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24.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章 我啥也没看到
    想到这里,苏羽不由得猛啐了一口,愤愤地咒骂道:“***,二愣子他娘,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正爽的时候来!真是晦气!”

    “哎,还是赶紧去哄哄赵姐吧,要不以后老子都吃不着那香喷喷的馒头了!”

    心中这么想着,苏羽大步向着村卫生所走去,反正这会儿村民们都还在村头幸灾乐祸呢,卫生所里应该也没啥人。

    “赵姐!赵姐?你在吗?我是苏羽啊,来给你送药方来了。”站在村卫生所外,看着紧闭的房门,苏羽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只是,敲了好半天,这里面也没个应声的。

    “怪事儿,平时人不都是整天都在的么?怎么今儿个就不在了呢?”一看屋里没人答应,苏羽嘀咕着,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向着自己的

    家走去。

    一路上和老头老太太们打打招呼,苏羽晃晃悠悠地就来到了隔壁樱桃婶儿家里。

    樱桃婶儿今年二十八岁,虽然是村里一等一的美女,但却是个苦命的女人。她自小家里就很穷,爹妈死的早,是大伯将他拉扯长大的。十

    年前嫁给了同村的死了老婆的李有田。

    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原本能健康长大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对于李有田丧偶且有个八岁的女儿这事儿,樱桃也就没介意。毕竟,

    嫁人之后,算是正式的有了自己的家,也算是有了个依靠。

    而且李有田也的确是个善良的人,对她百般的呵护。所以结婚之后,这小日子,过的也还算不错的。可是谁曾想,她的苦命依旧没能摆脱

    ,刚刚嫁过来一年,李有田就得胃癌死了。这还没怎么过好日子呢,转头就成了小寡妇。

    十九岁的小寡妇,很少见!十九岁带着个九岁孩子的小寡妇,更少见!

    可能也是投缘,樱桃和李有田留下的那个闺女,虽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那情分,真的是比亲的还要亲。每当看到孩子那水灵的大眼

    睛,樱桃心里就担心,这万一改嫁了,这娃可咋办?

    思来想去,她干脆心一横,从此再也不考虑改嫁的事儿,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闺女拉扯长大,不让闺女受苦。

    苏老头虽说总爱占便宜睡小媳妇啥的,但樱桃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没比苏羽大上多少,加上这孩子也真的是命苦,所以很难得的,没有

    动啥心思。反倒是三天两头的让苏羽给送点东西过去,接济一下这对孤儿寡母的。

    当然,寡妇门前是非多,苏老头没那个心思,自然也得照顾人家孤儿寡母的名声不是?所以这送东西的事儿,全都是苏羽的事儿。当然,

    这是两年前的事儿了,那会儿苏老头还没挂,凭着那医术,十里八村的人送的东西,也够养活两家子人了。

    这好多年的邻居了,送东西早都走惯了腿,所以到了门口,苏羽招呼也没打,直接拎着鱼篓子就进了小寡妇樱桃的院子,往屋里走去。

    “樱桃婶儿,我刚刚钓了点鱼,给你送来了。”推开门,苏羽直接向着里屋说道。

    按说平时,只要苏羽一出生,樱桃肯定直接笑着走了出来,但今天却是很反常,院子的大门没锁,但屋里也没人。

    “樱桃婶儿?你在吗?我给你送鱼来了。”心里有些纳闷,苏羽拎着鱼篓子一边叫,一边向着后屋的厨房走去。

    小溪村的民房,都是很有特点的,一般都是前面一排,后面一排。前屋和后屋中间,有道门连着,有个类似天井的小院落,平时吃饭,家

    人聊天啥的,基本上都在这个小院里。至于前屋门口的院子,一般都是种些果树,茄子柿子之类的蔬菜啥的,或者是养些家禽。

    反正苏羽从小就在樱桃家晃悠,这二年吃饭也都在樱桃家,所以很习惯的就往后屋的厨房走去。

    跨过中间那道门,到了后院,苏羽正准备再次开口喊呢,当眼神漂过厨房那虚掩的门时,硬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因为此时,从那虚掩的房门后,正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传了出来。苏羽是谁?猴精猴精的,自然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那根本不是水瓢舀水

    的声儿,倒像是用手淋水的感觉。

    “难道说,樱桃婶儿在洗澡?”听着那水声,苏羽心里忽的就冒出了个这么个想法。而脚下的步子,也是带着处男特有的小激动,不听使

    唤的向着拿到虚掩的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那水声越是清楚,撩拨的苏羽那颗处男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脑中已经开始各种想象了。

    眼睛刚刚搭在门缝上,苏羽的眼睛立马就被晃了个彻底!一个又大又白,嫩的能出水儿的腚子,明晃晃的就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樱桃婶儿那白晃晃的腚子,苏羽的邪火直接噌的一声窜了起来!

    农村的灶房,和城里人的厨房啥的不太一样,像小溪村这样的,基本都是一间屋子就是个灶房,除了做饭,还能当洗澡的地儿。

    当然,这和城里人用的淋雨也不太一样,一般就是在地上放个大的洗衣盆或者木盆,最多是大木桶啥的,然后边上放个水桶和瓢,一边淋

    水一边洗。

    虽说小溪村三面环水,但上湖里去洗澡那是男人们的专利,反正大老爷们的也不怕别人看到。至于女人嘛,基本上都是在家这么洗的。

    所以,和苏羽猜想的一样,此刻的樱桃婶儿,正在灶房里洗澡呢。

    只见樱桃站在一个大木盆里,一手拿着水瓢,往身上淋水,一手轻轻的在身上搓洗着。

    水滴轻轻地划过樱桃那细嫩的脖颈,贪婪的在那洁白如玉的背上跳跃着,抚摸着,然后向着那平滑纤细的曲线滑去,像一双双小手一样,

    温柔而贪婪地抚摸着那洁白###,最后在不舍的从其上落下,溅起阵阵欢愉的水花。

    而樱桃那双白嫩中带着些许茧子的手,则是顺着水流,轻轻的抚摸着,###着。那动作,虽然很平常,但在此刻的苏羽看来,那每一下抚

    摸,都像是一种诱人的信号一样,不断地勾动着他那颗处男的小心脏。

    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皮肤白皙###,无论太阳怎么晒,就是晒不黑,而秀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个美丽的女人。加上她那精致的五官,春葱

    般的手指,苗条纤细的身段和清新的气质,就算是放在城里,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只是过早的扛起了生活的担子,使得她那那细嫩的手掌上,布满了茧子。但这些茧子,无论是在谁的眼里,那都不是美中不足,而是一种

    让人心疼又让人敬佩的东西,更是一种别致的魅力。

    这撩人的动作,看的苏羽连喘气都变的粗重无比。而目光,则是依旧贪婪的欣赏的门缝里的风景,一丝都不远错过!

    废话!一个正常的大老爷们,还是个处男,这么美的风景,给你你不看?给你你能不激动?除非是萎哥!

    就在苏羽正激动的喘粗气的时候,让人更加喷血的一幕毫无征兆的来了。

    许是因为站久了不舒服,樱桃缓缓地将身子转了过来,那雪白硕大而且弹性十足的大白兔,蹦蹦跳跳的展现在了苏羽的眼前!

    若是这样苏羽就差点喷血,那定力也太差了点!但关键的是,此刻樱桃再度伸手舀了一瓢水,顺着脖子淋了下去。俗话说美人出浴的时候

    是最美的,这话一点都没错!

    只见那水滴流下,顺着水瓢贪婪而欢愉的向着那雪白###的山峰流去,就像是山间小溪一般美不胜收!

    看着看着,苏羽不由得挺了挺身子。这一个轻轻挺身,将那本就是虚掩着的门顶的吱呀一声,门开了!

    “坏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苏羽心中大叫糟糕,好好的美景不能欣赏了!

    于是迅速向后退了几步,装作是刚刚走来的样子。

    而这时,樱桃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单手捂着胸口,迅速的扯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惊慌地喊道:“谁?!是谁在外面?!”

    “果然被发现了!好险!还好老子反应快!”虽说苏羽平时胆子大脸皮厚,但不知怎的,这会儿竟是有种类似偷情的惊心动魄一样。

    定了定神,苏羽站在前屋和后屋中间的门口,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笑着说道:“樱桃婶儿,我苏羽。原来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刚刚从北湖钓了点鱼回来。这不,想喝你做的鱼汤了,就给你送鱼来了。”

    一听是苏羽,樱桃那颗紧张的心立马松了不少,“哦,苏羽啊,我还以为是杏儿回来了呢。嗯,你就把鱼放那儿吧,一会儿鱼汤做好后,

    婶子给你端过去。”

    或许是尴尬被撞破,又或许是还没看够,苏羽一边向前走,一边如平常一样大大咧咧地说道:“没事儿,我给你放灶房吧。反正今儿没什

    么事儿,顺带帮你把这鱼收拾收拾。做饭我不会,但收拾个鱼什么的还是没啥问题的!”

    这说话间,樱桃还没反应过来呢,苏羽便是一把将门推开了,然后顿时有种石化了的感觉,目不转睛地呆呆地看着樱桃那曼妙如雕砌般的

    身姿。

    这还真不是装的!门缝里偷看那毕竟隔着一道门呢,和这当面的看那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