“那啥,苏秀才,你……你见俺家秀儿了没?”

    “王二愣子,你他妈烦不烦?每天跑我这儿找媳妇?感情你媳妇是让我给拐跑了还是咋的?滚!远远的滚!老子没见着!上别处找去!”跟这种货色,苏羽压根儿就没打算客气,直接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反正他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那啥……那俺就不打扰你了。”被苏羽这么一吼,王二柱猛地一哆嗦,转身就走。

    这不走也不行啊,眼前的这个主儿,可是整个小溪村的一霸,看谁不顺眼就打谁。今年开春的时候他还被苏羽狠狠的打过一顿,也许是那次打的狠了点,到现在见到苏羽还有些怕呢。不过临走,还转身向着树林子里瞄了几下。

    “赶紧滚!听见没!”看着他那心不甘的样子,苏羽又是一声吼,吓得那货直接撒丫子跑了。一直跑到老远之外,才又开始叫唤了起来。

    “秀儿~~~”

    “秀儿,你在哪儿呢?”

    反正没爹没娘,回家也没什么人,苏羽在这河边一坐,就坐到了下午四五点了。直到钓了满满的一网兜鱼,这才晃晃悠悠的哼着小曲儿往村里走去。刚进村,一个婶子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苏秀才,你咋着这个时候回来了?赶紧到山上躲躲吧,派出所来抓你了!”

    “派出所?他们来抓我?脑子有病呢吧!”听着婶子的话,苏羽有些纳闷的说道。

    不过转念一想,立刻就想明白了。估计是上午被他修理的那几个孙子招来的。苏羽就是这么个人,你跟我讲理,那我就跟你讲理,你要是跟我耍横,我比你还横!

    一想到那几个孙子找来了派出所的,苏羽立马来了脾气,“躲啥躲,老子又没犯啥事儿,他派出所能拿老子怎么样!婶子你先回家吧,我去会会这帮鸟人!”

    说罢,苏羽就往村头走去。

    严格的说,小溪村在这个山谷里,像是个半岛,因为那条唯一的出村的路是正南方向,所以整个村子的主路,村头就在靠近码头的地方。放羊的山谷在后山,坟地在东头,上午钓鱼的地方,则是在小岛的西面。所以这派出所的人来,也是从正南边儿来的,苏羽即使坐在湖边,也是看不到的。

    这还没走到村头呢,就听着一群人在嚷嚷着。

    “派出所办案,你们别拦着,都给我让开!”

    “你说让就让?这路是你家开的咋地?今儿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甭想从这儿过!”这声音,一听就是村长赵二黑的。

    “我们是来抓人的!你们村有个小子恶意伤人,请配合我们工作!”

    “配合?咋着个配合法?我们小溪村民风淳朴,啥时候听说有伤人的事儿了?”赵二黑毫不客气地说道。

    其实打从一开始,这帮派出所的一说长啥样,他就知道是来找苏羽了。整个村的人对苏羽都十分的照顾,平时这孩子虽然淘了一点,但没啥坏心眼,所以都是自发的堵在了村口,就是不让这帮人过去。

    “我告诉你,别搁这胡搅蛮缠,耍横!惹急了按照妨碍公务拘留你!”被阻拦了很久都进不去村,领头的那个警察怒吼道。

    可是他这一句话,直接把整个小溪村的人惹毛了,顿时围了过来,“哟!派出所的很厉害?警察就很牛逼啊,俺们不认你是什么狗屁警察,只认理儿!你要是说不出个道理来,休想进村!”

    “真***是穷山恶水多刁民!居然敢妨碍警察办案!来人,把带头闹事的给我铐起来!”被村民们这么一围,领头的那个警察直接火了。

    想他王涛,好歹也是堂堂北湖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居然让这群刁民给围住了,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平时走到哪个村都他娘的有人巴结,唯独在这个地方吃了瘪。

    “来来来!你拷着试试?来来来,我手给你,你拷啊!”别说他火了,走在最前面的小溪村的村民一个个的都火了,直接伸出双手来,冲着这帮大盖帽吼道。

    群情激奋下,跟在四五个派出所民警后面的那个上午被苏羽修理了一顿的长毛刘少,一眼就看到了从后面走了过来的苏羽,当即是激动的恨不得冲上去咬人,“是他!就是那个小畜生!王所长,给我把他铐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